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的王老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扛起一个他最喜欢的侍女,杀进卧室。

  这一天下午,据说王老虎一共让八个侍女进了他的卧室。

  类似的事情过去也发生过,不过第二天抬出来的侍女都是尸体。

  王老虎的管家让人去准备棺材的时候,第一个进去的侍女出现在他面前,红光满面的让管家去准备滋补汤。王管家当朝化了!

  重振雄风的王老虎躺在大床上,心里一点都不感激路信。他在盘算着一个事情,那就是怎么从路信的手里夺取神器』错,他就是这么想的,路信手里一定有治愈神器。否则,无封释发生的事情。

  王老虎很快有了结论,这一次恐怕不能吃独食了。所以他起身出门,奔着陈八尺的家去了。半个时辰后,王老虎出来了,脸上带着“憨厚”的笑容。

  仅仅过了十分钟,苏文烈在大树下就得到了最新消息,王老虎和陈八尺结盟了。

  苏文烈只是冷笑,轻轻的拍着轮椅的扶手,对面前的刘昭提问:“神器?不是神术?”

  刘昭不是很肯定的回答:“神器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不管是神器还是神术,八方城都将掀起一橙风血雨。

  路信藏在客栈的独门院子内,对外界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但是他从来没有低估过这个城市内的老大们,他们的无耻没有底线。所以,不难预见到一趁戏即将上演。

  “可惜了,没法亲眼目睹一趁戏!”在心里暗自叹息的时候,路信从床上爬了起来,迎接属于他的又一个清晨。

  “路爷早!”扭着小蛮腰的阿巧进来了,仗着比别人早一天进这个院子的资格,卧室门口的锌间被她霸占了。这个位子很重要,近水楼台先得月不说,还能预防别的兴蹄子。

  客栈有严格的规矩,客人不要,侍女不能强行推销自己。所以,阿巧只要出现在路爷的面前,总是一副规规矩矩的打扮。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她要与众不同!

  与众不同的阿巧,得到了路信的认可,默认了她霸占卧室门口的小侧屋的行为。

  “早T了,有个事情,我想问一句,这里的东家是哪个?”路信对自己的手法一项很自信,轻轻的一弹,一枚元气石稳稳的落在了阿巧的领口处。

  阿巧刑如花,路爷喜欢用这种方式搭上侍女,别的侍女都是趁机扯开领口,阿巧正好相反,借着嚷元气石的机会,把最上面一个扣子扣上了。

  “回路爷的话,客栈的东家,宗西边的院子里,姓苏。”很有分寸的答案,也是人驹知的答案。路信这枚元气石花的冤不冤?不冤!阿巧的衣服有点紧,扣上扣子后,更加的紧了,弯腰回答时,啪啪两声,扣上一个,过于饱满导致崩开了两个扣子。

  “打水梳洗吧!”就在阿巧以为下一刻路爷会化身禽兽的时候,耳边听到的是失望。

  “路爷,您生气了?”声音甜的发腻,阿巧抬头时,飞快的观察对面的表情。

  可惜,她什么都没看见,路信双手搓脸中,低头时倒是看见了路爷是个直男的证据。

  半个时辰后,阿巧站在刘昭的面前,弯着腰,心翼翼的等候。

  “一个侍寝的都没有?”刘昭挥挥手,得到的答案令他极为遗憾,这家伙太谨慎了。

  如果不是为了客栈的声誉,刘昭有一万种法子让那杏交代清楚。

  再次面对苏文烈的时候,刘昭很肯定的回答:“用是神器,确认无疑了。”

  神器也好,神术也罢,仅此一例。至少苏文烈是第一次见到,也很想据为己有。但是他更清楚,在这个八方城内,盯着客栈的眼睛太多了。

  “有把握令其就范么?”苏文烈露出希冀的眼神,刘昭曳:“没有,一分把握都没有。那个苏家夫妇,不过是房东。这一位会不会再回去,尚未可知。”

  苏文烈笑了笑:“迟早他要回去的,盯着苏家夫妇就够了。必要的时候,可以请苏家三口到我这来做客嘛。”

  没有不透风的墙,路信并不知道,他的退路已经被人发现。更不知道的是,刘昭离开这个院子后,回到客栈前院进了地下室。浑身伤痕,就剩下一口气的刘黑七,躺在地上像一条死狗。刘昭上前踢他一脚,刘黑七蠕动着翻身却不能。

  刘昭嫌弃的用脚给他翻过身来,蹲在面前不紧不慢的问:“还不肯说么?”

  刘黑七艰难的笑了笑,脑子里钢的是路爷那张贴着膏药的脸,还有那一句淡淡的吩咐:“一起吃!”刘黑七是没有节操和底线的地痞无赖,整个八方城只要是个有点身家的人,都不会拿他当人看。但是那天,路信让他同桌吃饭了。饭菜很一般,酒水也很一般,但那却是刘黑七第一次与上位者同桌吃饭。

  “呸!”使出最后一点力气,刘黑七吐出一口带血的痰后,闭上眼睛,没有说话的意思。

  “唉!”刘昭缓缓起身,对身边的下属吩咐:“别让他死了。”

  新的一天路信又接待了一个病人,不治之症,垂死边缘的病人。家属抬进来,放下一个袋子,然后也不说话,转身就出门去等候。

  蹲在病人的跟前,路信闻到了一股恶臭。这位病人浑身都是伤口,身上穿的破衣烂衫,一看就知道是个至少一年以上没洗澡的乞丐。谁这么好心,花这么一大笔钱来给他看病?

  路信笑了,这样的病人都出现了,这说明大新闻发挥了巨大的威力。

  对于某些人来说,别人就算告诉他事实,也要亲自验证一下。此刻坐在八方客栈马路对过的东方新,就是一个典型代表。这个世界上不缺自作聪明的人,他就是其中之一。

  陈八尺亲自登门拜访,说了自己的经历,他不信。王老虎亲自登门拜访,说了事实经过,他还是不信。但是他有担心自己被讹诈一笔,所以弄了这么一个路边垂死的乞丐让人抬进去。

  怎么看都是快死的乞丐出来了,全身上下还是破衣烂衫,但是他已经痊愈的事实,可以从他的脚步中看出来。东方新目瞪口呆的站了起来,真的有神器,王老虎和陈八尺没有骗他。

  东方新犹豫的看着八方客栈的大门,神器的诱惑还是太大了,咬咬牙,转身离开。

  半个时辰后,陈八尺、王老虎、东方新坐在一个茶楼的包厢里,三人到底都怎么商量的,没人知道。只是知道他们进去后,整整一个时辰才出来。

  路信坐八方客栈的第五天,三大门派的代理人,集体登门拜访苏文烈。但是仅仅见到了刘昭,苏文烈借口身体不适,没有见他们。

  这三位也不生气,见到刘昭其实就达到目的了。

  “三位爷,八方客栈没有往外撵客人的习惯。”刘昭面带微笑,拒绝了他们的要求。

  这个结果,三人早有预料,所以也不生气,面无表情的告辞出来。

  这一天,城里的一位富商,通过王宇的介绍,来到了路信的泻门口。

  “路爷,您需要的玉木,这位顾老板能凑的齐全。”王宇站在路信面前,显得极为恭敬。他身后自然有所属门派的支持,但是比不得四大门派。所以,就算知道有神器什么的,王宇也只能看看,没有多想别的。因为那样会死的很快!

  路信看着这个胖乎乎的顾老板,他的背后是哪位牛鬼蛇神,路信不想知道。只要知道又有人一头扎进来就够了,提供足够的玉木后,顾老板身上多年的毛病痊愈了。笑眯眯的告辞出来,这是路信治疗的第八位病人。

  路信坐客栈的第六日,王宇又带来了一个病人,这是第九位病人,他凑齐了路信所需的玄铁。第七日,东方新、王老虎、陈八尺一起出现在马路对过,就在路边摆了一张桌子,三人不紧不慢的在马路对面喝茶。

  路信同样不紧不慢的躺在白玉床上享受着侍女们的服务,阿娇就站在对面回答问题。

  “最近城里有什么新鲜事?”随着路信的声音而来的,还有阿巧倒吸一口凉气发出的嘶嘶声。阿娇嫉妒的看了一眼阿巧,这位同行眉头微微皱起,虽然疼,但是却在笑,开心的笑:“路爷,您别介意,揉不坏的。”

  一边忍受的阿巧,一边眉开眼笑的往口袋里装元气石。路爷就是这么有钱任性,随便摸几下,揉几把,就给五枚元气石。

  “回路爷的话,今天一大早,三大门派的管事,都在马路对过喝茶呢。这,算得一件新鲜事么?”阿娇看似在回答,说话的时候,声音柔柔腻腻,很是勾人。

  路信没有说话,只是继续在阿巧的胸前肆虐,阿娇眼红的看了看又一枚元气石落在桌子上,进入阿巧的口袋里,继续新闻报道:“昨天夜里,贩卖玉木的顾老板,倒腾玄铁的马老板,连夜带着家小,回老家去探亲了。这,算得新闻么?”

  一枚元气石飞到了阿娇的胸前,这女子微微挺胸,继续报道:“今个一早,这八方城里,多了十几具尸体,都是最近在马路对面探头探脑的游魂野鬼。”

  又一枚元气石飞了过来,阿娇报道的更勤快了。

  ----------------------------

  求收藏,求推荐票,新书需要大家多多支持,拜谢。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豪博娱乐网址 天天娱乐电 乐8娱乐帐户注册 周松金铃
158nn.com 大赢家足球实时比分 足球全国星数 世界足球星级
娱乐平台app 天天正版娱乐 亚搏娱乐APP下载 求万博体育官网
易胜博 APP下载 明发国际平台官网 明发国际平台 国家足球星级排名
亚博怎么注册 玩龙虎和技巧 龙8手机app网站 赌博机APP下载
万恒娱乐彩票 天游娱乐 万博娱乐平台 丰尚娱乐下载 丰尚娱乐安全
爱购彩平台 至尊彩票网 同创娱乐 凤凰彩票 如意娱乐主管
满堂彩平台 拉菲娱乐 拉菲平台登陆 亚彩会注册 阳光彩票
恒彩彩票平台注册 华夏彩票 速8娱彩票网页 聚富彩票网手机怎么登陆 聚鑫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