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要问路信的人生目标,自然是踏上人生巅峰,赢娶白富美,快活过一生。

  毫无疑问,这个人生目标已经不是太缥缈了,而是绝无可能。

  那就降低标准好了,勾引一个修真界的妹子入手,然后让下一代摆脱他的凡人命运。

  问题是,修真界狼多肉少,美女们眼界很高,路信一个不知道算不算修真者的半个凡人,很少有机会接触修真界的美女。更不要说,一次就能遇见一群!

  但是现实往往出人预料,路信的视线范围内,真的出现了一群修真界的美女。

  每一个都是花容月貌,妖娆多姿,路信眼珠子都不会转的时候,身后传来轰的一声。吓的他从车辕上栽下来,惊回首时,人球冯熊在一股烟尘中站了起来。

  看看马车的高度,路信不得不心疼自己的马车♀家伙从马车上掉下来,都能造成如此动静♀体重真是太惊人了,看来之前还是低估他的吨位了。

  冯熊以闪电一般的速度,冲向二十米开外的美女群。路信在后面看着人球告诉滚动,掀起一路的烟尘,忍不柞啧感慨:“滚的漂亮!”

  收起马车,路信不紧不慢的上前,走进了才发现,冯熊这家伙闻一个美女在讨好,表情就像一条闻主人的狗。偏偏这个美女没拿正眼看他,一直在回头跟身边的姐妹说话。

  路信的出现,瞬间吸引了一群美女的注意力。叽叽喳喳的女人们,鸦雀无声,好像刚才那些话语不断的豪放做派都是假的,现在的淑女形象才是她们的真实面目。

  仅仅是戴上一副墨镜,没有其他任何掩饰的路信,诠释了“帅”这个字的真实含义。没办法,相貌是天生的。修真只能改变一个人的气质和皮肤的质地,无法改变外形。

  本来已经很帅的路信,经过大龟甲术“愈”字骰子的效果洗礼,站在这群少女的面前时,真个叫玉树临风,令人自惭形秽。

  冯熊也发现了这个变化,看着路信的时候,眼神里全是悔恨。日啊,早知道能在这里遇见子晴,就不叫他来这里了。

  “天灵门弟子齐子晴,见过这位师兄!”一身鹅黄长裙的少女,上前来微微万福搭话。身边的冯熊,被她当成了空气,眼睛里再也没有冯熊的位置。身后的五个少女也是如此,都在好奇的打量这个难得一见的帅哥。

  “客气了,散修,路信,大熊的好友。”路信拱手回礼,眼神很正,不想冯熊那样,盯着女人的脸猛看,死活不挪地方。

  其他五个少女也都上前来见礼,这都是天灵门的弟子。齐子晴就是冯熊孜孜不倦的追求目标♀就算是相互认识了,路信始终一副敝距离的样子♀让一群少女颇为遗憾,频频用眼角余光偷窥。实际上路信是在装高冷,不装不行啊。首先要考虑冯熊的感受,其次他怕言多有失露馅。

  路信往边上一站装高冷,场面变得鱼冷。冯熊继续闻齐子晴讨好:“子晴妹妹,我这次出山,就是想去找你。”

  齐子晴明显很不耐烦了,修长的身段一直在不停的扭转,从不给他正面说话的机会。但是冯熊一副痴心不改的样子,闻她转悠。其他五个少女,窃窃私语有之,掩口浅行之。

  总之大家就是在看笑话,冯熊一副懵懂不知的样子。路信不免心里暗暗叹息,为这个家伙的情感之路注定坎坷深感同情。同时,路信对那个齐子晴也很不喜欢,暗自想到“你要是不喜欢他直说便是,这么吊着人家算什么?”

  以路信的情商,不难看出齐子晴的用心。她吊着冯熊,不是说她碍于面子,而是因为冯熊手里有好东西♀女人看上去清纯淡雅,实则心机颇深』然的话,也不会频频用眼角余光扫视路信了。

  “路兄请了,天下修真是一家,不知到此有何贵干?三门镇小妹还是挺熟悉的,不知能不能帮上点忙?”一位美女看来比较直接,上前来主动搭话♀一下,把众人的眼神都吸引去了。唯有冯熊,还在闻齐子晴转悠。

  “子薇姐姐客气了,我与冯兄一见如故,携手到此一游。没有特别的事情!”路信倒也没端着架子,见这个叫子薇的美女主动说话,很客气的回应。至于“天下修真是一家”这种话,路信是绝对不信的。修真男女看对眼了,抱在一起没羞没臊的双修快活的很多。但是要说名门正派对散修有什么好态度,那就是扯淡了。

  散修这种疯狂野生的修真物种,向来是门派最为提防的对象♀帮人怎么说呢,没底线!

  冯熊此刻真是感激不尽,关键时刻路信也没有放弃对他的治疗啊♀家伙其实不笨,情商也未必就低。重点还是他的感情比较一根筋。

  “路兄客气了,不如小妹毛遂自荐,做个导游如何?”齐子薇身段饱满,上前是曳生姿,波涛汹涌,举手投足间的风情很是能招致牲口们的关注。对于这位野生物种,齐子薇也没指望双宿双飞天长地久,就奔着一个美好的回忆来的。而且丝毫没有老旁嫩草的觉悟!

  问题是,路信就不是什么修真者,而是天生自带技能的怪胎。

  也就是在三门镇这个地方,大家有法宝都不能亮出来,不然路信只能看着别人漫天飞舞,他苦逼的在下面仰望。

  “我是随着冯兄一起来的,自然要一起去。抱歉了,子薇姐姐!”路信加重了“姐姐”的语气,提醒这一位,你看起来芳龄比较长哦。

  路信善意的提醒并没有什么卵用,他这种粉嫩标致的惺肉最是滋补。齐子薇是这群师妹们的大姐,对于这块小肉当仁不让。

  路信的眼睛很是毒辣,一眼就看出这位姐姐是被人开垦过的熟地。而且这位姐姐的眼神,就像要一口把他吞下去。

  “哼!”一直在旁观的齐子晴终于忍不住了,重重的哼了一声:“子薇师姐,今天大家来这里等昊天门的长风师兄,可是你的提议。回头长风师兄来了,见不到你的人,如何交代?”

  齐子薇一看就不是释的灯,腰身一扭,胸前乱颤,斜了齐子晴一眼:“子晴师妹,你既然不想来,大可现在就走』要人前一套,人后又一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底细。”

  这两人说话间就要开撕,路信颇为愕然,冯熊赶紧做和事老:“怎么了这是,都怪我,怪我!”一群天灵门的姐姐妹妹们,纷纷把目光转开,不看这两位撕逼的现场。

  路信算看出来了,冯熊一点希望都木有♀货已经不是备胎那么简单了,根本就是第N号备胎预备役b个齐子晴,看着清纯,实际跟齐子薇口中提到的昊天门的长风,必然是有一腿的。修真界,贵圈真乱!

  齐子晴躲开冯熊,盯着齐子薇:“你莹再说一遍?看我不撕了你的嘴!”

  好嘛e纯淑女的面具撕下来了,这大概才是她的本来面目吧?

  路信现在很担心一个事情,就是孙绾绾和孟青青,她们俩在千机门,会变成什么样?

  眼看大规模撕逼就要开场,路信突然一指大路:“快看,有人了来了。”

  他这一说话,大家都安静了,各自回到扮演的角色♀时候大路上,真的有人来了,而且还是一个手拿折扇,风度翩翩的帅哥。

  “各位天灵门的姐妹,苏长风有礼了。”来人一袭白衣,身长玉立,面如冠玉,风度翩翩。上来就是一个客客气气的礼数,完全无视了路信和孟熊的存在。

  一干天灵门的女人纷纷回礼,路信识趣的拽了一下冯熊,站在一边冷眼旁观。可惜,路信这一下没拽动,冯熊憨厚的脸意外的扭曲了,目光狰狞的看着苏长风。

  “大熊,你这么看着他没用的。”路信在一边低声说话,心里打的却是看热闹不怕事大的算盘。冯熊听他说话,也不回头便道:“这家伙最不是东西了,仗着昊天门的名头,祸害了好些修真姐妹。”

  听到这话,路信只能叹息一声,这家伙没救了。你看看这些姐妹们,哪个像是被动招致祸害的人呢?“大熊啊,听我的劝,你还是死了心吧。”

  语重心长的劝说,看来毫无效果,冯熊还在瞪着苏长风♀时候苏长风斜着眼睛看过来,手里折扇啪的一下打开,扇了几下才道:“我说是谁呢?这不是青囊门的冯师弟么?怎么,又闻子晴妹妹献殷勤呢?这位,怎么瞅着眼生啊!”

  苏长风看见路信的时候,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淡了,他可不是冯熊这种菜鸟。看见路信,立刻有大敌在前的感觉』过此刻,他还能敝风度就是了。

  下一刻,路信说了一句话,苏长风的脸刷的一下就黑了。

  -----------------------------

  求收藏,求推荐票。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龙虎赌博原理 天天娱乐平台网站 扑克王app推广 体育开户网站
188金宝搏苹果下载 如意坊网上娱乐 澳门足彩网官方网站
优乐国际娱乐 体育网站开户 足球星榜 大发bet网页版
金马国际APP 新天地棋牌官方注册 澳门百家乐app 非利滨国际ag真人视讯
觊发娱乐k8 AG平台网站 天时娱乐官方网站 钱柜娱乐官网下载
汇丰在线注册 天下彩资料大全天下彩 拉菲平台 拉菲II娱乐 诺亚娱乐
亚上彩彩票 98彩票网手机版 拉菲娱乐开户 欧亿娱乐网址 无极娱乐登录
博悦彩票 平安彩票官网 金如意娱乐城 66工厂娱乐 澳利娱乐开户
如意娱乐网页 信彩彩票 天游娱乐彩票 幸运飞艇两期计划网页 腾讯分分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