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信为何要去天灵门?而不是直接在千机门或者别的门派?

  理由很简单,他在三门镇的时候,那秀酒的修真妹子,说了很多门派的事情。

  比如说天灵门,地盘不算很大,但是弟子却最多∈源有限,竞争激烈。

  修炼是要资源的,要元气石,要灵脉,要各种灵丹妙药。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冯熊那个家伙其实很有优势,可惜这家伙太TMD的抠门了。

  当初冯熊勾搭齐子晴,要是能保证每个月一瓶固元丹,齐子晴没准就跪了。弄一些华而不实的东西,还不如丢出来一瓶修炼辅助丹药固元丹。当然了,都是修真者,冯熊自己都不够吃的,哪有多余的给齐子晴呢?炼丹药也是要钱的。

  前往三门镇的道路上,路信和龟灵之间的交流还在继续。

  “重建神族,总的有个地盘吧?或者说是洞府也行啊!”提起这个事情,路信就是一万个不情愿。好不容易骗了一笔钱和材料,居然要花在别人身上,心里非常之不爽。这货是个小富即安的主,要不是龟灵在一边监督,他早就跑路找个地方过地主的生活了。

  可是不行啊,现在他已经在这条贼船上了,说不得要一条道走到黑。

  “地盘的事情暂时不考虑,还是先把人马拉起来。”龟灵的意思,你别好高骛远,安心拉人。路信叹息一声:“也是,历史已经证明,凡人再多都没用。”

  “就是这个道理,只要我们的人在门派内崭露头角,他们她们)就能获得更多的资源,将来重建神族之日,把握就更大。”龟灵说的口沫横飞,路信也觉得很有道理。

  但是,龟灵这混蛋忽略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当年的神族,是被金仙榜上前一百名联手绞杀的。大罗金仙啊,一般的修真弟子顶个蛋的用。

  问题是路信不懂这个,还很配合的表示:“对,偷偷摸摸的干起来再说。”

  “快看,三门镇界碑\算是从山里走出来了!”路信颇为感慨,这一路走了三天三夜,才算是出了山区。其实他可以让白虎带着飞,就是太冷了,装备没有凑齐之前,路信不想再坐白虎。

  可怜的白虎,再次被丢在了山间,路信洗掉脸上变色的药水,换一身华丽的服装,法宝鞋子也擦的锃亮,最后戴上一副墨镜。

  刚刚把牛车放出来,路信就听到一声惊喜的喊叫:“前方可是路爷?”

  路信一回头,哎呀见过啊,天灵门的妹子之一,那个被苏长风骗了做鼎炉的齐子薇。

  “原来是子薇师姐,身体好些了么?”路信这不是下意识的装嫩,其实他是真嫩。

  “多谢路爷关心,身子已经好了。”这女人脸蛋不如齐子晴,身段却是胜出一筹。说话间烟波流转,妩媚横生,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很是会勾人。

  “相请不如偶遇,上车一起进镇子吧。”路信对这个女人还是有点同情,修真界不是他之前想那样,照样有人混的很惨。不然也不会有陪酒的修真妹子了。

  “多谢路爷!”这女人一点不客气,顺着杆子就上来了。

  木牛咿咿呀呀的声音中,路信装陌样的闭目养神。齐子薇上次被救下来后,心里猜到路信是个“高人”。尤其是师妹齐子晴,上次偷偷追出去,回到门派里就闭关修炼,一定是得到了什么好处。

  “路爷这次去三门镇,所为何事?”齐子薇心翼翼的说话,旁敲侧击的打探消息。

  “没什么事情,置办点行头。”路信实话实说,他就是想给自己弄个华丽一点的鞍。材料是有的,缺一些华而不实的装饰品。比如珍珠、宝石之类,修真界没啥实用价值的东西。

  “这事啊,奴家或许帮的上忙。”齐子薇说话间,眼珠子亮了一下,语气也变甜腻腻的。

  这女人自称奴家,路信被狠狠的腻了一下。你想啊,一个土鳖面前,修真妹子自称奴家,心里上的爽感爆棚啊⊥像那些大明星,跟一个穷粉丝在一起的时候,自称小名。这穷粉丝当时还不得乐疯了。路信就是身份转换还没完成心理关,被她一招打中软肋。

  “呵呵,你能帮啥?”这话里的语气,没有之前那种客气了,多了一分亲热。

  “奴家是外门弟子,每月总有三五日,被总管外派做点事情。这不,今日来三门镇,就是去南北货栈帮忙。那里的管事的,奴家熟的很,路爷能去光顾,奴家脸上也有光彩。”这女人会说话,一边说一边猛丢媚眼,本来穿的就比较露,这会悄悄的扯开一点领子。

  可惜,路信心思不在上头,脑子里还在琢磨,弄一身什么行头,才好骗更多的人。

  “一般的南北货色,各地都有吧?”路信没有掉进温柔乡,冷静的反问。

  齐子薇暗暗叹息,这路爷就是跟别的男人不一样。收起了心里那点算盘,齐子薇进入一个导购的角色。“回路爷的话,方圆五百里之内,也就这家货栈最大了。路爷不妨先去看一眼,正好昨日有门派商队自极北之地而回,没准还真有些紧俏的货色。”

  “好,那就去看看。”路信点点头,牛车已经到了镇子口。

  就在路信进镇子的时候,有两路人马为了找他往三门镇来。一路是冯熊,带着一个同门的师弟冯虎。两人不是一个实,但是关系很好,过命的交情。冯熊私下里告诉他,带他来见高人,对修为大有裨益。

  师兄弟二人身材正好相反,一个胖的像肉山,一个瘦的像竹竿。之所以会造成这个结果,原因是冯熊善于炼丹制药,经常需要自己试药,次数多了,引发了体内的问题,喝水都胖。冯虎则长于炼器,要说制作傀儡法宝,千机门第一。要说炼器,则是青囊门为翘楚。

  冯虎是这一代弟子中炼器最佳,但是其他方面却最差的一位。也就是偏科的厉害,在门内不是很受待见。毕竟青囊门还是玩丹药为主,你炼器好没太大的市场。

  “师弟,要说制作器具,这位高人是我见过的最强者。可惜,高人凡事喜欢讲缘分,就看师弟能否入其法眼了。”冯熊一番介绍,冯虎面色凝重,叹息道:“青囊门人不多,事不少。师兄木秀于林,招致疾风骤雨,小弟却帮不上太多的忙,还要师兄提携,真是惭愧。”

  冯熊冷笑:“还要感谢他们排挤我,不然哪有机会遭遇路爷?上次出山顺利进阶,这次希望能有缘再见路爷一面,求他老人家提点师弟一二。”

  相比之下,齐子晴却没有带什么好姐妹。顺利进阶后,齐子晴就一个想法,找到路爷,紧跟路爷。不知道路爷在何处,那就在三门镇等着,知觉告诉她唯有这么一个机会。

  路信正在逛南北货栈,齐子薇没有骗他,这家货栈确实很大,她也是在这里干活。问题是,这里的东西真贵啊。同样的玄铁,在八方城只要五十元气石一石,在这里就要八十元气石。摆明是要宰人的节奏,谁要是着急要这东西,就得挨这一刀。

  “子薇师姐,这家店货是很多,价格却颇高。”路信不自觉的还在“装嫩”,然而齐子薇早就看穿了一切,笑眯眯的解释:“路爷,这话不能这么说,八方城的东西是便宜,您走一趟怎么也得三天吧?这还得是您,换成一般的人,不走个十天八天的?”

  路信心说不对啊,有这么远么?仔细一琢磨,上一次好像木牛狂奔,三天三夜,还是四天四夜?记不清了,路信想起来有点惭愧。当时一门心思逃命,真没仔细去想⊥记得大腿上皮都磨破了,疼的不行。

  “其实呢,十天八天的不算个事,就这是一路上吧不太平。隔三差五的,总有一些个劫道的好汉,抢夺财报,坏人性命。您不怕,别人怕啊。”齐子薇这么一解释,路信心有戚戚焉。上一次运气好啊,狂奔好几天,居然没有遭遇好汉。

  齐子薇见他沉思,又来了一句:“些许低级修士,自然不在您的话下∵南闯北的商队,可就没那么轻松了。您说,是不是这个理?”

  路信没有再去想这个事情,而是转移话题:“不是有极北之地带回来的货色么?”

  齐子薇暗暗窃喜,极北之地在万里之外,带回来的货更是贵的吓人。只要路爷买一件,她的任务就算完成了,不用再这里继续陪笑。

  “路爷请跟奴家来看!”齐子薇前面带路,按照自己的理解,领着路信往药材处而来。她总觉得,修真高人,为了提高修为,总是需要一些顶级药材炼制丹药。殊不知,这货就不能修真,一直在装镊样。

  既然要装,路信就得摆出一副一般的货色看不上眼的样子。这些药材其实都是好东西,万年雪莲,极地熊胆,冰海银鱼等等,都是修炼之人需要的药材。

  可惜,路信只是匆匆走过,没有驻足。齐子薇心里暗暗失望,领着路信继续去看,这一路看过去,材料什么的,路信暂时也没有特别急需的。他需要的是装逼利器啊!

  沿着货架走到痉的时候,路信站住了,眼前一亮。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汇宝娱乐平台 各国足球的星级 918真钱斗地主 天时娱乐城
AG平台下载 澳门老百汇娱乐场 百家乐万博app
求万博体育官网 亚博体育注册 亚博体育注册地址 通发娱乐手机版
天天娱乐平台 扎金花棋牌游戏 w88优德app 斗地主赢钱提现微信
凤凰平台 台湾狗腿刀 千嬴国际手app下载 大集汇真人赌场
满堂彩娱乐平台 VO娱乐 云谷彩票代理开户 华人娱乐登陆网站 新生彩平台登录网址
华人娱乐彩票官方登录 凤凰彩票官网是多少 天游娱乐下载 博悦彩票 盛大彩票
幸运彩票 彩票登录网址 趣赢娱乐平台 东森投注aPP 丰尚娱乐开户
华人2娱乐注册 博猫游戏注册 圣亚娱乐代理 万家彩票网 VO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