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信露了这么一手,冯熊便死了逃跑的心思。束手就范不是修真者的习惯,既然你不仁,就表怪我不义。

  “小路啊,我需要布置一下。”心里歹念的冯熊,脸上却笑的更加憨厚。

  路信还在装,根本不知道他已经被列入了必须死的名单。这货不知道天高地厚,跳上一根树杈,躺在上面,一手托着脑袋,笑嘻嘻的打算明目张胆的偷师。

  “大熊,你忙吧,我就看看。”

  这种行为,已经不是讨厌这么简单了,人家的师门秘技,是你该看的么?路信没有这方面的自觉,心里正在享受欺负一个修真者的快感。

  冯熊所谓的布置,就是掏出一把香来点上,然后按照八卦的方位各插一束。树林之中风没什么风,香的味道飘的不算快,但是足够浓郁。

  看着还在树上衣服好奇宝宝嘴脸的路信,心说杏,你的死期到了。

  这八束香了不是随便弄的,这叫毁真香。对于修真者来说,这玩意非常之歹毒。

  到底怎么个歹毒法么?这种香对修真者的元气有强烈的侵蚀作用。如果修为不高,很容易被直接放翻,当澄倒都是很正常的事情。这家伙够坏,对付一般的筑基修真者,有两三束就够了,这家伙一口气上了八束,就是要送路信的性命。

  背对着路信的时候,冯熊满面狞笑,心里恶狠狠想,看你死不死。

  转过身来,冯熊的表情秒变,憨厚的笑着∵路的时候,浑身的肥肉乱抖,怎么看都不像一个心怀歹念的人。这个相貌,真的很有欺骗性。

  假模假式的掏出一个炼丹炉,往中间的空地上一摆。路信一看这玩意,来了精神,坐在树干上大声问:“大熊,这就是你炼器的鼎炉?”

  冯熊脸上笑着,心里却在发狠:你杏接着装吧,等下看你还装不装?鼎炉是这个时候能用的上的么?

  “路兄,能不要调戏我么?还是说你的双修对象是炼丹炉?”还是还了一句嘴,不然这心里实在不平衡。路信听完知道自己露怯了,呵呵呵的笑三声:“你继续,你继续。”

  再蠢的人都知道双修是什么意思了。双修指的是互为鼎炉,阴阳融合,龙虎相济。还有一种比较混蛋的,就是采补之术,那种是单方面的鼎炉。路信不是修真者都知道,这词很多时候就不是啥褒义词。

  其实呢,鼎炉这个词本身的意思还是中兴的,奈何被一些无良的修真者滥用了⊥像秀这个词,本意被歪曲的很远。

  一看路信没啥事情,冯熊也不着急,“毁真香”发作需要时间。

  别看仅仅是个练气高阶的修真者,冯熊实力却非常之不俗。打开丹炉火门之后,手一伸喝一声:“火来!”路信肯定是没看懂他的法门,就见这货的手上多了一块火砖。

  火砖入了丹炉内,熊熊烈火燃起,空气中都能感受到热流的溢出。

  笃定路信肯定要栽在自己的手里,冯熊不慌不忙的认真锻炼木鸢。但见这货双手捧起木鸢,眼睛一圆,憋着一口气,脸涨的通红。眼见着木鸢缓缓的虚空而起,一团绿光包裹着木鸢,一点一点的向着丹炉的方向飘去。

  “开!”丹炉的顶部自动打开,火焰喷出,木鸢在绿光的包裹下,被压缩成了一个成年男子拳头大小,缓缓下沉,烈火对它毫无烧毁效果。丹炉的盖子自动关上后,路信来了劲,跑过来看着丹炉里的木鸢。

  隔着丹炉上的水晶片,路信算是看明白了,木鸢在绿光的保护下,在丹炉的烈火中安然无恙。不过也不是没有变化,而是一点一点的变成了红色,然后变成褐色,最后朝着黑色的方向发展。这个过程整整一个时辰,路信看的很仔细,丝毫没有注意到的反应。

  这个时候的冯熊已经吓尿了,为啥啊?毁真香这个东西,修真者吸入之后,最慢一刻的时间内,就会浑身抽搐,口吐白沫,最终晕倒。

  一开始还是很期待的,但是一刻的时间到了之后,他偷偷观察路信,毫无中招的迹象。又过了一刻,还是一点事情都没有,半个时辰过去了,还是屁事都没有。

  一个时辰过去了,路信背着手闻丹炉观察里面的变化,毁真香已经全部烧完了,路信丝毫不受影响,这简直就不是他冯熊能理解的范畴了。

  难道说,这货不是筑基期?而是更高一级的结丹期?这修真者看上去年龄都不是真实年龄,路信的面相很嫩,但是架不仔人会易容啊,还有人就算不易容,也是青春长。对于高阶修真者来说,返老还童也不是什么新鲜事。

  “你这手法,倒是没见过!”路信这是实话实说也是在不懂装懂。这个炼器呢,每个门派的手法都不一样。青囊门确实比较特殊,在炼器的时候,会加入一些药材,目的是在一些瘴气横行的地区,可以有效的驱散瘴毒还有毒虫。

  哪晓得他在不懂装懂啊,觉得他一说就在点子上了,这是高人啊。联想到这家伙刚才雕琢木鸢时的手法,更是让冯熊心里不安啊。这家伙一定是看出自己的诡计了,知道自己做了手脚,没说破就是惦记自己的特殊手法吧?

  不行,我要自救,免得这家伙看我没有利用价值了,直接翻脸。

  “路兄要是喜欢,我把这炼器的手法传给您?”冯熊露出讨好的表情,狗腿的一塌糊涂。

  路信哪知道自己在鬼门关上走了一个来回,这货要是个修真者,就这个毁真香的剂量,别说什么筑基期了,就算是金丹期也得挂。可惜,他就不是一个修真者,丹田处一点真气都没有,还怕你什么毁真香?

  这就是一个美丽的误会啊I惜,两边都不知道原因,都巷糊涂的。一个是被自己脑补的情况吓坏了,一个是根本不知道眼前这家伙一旦突然发难,分分钟教自己做人。

  青囊门特殊的炼器手法,如果是一个修真者,吸引力非常之大。毕竟青囊门是靠玩炼丹吃饭的,他们炼器的水平不算太高,但是这种特殊的手法,对于玩毒药的魔修来说则是克星。

  以异性修真者为鼎炉采补真元,以药物锤炼身体,并且以毒药为攻击手段的这几种修真者,被定义为魔修。这些类型,在修真界属于少数,进本都集中在西南绵延的大山之中。其中最著名的就是百毒门。

  路信又不是修真者,他只是个匠人,要别人的炼器手法完全没用。所以,很装逼的一摆手:“罢了,你能让我看看,我就很感激了。夺他人之秘技,我不屑为之。”

  说完,路信又回到树干上,躺着翘起二郎腿,一抖一抖的说话:“大熊啊,你们青囊门,有什么好一点的丹药么?我说的是牌子比较硬的那种了。”

  什么叫牌子比较硬一点的?冯熊先是一懵,随即反应过来了。

  “这个路兄啊,青囊门的牌子还不够硬么?青囊出品,必属精品啊!”冯熊给委屈坏了,对一个青囊门的弟子说要牌子硬的丹药,这是在侮辱啊。换成一般的人这么说,二话不说,抄家伙就上,教这家伙怎么做人再说。问题是,这哥们“强大”了一点。

  “呵呵呵!我说大熊啊,要是一般的丹药,我能找你青囊门么?”路信还在装,一脸的高深莫测。冯熊的情商还是差点意思,脑子没转过弯子,觉得这家伙说的有道理。

  “那行,路兄想要什么丹药,只要我有的就不是问题。”冯熊眼看丹炉中的木鸢褪居色,变成了黑黝黝的纯色□得有必要赶紧把这位爷哄好,免得图穷匕见。

  “啧,我也不知道你有啥好货色,这样吧,你看着给吧。常用的,少见的,随便来一颗。”路信一点都不懂这些东西,他只好继续忽悠。

  看看这家伙一副敲竹杠的嘴脸,心说不拿点硬货出来,今天是过不去了。冯熊咬咬牙,一伸手,掌心多了一枚丹药,双手捧着奉上,心里在流血啊。这是他专门为了讨好美女,花了三天三夜练成的筑基丹。一炉12枚丹坯,最后练出来的只有4枚。

  “路兄,这枚筑基丹,您收下!”冯熊低着头说话,不敢正视路信了。

  路信哪知道筑基丹是好东西啊,伸手捻起来看看,很随意的往戒指里一丢,也不怕太随手把外面的蜡封给弄坏了,败了药性。

  筑基丹这东西,练气期的修真者得到以后,那是绝对不比自己的生命差半点的好东西⌒细的收好,心的呵护,那是绝对的事情。

  冯熊偷偷用眼角的余光查看,这家伙不过是很随意的装起来了,心里再次剧烈震撼,果然是高人,筑基丹都看不上。

  路信哪里是看不上了,这混蛋就是不知道这玩意宝贵。他只是觉得吧,已经装的很久了,再装怕露馅,要跑路了。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iis7站群排名查询 亚虎娱乐手机版方网站 万博是现金网吗 w88优德 app
ag官网App下载 龙8手机app下载 必胜娱乐下载 英雄联盟娱乐注册送58
爱拼国际娱乐 天时娱乐下载 欧洲足球国家队排名 大奖城导航
吉利娱乐注册 嘉年华线上娱乐 亚虎娱乐手机版下载 世界足球星级排名
手机百家乐app下载 大奖娱樂城 2018世界杯投注网站 诚博国际app下载
手机看片 天天av 武汉保利海上五月花 在线av
在线av
色姑娘棕色姑娘综合站 日本色情电影 sm片
日本色情电影 97自拍超频在线 日日啪 狠狠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