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仅是仇人少朋友多,还不足以让青囊门成为前五十♀种技术宅扎堆的门派,人虽然少,但是变态多。你想想看啊,一般的修真者,忙着练级就已经很辛苦了,哪有时间来玩别的♀帮宅则不一样,别人是修炼的业余时间搞炼器,他们正好相反,忙着炼丹,业余时间修炼⊥是说,如果不是炼丹的需要,修炼对他们来说没太大的必要性。

  这种人最招人恨了,上学的时候班上的天才学霸招人恨不?这帮人平时该玩的一样不耽误,考试的时候照样名列前茅』招人恨才是怪事了,青囊门就是这么一群变态。

  路信看着冯熊浑身乱抖的肥肉,心说看出来了,这杏就是在炫耀啊。如果不是知道自己打不过他,一定揍他五十个元气石的。

  “兄弟,我告诉你,修真太无聊了,要不是炼丹的需要,我才不修炼呢。”

  冯熊完全没有往伤口上撒盐的觉悟,路信受到了十万点的暴击伤害!

  天生灵体却不能修炼,血脉免费提供的大龟甲术,一不心又会玩死自己。

  人比人,气死人!管很想揍他一顿,却不能不面对打不过的现实。

  “炼丹有什么好玩的?整天乌烟瘴气的,一不心炸死自己♀么无趣的事情,花这么多的时间,怎么跟去青楼听曲赏妞来的有趣?”路信绝对不能怂的性格生效了,尽管心里很羡慕这货能修真,嘴上却在不断的打击这家伙。

  “修真也能双修的,我们门派里就不少。”

  “双修?哈哈哈,那能一样么?凡人一辈子对着一个女人都会看腻歪,修真路漫漫,你觉得几百年甚至上千年,面对对着同一张脸很有趣?”

  两人一边争吵,一边回到大道之上。

  “小路,我要去匠镇,你呢?”的脾气还真的是好,就算路信一直在抬扛,他也没生气的意思?这就是要告别的意思了,他还以为不同路呢。

  “匠镇?你一个青囊门的人跑去匠镇,不怕被千机门的人发现了,剁了你喂狗么?”

  路信提醒一句,冯熊笑道:“没事,我光明正大的去办事处拜山门就好了。只要不鬼鬼祟祟的,门派之间的互动都是允许的。”

  “要是匠镇的地头蛇看上你的财物,你怎么应付?”路信看似很随意的问,其实是在摸底。想看看修真界的修士,在凡人界会怎么行事?

  “那还不容易么?蝼蚁一般的人,直接捏死就是了。回头给千机门办事处报备一声,陪几个丹药的事情。”冯熊一副理所当然的嘴脸,路信听着心里一阵发冷。

  聚灵大陆的等级森严,果然不是说来玩的。仙界够不着,修真界的修士们,拿凡人真是不当人看待。以前路信没有机会跟修真者谈论这个话题,现在算是看清楚了。

  “对了,你去匠镇干嘛?”这个时候,路信已经不着急回家了,心里琢磨着,要被这家伙知道自己不是修真人士,他会不会翻脸弄死自己啊?

  “诺b个飞行器坏了,不然不会掉下来啊。”冯熊手里拿着一个木鸢,这家伙目光躲躲闪闪的,看来还是没怎么混社会的家伙,还没学会骗人呢。说假话脸会红的菜鸟。

  “我看看!”路信不打算给他机会去匠镇了,别搞的自己底细暴露。结果木鸢一看,这尼玛就是个次品啊∶铁木代替玉木,重量增加了不说,耐久性也差了很多。

  “这谁给你的破烂?”路信不屑的歪歪嘴,一副我就是内心嘴脸。说完,直接用脚使劲一踩,啪嗒一声,翅膀断了不说,中间的铁木做的主轴也断了♀一下路信也很吃惊,毕竟是铁木制作的,质量不好那也是法器啊。哪有凡人一脚就能踩烂的法器?

  “咦,没看出来啊,你居然过了筑基关了。”冯熊收起了随意和轻视的表情,开始他真没拿路信太当一回事。散修怎么了?没过筑基关,练气期的修真者,在青囊门最差的弟子面前,也都是渣渣。

  啥?筑基?别闹好不好?路信心里吃惊,表情却很镇定,摆出高深莫测的嘴脸,笑眯媚看着,把这家伙看的是心里发慌,肥肉颤抖。

  我的力量好像大了很多?难道说,这是大龟甲术二级的耕?

  “路兄,这是我根据千机门的图纸,亲手炼制的木鸢⊥算是材料很一般的法器,没有筑基期的等级实力碾压,想踩烂它根本做不到。”冯熊解释了一句,路信这才明白其帜奥秘。再看脸上的表情发生的变化,哪里还有之前抢自己饭吃时嚣张的一面,称呼也变了。

  “你放心,东西是我踩坏的,自然赔你一个好的』过我没时间帮你炼制就是。”路信说着话,一直在观察他的反应。心里其实很不安,路信筑基期的实力,一旦翻脸他搞不好就要暴尸荒野。青囊门的弟子确实很牛,但是一个练气中期的弟子,再怎么牛,也不敢跟一个筑基期的高手单挑的⊥算靠着嗑药打赢了,自身的元气损失也会很大。

  更不要说,还不一定打的赢。你谁知道这家伙,到底藏了多少杀伤性的法宝。

  路信说着不看这家伙了,就在路边草地上坐下,掏出一堆玉木和工具,一边动手一边编段子:“我以前跟一个千机门的女弟子关系不错,跟她学过一些制作的法门。你这个木鸢,一看就是不合格的东西,所以我才踩烂。制作木鸢,材料主要用墨玉,正常驱动撩元气石就行了。你那个东西,只能用灵石驱动的,随便一个千机门弟子都比你做的好。”

  这话其实有很大的水分,就是欺负这货头一次出山,对千机门没有足够的了解,对江湖的险恶没有清醒的认识。

  开始制作木鸢的时候,路信发现问题了,就是自己的能力提高了很多。以前很多事情呢,脑子想到了,手上的工具跟不上。很多部件在制作的时候,要分成很多到工序才能做好。现在则完全不一样了,脑子里想到了,手上的各种工具仿佛有了生命,很多难度很大的蝗部件的制作,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队,效率提高的不是一点半点。

  还有就是力量的增加,使得他仅仅用一把刻刀,就能完成以前做不到的程度。

  这种变化,体现在视觉效果上就是行云流水。冯熊直接看傻眼了,这家伙难道是千机门的人?不对啊,就算是千机门的人,在制作上也不会这么沛啊。刚才没说实话,他的木鸢,其实是从千机门的人手里买的法宝。一般的人乘坐一点问题都没有,的体重太大了,木鸢支撑不住。加之在木鸢上睡着了,没有及时用自身元气来补充驱动的需要,这才从天而降,差点砸到路信。

  那家伙憨厚的外面下面,其实不是那么一回事。他在落地的瞬间,被砸的很伤,当时鱼虚弱。很担心路信动手灭了他,杀人夺宝什么的。

  后来发现好像不是那么一回事,言谈之前倨傲的嘴脸出来了。路信倒是没察觉到他的变化,就是本着打击一下这家伙的想法,一脚踩烂了他的木鸢♀一下,把给吓到了。

  原来这货,一直在扮猪吃老虎b就是冯熊的想法!

  等到路信动手制作木鸢的时候,冯熊越发坚定了这个想法。

  时间不过半个时辰,天已经大亮了,路信手里的各个部件也做好了。咔咔咔,组合在一起,一个惟妙惟肖的木鸢出现在手里,递给:“你自己炼制吧。”

  冯熊真的不想动手炼制,他怕路信偷袭。修真界这帮散修,道德水准参差不齐。很多散修,根本没底线来的。为了修炼,不择手段,杀人抢夺这一类的事情,真是太多了。

  但是他还不敢不练,生怕路信立刻就翻脸啊。其实呢,路信就是想看看怎么炼制法器,所以看着他的眼神,殷切了那么一点点。

  “这是大路上,不好炼器。我们找个僻静的地方吧。”冯熊想了个折帜办法,前面带路,往路边的山里走去。一边走,一边想着怎么摆脱路信。如果他是剑修呢,那就好办了,直接放飞剑跑路就好了。可惜他不是,青囊门的修真者,辅助能力很强,奶妈属性无敌。炼制的法宝,基本都是一些辅助技能。一对一的能力,想越级杀人其实不太强。

  冯熊脚下如飞的,一边想招,一边四处看看,回头再看路信,不紧不慢的跟着。似乎信心非常足,完全是一种碾压优势的姿态嘛。

  他哪里晓得,现在路信就是在装!根本就是一个纸老虎。

  “就这里吧,还请路兄弟为我护法!”冯熊觉得自己还是乖乖的找他说的做好一点。

  “护法?别闹,我会护什么法?”路信心里暗暗叫苦,怎么这货还要自己护法?

  “护法就算了,我放几个玩意出去,盯着四周就好了。”说着话一张手,一把黑乎乎的球状物体从手里掉落的过程中,变成了一群蜜蜂,四面八方的飞去。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888真人注册 天天娱乐上线 拉斯维加斯在线app下载 2018世界杯竞猜投注
乐8 豪博娱乐场 澳门金沙
龙虎赌博押注技巧 拉斯维加斯正规网址 玛雅娱乐平台创始人 A8吴乐
世界杯足球星级排名 玛雅平台 下载国际利来app 集美娱乐国际
万博体育平台怎么样 卫生纸福利怎么没了 盈丰国际网站 龙虎赌博原理
梦幻娱乐注册 如意娱乐登陆 亚彩会注册 678彩票正规吗 江苏快3走势图
权威认证彩票平台 金沙彩票 万博娱乐主管 BA娱乐 银豹娱乐登陆
澳彩 诺亚娱乐客服 彩八彩票 满堂彩平台 吉利彩票
北京pk平台送彩金 金如意娱乐城 网上彩票平台哪个好 利信官方娱乐平台 彩世界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