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炉罩门的打开,绿光包裹的木鸢随着的手势缓缓升起,最终回到他的手中时,绿光散去。路信被吸引住了,凑过来看了一眼后,嘶的一声,倒吸凉气。

  亲手制作的木鸢经过的炼制,变成了一件通体黝黑,散发着光泽的法宝。如果不是一双眼睛还是空洞洞的元气石凹槽的状态,木鸢就像有了生命一般振翅欲飞。

  冯熊也被镇住了,路信制作的这个木鸢,彻底让他服气了。比起之前千机门出品的木鸢,这是一块美玉,那就是一块土石。拿在手里,都担心它自己会飞走了。

  “给我看看!”路信眼睛都不转了,一伸手给拿过来了。心里一抽,这哥们不会抢吧?仔细一想,人家抢自己也没招啊。只好忍着;能用不舍的眼神看着。

  木鸢入手,一种温润如玉的感觉,就像在拿着一个**。冯熊难怪一脸见了鬼的感觉,这俩都被这个木鸢的品质给镇住了。路信高超的制作手法,加上青囊门特殊的炼制手法,赋予了这个法宝奇特的生命力。

  仔细打量一番,路信还是还回去了,冯熊松了一口气,掏出两枚元气石来,深呼吸之后:“就看这最后的点井笔了!”

  路信竖起大拇指:“大熊,你的炼制手法是这个T后你想要什么物件,我免费帮你做。”这话说出来,冯熊以为自己听错了,其不敢确信的看看他,路信指了指木鸢:“先搞好这个,别的回头再说。”

  路信是有想法的,的炼制手法搭配自己的手艺,产生的效果意外的好,这让他怦然心动。毕竟他还有很多东西要做,通过直接炼制出来,又事又保证保品位质量。

  冯熊也没多想,哆嗦着手,把两枚元气石先后塞入木鸢的眼窝里。抬手的瞬间,木鸢动了,在他的掌心上站了起来,张开翅膀,煽动了几下。一双元气石眼睛,仿佛有了生命,歪着脑袋看着的脸。

  “路兄弟,这个我就却之不恭了!”还是不敢确定,要证实一下。路信摆摆手:“你搞你的,我就看看。说起来,我制作的木鸢,能变成好法宝,得感谢你的炼制手法高明。”

  这话说的冯熊心里很舒服,同时也放心了。搞技术的人都有这毛病,好东西得遇对人。一个制作技艺精湛,一个炼制手法高超,结合之后的产物,都觉得很爽。

  冯熊把右手中指伸到嘴里咬破,鲜血溢出,赶紧在木鸢的身上写了一个符篆。血迹快速的渗透,泛起一阵红光后,木鸢确定了主人,振翅飞起,在空中一圈一圈的变大,最终的形态是一个翅膀张开有三米长的大家伙。闻飞了好几个圈子,发出高亢的鸣叫声越飞越高。激动不已,一伸手,木鸢急速落下的同时,体型快速的缩小,最终落在他掌心上的木鸢,只有拳头大小。

  “嘿,有了这个宝贝,以后出门方便了。”冯熊感慨了一声,路信在一边眼珠子乱转,心说得想法子跟他拉进关系。这种炼器高手,可利用价值太大了。

  “行了,你的法宝炼成了,我也该走了。”路信挥手作别,一看真的要走,心里一点提防的心思没了□得自己枉做小人了,冯熊赶紧叫住:“路兄,我还有一事相求。”

  路信一听这话,心说有戏啊,故作迟疑的反问:“大熊,你有什么事情都可以说,但是帮不帮的上忙,我可不敢打包票。”

  冯熊憨厚的脸上突然露出扭捏的表情,一看就是心情荡然的季节来了。路信心说你杏不会是个基佬吧?心里一紧,脸上还得撑着高人的样子。

  “是这样啊,半年前,我认识一个天灵门的师妹……。”一开口,路信就放心了,抬手打断道:“等一等,我说大熊啊,你喜欢天灵门的师妹就去追,跟我说什么?我明白了,就你这幅尊荣,怕是人家看不上你。所以呢,你打算在物资上体现自己的实力?”

  冯熊使劲的点头:“路兄一语中的,我就是这么想的。可惜我拿的出手的,就是一些丹药,虽然对修炼有所裨益,却非师妹所喜欢的东西。”

  路信一摆手:“不要说了,我知道你的想法。女人嘛,喜欢亮闪闪的宝石,喜欢漂亮的衣服。如果用宝石做出来的首饰送去,她会更加的喜欢。”

  “是扒啊,你看啊,我这是从别的门派手里淘换来的东海灵珠。我打算做成一个储物戒指送给她,可惜我手艺不行,就怕做出来的样子她不喜欢,反而耽误了好事。”说话间,冯熊掏出一个鸽蛋大的灵珠,双手捧着。

  路信斜他一眼,心说这就这一身的肥肉,你也学别人撩妹?想法是好滴,追求美好愿望可以理解,但是要认清现实啊。有这时间琢磨送礼物,还不如回去先减肥。

  看看这货一脸殷切的样子,想着他的利用价值,路信还是决定出手帮他一把。灵珠固然很好,路信很想据为己有,盘算了一下估计不可能让这货交出来,便断了这念头。

  “行啊,不过不能在这里,你得找个安静的地方,我才好出手制作戒指』过话说回来,我不能白白给你干活吧?”没有了贪念,路信说话很自然,搞要的好处也不耽误。

  “这是必须的,这么大的珠子,可以中间切开,打两枚戒指。一个雕龙,一个刻凤。”冯熊赶紧提出自己的要求,路信听着心里暗暗不爽,这混蛋现在一门心思全在师妹身上,根本没想报酬。算了,不跟他计较,先把活做出来再说。

  “好了,好了,你别说了,不用你教我怎么做。带路,找个地方开工。”路信一挥手,也没再提什么报酬了。冯熊心花怒放,赶紧在前面走着带路:“前面拐个弯,就能看见三门镇。我们去那里,找个地方茁来再说。”

  三门镇,顾名思义,三个门派的交界处,这地方也是个三不管的地方。三个门派利用这么一片地方作为缓冲,还有相互之间的交易。哪三个门派呢?千机门,天灵门,青囊门。

  这个时候,路信才发现自己走错路了,昨夜狂奔不休,没注意方向,这都跑到三门镇来了』过这样也好,从三门镇坐船,逆流而上可以抵达匠镇,这一路就舒服多了。

  转过一个小山口,前方一片坦途,远远地便能看见三门镇。按说这种三不管的地区,治安几乎没有。因为三门镇的存在,三个门派很默契的确保这一带的治安。

  三门镇这个地方,属于三个门派人、修混杂的地区。在这个镇子上做交易,总比跑到八方城要方便不说,安全系数还比较高。

  路信还是第一次来三门镇,很快发现道路上都是人在走,就算是修真者也是在走。很快路信就搞清楚了原因,远远的看见天空中有不少修真者飞行至三门镇附近后降落,让后步行或者乘骑。这说明,在这个地方有约定,只要是三个门派的人,都不得善用法器。

  规定这个东西是死的,人却是活的。真正发挥作用的还是一个阵法,过了一个界碑后,冯熊指着三门镇的石碑说话:“看见没有,这些石碑每个路口都有。也是三门镇护镇阵法的边界,外来的散修不知道这个针法,撞个鼻青脸肿的乃是寻常事。”

  听这家伙这么一说,路信心里暗暗的不爽,这家伙憨厚的外面下一肚子的坏水啊。难怪非要来三门镇制作戒指,这是怕我生了贪念。要不然,他早就该提醒我了,而不是走到了针法里面才告诉我,这里不能御器飞行。

  都说心宽体胖,我看这家伙心眼小的很。路信心里这么想,脸上却是无所谓的样子。

  “我看三门镇还是有点路程,走过去太累,傀儡代步吧。”说着话,路信很装逼的一伸手,掏出一个木箱子,落地之时自动打开,咔咔咔的一阵乱响,一匹木马出现在两人面前。

  路信又一挥手,地面上多了一辆两轮马车,套上驾辕,坐上马车,口中道:“走咯!”

  没想到这货还有这么一手,急忙喊:“等等我!”说着冯熊肥大的身躯意外的灵活,刺溜一跃上了车辕,巨大的吨位压的车辕往下弯,路信担心被压断,急忙道:“你坐中间去,压坏我们真的要走路了。”

  马车咿呀呀的响着,路信鄙夷的看着,这货很不好意思的低头。没法子,就他这吨位,严重的影响了速度。

  “路兄要是信得过我,回头再制作一辆马车来,我炼制成法宝便是。”冯熊不说就算了,这么一说路信就更加鄙夷的看着他:“刚才是谁说都不能御器飞行的?”

  冯熊赶紧闭嘴,路信也不想理他,靠着车扶拦眯着眼睛打瞌睡。马车缓缓前行,留下一路吱吱呀呀的声音。

  突然,路信坐了起来,睁眼看着前方。

  ------------------------

  求收藏、求推荐票。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国际足球排名 集美娱乐国际 金马娱乐app 圣淘沙国际网上娱乐
斗地主真钱 嘉年华娱乐官网 世界杯足球排名 永利皇宫登录
金马娱乐app 金沙城中心app 玩龙虎和技巧 钱柜娱乐游戏app
盈博彩票网 亚博体育平台注册 乐虎国际娱乐下载 利记官网
A8娱乐首页 国际足球最新排名 亚博哪里下载的 新天地棋牌官方下载
久赢在线 凤凰彩票官网是多少 杏彩娱乐 天游娱乐天子 天游娱乐官网
如意娱乐待遇 亿宝娱乐登陆 爱赢娱乐注册 银豹娱乐代理 娱乐平台注册
博猫游戏直属 多彩彩票官方网站 秒速赛车彩票官网 国际娱乐平台 8天游娱乐
无极娱乐注册 富博娱乐时时彩平台 腾讯分分彩 聚鑫娱乐 四季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