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握乾坤定生死!”路信下意识的跟着念了出来,念完之后脸色剧变:“你坑我!”可惜,路信不能说话了,立正抬头,做好的一切准备姿势,迎接大龟甲术的降临。

  意念中两者的交流还在继续,龟灵:“上一次挂掉的那个继承人,就是因为他说慢了。”

  “放屁,这玩意特么的搞不好就把自己玩死了!”

  “你以为现在你还能干啥?搞搞清楚,你是大龟甲师!神之血脉的继承人!”

  路信还想交流,却没有了机会,天空帜龟甲金光闪闪,前方正在靠近的修真者算是倒了霉,仗着人多势众,准备靠近了围殴,二十五米的范围内的修真者。下饺子一样的往下掉。所幽飞行法宝全部失灵,落地之后到底是个什么惨状,路信也看不见,就知道他们肯定跟自己一样,立正抬头。

  “好了,现在你可以疡去掉一枚骰子!”龟灵这混蛋,不受大龟甲术的影响,他可以说话,还可以闻路信转悠,然后用期待的眼神,看着路信。是啊,这个游戏很久没完了,每一次看着继承人们欲死欲仙的表情,真是爽到爆啊。

  “去你妹!”只能子在意念里交流的路信很不甘心,但是巨大的龟甲就在头顶,这一次大了很多,五米左右的大龟甲,金灿灿的让人想抓狂。

  千机门的修真者冲的很猛,路信在想着去掉那枚骰子的时候,不断有人进去大龟甲术的作用范围,然后哗哗哗的往下掉♀一下千机门的人吓坏了,没人敢往前冲了。各种法宝对着路信不要钱似得丢过来。

  这个放飞剑,那个放战斗龙傀儡,不一而足。可惜,所有法宝进入作用范围后,如泥牛入海,半点反应都没有,失去控制,一头栽下♀一下就更加的吓人了,再看路信呆呆的看着空中,完全无视众人的样子,后来的修真者都觉得深不可测。

  千机门主夫人卞玉,这个时候也赶到了现场,亲眼目睹了一个带着面具,骑着飞虎的修真者,仅仅是放出一个金灿灿的龟甲,就破掉了现郴百多人个的法宝围攻♀家伙是个什么来头,难道说是个高级修真者?

  这个念头升起后,自然是越看越像。主要是路信的表情看不到,这家伙一直呆呆的看着上面。无视了所有人不说,还特么一言不发。

  这会路信头疼着呢,到底去掉哪个骰子好呢?正想着呢,龟灵给了个建议:“当然是去掉生!”人在犹豫的时候,很自然的跟着建议者走,那就去掉生吧。刚在脑子里做了决定,路信又后悔啊,一共九个骰子,四个是正面的,现在去掉一个正面,那不是加大负面骰子的出现概率么?

  “大家都后退,远远的闻他就行。”卞玉还是比较淡定的,喊了一嗓子,所有人都退出一里地,继续强势围观。

  路信做了决定,八枚骰子开始高速旋转,变成虚影的时候,啪嗒一声,掉下一个“和”♀下路信松了一口气,不是死就好。丢出三次死字,自己也得挂啊。

  “和”字骰子闻龟甲转悠一圈,似乎在展示一番,最后嗖的一下,回到了龟甲内⊥在这一瞬间,刚才还在头上的金色龟甲消失了,游戏结束了。

  但是,作用还没有结束。之前掉下去的修真者,被强制的抬头看天,每个人都气的牙根痒痒。一旦恢复正常,二话不说,各种法宝对着天上的路信招呼过来。

  龟甲消失的时候,卞玉也松了一口气,心说看来这个防御法术消耗巨大,这个蒙面人也坚持不了多久。但是接下来的一幕,差点给她吓尿了。落地的修真者,实战法宝和法术打上来,卞玉见了准备招呼大家帮忙的时候,惊悚的一幕出现了。

  这女人活了三百多岁,从来没见过如此惊悚的场面。几乎是在地面上的门人发起攻击的瞬间,晴天霹雳落下。地面上至少二十个急先锋,一个都没跑掉,一人挨了一道闪电。

  “大家别出手!”卞玉浑身毛孔都竖起来了,雷电术她不是没见过,但是没见过有人一次丢出二十几道雷电,而且地下那些门人,全都被电趴下了,惨叫声此起彼伏,生死不知。

  这还打个屁啊,现郴共才多少人,都不够人家劈几次的。

  这高人可太高了,而且看意思,人家并没有主动攻击的意思,都是自己的门人发起攻击,遭到的惩罚。脑补这东西可太可怕了,这就是自己吓自己了。殊不知,此刻的路信也吓尿了,这人鱼多啊。哦,刚才丢出来一个骰子,直径直径二十五米的范围内,施法者攻击者,都会被天劫惩罚♀大龟甲术鱼霸道M是这么不讲理,要是能不把自己玩死就好了。

  被一百多人个包围,路信不慌就是怪事了,问题是他也没发好法子。跑路么?不知道能不能跑的掉。飞虎这家伙的速度,不知道靠谱不靠谱。是跑路呢,还是继续再丢骰子玩?

  “杏,他们人很多哦,再玩一次吧?”龟灵充满诱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路信气急败坏,还不敢说出声:“你个狗带的乌龟人,今天被你害惨了。现在弄死二十几个人,你说怎么继续?这千机门,得跟我玩命啊。”

  路信敝沉默,依旧坐在飞虎上,但是此刻他的腿在发抖,几乎要从飞虎上掉下来。

  问题是,卞玉不知道路信吓尿了,她就知道眼前是个绝对的高人×默不是他害怕,而是我行我素,懒得跟这些低级修真者打交道。没错,修真界的高人都这个尿性♀还是脾气好的,不理不睬而已。脾气差的,估计已经大开杀戒了。

  哆哆嗦嗦的,卞玉在一只飞龙上拱手致意:“这位前辈,不知道来到千机门,有何指教?”

  卞玉拿出千机门来说话,万一这个前辈跟千机门有交情呢?或许留点情面。

  “路过有意见?”这个时候的路信内心狂喜,呀?怂了?这个好,这个好。忽悠我内行啊Z是,淡淡的来了一句♀话算是在卞玉的心中坐实了高人的芋。

  “回前辈,晚辈不敢有意见。只是我养的一只三头犬,被您的坐骑给吃了。”卞玉心翼翼的说话,生怕得罪了这位“高人前辈”。

  这时候的路信自然要彻底装下去,淡淡的哼了一声:“小白吃下去的东西多了。”

  卞玉知道爱宠白死了,这位大爷根本没打算赔偿,道歉的话都欠奉。她那里知道,路信现在的做派,都是他在匠镇当恶霸时的做派≡你个西瓜怎么了,在城里吃馆子都不给钱。大概就是这个潜台词了。殊不知,在弱肉强食,胜者为王的修真界,越是顶级的高手,做派跟匠镇恶霸也没太大的区别♀些人都一个本质,不讲理!

  路信误打误撞的,将一个修真高人的本质展漏无疑♀下卞玉彻底怂了。甚至怀疑自己再闻,高人就会动了杀机∶着高人还没发飙,卞玉立刻大声喊:“都散了,别在这里闻。”刷刷刷,这帮人来的快,去的也不慢了。滚滚而来,屁滚尿流而去,这都是给吓的。二十几个同门啊,人家动都没动,强大的雷电术下来,估计都被电成焦炭了。

  就剩下卞玉一个了,这女人不是不肯走,是特么不敢走。谁让她是个带头的?就这么走了,万一这前辈觉得她不礼貌,一巴掌拍过来,千机门就算是大难临头了。

  你还别说什么讲理的话,修真界讲理的高人,就没出生。

  “你怎么还没走?”路信心里这个别扭,这女人怎么回事,其他人都散了,你还打算让我请宵夜啊?

  这下卞玉彻底放心了,前辈没生气,很好』过人都是得寸进尺的,发现这个前辈好像比较好说话,她打算稍稍放肆一下:“回前辈,晚辈修炼上有些问题,想向前辈指教。”

  路信心说老子指教什么?指教你妹啊!我特么的就是个假货还真拿我当高人啊!

  “乌龟人,随便说句话,把她打发了,我们还要上路。”路信看上去在沉吟,实际上等龟灵出招呢♀老东西确实很有一套,真说了一句话:“急功近利,阴阳失衡。”

  路信一听这个,心里狐疑,意念反问:“你确定这话能忽悠住人?”

  龟灵不屑的看他一眼:“土鳖,按照我说的告诉她,保证她哭着喊着要跟你走天涯。”

  “我呸,这女人好几百岁了吧?我带着她走天涯?”

  “老怎么了?老女人败火!我看你最近火气旺盛,骚年,她对你很合适哦。”

  “老不羞的乌龟人,出去就炖了你。”

  两人一通对喷后,路信总算是结束了“沉吟”。仰面望天,声音飘忽,说出八个字:“急功近利,阴阳失衡。”

  卞玉当即便跪了!诚惶诚恐的跪了!
  
网站地图 怎么注册亚博体育 太阳娱乐集团 金沙城APP 百家乐app
扑克王APP w88优德 app 必博网站 永利皇宫登入
万博体育网 非洲足球国家队排名 世界杯星级排名 香港太阳娱乐公司
扎金花现金棋牌 正版天天娱乐游戏平台 斗地主赢钱提现微信 亚博体育怎么注册
多宝平台网址 神州国际娱乐app 老虎机娱乐 明发娱乐客户端下载
北京赛车至尊国际 菜鸟娱乐用户登录 欧亿娱乐 如意娱乐网站 新宝GG
下彩网和趣彩网 杏彩娱乐 云谷彩票代理开户 拉菲平台代理 808彩票网
凤凰彩票官网 VO娱乐 腾讯分分彩计划手机版 华人娱乐彩票平台官网 满堂彩网站手机
天易娱乐彩票 爱赢娱乐注册 华人娱乐官网登录 网上彩票平台哪个好 汇丰在线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