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者采天地灵气,吐故纳新,化灵气为元气为己用,再以打坐运转心法为手段,将元气化作体内真气↓因为如此,修真者第一阶段,才叫做练气。也正因为如此,灵气充沛的山区,才引来修真门派的占山为王。灵脉更是抢手货,门派之间为了新灵脉,拎着刀子搬砖开片,一点都不是什么新鲜事。

  还有一种方式,就是直接从元气石或者元气玉石之中,直接吸收元气♀种方式自然极不可取,不是因为不好,而是因为太烧钱,这是土豪的修真方式。

  路信制作的灵元渡,就是剖析修真者的修炼过程,然后找到了一个比较巧妙的方式。

  怎么说呢,元气石在自然环境下,如果元气很吸光了,想要再次充满元气,怎么也要是十年八年的。而灵元渡呢,就是一次加速器。

  灵元渡分以下几个部分,探灵伞,就是上面那个锅,中间有根针,可以准确的定位灵气最充裕的方向。然后通过锅里雕刻的型阵法,将灵气吸纳到锅内。灵气通过一个压缩装置,将浓郁的灵气压缩到元气石内,加快元气石的充能过程。最后在通过一个装置,将元气石里的元气,传到墨玉之内♀样一来,修真者只要手持墨玉,吸收其帜元气后,再放回装置上充满元气,就可以得到源源不断的元气进行修炼。

  当然这是理论上的东西,要完成这个法宝,还是需要做很多工作♀些工作主要是计算,一块墨玉能容纳多少元气石内蕴藏的元气♀就要看墨玉的品位了。

  吃了晚饭,路信进入状态,重新设计花了一个通宵,次日一早呼呼大睡。孟母一看这德行,知道他又要开始不分白天黑夜的发癫了。路信昨天给她两千元气石,足够一家人吃三年的。既然不用为钱担心,那就把这孩子伺候好了。

  夫妻俩一商量,老孟扛不住了,他也是一个技术宅啊。摸进工作室;“给我来一份货做。”

  “好,孟叔你做输元杆,八号图纸。”路信非常放心,老孟的手艺也很强,路信这点技术,多半是从他那学来的。两人合作,进度加快了许多。一天一夜不眠不休,路信精神抖擞,丝毫看不见疲态∠孟倒是半夜睡了一觉,他主要是做辅助,不影响大局。

  对于老孟来说,最震撼的不是什么辛苦,而是这工作间里堆满了各种珍贵材料。好像不要钱一样,一堆一堆的往外拿♀些点,去铁匠那里打零件的时候,高铁匠都吓坏了。还以为老孟劫了千机门的材料库。

  做好的零件编号堆放,连续半个月,路信吃饭都是孟母送进去,路信吃庄全在工作间内。一直到这一日的清晨,孟母走进工作间,看见躺在地上呼呼大睡的路信,忍不拙息一声,拿来毯子盖上,把想进来的老孟堵在门口。

  这一觉,路信睡到次日中午才醒,肚子饿的咕咕叫,去厨房找吃的,发现锅里熬着老鸡汤,灶上还有热着的馒头♀都是孟母准备好的,知道他差不多该醒了。

  一通胡吃海塞,摸着圆滚滚的肚子,路信回到工作间,看着货架上摆满的零件,脸上露出满意的微笑。组装的过程就比较快了,孟家夫妻从外面回来的时候,手里拎着的七八只老母鸡♀是要给路信好好补一补。

  老孟一看他在干活了,立刻进来帮忙递东西♀样一来,路信行动更快了。三个灵元渡组装完毕,满意的看着锅里那根秘银制作的探灵针。最后还有一点零碎部件,老孟也不知道是干啥的?便问了一句:“这些怎么办?”

  路信笑道:“这是临时想到的一个东西,我做出两个来实验一下效果。”

  老孟不解:“哦,你又想到了什么?”路信笑而不语,老孟不是修真者,说了他也不知道♀件东西,是在设计他设计灵元渡的时候,灵机一动想到的≮是询问了一下百事通龟灵,这老家伙还真的拿出了一个说法,只是没有经过验证。

  在路信灵巧的双手之下,两个人形傀儡成型,这两个傀儡都有一个特点,脑门上顶着一根玄铁打造长长的针。傀儡大小跟一个成年人差不多,老孟没法想象这玩意能干啥。

  路信的设计图上,有一行文字:全天候多用型修真辅助傀儡。实际上准确的称谓,应该叫做:渡劫辅助傀儡。仔细看图纸,不难发现,这个傀儡的后脊梁,是一根玄铁打造的粗铁丝,三根玄铁打造的尖子,可以深深的扎进土内,确保傀儡的稳定。

  这只是试验品,有没有用,还需要经过试验。其实路信很想给这玩意起一个通俗一点的名字:天劫欺骗器,但是他真的怕这么起名字被雷劈死∠天爷你都敢骗l雷不劈死你劈死谁去?这是对老天爷的不尊重啊!

  大功告成,材料还有很多,但是不着急了。路信把制作好的灵元渡和傀儡收如戒指内,三人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饭后,路信这才表示要出门。走之前,路信先去了一趟屠夫的家里,正在为明天早市忙碌的屠夫,看见路信就跟看见鬼一样。

  “看上什么都拿走,不要你的钱。”得罪路信的后果不会很严重,就是比较恶心一点。比如屠夫家的院子里,多出几堆狗屎,早晨起来开门,发现门口被泼了狗血之类的缺德事。再有就是码头艺术展上,打出匠镇***倾情出演之类的广告。

  路信不屑的看看胡屠夫,一伸手,丢下两枚元气石,用戒指收走他杀好的一头猪。丢下一句话:“啥时候我白拿东西不给钱了?”这话说的大义凛然,胡屠夫觉得自己这个匠镇十寒一,跟他比就是圣人啊。好像过去的好几年内,这家伙没有白拿过胡屠夫的猪肉一样。

  白虎看见路信的时候,真是如同看见了亲人解放军,上前迸他怎么都不松爪子。最近半个月,顿顿茹毛饮血,真不是虎过的日子啊♀就是吃惯嘴的毛病落下了,跟着路信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顿顿吃的都是烹饪好的肉。其实就是放水里煮熟了,加点盐和作料。)

  路信知道它在想什么,立刻掏出架起炉灶,找来柴火,猪肉拿出来随便剁吧剁吧,真正是大块吃肉的节奏,丢进锅里大火煮。水开了再煮上十分钟,抓一把盐撒进去,捞起来白虎不顾烫嘴巴,一口摇,一边开吃←整一头猪,被他吃的干净,骨头都嚼碎了咽下去。可见这白虎最近过的啥日子。

  吃完一头猪,白虎还可怜巴巴的看着,那意思不是再来一点,而是以后别抛下我一个虎。

  “行了,老子是个吃货,养头白虎也是个吃货。”路信很不好意思,摸摸白虎的脑袋,打算出发上路的时候,林间窜出一个监察傀儡,手持木杖,发出机音:“跪下!”

  路信心说坏事了,这里怎么冒出这么个东西来了』等他发话,白虎一个猛扑上去,一爪子给傀儡拍散了架。路信暗叫不好,上前来仔细检查,松了一口气,这不是自带图像传送的傀儡,只有语音传送■于谨慎考虑,还是抽出了傀儡内部的储存卡,一块长条玉简♀种玉简的材料几乎可以说是垃圾材料,也是千机门运用最为广泛的白石玉。

  “走了,回去找冯熊!”路信拍拍白虎,这货一个加速前冲,路信差点栽下来♀才想起来,自己怎么忘记做一个鞍子?正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要想做一个成功的骗子,不能没有提高逼格的装备啊。

  这个事情要记下来,回头一定要仔细落实了。到底在鞍子上镶嵌一点什么值钱的玩意呢?东海明珠?还是西山美玉?再来一张南海特产的蛟皮制作的垫子?

  心里正琢磨呢,白虎已经振翅高飞,这时候意外发生了,远端一支飞鹤急速飞来,上面有人手持一张网,高呼:“何方朋友?到了千机门的地盘,也不打个招呼就想走么?”

  如果只有一个人,路信肯定是让飞虎以最快的速度过去,然后贴身一巴掌扇晕这家伙。问题是,随着来人的一声吼,更多的飞鹤出现了,从四面八方围上来了。

  路信第一反应,就是摸出一张面具戴上,免得被人记住长相,那就麻烦大了。然后才是考虑,怎么会出这种意外。实际上这个意外不是意外,白虎这东西在这片山区,那真是作恶多端♀货饿急眼了,吃了一头三头犬灵兽。

  巧的是,这只三头犬,是千机门主夫人从续大的宠物。你说这下能不出事么?

  这一下,千机门出来的人可不少,茫茫多的至少一百人,准备围殴路信。

  面对这个情况,路信头皮发炸了,怎么破局啊?让飞虎硬冲出去么?

  就在这个时候,龟灵出现了,说了一句话。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利记官网 天天娱乐游戏平台 琪琪色AV在线观看 天天娱乐
铂金城百家乐 威利斯人赌博APP 假日国际线上娱乐 白金会娱乐网站
扎金花棋牌 澳门彩票网站 万博体育平台 pt注册送8-88体验金
88娱乐 网络龙虎赌博押注技巧 海王星娱乐网址 比基尼娱线上乐城
新濠国际APP 亚美娱乐网页 橙天嘉禾官网 澳门赌场app下载
600万娱乐注册 四季彩票玩法 天空彩 大丛彩票 亿宝在线
彩运来 菜鸟娱乐平台q 天游娱乐平台 幸运飞艇官网开奖记录 银丰娱乐
天游娱乐手机 娱乐极彩 凤凰娱乐登录网址 600万娱乐平台 斗牛娱乐平台
拉菲娱乐平台 天游娱乐平台 汇丰在线注册 腾讯分分彩开奖 盛源彩票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