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虎说了,他的主人是个大罗金仙,在仙界排名大会的途中遭人偷袭,被打的魂飞魄散。这白虎当时吓坏了,趁乱逃离。只因自小被主人养大为坐骑,平时吃喝都是有人照顾的,自己并不会捕食。在山里转了好些天,一共才捕到几只忻子,也是饿极了才会偷袭人。”

  老虎居然不会捕食,还是个灵兽,路信觉得三观颠覆的有点严重。

  一头白虎作为坐骑固然很拉风,但是这货的胃口也很大啊。不能生活自理的话,养它可是很烧钱的,再说这玩意也不好带回匠镇。不如,路信动了吃一顿老虎肉的心思。

  这白虎甚是通人性,路信眼神看来,立刻吓的缩在地上,两爪子抱头,眼睛偷看,这是打算以卖萌躲过不被变成烤肉的危机。如果是以前那个穷人,路信一定不会养着它。现在嘛,哥是壕了,再来一头都养的起。想到骑着白虎是何等的拉轰,路信改主意了。

  “对了,差点被你这个死乌龟转移话题,白虎的主人被人偷袭,是仇家还是别的原因?”路信又把歪掉的楼扶正了,龟灵一副看白痴的眼神:“拜托,这是聚灵大陆的仙界就那么大,成仙之后寿命少则三千年,多则五千年⊥算一百年有一个人得道成仙,仙界也堆不下那么多人不是?资源是有限的,仙也不能下界来抢修真界的资源,不然神罚下来,魂飞魄散的好吧∈源有限,大家都想过的好一点,最后只好打一炒决定资源的分配咯。白虎的主人,一看就是低阶仙人,一百年一次的进阶大会,哪次不是无所不用其极。稍微倒霉一点,就是被人伏击干掉的命。”

  “握了棵草,仙界这么乱?”路信目瞪口呆,龟灵继续科普:“很正常啊,仙界也分等级的。高阶仙人,一共也就是一百人,但是他们能享受到修、凡两界供奉的三成。中阶仙人一千人,享受供奉三成,低阶仙人那就多了,虽然能分到四成供奉,实际上到手的很少。同为仙人,有机会干掉一个竞争者,谁都不会错过的好吧。”

  仙界和路信想想中的差距太大了:“难道仙人不都是很潇洒的么?整天吃喝不愁的,没事就四处旅游。”龟灵再次给他个嫌弃的眼神:“你说的没错,但是你能不能这么想,都是神仙啊,为啥人家桌宅,家里有佣人一堆,出门都是高级灵兽,吃喝都是顶级菜肴酒水,你却只能宗山洞里,出门就这么一头二货白虎§馋的时候,想吃点好的,还得自己动手,想喝点好的,每年才有一两个机会。”

  道理一点都不难弄清楚,路信总算是明白了,仙人在修真界和凡人界确实很牛叉,处在生物链的顶端。但是他们在仙界,未必有修真界顶端的修真者过的潇洒。

  “还有一点,仙界上下有通道,就算仙人想离开仙界偷偷下来,也是会被守通道者发现的。一旦仙人下界被发现,那就是群起而诛之。这个白虎能跑下来就是这个原因了,它逃离仙界后,仙人自然不会追它。不然你以为一头灵兽能跑到你跟前,还打算用你做晚饭?”

  龟灵越说越来劲,眼神越来越鄙夷。路信知道自己的无知遭到了鄙视,恼羞成怒道:“乌龟人,你最好客气一点,信不信老子炖了你喝王八汤!”

  龟灵嚣张的气焰受到了重创,立刻嗖的一下,躲到白虎后面,节操什么都丢的干净。白虎被顶在前面,路信看见它就想起口臭来了。

  工具堆里随便找一把刷子,拎着白虎的耳朵到歇边,一边走一边骂:“我最讨厌别人有口臭了,张嘴,我给你好好刷刷牙。”

  可怜的白虎,以前跟大罗金仙混的时候是何等的威风,有专人伺候的生活多么的美好。现在却被人这么埋汰,一脸生无可恋的白虎被路信直接无视了。这货给白虎刷牙,也没忘记叫上翻译龟灵。

  “含着水,不许吞下去,吐出来啊,你这个笨东西。”

  多亏了龟灵这个翻译,路信和白虎的交流还算顺利,给这东西刷牙,很是费时。齐子晴和一个农夫赶着一辆牛车回来时,路信还没完事呢。

  这女人办事还算靠谱,带回来半片猪肉不说,还有蔬菜大米等。农夫把东西卸下便去了,齐子晴一脸抱歉道:“路爷,没弄到鱼虾,你养的宠物讲究吃点肉吧,都是洗干净的。”

  路信起身道:“你来洗米洗菜,别的我来就好。”说到做吃的,路信很是内行。

  手里一把小铲子,挖了个坑,架上几块石头,就是个灶台。又拿出炒锅和煮饭的小锅,麻利的切下一大块猪肉,剩下的丢给白虎去啃。

  齐子晴洗菜洗米时,忍不住问了一句:“路爷修为高深,一顿不吃也不打紧吧?”

  路信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个假货,板着一张脸扮酷:“你懂什么?人生在世,修炼之路何其漫长,不弄点好吃的犒劳自己,这么长的岁月怎么度过?”

  齐子晴听了觉得好有道理,又觉得哪里不对,就是没想到。路信也不管她,不问她跟随自己的来意,一边把米饭煮上,一边用炒锅做菜。环境比较简陋,先把肉炒好,香味扑鼻的时候,一堆蔬菜丢进去,一顿翻炒,加点水开始慢慢的炖。

  盖上锅盖,路信总算是有心情面对齐子晴了,眼神不善的看着她问:“你不在三门镇呆着,一路跟着我有何目的?”

  “路爷何故明知故问?”齐子晴面带冷意,这是习惯性的扮高冷么?

  可惜,路信就是个假修真,当然不明白其中的意思。不过他还是装着很君子的样子,一手叉腰,仰面呈45°角,叹息一声:“修真路漫漫,即便是成为大罗金仙又如何?”

  “怎么,成为大罗金仙不好么?”齐子晴很好奇,修真界对仙界的了解不多,如果说修真界和人界还算混居,那么仙界则是有禁区的。修真者除非大道得成,否则根本进不了仙界。在仙界那个地方,就算用下人保姆之类的仆役,也都是用的妖和灵。

  “算了,跟你也说不清楚,我是不想成仙的,在下界何等的逍遥快活,上去受那个罪作甚。至于你,想得到什么,还是明着说吧。我看看能不能帮到你!”路信说的客气,齐子晴可一点都不敢当真,哪有那么好的人,白白帮你的忙。

  “路爷,奴家在天灵门学艺十年了,自问资质也不差,奈何出身不高,门内无人帮衬】年所得灵药甚少,入灵脉的次数也少的可怜。所学心法,更是烂大街的货色。那个昊天门的苏长风,凭什么能得到姐妹们的青睐,不就是为了昊天门的心法么?可惜姐妹们眼睛都瞎了,这混蛋教给她们的心法,都必须走双修的路子。修炼几年下来,却难有太大的进步。一直到今日,奴家才算是明白了,那苏长风一直在骗我们。”

  齐子晴一边说着,一边掉起了眼泪,路信觉得奇怪,但是又不好问为什么,这一问肯定露馅啊。只能装着沉默的样子,板着脸扮高冷。

  “苏长风行的是采补之术,阴阳交会,龙虎相济之际,采七而还三。这一点,奴家的师姐齐子薇可作证,绝对不敢胡说八道。”齐子晴搬出证据来,哪晓得路信根本就不关心这个,而是在心里暗暗叫苦,老子该怎么回答她的话?

  心里这么想的时候,脑子里突然传来龟灵的声音:“告诉她,想学高级心法,你能得到什么?”路信被吓的一抖,心说这怎么回事?好在齐子晴低头述说中,没有注意到他的变化。龟灵又说了:“本灵乃是血脉守护者,活了几十万年了,修真心法见的多了。”

  路信这才开口道:“心法我可以教你,但是你能拿出什么东西交换?”

  齐子晴顿时微微一颤,抬头满怀希冀的看着他道:“奴家没什么可拿出手的,只有这具清白的身子。”路信听着脚下一软,这是修真妹子啊,居然要投怀送抱?以前真是想都不敢想的。正准备答应呢,龟灵在脑海中警告:“我劝你最好不要高兴太早,这女人可算是个人物。今天你贪图美色,他日难免因她而惹来大麻烦。”

  路信暗暗吃惊,心里又想:那我该如何是好?不能白白便宜她吧?

  龟灵道:“这是自然,如果她能对你心服口服,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看你能不能感化她,让她对你死心塌地≤而言之,你按照我说的做就对了,我不会害你的。”

  这算是给路信出个难题了,龟灵又不解释清楚一点。

  “算了,看在你心诚的份上,我也不要你什么交换了。”路信装镊样的叹息一声,脑子却在狂呼:“死龟灵,老子怎么给她心法?”

  正想着路信发现戒指里一枚玉简在闪闪发光,心中顿时大惊,这个死乌龟是怎么把东西放进去的?难道说,我的东西他都能随意的掌握?这样怎么可以?以后日子还怎么过?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dafa网络博彩 天天娱乐检测 星月娱乐城官网下载 888真人注册
斗地主赢钱微信提款 百家乐下载 皇冠比分 888真人注册
大发国际娱乐app下载 ar神州娱乐内测版 世界杯足球排名 世界杯足球名次
新濠博亚app 宝盈娱乐 财神娱乐平台 王牌娱乐app下载
88娱乐 盈丰国际网站 新天地棋牌官方下载 天天娱乐游戏平台
在线娱乐彩票官网 天游娱乐 名人彩票登录 捷豹旗下彩票 东升彩票娱乐平台
名人登录注册 彩客电脑网页 久赢在线 圣亚娱乐合法 678彩票开奖网
诺亚娱乐客服 京城会娱乐 杏彩官网注册 彩名堂 香港彩票资料大全
大神娱乐 多彩彩票 如意娱乐平台 彩客电脑网页 如意娱乐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