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辆失去控制的马车在道路上飞奔,路信不是什么高尚的人,第一反应就是嗖的一下跳开,马车会撞到谁,根本顾不上。好在这时候路上的人不多,一阵鸡飞狗跳之后,也没伤着人。路信还没来得及庆幸呢,咔的一声车辕断了,马车在惯性的作用下,冲着他来了。

  这无妄之灾来的太快,路信几乎没有任何反应的时间,就看见马车上一张少女惊悚的脸,然后马车就到跟前了。路信本能的动作是伸手去挡,但是这么一辆马车怎么也有几百斤,就常识而言巨大的惯性根本挡不住,结果是被撞伤几乎是定局。

  但是下一刻,路信有点晕了,伸手去撑马车壁,手断人翻的事情居然没有发生,而是令人惊讶的手掌按在车上的时候,马车巨大的冲力居然被挡住了,挡住了……。

  怎么会这样?这个问题一闪而过,马车上飞起一个人,结结实实的落在路边的水果摊子上,砸了个巷哗啦。

  真的确定自己挡住了马车后,路信整个人都不好了,对着自己的手看了又看,仿佛这是有魔法的手。再看自己的脚,更是惊讶的发现,身子往后滑了一段,鞋底在地上留下划痕。

  路信还在发呆的时候,一群黑衣人策马追了上来,翻身下马后,七手八脚的将砸了摊子的人弄起来∮然是一个挟孩,竖着朝天辫,破口大骂:“你们这群废物,一匹马都拦不下来,要你们何用?去,把那匹马弄回来,我要砍死它。”

  路信回神了,一看这状态立刻准备走开,这种熊孩子一看就是大麻烦。

  可惜,路信没有走成,那个挟孩指着他喊:“那个人,你给我站住,刚才你拦下马车,也害我摔个半死,你就这么走了么?”

  唰的一下,四个黑衣人巍路信,这是要将功补过么?

  路信恼火之际,刚才我差点被马车撞死啊个熊孩子D情糟糕至极的路信,说话也不太好听:“滚开,别挡爷的道。”

  四个黑衣人一动不动,就见那熊孩子走过来,插着腰对路信说话:“你,怎么不说话?”

  仔细一看,这挟孩长的还真是好看,刚才那一砸,看来没有留下啥伤,就是脸上多了一些水果汁。跟在孩子身边的一个女子,还在不断给她擦拭。熊孩子打开她的手,闻路信看了几圈:“修真者?啥水平?”

  路信再次吐出一个字:“滚!”黑衣人还是一动不动,路信动了,看似很笨拙的一伸手,当面的黑衣人双手抓住,另外三人奔着他的腰部抱过来。黑衣人一看就是经常在一起配合,熟练的很。可惜,挡住马车的路信,信心爆棚,被抓住的右手使劲往前一拳:“死开!”

  轰的一声,黑衣人双手脱手了,拳头狠狠的砸在胸膛上,黑衣人往后退了七八步,身子往前一扑,倒下不省人事。另外三人也好不不到哪里去,路信的左手一挥,双手来挡的黑衣人,直接被拨开双手,再一推,噔噔噔的倒退十几步。还有两个倒是薄了路信的腰,使劲想绊倒他却发现纹丝不动,双脚如钉子一般扎在那里。

  再看路信,两手一伸,两个黑衣人后襟被抓,一使劲脸都白了,被勒的喉结都要断了,一口气没跟上,两人松手的瞬间,人也被丢了出去。

  发现自己的力量暴增,并且能够运用自如的时候,路信信心爆棚了。

  那个挟孩就站在他身边,一双大眼睛里全是惊喜,滴溜溜的乱转,根本没有意味到危险。边上的黑衣女子急了,一个健步上前,挡在挟孩的面前,一双眼睛森森冒凉气,手里多了一把钢刀。路信一眼就看出来了,这把刀的材料居然是玄铁。

  “你走开了,不要挡着我。”挟孩居然这么说话,蹿上前来,闻路信转悠好几个来回,突然往前扑倒,薄路信的脚:“师父,我要修真!”

  什么?什么?路信懵逼了!刚才那个黑衣女人,路信还有点戒备心理,对这个孩子,他倒是不太在乎,所以才会被她薄了脚。本打算一脚踢飞的,没想到她喊了这么一句。

  我特么的还想修真呢,路信当然不会说出来,一伸手把这孩子拎起来。这孩子意外的老实,眼睛盯着路信,脸上全是讨好的笑容。

  单单看这孩子的脸蛋,就跟个粉团似得可爱。但是想想她之前的做派,路信丝毫没有好感。抬手往黑衣女子怀里一丢:“看好你家的孩子,别让人抓走了,绑票勒索。”

  两个黑衣人牵着马回来了,看看马屁股上扎着一把邪首,路信知道为啥会惊马了。这孩子就是个被惯坏的熊孩子,根本不知道世间的险恶,为了躲开这些护卫,拿刀子扎了马。估计马车夫被她踹下车了,不然也不能出现这样一幕。

  面对路信的威胁,黑衣女子一手接注子,一手把刀挡在身前,身后的两个黑衣人上前来,也是人手一刀。路信看都不看他们,谴一匹马,翻身上去后丢下一句话:“这匹马算是赔偿,芯头,想修真还是去求你爹吧,携帮不了你。”

  哗啦啦,马蹄声远去,路信沿着官道离开。

  挟孩不闹腾了,落地之后看着路信的留下的一路烟尘,跳脚大骂随从:“都怪你们,都怪你们,跟的这么紧,不然今天我就能结识高人,拜师成功了。”

  黑衣女子道:“秀,天下修真门派,都要过遴鸦关。即便是散修,选材也极严格。”

  “我不管,我不管,我就要刚才那个人当师父。”

  挟孩在地上打滚说的事情,路信根本没看见,一溜烟出了界碑,沿着一条小路往山里去。总算是四下无人了,路信这才停下,把马绑在一棵树上让它自己去吃草。

  “龟灵,你给我滚出来!”路信激动地爆了粗口,龟灵没反应,路信真的恼火了,怒喝一声:“龟灵,再不出来以后就不要出来了。”

  藏魂珠飘飘摇的脱体而出,龟灵从里面探出一个脑袋,惊呼:“你怎么了?”

  拳头大小的藏魂珠内,龟灵的形态就是个小人,路信一伸手,捏着他的耳朵往外拽。

  “说,上次你还有什么事情没说明白了,还有这个藏魂珠,怎么进入我体内的?今天不说清楚,我捏碎这个珠子,让你无处藏身。”这是很严重的威胁了,龟灵的脸上露出了惊慌,赶紧变大身形,就像个六七岁的孩子,仰面大声道:“好了,好了,别那么激动嘛。”

  “说,你都隐瞒了什么?我今天身上的力气,怎么回事?一件件给我交代清楚。”路信其实不是很生气,就是想搞搞清楚问题,凶神恶煞的样子,那是装出来的。

  “这么多年了,我很多事情都忘记了。”龟灵无精打采的说话,甚至还打个哈欠。路信一抬手,作势要扇它:“看着我的眼睛说话。”

  龟灵立刻一挺胸:“你的大龟甲术练到了二级,得到了血脉之力,也就是所谓的神力体的能力,体现在你可以根据需要,自然反应的调整力量的大小∝魂珠是玄武大神留给我的法宝,……。”路信把手又举起来了,龟灵赶紧改口:“藏魂珠是我从玄武大神那里偷来的墟意,他老人家宝贝很多,不会在乎我偷这么个东西。我看藏魂珠用来睡觉很不错,就一直在里面呆着。我加了点血脉之血在里面,可以一直追踪血脉继承者。后来被玄武大神知道了,他炼制了一下,可以融入血脉继承者的身体。”

  路信又问:“是不是每一级大龟甲术,都能得到一个属性?”

  龟灵啪的打了个响指:“对头,二级可以自带神力,三级自带神识,四级自带神游,五级你已经是神了,本身就是最大的奖励。”路信觉得哪里不对:“一级呢?”

  “一级?呵呵,一级自带神经啊!”看见路信把手又举起来,龟灵赶紧猛摆双手:“不要,一级自带藏魂珠啊,不然你怎么唤醒我?”

  路信又好奇的问一句:“我很奇怪,为何你今天这么怕我打你?”

  龟灵低头不语,路信把手举起来要打,龟灵赶紧解释:“你的神力已经觉醒了,我这种灵体根本经不起你一巴掌啊。对了,就算是筑基期的修真者,被你接近之后,照样一巴掌扇晕过去。”

  路信反应过来了:“你的意思,我现在很厉害咯?你看我一脚就踩烂了法宝木鸢,马车都被我挡住了。”

  龟灵露出一个鄙夷的笑容:“你再厉害,人家不给你靠近,照样白瞎。回头被人用飞剑,用法术,biubiu,直接碾压你。”

  彻底弄明白了问题后,路信得意了,根本不理龟灵的讽刺,看着自己的手,嘿嘿嘿的傻笑⊥在此刻,身后突然一阵剧烈晃动,路信差点没站稳,回头一看,魂飞魄散。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澳门百家乐app下载 网上投注现金网 足球星排名 扎金花棋牌小游戏
188金宝搏 丰亿娱乐 尊龙新版app
明发客户端 玛雅娱乐官方登录 凤凰平台 bodog备用网址
AG平台app 大都会娱乐场官网 虎国际app 大奖娱乐城网址
远博娱乐 齐发国际 贵族娱乐网站 最新国家队排名
彩客电脑版 彩票一号店 华人娱乐官网登录 伯爵2娱乐 正点游戏
大富豪彩票网 彩9彩票 天空彩票 万达娱乐手机平台下 新宝娱乐
银豹娱乐官方 满堂彩娱乐平台 彩票信誉担保网 拉菲娱乐正网 查天游娱乐
凤凰彩票 汇丰在线招商 澳彩城 拉菲平台大不 大神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