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在房间内,一人一龟在密谋。

  “要在这里呆一个月,耽误时间啊,白虎要饿死的。”路信有点郁闷,语气也有点冲。

  “堂堂路爷,去去一个幼女都对付不了?”龟灵换了招呼,激将计。

  然而路信已经看穿了一切,给他一个白眼珠,拽了一句文:“如之奈何?”

  “附耳过来!”龟灵招手,路信凑近了,一阵咬耳朵。一边听,一边嘴角露出猥琐的笑容:“嚯嚯嚯,你这个禽兽,连小姑娘都要骗。”龟灵一脸懵逼,好像之前惦记给小姑娘挖坑的是别人。龟灵咬牙切齿:“从未见过这等无耻之徒。”

  路信有了招,心情很好,一摆手:“无耻就无耻,我要是高尚一点,早饿死街头了。”

  丫鬟清逸进来了,躬身万福:“路爷,秀有请。”路信高冷的一笑,信步出门,来到堂前,大马金刀的坐椅子上:“怎么,到了你们的地盘,给我端架子是吧?”

  正门进来的正是小姑娘可心,扫了一眼带着墨镜的路信,背着手倨傲道:“怎么,先生还带着墨镜呢?难不成,那是件法宝么?”路信一看这小姑娘的嘴脸,就知道这丫头之前一直在演戏。这演技,都超过自己了。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路信还有后招,当即嘿嘿一笑:“可心,要不我们来玩个游戏?”

  小姑娘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把路信骗到这里后,捏圆搓扁,还由得他么?不说三门镇范围内的阵法,单单这别院内,也有一个阵法。这小姑娘想的很好,在这个地方没法施法,一个月的时间很快过去,一旦发现这货是骗子,那就剁了他喂狗。还想骗我的熊皮!

  “好啊,那就好好的玩一下。”这丫头看着不大,却非常之狡诈且还心狠手辣。此刻往门外一退,四个黑衣人挡在面前。

  路信缓缓往门口走,四个黑衣人分列两旁,稍有异动,立刻出手制住路信。

  “可心啊,你是不是觉得,他们四个能制住我啊?”明明被包闻,路信却一点都不担心。可心站在五步之外,手里一把匕首,抛着玩呢。

  “先生,要不您就露一手?”可心话音刚落,路信便动手了,也没见他使劲,就是快速的伸手在四人的胸口各点一下。这速度可谓快如闪电,这就是神力的耕。一旦进入距离,任何人都躲不开这一击。

  看着像轻轻的拍了四下,但是四个黑衣人却不一而同的捂着胸口,饮坠,最终坚持着单膝跪下。可心看的清楚,顿时嘴巴张的老大,好半天才结结巴巴的说话。

  “你,你,你怎么做到的?他们都穿着内衬的甲Z这地方你没法施法的。”

  路信缓缓上前,一个黑衣人挡在面前,没有得到命令,不敢主动进攻。路信一伸手,抓茁领丢到院子外面。又一个黑衣人上前,又被抓茁领丢出去,连续丢了十个黑衣人,没有一个有任何反应。这一下,可心的脸白了,站在原地哆嗦着硬撑没尿。

  路信微微皱眉,看着眼前的小姑娘,看着是犹豫怎么疵她,实际上是龟灵在意念传讯:“她的脚底下,有一个灵脉泉,被人用一块巨石挡住了。灵脉泉蕴含的灵气,作为整个院子防御体系的源动力。等下你念口诀,就有好戏看了。”

  路信不知道它说的好戏是什么,但还是阴森森的笑了笑:“游戏开始了I心!”

  小姑娘已经吓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口中还在骂:“这群废物,一群人都打不过一个……。”

  这时候路信双手背着,仰面看天,口中抑扬顿挫:“手握乾坤定生死!”

  提前做好准备后,路信就不用被强制立正抬头了。别人不一样啊,坐在地上的可心站起来了,跪在地上的黑衣人也都站起来了,被丢出去躺在地上不能动的十个黑衣人,也都站起来了,范围内其他人,都被强制立正看天。

  “您可以疡去掉一枚骰子!”龟灵嗖的一下出现了,憨态可掬的鞠躬作揖,就像赌筹的荷官在说买定离手。

  做人不能太黑心,这一次去掉一枚负面骰子吧,去掉一个“病”。

  金色的龟甲再现天空之中,五米直径的龟甲,金光闪耀,蔚为壮观』子开始旋转的时候,出现了一个奇怪的景象,可心站着的地方,突然缓缓的吗,不断的升高,最终一块巨石被一股喷泉顶在半空中。喷涌的泉水掀翻了失去平衡的巨石,可心却没有跟着往下掉,而是代替了被顶翻的巨石,站在的喷泉上。身上的衣服,瞬间被喷泉打湿。

  但是站在远远的看,此刻就是一个极为诡异的场面,一个巨大的金色龟甲,一股喷泉上还站在一个小姑娘。大家都很着急,但是谁都动不了,这就是龟灵说的看好戏么?

  这时候小姑娘苦心的内心已然崩溃,但是她什么都做不了,想哭都哭不出声来,除了思维是正常的,别的都不受控制了。“天啊,天啊,我都干了些什么蠢事,居然怀疑他是骗子。”

  路信有骗她么?有,而且这个骗局从最初版本1.0,已经升级到2.0版本。

  当然了,整个骗局看起来,不是骗局。而是一酬美的表演b抄局的核心前提,就是正在高速旋转的骰子,如果掉下来一个“死”,那么,游戏结束了,大家散伙!

  路信在赌,赢了,赚大了,输了,换个对象接着玩。至于什么小姑娘只有**岁,就这么死在大龟甲术下的风险,路信已经顾不上了。本来这个骗局里,没有大龟甲术的事情,都是这小姑娘自作聪明,逼着路信走到这一步。

  这个时候路信心里就一个念头,千万别掉一个“死!”为了一张熊皮,真不值得!

  也许是路信的意念发挥了作用,八枚骰子转速达到极致的时候,戛然而止!

  啪嗒,一枚骰子掉下来,只能一动不动的看着龟甲和骰子的路信,彻底的松了一口气,在心里呐喊着:“母神保佑!”掉下来的骰子,是一枚“生”。唰的一下,骰子归位,毫无预兆的,龟甲秒消失⊥像刚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如下,喷泉上的可心站不住了,哇哇大哭的往下掉。黑衣人等,也都先后恢复原来的状态。直径二十五米范围的所有人,怀着惊骇的心情恢复原状,好几个本来好好的修真者,膝盖一软,跪了!

  路信继续他完美的演技,上前一步,一伸手,揪咨心的衣领,拎着她送到面前,阴森森的眼神,狰狞的面孔,冷然发问:“这游戏,好玩么?”

  领子被揪住,可心就算想哭也哭不出来,更不要说这一刻,已经被吓的失魂落魄。

  如果时候之前只是被吓坏了,那么接下来的一幕,可心直接尿了。

  院子里先是出现几个人的虚影,渐渐的凝聚成实体。一、二、三……八、九,一共是九个光溜溜的女子,站在院子之中。可心看见这些人的时候,正好是路信给她放在地上之时。当即吓的腿软坐在地上:“鬼啊!”尖叫声穿透云霄,“可爱的”小姑娘可心,连滚带爬的藏在路信身后,紧紧的迸他的腿不放,嚎啕大哭:“先生,先生,放过我吧。我知道错了,你让她们都走吧,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九个一丝不挂的女子,先是满面惊讶,看清楚院子里的一切后,九个女子都跪在地上,丝毫没有遮掩自己身体的意思,朝路信磕头,异口同声:“多谢高人赐活!”

  这个时候轮到路信的内心崩溃了,毫无疑问,这九个女子都是死在这个院子内的。那么是谁下的手呢?答案已经有了,就是迸自己大腿的那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可心,谁能想到她如此的歹毒呢?嘘纪,视人命如草芥。

  稍稍沉默,九个女子不敢抬头,路信长叹一声,伸手摸着可心的性袋:“知道错了么?”可心笑啄米似得点头:“知道了,知道了H生不要杀我!”

  路信摘下墨镜,冲她温和的一笑,又带上墨镜:“记租张脸,不要告诉任何人。今后,你知道该怎么做了么?”

  “知道了H生说什么,我就做什么。那个,先生啊,让她们都消失吧。”可心一句话,地上的九个女子浑身一颤。路信呵呵一笑,蹲下身子,看着可心的小脸蛋:“记住,你嘘纪如此歹毒,不是你的错。而是有人在你还在娘胎里的时候,对你施了邪术。但是今后呢,你在我身边学艺,对那些不构成威胁的人,一定要心存善念。”

  可心这丫头,此刻呆呆的看着路信:“为什么呢?先生!”

  路信拍拍她的脑袋:“这个以后再说,现在你要去洗个澡,屎尿齐出的臭死了!”

  “啊……!”尖叫声在空中回荡!

  3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世界杯投注 优乐国际app 明发国际平台官网 龙8app下载
大集汇娱乐网址 扎金花棋牌游戏官网
玩龙虎技巧 天来娱乐下载 sunbetapp下载 天天娱乐
天时娱乐平台app 多宝平台网址 怎样订阅到“足球大赢家”电子版 大赢家比分
888真人888集团app 新天地棋牌游戏 利来官网app 2018世界杯在那投注
华人娱乐平台 百采网大全 帝豪时时彩平台登录 天游娱乐彩票 全天时时计划
娱乐注册 富豪彩票官网 瓜子脸沙宣短发 凤凰彩票手机客户端 丰尚娱乐代理
彩票一号店 8天游娱乐 国际彩票平台 多盈在线彩票 满堂彩网站手机
星辉彩票 天游娱乐在线 亿赢彩票登录 华人娱乐彩票官网登录 如意娱乐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