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界的衣冠禽兽多了,你也别往心里去。这个世界,总归是要靠实力说话的。”路信正眼都不带看苏长风,拍了拍冯熊的肩膀,说了这么一句话。

  苏长风的脸黑如锅底,当真一干妹子的面,勉强保持风度。

  路信又来了一句:“大熊啊,你还是欠火候啊。你看有的人呢,明明感觉像吃了一坨狗屎,却还能忍的踪吃一坨狗屎。”

  这话可太损了,苏长风再也憋不住了,暴喝一声:“好胆子,真不把昊天门放在眼里么?”

  冯熊见状,挡在路信身前,阴森森的看着对面,大有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意思。这家伙不是有多够义气,而是觉得有路信这个高阶散修站在身后,他的底气很足。殊不知,路信是个西贝货。

  路信拉开冯熊庞大的身躯,走上前,笑眯眯的上前补刀:“你看,开口闭口昊天门,搞的好像你能代表昊天门似得』了昊天门弟子这个身份,你算哪根葱?”

  苏长风一张俊脸由黑转红,又由红转黑,天灵门的女弟子一看这阵势,纷纷往后退。两个都是帅哥,打起来一定很好看。如果不是碍于昊天门的面子,齐子晴都打算倒戈了。对比一下路信和苏长风,两人之间不论长相风度,路信都绝对优势。

  仔细一想,路信说的还都是真话。所以,这挟修都往后退,保持中立骑墙的姿态。

  跟这个家伙刚正面,路信心里还真的没底气,但越是没底气,越要装着很强大的样子。这家伙一看就是个色厉内荏的阴损货色,路信算准了他没动胆子动手。唯一需要担心的是,离开三门镇之后,这种小人搞偷袭什么的。

  果不其然,路信不屑的表情,淡然的反应,深深的震慑了苏长风。他不过是个炼气期的弟子,还不是什么修炼天才,更不是什么勤奋的修真者。这种人,靠着门派的大腿,还有不错的长相在外面风流快活,哪有跟一个不知道底细的人刚正面的勇气。

  “这里是三门镇,我且放过你!”说着收起架势,转身对各位女子道:“各位天灵门的姐妹,在下有事要办,先走一步。”说着大步往里镇子里走,天灵门的几个姐妹,互相看看,最后还是齐子薇率先迈步,跟上苏长风往里去。其他人犹豫片刻,也都跟上去。

  齐子晴落在了最后,面对表情冷漠的路信,心里暗暗叹息。整个过程,没人多看冯熊一眼,尽管他的眼神一直在追着齐子晴,却没有得到任何一点回应。

  齐子晴也跟上了姐妹们,冯熊的眼神一直跟着她的背影,呆呆的站在原地。路信看的清楚,长叹一声:“哎扮这么大,美女那么多?为何如此执著于一个女人?”

  “我就是喜欢她啊!”冯熊呆呆的回答,路信无奈至极:“我知道现在说什么,你都听不进去。三门镇注定是你的伤心之地,戒子如果不做的话,我就告辞了。”

  “戒子做不做都无所谓了,你说的对,但我就是不甘心∵,陪我进镇子,好好喝一杯。”冯熊一脸的沮丧,想借酒消愁。路信上下打量一番这货:“你身上有元气石付酒钱?”

  “当然没有,可是你有啊。你放心,我欠你一个人情!”冯熊浑身打不起精神的样子,现在就想喝酒。看来被刚才的事情打击的够呛,好在路信够朋友,不然他也走了,自己就算是孤家寡人了。

  “嗯,看你还能做出这么无耻的事情,说明还有抢救的可能∵吧,我请客。人情不人情的就算了,真要算其实,你欠我的人情多了。早餐算一个,木鸢算一个,现在又一顿酒。”一边说人情不算什么,一边提醒冯熊,这做派也是醉了。还有脸说别人无耻,问题是冯熊就是觉得,你说的好有道理,我无法反驳。

  冯熊为啥没钱啊?还不是买了珠子么?三门镇的百花酿颇有名堂,出了名的贵。冯熊好酒之人,心情糟糕之下,自然想喝个畅快。

  聚云酒楼是天灵门的产业,上下二层,楼上是雅座,最吸引人的便是天灵门的百花酿§灵门主是个女子,门下女弟子居多。百花酿以百花入酒,醇厚芬芳,加之蕴含少许天地灵气,很受修真者欢迎。

  冯熊走到聚云酒楼前便迈不动步了,使劲的吸着鼻子,可怜兮兮的看着路信。

  路信知道他的心思,换成以前打死他都不会进去,现在是土豪了,颇为豪迈的一挥手:“走,进去吃喝管够,今天携请客!”

  冯熊还是识趣的,进了酒楼便拉住路信说话:“就在楼下散座吧,楼上包间雅座,不吃不喝都要十个元气石。宰人哩!”

  柜台后面的掌柜听的清楚,心里不快,忍不转口讥讽:“聚云酒楼就这个价钱,没钱就别进来。隔壁有小馆子,进去吃饱喝足,也不要十个元气石。客官何苦来我店里受罪?”

  话音刚落,嗖的一声,一个袋子奔着掌柜的脸砸了过来。这掌柜倒也伸手敏捷,抬手接住,就听路信的声音犹如在天上飘着:“睁大你的狗眼看看清楚,这一袋子是什么?”

  混元袋是极为普通的空间器物,市井常见。掌柜的识货,一眼就看出这袋子是火棉布炼制而成的好东西,水火不侵的法宝。路信不识货,单纯的为了装逼,把这个装了一万元气石的袋子砸过去。他的想法很简单,你不是牛逼么?老子用钱砸晕你!

  掌柜的赶紧拱手致歉:“这位大爷请了,适才不忿出言,多有得罪尊友。至于袋子里的东西,不看也罢。”换成别人呢,没准就算了。这不是冯熊还在拉着他的衣袖么?可惜路信男的找到装逼的机会,怎么可能错过?

  “你不想看都不成!”路信就是这么霸气,伸手拿起袋子,往柜台上一倒。

  哗啦啦,一顿乱响,元气石在柜台上堆成了山不说,这柜台小了点,堆不下那么多,也不知道有几百个元气石撒了一地。

  这年月,就算是修真门派里头的弟子,也很难一次性拿出这么多元气石来。寻常人有个一两千就很不得了,更不会大庭广众之下这么炫富D有人这么干的,这不是招贼么?

  酒楼里的客人不少,看见这一幕,眼珠子红了的不乏其人。

  掌柜的面色如土,心道:敢于在这种诚这么干,还真的拿出这么一堆元气石的人,必然是有了不起的修为,或者是有了不起的靠山。得罪这样一个人,真是惹了祸事。人家不敢对天灵门下手,难道还不敢对一个掌柜的下手么?

  再看路信,见掌柜的吓坏了,心满意足的一挥手,将柜台上的元气石都收了起来,地面上散落的几百个也不管了,轻描淡写的语气来了一句:“地上那些,就是今天的酒钱了,多的算是携赏你们的。不过,。”

  掌柜的赶紧出来柜台,对着他连连作揖:“这位携,有何吩咐,鄙人竭力做到便是。”

  路信指着冯熊道:“这是我兄弟,之前你出言不逊,现在给他道歉就行了。”

  掌柜一听大喜,这个携也不是咄咄逼人,感激对冯熊作揖道:“在下有眼无珠,怠慢了贵客。”说罢便抬起手来,啪啪啪的连着扇了自己三个耳光,力气不小,脸上有引子了。

  话说在这酒楼里吃喝一顿,有个两百元气石多的多了,路信装逼导致的后果是地上至少落下了五百元气石,掌柜的唯利是图啊,在一笔飞来的横财面前,扇自己几个耳光算的什么?得了实惠,心里还在嘲笑这个自称携的货色是个败家子呢。

  路信穷逼出身,以前被人各种看不起,只好从事恶霸的行业。看不起爷不要紧,怕就够了。现在突然豪了,变得极其奔放,而且这种拿钱砸人的感觉真爽啊。几百元气石,在以前他能心疼死,现在也心疼,架不赚翻天啊。

  一番做派下来,冯熊给感动坏了。这才是兄弟啊!

  掌柜还在陪笑:“这位大爷,你还满意么?不满意,小的再来几下。”

  路信在一边踹他一脚:“行了,别在这献丑了。楼上雅座安排一个,叫几个唱得好曲的行首来。今天携要招待我兄弟,伺候不好,仔细你的皮。”

  掌柜的笑笑嘻嘻的示意活计,一张脸上笑的全是褶子,又是连连作揖:“这位大爷,楼上雅座当不得您这等贵客,后院有独门独院的包房,陪酒唱曲的姑娘个顶个的好看。”说着露出猥琐的笑容,凑近了附耳低声说话:“还有各大门派的女弟子,手头紧了来挣外快的。”

  路信听的目瞪口呆,没想到修真门派里头,还有这等事情发生。掌柜的见他如此,心里越发的得意,因为挠到痒处了,低声凑近道:“现在就有好些个修真女子,小的这就给你安排下去?”

  路信从震惊中回神,深呼吸后若无其事的摆手,假装淡定:“前面带路!”眼神里的肖动,出卖了他此刻的心情。

  --------------------------------

  新的一周,求推荐票、求收藏,冲榜!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英雄联盟娱乐注册送58 888真人888集团app 丰禾娱乐平台 大发国际娱乐APP
亚博app下载 158nn.com 澳门彩票网址2 亚博体育账号注册
亚博体育网上注册 全讯网-新2网址 神州国际娱乐app 微信真钱斗地主
澳门百汇网站 扑克王app 万博是现金网吗 拉斯维加斯国际赌场
曼哈顿娱乐城平台 亚虎娱乐手机下版下载 88娱乐 澳门皇冠
天游娱乐输钱 汇丰在线 时时计划全天计划 拉菲娱乐 银丰娱乐
盛大彩票 分分彩计划 天游娱乐彩票 如意娱乐真假 鼎博网址
丰尚娱乐直属 分分彩计划 银豹娱乐 圣亚娱乐 金如意娱乐城
华夏娱乐快速 凤凰彩票 易彩网登录 银丰娱乐 如意娱乐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