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柜的看见路信,真是如同看见了亲人解放军,哭爹喊娘的爬过来,躲在路信身后。

  “我说各位,你们打也打了,骂也骂了,给个面子,就这么算了吧?”路信在这装好人,好像他刚才没有偷看一样。

  “你算哪根葱?不想讨打,就给我让开。”几个妹子没说话,苏长风站出来骂。

  路信脸上的笑容唰的一下就没了,冷冷的看着苏长风道:“别说我没提醒你,这里是三门镇,不是你这个昊天门弟子可以为所欲为的地方。说的难听一点,待会我跟你打起来,这些天灵门的姐妹未必能帮你动手。”

  这杏太奸诈了,一句话就点醒了五个天灵门的女弟子,这里是天灵门的产业。在这里闹事,回到门派好不了。见几个妹子犹豫,甚至后退,路信越发的气焰嚣张:“我再提醒你一句,昊天门是很厉害,不等于你也很厉害。如若不信,咱俩练练?”

  关键时刻不能怂,路信气势十足,原本理直气壮的苏长风,脑子里明显想多了,直接被路信给唬住了。他都想了些啥呢?他害怕了,因为这里不是昊天门的地盘,而且路信摆出来的是一副轻松捏死他的嘴脸。那么,在这个地方不能动手杀人不假,但是离开这地方呢?这个真的就不好说了。再者就是他心里有鬼,跟这些妹子勾勾搭搭的,他带着目的。

  心虚的人,气势自然不足,此消彼长,路信自然全面压制。男人跟男人比,都比些什么?站在妹子的角度来看,先比口袋里的家底,能让掌柜的躲在身后的客人,家底还能少么?比颜值,路信全面压制,比气质,敢为一个心虚男人,在对手咄咄逼人的时候,疡了后退一步,还有什么气质可言?

  大门派的弟子不是不优秀,而是缺乏一种直面惨淡,不顾一切也要刺刀见红的勇气。

  相比之下,路信这种泥沟里长大的土鳖则不缺勇气。

  “哼,我不跟你一般见识!”苏长风拂袖而去,留下五个妹子面面相觑,最终还是跟着他一起回去了♀一下,路信算是又失算了,怎么都没想到这货都被挤兑走了,妹子们还是跟着他走啊♀不科学啊!

  掌柜的一看大家都散了,对着路信连连作揖:“今天多亏了路爷相救,不然就算不死,也要脱层皮。”路信不客气的接受了他的道谢,故作无所谓的姿态:“这等名门大派的弟子,也是分等级的。我看这厮就是个打着旗号出来瞎混的货色,换成精英弟子,未必能胜。”

  掌柜的又是一番感激,等到路信走了,想想派个活计去苏长风处,表示今天的消费免单。算是给他的赔偿了。毕竟是昊天门的弟子啊,掌柜的不想留下后患。

  得了好处的苏长风,从打击中恢复,洋洋得意的对一干妹子道:“这就是昊天门三个字的威力,掌柜的还不是乖乖的赔偿么?”

  殊不知,此刻齐子晴对他已经绝望了,本打算勾搭一个昊天门的弟子,就算不能双宿双飞,好歹也能学点修炼方面的技巧。结果摊上这么一个金玉其外败絮其帜东西,真是太扫兴了。早知道,就不拒绝冯熊,又或者跟着路信一阵走,怎么也有机会勾搭一二不是?

  路信往回走,站在门口听到冯熊在里面跟陪酒的妹子说话,但闻一个妹子说话:“天灵门看着光鲜,门下的普通弟子,未必就能有太多的好机会。每个门派的资源都是有限的,向那些资质上佳的弟子倾斜也是稠。一般的门派收弟子,比不得冯大爷的青囊门,不是资质好的,断断不会收入门下。”

  又一个妹子开口:“修真门派的弟子,看着很有面子,实则在门派内竞争激烈,相互倾轧也是寻常事。门派的高手、长辈们,谁没有个亲戚?一旦有亲戚在门派内,怎么会不照顾?”

  路信听着暗暗吃惊,聚灵大陆等级森严,难得听到这一类的消息,没想到在门派内的弟子,居然也不是那么好混的。看来青青和林薄的日子,也不是很好过啊。林辈就算了,对他算是仁至义尽了,倒是青青和绾绾,说不得要帮她们在门派里出人头地,不要落得这些陪酒妹子的境地,需要出来做点皮肉买卖,补贴修真的开销。

  路信推门进去,一干人等起来招呼,与冯熊叫唤一个眼色,落座后装作无事,继续喝酒听曲。没一会路信打发了几个陪酒的妹子,表示今天累了,先要休息。

  两人关上门一番商议后,冯熊听说路信下了秘药,顿时生出歹意:“那个齐子晴,不如交给小弟吧。”路信冷笑着反对:“你要不想让大家都知道是你下的药,那就去做。”

  冯熊顿时无语,只好悻悻作罢,这货看着敦厚,实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过他对路信,倒是非常的拜服。一再表示,今后有事只好召唤不提。

  看看时间不早,两人悄悄出来,奔着苏长风等人所在的院子去,这一路上果然看不到一个人,店里的活计一个没有,陪酒的妹子也不见人影,想到这些人都喝了水或者喝了掺水的酒。两人进了院子,迈过门槛进来一看,果然六个人都在呼呼大睡。

  冯熊一看苏长风趴在桌子上睡觉的样子,撸起袖子:“待我先打他一顿出口恶气。”

  路信赶紧拉住:“千万不要意气用事,现在一时爽了,将来麻烦没玩没了,还是按照商议好的办法来做。”说着掏出消魂蚀骨散来,这玩意是烈性chun药,霸道的很。

  一小撮药粉撒在酒杯内,倒上准备的干净水搅和好,捏着苏长风鼻子灌进去。做完这些手脚,两人又往酒壶里撒了点消魂蚀骨散,这就叫证据链。到时候就算苏长风不认账,大家也会认为是他往酒水里下的药。

  忙完这一切,冯熊看着齐子晴很是不甘心,路信赶紧瞪他一眼:“凡事别过分,害人害己。”冯熊这才忍了下去,两人动手,将齐子薇和另外一个妹子搬到里面床上,又把苏长风抬上床,给三人的衣服扒光了。

  冯熊眼珠子半天没转,盯着齐子薇一阵猛看,咽了好几下口水♀女人确实风骚,本钱也十足。另外一个也不差,都是身段容貌上佳的好货色,便宜了苏长风这个杏。接着又出来,把外面三个妹子的衣服也弄乱,露出半个肩膀,或者半个胸之类的。

  冯熊这家伙主动请缨去对付齐子晴,解开人家的衣服就算了,顺手还狠狠的摸一把。路信当着没看见,也没趁机占便宜□得自己已经够缺德了,再缺德就得上天了。

  估计迷药要过劲了,两人赶紧出来,找到掌柜的,这货趴在柜台上呼呼大睡,口水拉的老长。路信推了推他,这货才迷迷糊糊的醒来。

  “掌柜的,你这是黑店么?居然给客人下迷药!吃我一拳再说!”说着挥拳要打,掌柜的赶紧举手讨饶:“路爷,误会啊,怎么可能呢?我这是开店做买卖的,在三门镇,谁敢开黑店啊?别的不说,镇子里的执法堂就不能饶了我。”

  路信想想放开他:“也是啊,怎么都算不到你头上。赶紧叫醒活计,去看看其他的客人。”一拨人一顿忙活,路信和冯熊眯着眼睛看戏,果然这酒楼里的客人都中了招,一个个的大呼行。

  路信跟着上了楼,突然指着后面的一个院子喊了一句:“哇,好精彩啊!”

  果然很精彩,屋子里跌跌撞撞跑出来四个妹子,唯一没出来的是齐子薇。其中一个妹子很惨,衣服都没穿好,脚下也没鞋子,一边跑一边喊:“救命啊!”

  路信和冯熊赶紧冲下来,看见一个妹子脚上腿上还有血迹,立刻上前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拦着四个人:“你们先去我们的房间里呆着,这里的事情等下再说。”、

  身上有血的妹子嚎啕大哭:“苏长风这个畜生,他在酒里下了药,夺了我的红丸!”

  路信和冯熊互相看看,心里暗暗郁闷,当初应该检查一下的嘛,这样便宜苏长风了。

  掌柜和伙计,还有一些客人都围了过来,一起往里冲,路信拉着冯熊站住,让他们先冲进去。一群人冲进去后,里面正在上演一出精彩的动作片。齐子薇身无片缕,双目紧闭,不知道死活的被按在饭桌上,苏长风眼睛通红,正在后面不停的动作⊥像一头发狂的牛。

  “这个混蛋,打死他!”掌柜的多坏啊,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肯错过?一群人冲上去,拉开两人,对着苏长风拳打脚踢,也有人趁乱在齐子薇身上占点便宜,路信和冯熊倒是心怀内疚,拿了一条毯子,把齐子薇包裹好。再看苏长风,药性没散掉,还处在混乱状态。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万博体育平台 宝盈娱乐客户端下载 城乡水务平台下载 博赢彩票公司
金世豪娱乐下载 万博体育官网 钢狮折刀有仿品吗
天天中娱乐app 大奖娱乐城官网 弘润欲乐 炸金花网络游戏平台
足球世界排名最新 永利皇宫会员登录系统 亚博下载 玛雅娱乐平台官方下载
英雄联盟电子娱乐官网 天天娱乐软件 凤凰娱乐平台登录 明发娱乐app
亚上彩是真的吗 cg彩票接口 鼎博娱乐网址 博猫游戏主管 凤凰娱乐注册
亿游娱乐 凤凰彩票官网是多少 欧亿娱乐登陆 一号彩票手机 盛大彩票
凤凰网彩票 尊龙彩票下载 如意娱乐待遇 拉菲平台 华人娱乐注册
丰尚娱乐 如意娱乐赢钱 华人娱乐彩票平台官网 600万娱乐注册 678彩票开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