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因为心虚啊b货憨厚的外表下面,有着一颗贱人的心。一开始这家伙就没打算兑现承诺,就算路信对他再好,他也就是随便感动一下,然后就忘到九霄云外。这是个极端自私的家伙,不然也不能在第一次见面,就吃光了路信的粥。

  当初这么干,是因为觉得能碾压路信。现在跪着,是因为路信表现出来了碾压他的实力≤而言之,这家伙就是个贱人,极度自私,极度贪婪,极度猥琐,极度好色。

  现在他的元气已经耗尽,就算有丹炉这个法宝在手,也就是路信一巴掌扇过去的事情。

  看见这货跪下,路信机敏的想到这货一定有问题,也不谈什么兄弟之情了。这家伙在三门镇外,第一次决定不跟着路信走开始,就已经被路信看死了。之后的来往,无非是想利用他。既然他被吓尿了,接下来不好好利用,也对不起匠镇十寒首的名头。

  “有什么事情,下去再说吧。”路信冷冷的丢下一句话,也不说什么站起来,白虎转身飞下去。这时候的冯熊心里就一个念头,怎么想法子活下去。跑?你看看那头飞虎的速度,归于尽?呵呵,看看刚才那一巴掌的速度,喷血都没机会吧?

  乖乖的催动木鸢落地,在木鸢上跪着就没敢站起来,落地之后继续跪着,路信正眼都不看这家伙,背着手看着天,一副闲云野鹤的高人风范。

  心里在想着怎么摆布这个家伙,路信稍稍沉吟,头也不回来了一句:“这里不是三门镇,你说,我该怎么疵你呢?”就这一句话,冯熊吓的魂飞魄散,连连磕头:“路爷,饶命啊。冯熊该死,我不该偷偷跑掉,想着赖账,我不该在天灵门弟子面前说您的坏话,我不该告诉苏长风,三门镇是您的手笔。我更不该给您一颗假的筑基丹!”

  握了棵草b贱货居然做了这么多对不起自己的事情啊!路信气的浑身发抖了,没想到修真界这帮孙子,一个赛一个卑鄙无耻,唯利是图,毫无底线可言。

  路信三观鹃,一直以来,修真界是他最为向往的地方≡己不能修真之后,不惜代价也要帮助林兵入千机门』想到,自己亲手把林蓖到了这么一个世界。还有自己心爱的姑娘——孙绾绾,这么单纯善良的姑娘,在这样的世界里,怎么生存啊。怕是被人啃的骨头渣子都不会剩下吧?

  “我这一生没做过一件好事,本来觉得你还算对眼,没想到。我本将心照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你说吧,想怎么死?我一定给你留一具全尸。”路嘘语气沉重,越说越冷,最后一句话说完,冯熊已经瘫软在地,涕泪齐下,磕头如捣蒜。

  冯熊意外的没有开口求饶,不是不想,而是觉得说了也没用。还不如继续磕头呢,或许还有一点机会。这就是被路信忽悠瘸了,他哪知道面前站着的这个家伙,只要偷袭他,根本就挡不自己全力一击。

  “哎!”等到冯熊脑门上磕出血的时候,路信叹息一声:“看在过往的交情上,我饶你一命。谁让我这个人念旧呢。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这样吧,这段时间我会很忙,有些东西,交给你来炼制,做的好,一笔勾销,做不好,你知道的。”

  “多谢路爷饶命!”冯熊终于喊出一嗓子,完了彻底瘫在地上不动了。这都是给吓的d实就是自己吓自己,刚才那么近,他要全力一击,路信必死无疑。

  “你起来吧,我这个人不爱占人便宜,我这里有一种丹药的制作方子,你拿去就是。”路信说着丢过去一枚玉简,这又是龟灵的手笔。这老家伙活的时间太长了,一肚子牛黄狗宝。一时半会的,肯定是不会缺各种好东西。尤其是这些低级修真者,一忽悠一个准。

  冯熊没想到干活还有报酬,下意识的接过玉简,元气催动一看,顿时发出惊喜的惨叫:“啊上金丹,这是太上金丹啊,这是失传五千多年的太上金丹!”

  听他叫的辣么惨,路信好奇了,私下意念与龟灵交流:“这个台上金丹的方子,你怎么得到的?”龟灵一摊手:“记不清了,用是当年神族被灭那场大战中丢落的东西,我随便捡了一些,本来是给血脉继承人留着的,谁知道这一睡就是五千多年,那些玉简和法宝都在时间的长河中消失了,只有记忆留了下来。”

  “你等等,那场大战?你是说,当年的那个血脉继承人,还有还手的机会?”路信真的被惊到了,龟灵耸肩:“这很正常啊,那些大罗金仙,以为自己能隐身,不会被发现。打算靠近了发起致命一击。问题是有我在啊,任何隐形都逃不过我的眼睛。于是,他们就悲剧了。我想想啊,当时那个继承人,好像也是二级龟甲师△用的范围太小了,而且运气不好,连续丢了两次才丢出一个死。被人在作用范围外各种飞剑各种法宝打的全身是眼,后来他的一缕魂魄还在藏魂珠里呆了三个月,最终还是消散了。”

  龟灵讲古的时候,冯熊手舞足蹈的看着玉简上的内容,兴奋之情难以言表。路信不免好奇,但是他有不好去问。你一个高人,居然好奇太上金丹?这不是露馅了么?

  “咳咳!”咳嗽两声,冯熊从兴奋的状态中还魂,路信才开口:“一个太上金丹而已A于这么神魂颠倒么?修真界步步凶险,你这样被人弄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一边说着,还一边在意念问龟灵:“还有什么好丹药,你告诉我个名字。”

  “我找找啊,记忆太多了,找到了,百草解毒丹!”龟灵报上一个名字,路信才有继续装逼的本钱。“冯熊啊,今天不过是给你个甜头,等你把我交代的事情做完了,我给你百草解毒丹的方子,算是给你的酬劳。”

  听到这个名字,冯熊再次跪拜在地,三跪九叩:“路爷,冯熊在师门倍受倾轧之苦,唯有在路爷这里,才能感受到自己算是个人,不用费灸机的算计,照样能得到该的的好处。求路爷收留冯熊,哪怕是在您身边做个跑腿的,冯熊也甘之如饴。”

  这家伙是啥意思?路信不信这个坏到骨子里的家伙,还有人性的一面。

  “我不要你做跑腿的,只要你给我办事,我就不会让你白白的辛苦。我这里好东西多了,不差一样两样的。”路信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却把冯熊彻底的慑服了。这个百草解毒丹,正好是化血丹的解药。之前冯熊准备同归于尽,得先服下一枚化血丹,然后才能施展化血**。这玩意最狠毒的地方就是先喂自己吃毒药,通过人血融化后,变成一种更为歹毒的功法。被化血**伤到的修真者,不是什么修为鞠那么简单了,而是沾了一滴血的地方当时就腐烂,进而一点一点的全身蔓延☆可怕的是,就算你把手剁了也没用,因为这种功法,血里的毒素传递的太快了,瞬间就进入心脏。

  青囊门并不算强大,化血**类似压箱底的伎俩。五千年前,百草解毒丹的炼制方法失传了,化血**便不能轻易施展。毫无疑问,一旦冯熊得到了百草解毒丹的方子,必将是青囊门下新人弟子中的第一人。谁都干不过他。

  冯熊现在的感觉就是后悔,心里想着“我TMD蠢的无可救药了,如果不是之前的龌龊心思,至于现在这样么?想给人路爷做个跑腿,人家都不肯收。”

  路信在他后悔万分的时候,又提出一个问题:“冯熊啊,你知道我为什么不计前嫌么?”其实有个屁的前嫌啊,无非就是想赖账,别的事情对路信来说没造成具体的损失嘛。但是修真界不是这个逻辑,这帮人最大的特点,就是无情!

  “还请路爷指教!”冯熊赶紧开口,免得错过了教诲的机会。

  “哎,修真人士,为求大道,太过无情了】个人都认为,无情是通向大道的唯一疡。殊不知,天地之始,‘无’‘有’对立,这个世界才是平衡的。个人修为也是这样,如果单单的追求大道而无情,短期内修为固然进步神速,但是越往上则越发艰难。为什么呢?因为不平衡。修真者,用是即有情,又无情。对同类有情,则可为人。为大道忘情,则为无情。两者不可或缺。如此,最初或许修为进步较慢,但是过了金丹期,进步的速度必然超越单一的无情修炼者。”路信一通长篇大论,听的冯熊目瞪口。

  殊不知,此刻的路信,正在意念中大喊:“龟灵,你杏要是骗我,就炖王八汤。”

  冯熊若有所悟,当程坐在地,做了个奇怪的手势。路信很好奇,私下里问龟灵:“这杏搞什么鬼?”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吉利文娱 亚虎国际APP 豪娱乐城 2018世界杯竞猜投注
天天娱乐 凯发k8.com
宝龙琪牌网址 金赞娱乐网址 凤凰平台的手机客户端 诚博娱乐APP下载
天天互娱乐平台 亚博体育网址 a8娱乐官网地址 澳门百老汇游戏官网
世界杯足球星级 永利皇宫网站 扎金花游戏平台 永利皇宫
彩票网注册 官方一号彩票 丰尚娱乐彩 华人娱乐彩票登录地址 彩名堂
亿游娱乐注册 568彩票 在线娱乐平台 如意娱乐总代 摩臣彩票总代
鼎尖娱乐 香港彩票与你同行 金亚洲娱乐 汇丰在线娱乐 伯爵II
利信娱乐最新登陆网址 亿游娱乐 a彩娱乐注册 吉利彩票 丰尚娱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