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心了,我只能往里放东西,实物是拿不出来的。难道你没注意到,那枚玉简是戒指里原来就有的,我只不过往里面关注了一种修炼心法。”龟灵的声音很及时,担心自己这点家底会被弄走的路信,怀疑的念头不是没有,想想还是信这家伙。它没有搞自己的理由嘛!

  尽管很不舍得,路信还是要继续将高人这个形象装下去。手一挥,很潇洒的丢过去一枚玉简:“东西拿去,你走吧』要留下来影响我吃晚饭!”

  这个时候的路信,心里在流血啊。这么好的心法,自己不能练已经很想死了,还要白送给别人,真的有弄死自己的**。

  齐子晴接过玉简,以为自己听错了。难道说,聚灵大陆的修真界,真的有好人这种闲物种存在么?可是她看看路信,这货却摆了个姿势,侧身抬头,四十五度角仰望星空。双手背在后面,正好吹来一阵风,衣袂飘飘的,这不是像高人,就是啊9是个道德品质过硬的高人。齐子晴被稍稍的感动一下,生活在残酷的世界中,她不会轻易相信一个人。

  “子晴多谢先生厚赐,但有吩咐,无所不允。”啥意思?就是您别装了,天上哪有掉馅饼的好事啊?赶紧的,要身子还是要元气石,给个说法。

  路信缓缓转身,道貌岸然:“我送出去的东西,从来都只看缘分。这心法不算太高明,你拿去练就是了,别提什么报答的话,我想要的东西,你给不了。”

  齐子晴还是不敢走,高人看着道德品质过硬,谁知道是不是在试探啊,真的高高兴兴的拿东西走人,他翻脸怎么办啊?别说是他了,就是那头白虎,自己都未必打的过好吧。

  路信一看这女的不肯走,但是还要继续装就太累了,干脆又装了一个大的:“你知道为何修为进步缓慢么?坏就坏在你的心性多疑之上。我这个人重缘分,你走吧,如果有缘,我们会再见的。到时候,你就知道我说的话有何含义。”

  齐子晴就觉得脑子里炸雷一般的响起来,心性多疑?这话真如洪钟大吕一般,一下就在脑子里炸开了一扇窗户。说的太对了,自己在修炼的过程中,就是因为多疑,总觉得自己做的不对或者不好,好几次功亏一篑。

  齐子晴五体投地,深深拜服:“多谢先生赐教,子晴记住了。今后修真,心志坚定,相信自己,绝不动摇。他日再见,必从先生驱驰!”

  这一次,齐子晴走的很果断,吃不吃晚饭对她来说不重要,修真者一两个月不吃都死不了。路信面带微笑,目送她离去,这女人好死不死的频频回头招手,搞的路信不得不将脸上的微笑敝下去,高人的姿势一动不动。

  终于,这个女人彻底消失了,路信脸上的笑容唰的一下消失了。手一伸,拎着龟灵的后领,气急败坏的低声怒吼:“乌龟人,你听着,老子这一辈子都没做过好人好事。今天按照你的意思,白白的做了一回好事。你要不给我一个强大的理由,我会让知道什么叫沙煲一样大的拳头,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神力。”

  面对路信狰狞的面目,白虎吓的躲到了水沟里,摊上这么一个主人真是倒八辈子的霉。龟灵却面不改色,坦然回答:“理由很简单,你要重建神族!”

  “什么?老子过的好好的,为啥要累死累活的去重建那个什么鬼神族』干,看在玉简里的内容是你拿出来的份上,今天不揍你。”想都没想,路信就拒绝了。好不容易骗到钱了,大把的好日子等着自己去过呢。

  “作为神之血脉继承者,你就没有一点历史的使命感和自豪感么?”龟灵痛心疾首,捶胸顿足。路信却嗤的一声,不以为然:“使命感和自豪感是什么?能吃?能用?还是能当修真妹妹来一起睡觉?我告诉你,乌龟人。你死了这条心吧。”

  尽管不满意,路信还是松开了龟灵的衣领,落地的龟灵抬头看着他:“听着,我这里有很多好东西,只要你答迂建神族,我会一点一点的交给你⊥像刚才那个美女,其实在修真界很一般,我有更高明的心法,你拿去讨好更加漂亮的修真美女就是了。如果心法还不够,那就拿法宝砸。我看你的面相,不是一个低俗的人』会做出那种用法宝砸的美女合不拢腿的事情,格调太低了,不合适你。”

  “法宝?有现货么?那种能救命的法宝,先来一个意思一下。”路信还是动心了,这货贪生怕死,好财好色,还喜欢装,毛不大堆。

  “呵呵,现货没有,但是我有炼制之法,我看你的制作技术,放在整个大陆上也是顶尖的。到时候,按照我说的法子来做,然后找人炼制就是了。你不就找了个冯熊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杏请人喝酒的目的何在?”龟灵觉得心好累,这种人怎么会成为血脉继承者的?

  先跟他讲大道理,讲美好的人生,崇高的理想,历史的使命。结果这货根本没有这方面的属性,根本讲不通。虚的不行了,来点实际的,这货果然就动摇了。

  “对了,那个神族,不是被人灭了么?我怎么重建啊?”路信被说中了心事,正好制作法宝的坯子,找人炼制这种事情是他的爱好,挠到痒处了。搞技术的人,最见不得这个了。

  “重建其实很简答,就是找一堆愿意跟你混的人咯。”龟灵的答案真是简单明了,路信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掐死他。

  “我肚子饿了,先吃饭!”路信拔腿就走,蹲在锅前,脑子就想验证一个事情,就是自己想的啥,龟灵能否知道?为了这个验证,路信便用大海碗盛饭,一边脑子里默念:炖王八汤,炖王八汤,炖王八汤。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然后冷着脸转身,蹲在地上吃饭。

  龟灵这家伙居然好像没有听到路信脑子里的想法,哎呀,看来自己冤枉它了。两人之间的关系,应该是能够意念交流,却无法互相了解对方在想什么。

  龟灵根本就不知道,路信脑子里想的炖王八汤,那是真的。一旦验证完毕,发现自己想什么都被知道了,路信会毫不犹豫的炖了它。

  “你边吃边想吧,为了让你了解我的实力,等下你弄一枚空白玉简来,我给你灌一点内容,你看看就明白了。”龟灵一脸“相信我这个实力派”的表情,路信一巴掌把这个实力派扇飞出去几十米远。

  “聒噪0响我用餐!”扇飞了龟灵,这货还不忘记吐槽一句,然后才是继续吃饭。

  一脸幽怨的龟灵飘回来后,再也不敢出现在他面前≡饱喝足,路信擦了擦嘴,突然表情一怔,想起一件事情来了。

  “握了棵草,乌龟人,刚才你用的那枚玉简,里头原来储存的内容呢?”路信脸都黑了,可想而知他现在心情多糟糕。龟灵发现了之后,躲躲闪闪的表示:“抹掉了,不然怎么灌注新的内容。”路信赶紧一通翻找,发现正如自己所想的那样。

  “混蛋啊知道不知道,那枚玉简里头都有什么内容啊?那是我辛辛苦苦好多年才攒下来的精彩片段了。那是哥作为匠镇十寒首的历史忧啊,现在都被你这个混蛋删掉了。”路信痛心疾首,话说那些精彩片段,能换成钱的都被他用掉了。剩下的意义就在于他在某个夜深人静的时候,对那些腐朽堕落的生活方式进行批判。

  “你别激动啊,只要你重建神族,想要什么样的精彩片段没有。到时候都不用偷拍,直接摆拍`爽!”龟灵这家伙,果然是老成精了,一句话就说到了路信的要害上。偷拍风险多大啊,冒着被屠夫拿刀追的危险,冒着被龟公围殴的风险,辛辛苦苦才拍到一形。

  “摆拍?谁那么好心给我摆拍?上次给碧玉楼拍宣传片,还是按时间收费的。这是我见过的最抠门的乙方。”想起往事,路信还是很感慨,同时也有点肖动。碧玉楼那些顶级妹纸,摆拍的姿势真的很赞啊。可惜了,都是穿戴整齐拍的。

  “那你有没有想过,刚才那个齐子晴,你要她为艺术献身,她答应不答应?”龟灵提出了一个严峻的问题,路信毫不犹豫的回答:“废话,当然不愿意了。修真界哪有人把艺术当一回事,还献身呢,美不死你。”

  “很好,如果她加入了神族,你这个族长要求她摆拍,她会答应么?”龟灵又提问,这一次路信稍稍犹豫才回答:“这样啊,应该会答应啊。”

  龟灵一看这货一脸色眯眯的样子,笑了,又补了一刀:“那么,现在我再问你一个问题!”

  啪,又是一巴掌,龟灵又被扇飞了几十米远。

  “重建神族这么崇高的事情,从你的嘴里出来,变得如此低俗,你的良知呢?”路信在夜色下叫嚣!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百家乐在线app 现金网投注 梦之娱app 老版水浒传连环画欣赏
美高梅在线下载 至尊娱乐在哪下载 官方彩票 博盈彩票赛车游戏
新天棋牌官网 澳门百老汇游戏网址 曼哈顿娱乐城 尚博娱乐下载
如意坊app 宝龙琪牌网址 英雄联盟电子娱乐官网 澳门彩票网站大全
世界杯星级排名 澳门百家乐app下载 龙虎赌博的规律技巧 玛雅游戏娱乐官网
马泰娱乐注册 如意娱乐下载 鼎博娱乐官方网站 欧亿娱乐直属 樱花彩票
幸运飞艇两期计划网页 京城会娱乐 彩票娱乐 旺彩娱乐 丰尚娱乐合法
天天好彩 高盛彩票登陆 亿皇娱乐官 彩客网电脑版本 彩票平台
七彩平台 满堂彩 同创娱乐 大神娱乐注册 98彩票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