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明白了,真是写天下英雄了,没想到在这等着自己呢。

  正房的门口打开,灯光照了出来,一具轮椅缓缓出现,轮椅上的人路信没见过。但是一看这家伙,就不是什么好人。更糟糕的是,苏家三口,都被绑的严严实实的,嘴巴也堵上了,被人拿刀押着出来了。

  姓苏一脸惊恐,被一个大汉提着,脸上全是眼泪,一看就是吓坏了。苏家夫妻还好一点,苏十三眼神全是抱歉,苏大嫂则一直在挣扎,眼睛看着女儿。

  路信面色惨然,懊悔不已≡己还是嫩了点,或者说蠢了。一个外来者,凭什么能把一群老奸巨猾的低头蛇玩弄于鼓掌⊥在刚才,一切顺利的逃亡路上,一直都在人家的视线范围内≡以为成功率很高的计划,现在看来就是一个笑话。

  眼前这个死瘫子,其实早就看穿了一切,不过是顺顺水推舟而已。

  “你明白了就好!”苏文烈笑眯眯的看着路信那张俊脸,最想做的就是一拳打烂这张女人都嫉妒的脸。好吧,现在还不是时候。

  路信的脸色渐渐恢复了正常,输了就是输了,蠢就是蠢。人谁不犯错呢?就算一败涂地,也要把该做的事情做完,绝对不能连累无辜。

  “我知道你想要什么,我可以给你,但是有一个条件,放了这一家人。”路信说完也不着急,搬了一把椅子坐下,翘起二郎腿,显得极为淡定。

  “呵呵,都这时候了,你还在故弄玄虚?交出神器,留你全尸。”刘昭上前一步,极为不屑的讥讽一句。

  路信不动声色的看着他,嘴角微微的往上翘,笑了!

  神器?好,好,好好了是太妙了。本以为没底牌了,现在有人把底牌送来了。

  “嗤!”路信似乎看见了什么很好笑的事情,众目睽睽之下,笑出声来了。

  “你笑什么?”苏文烈眉头一皱,他看的很清楚,就在刚才,路信的笑容发自内心。心里一阵剧烈的不安,是什么原因呢?

  “没什么,难道你们没想过一件事情?”说到这,路信停顿一下,看着苏文烈,一个字一个字的说话:“我、可、以、毁、掉、神、器。”

  如同惊雷在耳边炸响,苏文烈陡然色变』错,他还有底牌,难怪刚才会有不安的感觉。

  路信观察到苏文烈的表情变化,心里越发的笃定≡己都搞不清楚那个龟甲的来历,这些人怎么会搞的懂?想到这里,路信越发的安心了。苏家人只要安全了,自己就安心了⊥算死,也能瞑目。

  “杏,看来你没搞清楚一个事实,你没有资格讨价还价。”刘昭没想到,自己一句话给了路信提示。依旧以胜利者的姿态说话,但是苏文烈不这么想。道理很简单,鱼死网破,狗急跳墙,我好不了,你也别想好,这世界上不缺亡命之徒。

  眼前这杏,看的出来不是在说假话。逼急了他真的会玩命M冲他能搞出那么大的动静来,就不敢写他分毫。

  “刘昭,放人!”苏文烈不紧不慢的开口,刘昭听了先是一愣,随即肃然道:“是!”

  “等一下!”路信一抬手,淡淡道:“我怎么知道,你们说话会算数?发血誓。”

  三千世界的血誓,那真不是闹着玩的。尤其是天打五雷轰这种誓言,会兑现的。

  “好说,但是你也该发血誓吧?别我发誓之后,你毁掉神器。”苏文烈可不好骗,笑眯眯的反问一句。胜券在握的时候,依旧如此心,这个家伙真难对付啊。

  “好,我先来!”路信得逞了,他就没神器,以神器发誓,根本就是空言。伸手掏出一把小刀,在中指上一挥,血涌出来的时候,按在额头上大声说话:“我发誓,只要苏家三口安然无恙,我绝不毁掉神器。否则,天打五雷轰世不得超生!”

  这誓言有点怪怪的,但是苏文烈再心,也不会想到,根本就没有什么神器。一个人再谨慎,在他最得意的时候,肯定也会有思维盲区的。

  “好,我也发誓,我以及下属,绝对不会伤害苏十三一家三口,否则,天打五雷轰!”苏文烈很干脆的发誓,完了抬手示意,苏家三口被松开了。

  路信站起,做个请的手势:“走吧,去你那,我不想死在这里。对了,记得给我准备一张豪华的大床。”

  苏文烈点点头:“没问题;要你交出神器,给你找几个美女陪葬都可以!”

  一辆马车停在门口,苏文烈抬手说话:“上车吧,我可不想满城皆知。”

  路信毫不犹豫,钻上车,苏文烈上了另外一辆车。这时候被放来的苏家三口,泪流满面。姓苏叫了一声:“大哥哥!”随即被母亲伸手捂着嘴巴,苏大嫂自己也是泪流不止☆后关头,路爷薄了一家三口的性命。

  苏家三口面对这一切,毫无办法。普通人在这个世界,跟蝼蚁没啥区别。唯一能做的就是,冲着路信的背影,一家人使劲的磕头。

  一路上厮杀还在继续,不能打进三大门派的办事处,不等于不能收拾他们的爪牙。

  路信从车窗的帘子后面,看着街上三三两两的火把,随处可见的血迹。

  这是一个血腥之夜,引发这一切的人是自己,利用这一切的人是苏文烈。

  路信不得不承认,自己输了,输的很惨。但是他不后悔,脑子里还在想着,怎么利用这最后的机会翻盘。可惜,这一路上脑子都想干了,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办法。

  马车回到了苏文烈所在的院子,这里灯火通明。之前伺候路信的五个侍女,此刻也都在门口跪着。看见回来的马车,这些岁数不大的少女,恐惧的眼神飞快的扫过来,又低下头。

  苏文烈下车的时候,刘昭过来,看看那些少女道:“东家,这些废物怎么处理?”

  苏文烈没有说话,看着路信下车,在手下的押送下走进院子,轮椅被推进院子的瞬间,刘昭面带狞笑走向那些侍女。惨叫声接二连三,路信愣棕头,几个侍女已经倒在血泊中,刘昭手里的剑还在滴血。

  “个王八蛋!”路信气的脸都扭曲了,如此恶毒的家伙,也能算人?

  十几个汉子上前,踢了那些侍女的尸体。其他人则无视这一切,似乎已经麻木了。

  “杏,你还是担心自己吧。”刘昭冷笑着看过来,路信恶毒的眼神盯着他,没有说话。回头对苏文烈笑了笑:“神器我可以给你,但是口诀不能告诉你。”

  “你说什么?”不等刘昭说话,苏文烈已经失声而喊,原来之前的不安,应在了这里。

  “想要口诀也不是不行,我要他的命!”说着,路信指向了刘昭,这一下刘昭的脸色变的苍白,浑身微微发抖。苏文烈脸色缓缓涨红,死死的盯着路信不说话。

  “神器,可以治愈一切伤病。”路信又补了一刀,这一下苏文烈心动了。他最大的遗憾,就是修真的失败,一直在想着什么时候可以重新修真。在这个目标面前,没有什么是不可以牺牲的。

  “刘昭,你妻儿老小,我会帮你照顾好的。”苏文烈一句话,刘昭面色惨白,还在滴血的剑缓缓的举起,哆嗦的手架在脖子上,眼睛一闭心一横,刘昭抹了脖子,横尸当场。

  血飙了出来,喷洒一地。其他下属呆呆的看着这一幕,很多人低下头,心里不知道想啥。

  “好了,你可以把神器拿出来了。”苏文烈眼睛已经红了,手上青筋绽露,仅仅的抓着轮椅的扶手。气息也变得急促。

  路信内心极为矛盾,要不要治好这个恶毒的家伙。如果治疗他,路信立刻就得死,甚至会连累到苏家三口。我死就死了,千万不要连累无辜。

  “一言道出通神路!”路信最终做出了疡,念了这么一句谁都觉得奇怪的口诀。

  唰,以路信为核心,五米范围内,所有人都变成了同一个姿势,立正,抬头,行注目礼。轮椅上的苏文烈,不受控制的站了起来,就像已经好了一样。

  这时候他的内心是崩溃的,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天空中出现的龟甲金光闪闪,这是什么东西?难道这就是神器?九枚骰子在龟甲内高速旋转,谁都不知道这是什么鬼M算是路信,也不过认为这是一个治疗术。

  啪嗒,一个骰子掉了下来,悬停在半空,这一次不是“愈”,而是一个大大的“死”字。

  怎么回事?路信傻了,说好的“愈”字呢?怎么变成了“死”字?难道说,不是每次都掉出“愈”?路信脑子里全都乱了,事情出现了新的变故。

  金光慢慢散去的一瞬间,令人惊悚的事情发生了。路信感觉到自己的左臂正在慢慢的变硬,低头一看,左臂正在一点一点的变成石头。

  更可怕的事情,还在后头!

  -----------------------------

  求收藏,求推荐票。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凯发sport.k8 财神娱乐平台 dafa网络博彩 英雄联盟电子娱乐官网
现金娱乐平台 钱柜777 远远娱乐网 尊宝娱乐平台 App
扎金花棋牌小游戏 龙8手机app下载 大奖娱乐城 金马国际娱乐app
龙虎和的规律技巧 长丰县 郑象梦 现金扎金花 亚虎app官方下载
明发娱乐客户端下载 钢狮折刀有仿品吗 大奖娱樂城 亚博国际登录网址
亚彩会彩票 AT平台 麒麟网 同创娱乐代理 8828彩票
天下彩新网站 澳利娱乐开户 如意娱乐主管 合盛娱乐平台注册 华人娱乐注册
银豹娱乐 北京pk平台送彩金 马泰娱乐注册 名人彩票娱乐登录 BA娱乐
如意娱乐总代 如意娱乐qq 大通彩票 汇丰在线 如意娱乐提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