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是出去买瓶酒的功夫,再回来的时候刘黑七被眼前看见的一切惊呆了。

  房东苏大哥坐在椅子上,路信怀里迸姓苏,苏大嫂在一边微笑伺候着。

  这画风变的太大了,大到刘黑七的脑子转不过弯来。

  脑子里简单的回忆一下,感受一下还在微疼的蛋蛋,刘黑七无视眼前看到的一切和谐。

  这位爷到底有多狠毒,刘黑七和同伙最清楚了,再两头“恶犬”的威逼之下,冒着菊花绽放的危险,脱光衣服就算了,还得按照要求用丝线把三个人的蛋蛋串起来。

  没错,有人反抗了,但是防抗的结果,是给打翻在地,然后寒光闪闪的刀锋,在命根子的根部滑动,直接吓尿了一个。如果不是要他们三人表演一番裸奔,估计都得变成太监。

  不管苏大哥怎么招呼,刘黑七都不敢坐下来,最后还是路信淡淡的一句:“一起吃。”

  就这么一句话,刘黑七乖乖的坐下了,倒酒的手微微的发抖。夫妇俩的表情精彩,刘黑七是什么人,他们可太清楚了。这家伙根本就是下三滥中的下三滥啊,为啥对眼前这位爷如此的顺服呢?

  第二天夫妇俩知道刘黑七的遭遇后,再看路信的眼神都不对了,当然这都是后话。

  唯一对路信芋没有任何变化的人,就是姓苏这个丫头。只要苏大嫂稍微不注意,她就跑路信房间里来找他玩。一开始苏大嫂还不放心,但是怎么看路信都是个“和善”的人,对孝子也很有耐心。重点是长的真的很帅啊Z是也没怎么拦着苏苏找他玩了。、

  这些都是后话,路信不是什么好鸟,之所以对房东一家这么客气,无非是为自己着想。这对夫妇也不是那种混混,安心居家过日子的人,不需要太多防范。在一个,宗这户人家里,搞好关系很必要。

  次日一早,路信不慌不忙的起来了,院子有井,打水梳洗时,自然露出全貌来。

  这一下苏家夫妻看的傻眼了,一个俏后生,走在路上不知道多少大姑娘斜妇要抛媚眼哩。也难怪,一个外乡人,长的这等模样,不给自己收拾的惨点,能生出多少是非?

  你还真别说,就这一下露出真容来,苏家夫妻彻底的放心了。

  早点是苏大嫂做的,这妇人一手好厨艺,路信也干脆把伙食挂在她这】日五十个灵石,不用自己单独开火,还能间接的接济一下这户人家,落和好人缘,何乐不为?

  路信真心把这里当着退路来经营,自然很是用心。看看坐在椅子上一脸苍白的苏十三,拿着筷子都费劲的样子,假模假式的给人号脉。

  临了对苏家夫妻道:“这病我倒是能治,但是有一点,你们不敢看见任何事情,都不得对外去说。”这话算是把这对夫妻给惊喜的不行,苏十三这伤昌常的治疗,怎么也得躺个一年慢慢修养。对一个需要养家糊口的男人来说,这事情可太要命了。

  “路爷要是能治好我家十三的病,就是我一家人的大恩人,断断不会露出半个字。否则天打五雷轰!”这年月,这个誓言就算是最恶毒了。苏大嫂毫不犹豫开口,让路信放心灵大陆这地界,誓言不是乱起的,真的会应验啊。

  “这样就好,大嫂带着苏苏出去守着门口,不要让人进来就好了。”路信交代下来,苏大嫂赶紧带着女儿出来,搬把椅子在门口守着,假装做点针线活,实际上眼睛一直看着屋子里,心里忐忑不安。

  不一会,苏大嫂眼珠子都不转了,手里纳鞋底的针扎的手上流血都感觉不到,看见的一幕实在是太惊人了。破败的泻内,突然绽放金光,这是仙术啊。难不成,这小的游医,是个陆地游方的仙人?

  也不怪苏大嫂会这么想,八方城这地界修真者不少见,但是谁也没见过修真者放出法宝来对砍的事情。

  苏十三也挺懵逼的,路信念了一句不知所谓的口诀。放出一个金灿灿的法宝,然后他这个站都站不直的豺,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立正抬头行注目礼。

  吧嗒一声,掉出一颗骰子来,过程就跟玩似得,下一刻如同神光沐浴,身体上所有的不适都消失了。打个比方,就像锈迹斑斑的铁器,往硫酸里泡一会后,拿出来就跟新的一样。苏十三整个人就是这种感觉,好了,全都好了,就连脚底长的鸡眼都自己好了。

  晕乎乎的就跟做梦似得,对着镜子看一眼更傻了,红光满面不说,那种黑漆漆的老脸,似乎白了那么一点点。当初行镖卖命时,额头上留下的疤痕,似乎也不那么明显了。

  这是什么法宝?难道是神器?苏十三最朴素的想法,距离真相意外的不远。

  这次治疗结束,路信更笃定了,这就是一个治愈术之类的神术。有这本事,一辈子都不愁吃穿了。

  苏十三椅晃的,就跟喝醉酒似得,跌跌撞撞的出门来,惊动了门口的妻子。看着身体恢复的丈夫,夫妻俩是抱头痛哭。好一会缓过来了,看见站在门口,迸姓苏玩的路信,两人二话不说,给跪下了。

  路信扶起二人:“不必如此,只消记得你们的誓言便是。”

  狡兔三窟,路信当然不会只有一个住处。化妆出门,什么人都不带,活生生的一个游方郎中。低调的交了保护费,八方城的人海中多了一个走街串巷的游方郎中。

  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小人物要想挣大钱,就得先出名。

  城内最好的客栈是八方客栈,这里最大的特点,就是房租贵死人,每天两个元气石。一般的客人,望而却步。只有那些世俗社会的有钱人,才会坐这种独门独院的客栈。享受着门口有管事,屋内有丫鬟伺候的生活。

  路信肯定不算有钱人,但他还是走进了八方客栈。

  一个怎么看都不像有钱人的游方郎中,走进这种顶级客栈,立刻有两个一脸横肉的壮汉上前迎客。如果这个游医比较识趣的话,自己滚出去就好。不识趣,那就会被丢出去。

  路信没有被丢出去,反而朝两个壮汉丢去一个小布袋。接过布袋的壮汉,打开一看脸上一喜时,脸上贴着一块膏药,带着墨镜的路信丢下一句话:“爷赏你们的。”

  当的一声,一个布袋落在柜台上,里头的掌柜不动声色,看了一眼这个趾高气昂的游医。不卑不亢的站起来:“客官,有何吩咐?”

  “开间客房,这里是预付的房钱。”语气里充满了“我是土豪”味道的路信,在一边的椅子上坐下了,翘着二郎腿,一副乡下财主进城的调调:“茶呢?怎么客人上门,一口茶水都没有招待?难不成,八方客栈的名声是吹出来的?”

  这家伙捏着嗓子说话,手里的幡子乱椅,一看就是那种有钱又怕被人看不起的类型⊥像哪种只有十个手指头,却恨不得戴十一个戒指的土鳖暴发户。

  壮汉已经退了下去,掌柜的一个眼神,对门的帘子挑开,出来一个婀娜少女,端着盘子上来奉茶。掌柜的一边冷眼旁观,一边飞快的数了数袋子里的元气石,五十枚。

  土鳖就是土鳖,就算再有钱,就算脚下穿着一双法宝鞋子,挎着一个乾坤一气包,照样是土鳖。掌柜的心里暗暗下了结论,尤其是看见这土鳖伸手摸一下上茶少女的兄,眼珠子盯着人家胸前猛看的时候,再次做出判断,这是一个走了狗屎运的游方郎中。

  具体原因,待查-来查?当然不是掌柜的,也不是八方客栈,这里只管收钱接待客人,在他走出门口之前,还得确保他的人生安全。至于走出去之后,遭遇什么事情那就不管了。

  “客官请跟我来!”收起元气石,掌柜的笑眯眯的过来招呼。

  站在一边,一脸嫌弃的少女,此刻却一动不动的忍受着⊥算掌柜的过来了,也不敢动一下,躲开屁股上那只罪恶的手。

  “掌柜的,我要她伺候。”路信提出了要求,掌柜的微微一笑:“后面的客房里自然有其他姑娘照应着,并不比她差多少。她呢,就是个笨手笨脚的丫鬟,不会伺候人的。”

  掌柜的一点都不生气,反而笑着解释,露出一种男人都能理解的表情。

  没曾想这个游医哈哈哈大笑:“掌柜的,你的意思我明白。我就喜欢这种半生不熟的。那些风尘中的行家里手,在下见的多了。”

  “客官,不管哪一行,都有规矩!”掌柜的收起笑容,该死的土鳖,手还贴在弹性惊人处。又一个袋子轻轻的落在了身边的茶几上:“我听人说,八方客栈里头,没有什么是元气石解决不了的。如果一颗元气石不够,那就两颗。我还听说,就算是贞洁烈妇,只要肯砸元气石,腿自然会张开。”

  掌柜的颠了颠袋子,笑了笑,吐出两个字:“好说!”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优乐国际app 皇浦国际网站 金鹰娱乐登陆 手机验证送21彩金
利澳国际娱乐官网 王牌国际娱乐app下载 天时娱乐城 2018世界杯在那投注
优乐国际娱乐 白金娱乐 永利皇宫 博天堂 fun
多宝平台网址 大小不输方法技巧 海安白金会 赌博游戏机下载大全
最新国际足球排名 sunbetAPP下载 英雄联盟博彩娱乐 日博客户端
555彩票 汇丰在线 旺彩注册 志添彩票 大洋在线娱乐
四季彩app 丰尚娱乐官网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官网 圣亚娱乐注册 久赢在线
云谷彩票注册 爱购彩平台 678彩票最新网址 汇彩网 幸运飞艇开奖
万博娱乐公司 重庆时时计划专业计划 汇丰在线官网 天游娱乐输钱 菜鸟娱乐平台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