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牛咿呀呀的响着,八方城遥遥在望。

  这城市在聚灵大陆有着独特的地位。怎么说呢?聚灵大陆上的修真门派,将大陆划分成一块一块的独立王国,修真者不会轻易伸手进别的门派⊥算有事去,也是以个人的名义』会打着自身的旗号,免得破坏规矩,引起公愤。

  门派之外,还有散修,也都是守着各自的洞府关起门来修炼。

  这样一来,就需要一个互通有无的地方,八方城应运而生。

  八方城,人口百万,秩序由各门派办事处共同维护。

  牛背上的路信滑下来,收起木牛放入包中。路边的水沟里弄点水洗了洗,身上的灰拍一拍。从匠镇到八方城,整整走了三天·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走出千机门的地盘。

  为啥要到千机门来呢?路信没钱了!为了给三人做机关傀儡,他攒的那点材料和元气石,全都搭进去了。还有一个,就是他需要一块高品位的墨玉,还有大量的玄铁。

  如果说玄铁还算容易买到,墨玉这东西在千机门的地盘内,根本看不到。只有到八方城这个聚灵大陆各派默认的修真市炒,才有机会找到他想要的墨玉。

  出门在外,财不露白。好东西要藏起来,免得被人盯上了,搞不好就是客死他乡的结果。

  八方城这个地方,龙蛇混杂,最是混乱。路信来这里的另外一个愿意,就是他不敢再匠镇那个地方暴露自己的“医术”⊥是那个掉骰子的龟甲,连续掉了两个“愈”之后,路信认为这是一门神奇的治疗法宝。要不怎么连着两次,都掉的“愈”呢?

  这个城市比匠镇大十倍都不止,而且还是一个无序之地。身为匠镇十寒首,路信深知这地方的危险性⊥拿匠镇来说吧,总体上还算是有秩序的。即便如此,在码头、青楼等灰色地带,人性最肮脏的一面屡见不鲜。

  丐帮那些人,偷鸡摸狗属于生活日常,套个麻袋打个闷棍的路数,算是比较“善良”了。他们还不算最狠毒的,更狠毒的还有的青楼密集的那条街。

  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路信,知道怎么保护自己。

  换一身衣服,脑袋上戴一顶瓜皮小帽。帖上两撇胡子,戴上一副墨镜,背个褡裢,手里举着个幡子,上书:祖传秘技,包治百病。最后才是手里拿个摇铃,晃荡几下,叮当乱响。

  变身完毕,一个江湖游医跃然,不紧不慢,一副想看餐找我,保证治死你的嘴脸。脚下不紧不慢的,沿着道路往城区走,一边走一边捏着嗓子喊:“疑难杂症,术到病除。”

  这不,刚进城路信就被人拦住了,抬了抬墨镜,看清楚拦路的两个青皮壮汉,心里暗暗叫了一声:晦气。这是没法子的事情,外地人到匠镇谋生,也是要被欺负的。

  “二位,看病啊?”路信捏着嗓子,低沉的语调说话。

  “看你大爷!”一个壮汉挥拳就打,路信当然不肯就范,一个灵巧的躲避,闪开这一拳。“呀,还敢躲?”另外一个壮汉也上来要打,路信赶紧开口:“等一等,出来混,不外是求财。二位怎么个说话?”

  “哟,看出来了,是个老江湖。知道规矩就好,八方城里讨口饭吃的,都得给虎爷上供。念你初来乍到,今天就算了。明天开始,每天交一个元气石,少一个打断你的手脚,丢野地里喂狗。”两壮汉放了狠话,路信点头哈腰的陪笑:“规矩我懂,记下了,明天一准上供。”

  “拿着,明天一早,自己去城东三姓巷**钱。”两汉子丢开一块竹片,路信伸手接过,低头一看上面有个“虎”字。知道这是那个虎爷的令牌P细的收起来,在这个地方挣钱,躲不开这些地头蛇。

  看着他们走远了,路信眯着眼睛,心里暗暗冷笑。路某人素来不肯吃亏,刚才那一下没被打着,面子却丢的干净。这梁子算是结下了,说不得要找回来。

  怎么找?匠镇十寒首,最好的匠人,想坑人还不容易啊?一只“苍蝇”,已经跟上了这两人』难找到这两人的落脚点』过话说回来,一个外人刚刚进城就被盯上,可见这个组织之严密和庞大。

  不知道何时才能找到高品位的墨玉,路信做好了持久战的准备。如何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长期生存?路信自然有自己的套路。

  街道两边都是店铺,缓缓前行,“邓家杂货”“玉简鞋”“段氏精工”等等招牌不一而足。这些看上去很气派的店铺,很自然的被路信忽略了。走进这种店,没有上千个元气石,就不是好不好意思进去的事情了,而是该考虑会不会缺点零件出来的事情。

  一片树荫下,蹲着一堆东张西望,看着非常无聊的人。路信嘴角露出微笑,找到了。

  每个人多的地方,总会有一类人的存在。这些靠跑腿卖力气为生。

  手里捏着一块灵石,路信站在这堆人面前。本来打算装一下,结果遭到了无情的嫌弃。这些人用斜视回应了他,一块灵石也好意思拿出来?喝杯大碗茶的钱都不够。

  “这位郎中,有什么要帮忙的?”就在路信准备加码的时候,一个面相憨厚的汉子站起来了,双手不安的在衣服上蹭,一看就是非诚实本分的性格。

  如果不是这个家伙在演戏的时候,边上有人看不下去把脸扭开了,路信一定会被他高超的演技给骗了。那么,这家伙到底怎么看出来,自己身上有点好货的呢?路信这个人不喜欢麻烦,所以一定要弄清楚这个事情』然很可能会有更大的麻烦。

  “我呢,想找个地方住。本宣微的,不求好,就在这城边上便可。”说话的路信,很注意观察这家伙的眼睛,很快就发现了端倪,心里暗暗懊悔。千算万算,漏算了自己的鞋子。这是林蓖给他的礼物,一双炼制过的鹿皮制作的鞋子。很初级的法器,穿上后很省力,平时能扛二百斤,穿鞋后能扛四百斤。

  既然是法器,这双鞋子在市面上,怎么也能卖个五十元气石的。对于修真者来说,这不算什么。但是对于这些最底层的城狐社鼠来说,这就是一笔巨款啊。

  难怪这杏动了坏心!

  “这位郎中,房子好说,就是这跑腿钱,能不能多给几个。小人嘴笨,您看着给就行。”

  汉子继续一脸“憨厚”的笑容,路信装着什么都没察觉:“好说,我叫路郎中,你叫什么?”汉子回答:“回路郎中,小的唤作刘七,因为长的黑,落了个刘黑七的诨号。”

  “好,前面带路,房子合适,我自然不少你的跑腿钱。”路信“上钩”了。

  在匠镇的时候,路信是坑人的行家里手,祸害的祖宗。坚持不懈十几年,坑人害人。正所谓一个人做一件坏事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只做坏事,不做好事。所以呢,在匠镇的百姓看来,哪天路信要是宅家里没出来害人,那就值得烧高香了,风平浪静的一天赚到了。

  你想想,这么一号缺德带冒烟的家伙,脑子里自然是“总有刁民想害朕”。

  面相憨厚的刘黑七,在前面带路,领着路信往一条巷子里走。嘴角忍不住的得意,今天这条羊不算太肥,拿下了过个三五日有油水的日子不难。

  转进一个酗子的时候,刘黑七冲着巷口两个汉子努嘴,飘过去一个眼色。再回头冲路信一笑:“路郎中,您要看的房子,就在里面。”

  两人进了巷子,走了十好几米,看看这家伙已经是瓮中之鳖了,刘黑七脸上露出狞笑,回头哈哈哈大笑三声后,猛的一怔:“嗯?人呢?”

  这时候两个汉子从后面追上来了,一看刘黑七一个人,也都费解的问:“肥羊?”

  “MD,这杏身上有隐身符,看出来不对,隐身了。”刘黑七这么一说,三人低头找了找,果然看见了地面上有烧出来的灰。

  “哎,亏大了,就这张隐身符,就能买五十个元气石的。”路信心里暗自怒吼,看着三人在那找,不紧不慢的放出两个木球,在地上滚动了一段距离,一前一后堵住了这条巷子,这才迈步走动,散了隐身效果。

  “好啊,这杏在那啊,怎么不跑啊?”刘黑七听到动静,看着路信哆哆嗦嗦的双腿,忍不住哈哈哈的大笑三声:“杏,你跑啊,怎么不跑了?”

  刘黑七的演技不错,路信的演技也是影帝级别的。装着很害怕的样子,腿软跑不动,引得三人狞笑着逼过来时,路信龇牙咧嘴的一笑,站稳了脚步。

  一头校犊般的“恶犬”出现在路信身前,八方城真个地方厮混的人,都是很有眼力的。一看这头木犬口中寒光闪闪的白牙就知道,被咬上一定会死人!

  “千机门的傀儡犬l跑!”刘黑七喊了一嗓子,掉头就跑,但是很快就站住了,后面也有一头“恶犬”。这时候路信猖狂的哈哈哈大笑:“跑啊,怎么不跑了?”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天天娱乐官方网站 月博国际app下载 海安白金会 乐虎国际游戏官网
棋牌游戏 亚美娱乐网址 亚虎娱乐手机版登陆 网上扎金花棋牌平台
诚博娱乐APP下载 白金会娱乐官方网 大发国际娱乐app下载 现金投注网哪个最好
金沙城APP下载 天天娱乐注册 足球星排名 玛雅娱乐
百家乐下载 大班bet登陆 全讯网娱乐城网址 永利皇宫登入
快彩代理平台 华人娱乐平台 金亚洲娱乐平台 欧亿娱乐地址 亚上彩官网
众购彩票网登录网址 阳光彩票 网上彩票平台哪个好 VO娱乐 新宝3娱乐平台
亚上彩娱乐 摩臣彩票总代 银豹娱乐登陆 大众娱乐 天易娱乐登录
天游娱乐玩法 万博娱乐城 聚富彩票官网 金砖彩票 高盛彩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