林薄的心情就像一块破抹布,丢在街上被人踩来踩去。怎么样努力都好不起来。

  过去的三年,不管他怎么努力接近,都没能进入孙绾绾的视线。

  反观路信,三年都没见着孙绾绾,之前也就是见过一次半林痹为第一次一直蒙面)。可是结果偏偏是两人一见面,就互相看对眼了。这其中的原因何在?道理何在?

  “林薄,吃饭啊,在这里发呆做什么?”路信走过来,好心好意的招呼。林抱头笑的极为勉强:“就来。”

  “对了,在山中学艺三年,有没有勾搭到喜欢的师姐师妹?要不要我带你去碧玉楼见识一下?”路信一句开玩笑的话,无形中变成完美的补刀。林痹孙绾绾的爱慕看不到任何希望,这个家伙还拿这个来开玩笑。

  “哎呀,我想起来,有东西落在你房间里,我去拿。”林备不住了,拔腿就走。

  晚饭之后洗个澡,路信在房间里画图纸,孟青青要一个人偶,肯定要做到最好啊。

  林扁家伙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吃完饭就出去了。这家伙现在是修真者,路信也不好像以前那样对他呼来喝去的。心里还是拿他做当初的朋友,无形的隔阂还是出现了。

  两个妹子从砸里出来,孟青青很兴奋的介绍着:“以前洗澡可麻烦了,要个大盆烧水。哪像现在啊,开关一开,热水就出来了。我哥厉害吧?”

  其实没什么了不起的,现在是夏天,太阳最凶残的时候,在屋顶弄个铁皮的水池,刷上黑油漆,做好封闭,暴晒一天热水顺着管道下来了。对修真者来说,洗澡无所谓冷水热水,但是对孟青青来说,每一个变化都值得她拿来夸路信,增加孙绾绾心中的分数。

  “你总夸他,怎么自己不去追他?又不是亲兄妹!”孙绾绾的心思全藏在话里呢。

  “什么呀?我跟着一起穿着开裆裤长大的,想起他斜候鼻子上挂着鼻涕,我就没法喜欢他。他看我的时候,眼神里很平静,看你的时候,就像饿极的狼,恨不得一口吞下你哩。”孟青青一句话回来,孙绾绾的脸又红了,低着头不说话。那家伙坏坏的,就是讨厌不起来。

  放好东西,两人很自然的往路信的房间里来,看见只有他一个,孟青青便问:“林必?”路信正忙着画图,头也不抬:“没见呢,在山上被关了三年,谁知道他去哪浪了。”

  “瞎说,修真不等于清心寡欲,千机门的神仙眷侣多着呢。”孟青青啐他一声,心里却在想着,不会真的跑出去瞎胡闹了吧?修真者没达到筑基以前,精力还真的都在修炼上面。而且修真是很讲资质和运气的,正常的概率,一千个初级修真者,最终顺利筑基的,不超过十个人。那些到了一定年龄,依旧不能筑基者,疡在门派内做事情者,才会考虑家庭问题。

  “青青,不少资质不错的弟子,就是因为放纵自己断送修行的例子,也不少见。”孙绾绾对林薄没有好芋,所以支持了路信的玩笑话。

  反倒是路信听她这么一说,赶紧收起手里的活:“我瞎说的,他用去拜祭他爹了。”

  孙绾绾跑来的白眼儿更像是一个媚眼,长长睫毛下面的眼睛呆萌呆萌的。脸上的笑容,说明她没往心里去。

  “对了,修真很难么?”路信开始找话题,不能都闷着吧?

  “表面上看着,我们这些人很风光,实际上修真的道路充满了凶险。我在山中修炼三年了,也不过是练气五级。林蹦级,青青才三级】个人的资质不一样,越往上修炼难度越大。到了练气九级,筑基关将面临天劫。在筑基的过程中需要抵抗天劫的影响不,稍微不注意,就会走火入魔,前功菌。”说起修炼的事情,孙绾绾表情凝重。

  修真是逆天而行,老天爷当然要收拾你。

  路信摸着下巴,仔细一琢磨道:“我觉得吧,要是能制作出一种法宝,代替修真者承受天劫,渡劫的难度就会大大降低。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孙绾绾惊讶的看着他:“你怎么会这么想?这个太难了,骗人容易,骗老天太难了。”

  路信一副很认真的表情:“不试试看,怎么知道不行呢?”

  孙绾绾笑了:“那好啊,我等你的成果。我是说,如果有成果,我一定第一个使用。”

  见她毫不在意的样子要走,路信有点着急了,一门心思惦记显摆自己,就像孔雀开屏吸引异性一样。一伸手,抓罪绾绾的兄:“你坐下,听我给你好好讲讲我的发现。”

  明知道这家伙是在便宜,孙绾绾还是笑吟吟的坐下了。这家伙抓字就不放的痉,孙绾绾并不讨厌。反倒饶有兴致的,想看看他到底说什么。PS:就像大学里的师兄,假装看手相做借口,摸师妹的手。大家仔细去体会。)

  路信可不是空口白话,他是有备而来的。

  “经过我的研究发现,一般来说,跟老天爷对着干的人,都会被老天爷用雷电劈。也就是说,只需要把闪电引开就行了。怎么达到这个目的呢?经过我的实验发现,玄铁对雷电有很好的引导作用,我们可以这样。”

  路信的意思,就是做一堆人形的傀儡,脑袋上有避雷针的那种。这玩意行不行,还真的不好说。但是要让孙绾绾做第一个试验品,路信肯定是不舍得的。

  所以呢,路信最后总结一句:“傀儡我可以来做,但是试验对象你来解决。”

  两人拉着手说了半个时辰都没松开,青青在一边很安静的听着。心里虽然有点发酸,但是真的希望两人好好的。唯一担心的是,路信是凡人。孙绾绾的修炼速度继续这样保持的话,两人之间的察觉会越来越大的。关于这一点,这两人肯定都想过。只不过孙绾绾是在装鸵鸟,逃避这个问题。路信是混不吝,喜欢的异性别说是筑基期了,就算是成仙了,照样敢于伸手去抱,去占点便宜。

  林鼻半夜才回来的,浑身的酒气。看见卧室里的路信,林蹦里微微感动。这家伙还没睡,就为了等自己回来么?

  “路携,谢了!”林薄露出微笑来,这个称呼久违了。这一刻,负面的情绪没有了。

  “客气啥,顺手而为,不值当!赶紧洗洗睡吧,我明天还得干活。”路信一摆手,他知道林薄的意思,不就是林薄父亲的坟墓么?过去的三年,林壁山中修炼,路信每逢祭拜的季节,都会去收拾一番,拜祭一番。

  三人只有三天的时间,在路信的帮助下,三人完成了各自作品的雏形。孙绾绾的作品是飞鹤,孟青青的设计是个集侦查、反隐、为一体的人形傀儡。林薄的作品是个战斗辅助傀儡。现在还都是雏形,回去之后需要炼制,最终才能算是法器。

  三天的时间,加深了孙绾绾和路信之间的关系,同时也让三位年轻的修真者之间变得的熟悉了起来。不再像以前那样,同为外门弟子,三年都不会主动联系几次。

  路信成为了四人之间的纽带,没有路信的存在,林蓖算满地打滚哀求,也没法混进孙绾绾和孟青青的小圈子里。

  “加油啊,早日筑基!”临行之际,路信鼓励林薄,在肩膀上锤一下。林必了一个:“放心,我一定会成功的。”这个充满自信的答案,遭到白眼的围攻。

  “十月初十,记得回来一趟。”路信对孟青青如是说,伸手想抱一抱,已经是大姑娘了,路信把手放下时,孟青青突然丙,下巴顶在肩膀上。

  “为啥啊?哥哥,我不想走。”孟青青闭着眼睛,感受着怀抱的温暖,路信拍拍她的后背:“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不走可不行,我们家就指望你光宗耀祖。”

  孙绾绾在一边听的清楚,心里明白那天是孟青青的生日。之所以能和孟青青成为朋友,不就是因为这丫头心眼好么?嗯,有时候还挺迷糊,连自己的生日都不记得了。

  想到生日的时候,孙绾绾心中黯然,她长这么大,从没人给她过生日呢。

  作为千机门主的女儿,孙绾绾照样要从外门弟子开始。不是孙慕仙不照顾她,而是因为孙慕仙惧内。孙绾绾私生女的身份,孙慕仙真不敢让老婆知道。

  不然的话,以孙绾绾中等的资质,怎么可能在修炼速度上超越了林薄?

  离开路信的怀抱,孟青青对林薄瞪眼:“站着发呆干啥?一点眼力都没有,赶紧出去等。”说着自己先出去了,林薄无奈的曳,跟着出去。

  院子里,就剩下一对少男少女。

  “喂,我的生日是九月十三哦。”孙绾绾低声说话,路信就跟打了鸡血似得,兴奋的搓手:“行,我知道了,到时候你来,我给你过生日,还有礼物哦。”

  “喂,别忘记了!”

  “放心,忘不了。”

  清晨阳光下的院子里,一对金童玉女,执手相顾。

  -----------------------

  为新书求推荐票、求收藏。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豪娱乐城 利记娱乐网址 大奖娱乐城网址 明尼苏达足球世界排名
玛雅娱乐平台 宝马会网址 宝运莱娱乐手机版 天时娱乐城
个国家足球排名 宝盈娱乐客户端 新利棋牌官网 平台娱乐app
金马娱乐app下载 贵族娱乐网站 万博体育 pt电子游戏开户送体验金
12bet手机登陆平台 集美娱乐国际 扎金花棋牌游戏 天时娱乐城
老司机福利 欧美牲交av 成人视频在线视频 成人a片 大量偷拍情侣自拍视频
色空阁俺去也婷婷五月 色网址 xxoo动态图片大全 影音先锋成人色情5566 无码欧美日本一道免费
美女图片大全 五月婷婷缴情七月丁香 52av超碰色天堂在线 全国最大成人色情网 激情五月色吧
天天操逼 欧美性狠狠在线插口 色爷爷 老女人 神马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