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地白熊皮,扫了一眼名称,路信心肝乱跳♀可是个好东西啊,伸手去摸挂在墙上的熊皮,再用嘴吹一口气,熊皮柔顺至极,一吹一个小窝。

  “这个,多少钱?”路信总算是看上了一样东西,导购秀齐子薇却为难了。

  “路爷,这是别家预定的,就这么一件。”期期艾艾的表达意思后,齐子薇心里暗暗叫苦。一门心思想做笔大买卖,完成这个月的任务,谁想到路爷看上这个东西。

  “别人预定的?”路信失望之色驹,不舍的多了几下,叹息一声转身要走』想前方有人拦住去路,一个小姑娘,脸蛋跟个粉团似得,双手叉腰,仰面道:“那熊皮是我订的,你要喜欢便拿去,不过要答应我一件事情。”

  路信认出她来了,身后那些黑衣人也都打过照面。上次的惊马事件,这小姑娘胆子不是一般的打,对下人也不是一般的狠辣。

  “嘘纪,也能做主么?你家大人呢?”路信不算大,但是不妨碍他装。要不怎么在屋子里,还带着墨镜,这是习惯性的装,深入骨髓的装,忘我的装!

  “你蹲下来跟我才理你,我不喜欢抬头跟人说话。”小姑娘要求还挺高,路信哈哈哈大笑三声,弯腰伸手捏她的腮帮子。黑衣人面露怒色,小姑娘哼了一声都退下。

  “手感不错,我很喜欢,不过我没有欺负孝子的习惯。东西虽好,你留着吧。”路信才不信这个幸伙是个释的灯,拿她的熊皮,鬼才知道她会提出什么奇怪的要求。一不心露馅了,还怎么接着往下装。

  说着话路信转身就走,小姑娘在后面气急败坏的跳脚:“以大欺小,你不是好汉。”

  路信哈哈哈大笑,从侧门出了南北货栈,头也不回。齐子薇失望的送到门口:“路爷慢走,回头。”唰的一声,一个袋子飞过来,齐子薇伸手接住,路信背对着她举起手摇了几下:“再会,这是给你的辛苦费。”

  齐子薇低头一看,是五十个元气石,这醒给的真凶残。

  继续逛街,路信不动声色的意念交流龟灵,让它观察身后。呵呵呵,小姑娘,不怕你不上钩。骗人这种事情,自然是要先下钩子,路信的钩子下了,就看受害者是否上钩。

  骗一个小姑娘固然没有成就感,但是骗到一张极地熊皮,那就很赚了。足够路信把良心和道德丢到阴沟里,再说那种富贵人家,骗了也无伤大雅。

  不出所料,小姑娘带着一群黑衣人在后面追上来了,路信故意东张西望的,看见一间茶楼,迈步进去姐吃的坐下时,小姑娘跟进来了,站在面前盯着他看。

  路信当她是空气,端着茶杯,不紧不慢的吃点心♀小姑娘倒也有耐性,闻路信转头打量了半个斜。身后那些黑衣人跟着站,始终敝一个姿势,就像一尊石雕。

  “你叫什么?”小姑娘总算开口提问,路信当着没听见,丢下一枚元气石起身要走。

  这小姑娘急了,张开双臂拦住去路:“你不能走,必须跟我说话。”

  路信阴森森的笑了笑:“丐帮有一种人,专门抓你这么大的孝子,打断手脚,然后逼着孩子去乞讨,每天有定量,完不成就打,还不给饭吃⊥算完成了,只能吃点冷饭仕。”说到这里,小姑娘眼里露出畏惧之色,路信面目狰狞,冷冷的发声:“你的人打不过我!”

  这小姑娘先是后退两步,随即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坐在地上打滚:“你欺负我,你欺负我,大人欺负孝了。”这一打滚,身上穿的白裙子,滚的脏兮兮的,下面的黑衣人却动都不懂,没人去管她打滚。而且还微微后退,让出地方给她滚。

  这小姑娘真太奇葩了,可见在家的受宠程度之严重。路信叹息一声,蹲下来:“滚的不错,就是难度还不够。”小姑娘哧溜一下,滚到路信面前,麻溜的坐起来:“你愿意跟我说话了?”路信笑了笑:“你想说啥?”

  “我要修真,我爹说我灵根不足,没门派收我。”这小姑娘说这话的时候,眼泪唰唰的掉。路信心有戚戚焉,想当年我也是这样的情况啊。

  “你灵根发育多少?”路信问了一句,小姑娘擦了一下眼泪,红着脸低声说:“他们说才十点。”呃,路信颇感无语,十点灵根发育,你也好意思说想修真,感受不到灵气,你修什么真啊?

  就在路信准备劝退的时候,龟灵意念传讯:“答应她,她不是灵根发育不全,是被人做了手脚。”路信心里一颤,赶紧问:“你确定?”

  “废话,我什么时候看走眼过?”龟灵信心十足的语气,给了路信自信。

  “起来吧,去洗一洗,我在这里等你就是。”路信需要时间跟龟灵商量,坐回去后闭目养神的样子,实际上在人龟交流。

  “我说,你打算怎么做?别等下人回来了,我一点办法都没有就坏事了。”

  “嗤,这等障眼法,只能骗骗测灵器,骗不了我。回头我拿个心法给她练,最多一个月,再测灵根,真想自明』过这个小姑娘看起来很麻烦,你确定要帮她?”

  路信:“帮个屁,我想要那件熊皮而已。”

  龟灵:“那就以一个月为期好了,让她自行修炼一个月心法,随便找个门派去测试。”

  路信:“也只能这样了,我现在都是游魂野鬼,哪有精力照顾她。”

  洗干净的小姑娘回来了,换了一身粉色的裙子,脖子上围这一条白狐皮的围脖,衬托出一张小脸蛋粉嫩♀时候再看她,哪有之前那个打滚的样子,规规矩矩的站在一边,万福之后才开口:“奴家可心,见过先生。敢问先生高姓大名!”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我这里有个心法,你拿回去练上一个月,再去某个门派测试灵根,自见分晓。”路信决定要挖个大坑,这一次不是冲着小姑娘可心来的,奔着她爹去的。

  这种女孩子,一看就有个二十四孝的爹奴≈好像很有钱的样子,不坑她爹坑谁?

  小姑娘这一下糊涂了,一双眼睛盯着路信滴溜溜的乱转,性袋瓜子不够用了♀家伙是在骗我呢?还是在骗我呢?还是在骗我呢?我有那么招人讨厌么?

  能想到这个,说明她还是很聪明的。问题是,她说粗来了:“你不会骗我吧?”

  好吧,这下路信确定她掉坑里了,不紧不慢的笑了笑:“一个月而已,我就宗三门镇不走了。你要不放心,就去定个房间给我茁,然后让你的人跟着我就是了。”

  “那还不如我跟着你呢!”小姑娘一句话说完,又一个受害者诞生了。

  路信装出高深莫测的样子,微微一笑,手一翻,多了一枚玉简,递给可心:“拿去,知道怎么用么?”小姑娘可心接过后,前后看看,点点头:“这里有个槽子,塞元气石。”

  路信笑而不语,继续装着一切沮掌握之中。小姑娘给他万福行礼:“如此,委屈先生暂撰家的别院。”说完转身对一个黑衣人道:“你去货栈,惹件熊皮来,我要做拜师礼。”

  路信及时的开口:“且慢,一个月后再说。”

  一群黑衣人簇拥着,路信不紧不慢的在街上走着,三门镇地方不算太大,走到痉的时候,一个庄子出现在眼前。依山傍水,一条大路穿过阡陌直达庄子前。

  “齐家别院”四个大字在庄子门口,路信看看这牌匾上的字,很是吃惊:“这书法不得了,铁笔银钩,笔锋之处,剑气欲出。”

  这话让小姑娘听了,很是兴奋:“先生果然是高人,写这个牌匾的先生,正是个剑修。”

  路信被请进一个院子,门口还站着四个丫鬟,不用看都知道,她们跟那些黑衣人一样,都是专门培养出来的♀时候龟灵意念传讯:“这些黑衣人和丫鬟,都是炼气期的修真者。”

  路信暗暗心惊,脸上却很是淡定,看看四个丫鬟:“哪个门派的弟子?”

  “奴家清逸”“奴家清莲”“奴家清柳”“奴家清云”“见过先生。”

  最后一句是四个人异口同声,路信笑着点点头,心道:等于没回答。

  这时候小姑娘可心开口了:“她们都是天灵门清字辈的女弟子,修炼八年都没过练气三级,被打发到这里来做丫鬟。”

  路信心里一颤,暗暗叫苦:“坏了,这下进了贼窝,难道要挖坑埋自己?”

  “呵呵,天灵门弟子!”路信只能故作镇定,淡然的叹息一声,自己装的逼,跪着也要往下装啊♀女娃子真是麻烦,早知道她跟天灵门的大人物有关系,打死人都不招惹她。

  心里懊悔,只好在意念里骂龟灵:“乌龟人,看你惹的祸事。”

  龟灵:“我看未必b没准还是个机会。”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宝盈娱乐 现金棋牌扎金花 大发bet网页版 白金信誉娱乐网
趣赢娱乐下载 优乐国际app 优博登录娱乐
万博体育官网 天时娱乐 ubbet优博 诚博国际app
凯发K8娱乐软件下载 宝龙棋牌 龙8app客户端下载 世界足球国家队排名
亚虎娱乐客户端 神州国际娱乐app 天天娱乐下载 万事博网址
丰尚娱乐下载 银豹娱乐 拉菲平台登陆 金沙彩票 天空彩票
678彩票平台 欧亿娱乐地址 全球最大的彩票平台 多彩彩票网 黄金彩票平台
欧亿娱乐登陆 鹿鼎彩票官网 聚鑫娱乐 欧亿娱乐主管 天易娱乐彩票
娱乐注册 彩票注册官网 诺亚娱乐平台 合盛娱乐时时彩 香港天下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