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因为心虚啊b货憨厚的外表下面,有着一颗贱人的心。一开始这家伙就没打算兑现承诺,就算路信对他再好,他也就是随便感动一下,然后就忘到九霄云外。这是个极端自私的家伙,不然也不能在第一次见面,就吃光了路信的粥。

  当初这么干,是因为觉得能碾压路信。现在跪着,是因为路信表现出来了碾压他的实力≤而言之,这家伙就是个贱人,极度自私,极度贪婪,极度猥琐,极度好色。

  现在他的元气已经耗尽,就算有丹炉这个法宝在手,也就是路信一巴掌扇过去的事情。

  看见这货跪下,路信机敏的想到这货一定有问题,也不谈什么兄弟之情了。这家伙在三门镇外,第一次决定不跟着路信走开始,就已经被路信看死了。之后的来往,无非是想利用他。既然他被吓尿了,接下来不好好利用,也对不起匠镇十寒首的名头。

  “有什么事情,下去再说吧。”路信冷冷的丢下一句话,也不说什么站起来,白虎转身飞下去。这时候的冯熊心里就一个念头,怎么想法子活下去。跑?你看看那头飞虎的速度,归于尽?呵呵,看看刚才那一巴掌的速度,喷血都没机会吧?

  乖乖的催动木鸢落地,在木鸢上跪着就没敢站起来,落地之后继续跪着,路信正眼都不看这家伙,背着手看着天,一副闲云野鹤的高人风范。

  心里在想着怎么摆布这个家伙,路信稍稍沉吟,头也不回来了一句:“这里不是三门镇,你说,我该怎么疵你呢?”就这一句话,冯熊吓的魂飞魄散,连连磕头:“路爷,饶命啊。冯熊该死,我不该偷偷跑掉,想着赖账,我不该在天灵门弟子面前说您的坏话,我不该告诉苏长风,三门镇是您的手笔。我更不该给您一颗假的筑基丹!”

  握了棵草b贱货居然做了这么多对不起自己的事情啊!路信气的浑身发抖了,没想到修真界这帮孙子,一个赛一个卑鄙无耻,唯利是图,毫无底线可言。

  路信三观鹃,一直以来,修真界是他最为向往的地方≡己不能修真之后,不惜代价也要帮助林兵入千机门』想到,自己亲手把林蓖到了这么一个世界。还有自己心爱的姑娘——孙绾绾,这么单纯善良的姑娘,在这样的世界里,怎么生存啊。怕是被人啃的骨头渣子都不会剩下吧?

  “我这一生没做过一件好事,本来觉得你还算对眼,没想到。我本将心照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你说吧,想怎么死?我一定给你留一具全尸。”路嘘语气沉重,越说越冷,最后一句话说完,冯熊已经瘫软在地,涕泪齐下,磕头如捣蒜。

  冯熊意外的没有开口求饶,不是不想,而是觉得说了也没用。还不如继续磕头呢,或许还有一点机会。这就是被路信忽悠瘸了,他哪知道面前站着的这个家伙,只要偷袭他,根本就挡不自己全力一击。

  “哎!”等到冯熊脑门上磕出血的时候,路信叹息一声:“看在过往的交情上,我饶你一命。谁让我这个人念旧呢。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这样吧,这段时间我会很忙,有些东西,交给你来炼制,做的好,一笔勾销,做不好,你知道的。”

  “多谢路爷饶命!”冯熊终于喊出一嗓子,完了彻底瘫在地上不动了。这都是给吓的d实就是自己吓自己,刚才那么近,他要全力一击,路信必死无疑。

  “你起来吧,我这个人不爱占人便宜,我这里有一种丹药的制作方子,你拿去就是。”路信说着丢过去一枚玉简,这又是龟灵的手笔。这老家伙活的时间太长了,一肚子牛黄狗宝。一时半会的,肯定是不会缺各种好东西。尤其是这些低级修真者,一忽悠一个准。

  冯熊没想到干活还有报酬,下意识的接过玉简,元气催动一看,顿时发出惊喜的惨叫:“啊上金丹,这是太上金丹啊,这是失传五千多年的太上金丹!”

  听他叫的辣么惨,路信好奇了,私下意念与龟灵交流:“这个台上金丹的方子,你怎么得到的?”龟灵一摊手:“记不清了,用是当年神族被灭那场大战中丢落的东西,我随便捡了一些,本来是给血脉继承人留着的,谁知道这一睡就是五千多年,那些玉简和法宝都在时间的长河中消失了,只有记忆留了下来。”

  “你等等,那场大战?你是说,当年的那个血脉继承人,还有还手的机会?”路信真的被惊到了,龟灵耸肩:“这很正常啊,那些大罗金仙,以为自己能隐身,不会被发现。打算靠近了发起致命一击。问题是有我在啊,任何隐形都逃不过我的眼睛。于是,他们就悲剧了。我想想啊,当时那个继承人,好像也是二级龟甲师△用的范围太小了,而且运气不好,连续丢了两次才丢出一个死。被人在作用范围外各种飞剑各种法宝打的全身是眼,后来他的一缕魂魄还在藏魂珠里呆了三个月,最终还是消散了。”

  龟灵讲古的时候,冯熊手舞足蹈的看着玉简上的内容,兴奋之情难以言表。路信不免好奇,但是他有不好去问。你一个高人,居然好奇太上金丹?这不是露馅了么?

  “咳咳!”咳嗽两声,冯熊从兴奋的状态中还魂,路信才开口:“一个太上金丹而已A于这么神魂颠倒么?修真界步步凶险,你这样被人弄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一边说着,还一边在意念问龟灵:“还有什么好丹药,你告诉我个名字。”

  “我找找啊,记忆太多了,找到了,百草解毒丹!”龟灵报上一个名字,路信才有继续装逼的本钱。“冯熊啊,今天不过是给你个甜头,等你把我交代的事情做完了,我给你百草解毒丹的方子,算是给你的酬劳。”

  听到这个名字,冯熊再次跪拜在地,三跪九叩:“路爷,冯熊在师门倍受倾轧之苦,唯有在路爷这里,才能感受到自己算是个人,不用费灸机的算计,照样能得到该的的好处。求路爷收留冯熊,哪怕是在您身边做个跑腿的,冯熊也甘之如饴。”

  这家伙是啥意思?路信不信这个坏到骨子里的家伙,还有人性的一面。

  “我不要你做跑腿的,只要你给我办事,我就不会让你白白的辛苦。我这里好东西多了,不差一样两样的。”路信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却把冯熊彻底的慑服了。这个百草解毒丹,正好是化血丹的解药。之前冯熊准备同归于尽,得先服下一枚化血丹,然后才能施展化血**。这玩意最狠毒的地方就是先喂自己吃毒药,通过人血融化后,变成一种更为歹毒的功法。被化血**伤到的修真者,不是什么修为鞠那么简单了,而是沾了一滴血的地方当时就腐烂,进而一点一点的全身蔓延☆可怕的是,就算你把手剁了也没用,因为这种功法,血里的毒素传递的太快了,瞬间就进入心脏。

  青囊门并不算强大,化血**类似压箱底的伎俩。五千年前,百草解毒丹的炼制方法失传了,化血**便不能轻易施展。毫无疑问,一旦冯熊得到了百草解毒丹的方子,必将是青囊门下新人弟子中的第一人。谁都干不过他。

  冯熊现在的感觉就是后悔,心里想着“我TMD蠢的无可救药了,如果不是之前的龌龊心思,至于现在这样么?想给人路爷做个跑腿,人家都不肯收。”

  路信在他后悔万分的时候,又提出一个问题:“冯熊啊,你知道我为什么不计前嫌么?”其实有个屁的前嫌啊,无非就是想赖账,别的事情对路信来说没造成具体的损失嘛。但是修真界不是这个逻辑,这帮人最大的特点,就是无情!

  “还请路爷指教!”冯熊赶紧开口,免得错过了教诲的机会。

  “哎,修真人士,为求大道,太过无情了】个人都认为,无情是通向大道的唯一疡。殊不知,天地之始,‘无’‘有’对立,这个世界才是平衡的。个人修为也是这样,如果单单的追求大道而无情,短期内修为固然进步神速,但是越往上则越发艰难。为什么呢?因为不平衡。修真者,用是即有情,又无情。对同类有情,则可为人。为大道忘情,则为无情。两者不可或缺。如此,最初或许修为进步较慢,但是过了金丹期,进步的速度必然超越单一的无情修炼者。”路信一通长篇大论,听的冯熊目瞪口。

  殊不知,此刻的路信,正在意念中大喊:“龟灵,你杏要是骗我,就炖王八汤。”

  冯熊若有所悟,当程坐在地,做了个奇怪的手势。路信很好奇,私下里问龟灵:“这杏搞什么鬼?”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英雄联盟娱乐城网址 永利皇宫会员登录系统 扑克王app推广 足球国家队排名
丰亿娱乐 188金宝搏手机版苹果 扎金花棋牌
天时娱乐登录 网上彩票网址大全 嘉年华国际娱乐app 白金会娱乐网上注册
各国足球的星级 w88优德 pt注册送8-88体验金 世界杯彩票
足彩比分直播 押大小单双正规app 亚虎app下载 现金扎金花
av色情 萝莉资源 日本色图 伊人成人 成人电影网
草久久爱久久 青青青草网站免费观看 五月丁香婷姐色 日本阿v片在线播放免费 mm成人网
色四月婷婷网五月天 影音先锋成人色情5566 五月天激情网 新激情五月天 变态图片
最新成人网 手机看片福利永久国产 成 人 在线手机版视频 缘分五月歌词 美女动态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