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泉上的巨石并不简单,而是刻有阵法,将灵泉所蕴含的灵气转化为别院防御阵法的动力。路信玩了个游戏,巨石被掀起,灵泉成了喷泉。按照齐乔氏的理解,灵脉被破,防御阵法自然消失,这才有了放出法宝罩诅泉的举动。

  现在她看见的却是手镯被撑到了极致,眼看就要被防御阵法反噬而毁掉,叫她如何不精呢?话又说回来,之前阵法的威力,也不至于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就能撑破手镯啊♀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路信刚才的游戏,没有毁掉阵法,反而增强了阵法的威力。

  这叫齐乔氏如何不惊}就没见过这么玩的!

  整个聚灵大陆,没人能理解大龟甲术这操蛋的属性。只要附近有灵脉,大龟甲术第一次肯定给你倍增。第二次在同一地点出现,呵呵呵,就等着哭吧。

  齐乔氏赶紧收起法宝手镯,拿到手里的时候,心疼的直哆嗦♀法宝已经毁的差不多了,需要重新炼制。心疼归心疼,再想到路信的时候,不寒而栗!

  高人行事,但凭喜好,这一点展露无遗(俗的讲,心情不好,抽你个嘴巴子,高兴了,丢给你颗甜枣儿♀种人,最难伺候,但是又最讲缘分∩此猜断,今日之事,未必不好。

  正所谓无形之装最致命,路信根本就没想到这茬,磁骗来的极地熊皮,乐的屁颠屁颠的走了,留下这么一个奇怪的现象,却把齐乔氏给吓的差点尿了。

  再然后,高人这个芋就深刻了,而且还不是一般意义上的高人。远的不说,天灵门里头随便抓一个顶尖高手出来,你试试看能做到这步么?

  面对白虎可怜巴巴的眼神,路信也是非常抱歉,伸手拍拍它的脑袋:“吃吧,肉虽然凉了,好歹是煮熟的!”

  白换的一声,一口就给一头猪咬下一小半,嚼吧嚼吧,咽下去了,一头肥猪,这吃货就用了三口,吃的一嘴的油水。然后,盯着路信看,这不是嫌肉是凉的,是不够吃啊!

  “我说你,至于饿成这样么?”路信不爽的骂,龟灵冒出一句:“白虎背着你飞了很远的路,自然需要补充了。”

  “还有这事?”路信颇为诧异,他习惯用机牲口了,还真没太多的经验。

  白换的一声,表示龟灵说的没错。路信心疼的跺脚:“这么能吃,怎么养的起。”

  白虎又嗷了一声,双爪捂着脸。龟灵在边上翻译:“它说,遇见这么抠门的主人,丢虎!”

  “我呸!”嘴上从来不怂的路信,立刻反喷回去:“要不是遇见我,你早饿死山林了。你个没良心的白虎,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你。”

  话是这么说,路信还是摸着下巴琢磨了一番:“乌龟人啊,我看那个别院不错啊,要不要骗为己有啊。作为一个根据地,也是好的。”

  龟灵最烦别人叫他乌龟人了,也就是路信了,只能捏着鼻子认了:“不好。地段太差了,深处三个门派的包围之中,出点啥事情都没地方躲。”

  路信仔细想想,好像是这个道理,曳道:“不管了,先去客栈问一问,冯熊有没有来住过。好多活等着骗他来做呢。”

  龟灵不阴不阳的来了一句:“此事不忙,先某个落脚的地方再论。”

  路信费解的反问:“落脚的地方?怎么讲?”

  龟灵上下打量这货,曳:“竖子粗鄙不堪,如何扰他人?”

  路信瞪着一双牛眼,怒喝:“我读书少,你能说人话么?”

  龟灵怎么都掩饰不去的鄙夷,是个人都看的到。路信处在愤怒的临界点时,龟灵才飞快的表示:“你从汹市井长大,对修界的事情了解不多。行为举止太过随意,这样想骗到人是很难的。还有你说话的方式,也太过粗俗,需要改进。”

  这下路信明白了,一拍大腿:“早这么说我就明白了嘛』就是包装么?碧玉楼那些姐儿,都是我包装推出的,生意好的不得了。我跟你讲啊,当初我就是个穷。”

  龟灵的表情就是三个字:“我不听!”毫无疑问的打断了路信对光辉历史的回顾!

  这货很不爽,总想找点事情发泄一下。龟灵这家伙今后借用颇多,王八汤威胁论以后不能说太多,玩意惹它记仇,倒霉的还是自己。四下看看,白虎在那打瞌睡,路信一脚踹过去:“吃了睡,睡了吃,起来干活了,去看看附近有没有合适的地方。”

  白虎不爽的嗷嗷叫起来,龟灵立刻翻译:“它说三门镇西北方向,有个散修的洞府。昨天去那边打猎的时候,差点被人用网状法宝抓起来。”

  这附近还有散修?路信颇为惊讶,三个门派都是秩门派,天灵门还一度跻身十大门派♀附近居然还有散修这种东西存在,真是胆子够肥的』如杀上门去,鸠占鹊巢?

  龟灵这家伙很会泼冷水,一句话就把路信的憧憬给打断了:“别想了,你未必打的过人家。”路信脖子一扬:“我有大龟甲术,万一丢出一个死来呢?”

  龟灵不屑的歪歪嘴:“二级大龟甲术,你觉得有机会靠近他二十五米?”

  路信挠挠头:“那你能有啥好法子?”龟灵先整理了一下衣衫,这才开口:“此时,你该说计将安出?”路信冷笑:“你觉得,我能文绉绉的说话么?偶尔抄一句说书人的话还行,你让我这么说话,不如先弄死我。”

  龟灵面不改色重复一句:“计将安出?”路信一看他认真了,也鱼挠头,苦笑认怂:“好了,好了,你赢了。嗯,计那个出?“计将安出?”“知道了,计将安出?”

  龟灵满意的点点头,吐出一个字:“骗!”

  嘶,路信狠狠的吸了一口凉气,行走在暴怒的边缘。说到这个骗,他现在不是很热心了。为啥呢?在别院的时候,差点把小命给骗没了♀家伙有一门好,就是自知之明。他现在这点手段,骗一些低级修真者还凑合,遇见别院里的那个齐乔氏,那就得抓瞎。要不是大龟甲术和神力的组合,让那女人看不出深浅,未必能走出别院啊。

  没见路信连九个女的都没带么?

  有趣的是,路信根本没想到,现在的齐乔氏对他非常害怕。

  路信抬手指着自己的脸,瞪着龟灵怒吼:“你看看这张脸,多么的帅气,多么的。”读书少,想不到更多的形容词了,路信停顿一下:“这么帅的脸,你觉得走在继续当骗子的老路上,合适么?”

  “合适,因为你无路可走!”龟灵的答案就是这么直接,就是这么欠揍!

  满怀悲愤的路信,听到这句话,发现无法反驳。大龟甲术,二十五米,神力,好吧,打上门去肯定被人远程法宝BIU死↓非自己走狗屎运,丢出一个“和”字,然后近身打击。那么就会有一个可能,在他丢出“和”之前,可能会先丢死自己。

  实话就是这么不中听!路信无语至极,给自己的行骗道路找借口:“为了复兴神族这一伟大事业,我当骗子我自豪!”

  是不是真的自豪呢?呵呵,看他脸上痛苦的表情就知道了。

  就在路信琢磨怎么骗那个散修的时候,天空中有人高呼一声:“下面可是路爷?”

  抬头一望,谁飞辣么高?心劳资念口诀,掉下来摔死你!

  空中两人一前一后,前面那个大胖子,烧成灰他都认得。

  路信立刻进入状态,面带微笑,招手致意。

  冯熊看见路信在山林之间,真是太高兴了。能认出来多亏那头白虎!

  两人乘坐的飞行法宝都是木鸢,明显后面一个要吃力一些♀不是炼制的问题,是法宝坯子的技术含量不足所致。

  “冯熊,见过路爷!”冯熊心里那个激动啊,总算是再次见到讲缘分的路爷了。跳下木鸢,顾不上收起来,直接单膝下跪,双手抱拳行礼。

  身后瘦子也跟着行礼,口称:“冯虎见过路爷!”

  “客气了,起来吧!”路信满脸诚意和微笑,很装B微微抬手意思一下。

  冯熊也没客气,站起来拉着师弟过来说话:“路爷,这是我师弟冯虎,炼器一道水准远在我之上。”路信上下打量一番这位,心说一个辣么胖,一个这么瘦,怎么不去说相声?

  “相逢便是有缘,二位大礼相待,倒叫我为难了。”路信这时候完全按照龟灵的提示说话,酸的他倒了大牙。说完后,这货摸着下巴做沉思状,实际上在跟龟灵交流呢。龟灵的眼睛多毒啊,这个冯虎只有练气四级的水准,说明他的侧重点不在个人修为的提升上。

  路信说着手一番,手里多了一枚玉简,递给冯虎:“这就算见面礼吧,偶然得到的墟意,对炼器之道的提升应该有所裨益。” p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全讯新2网址 世界杯彩票怎么玩 现金投注网有那几个 利记官网
亚博下载 僵尸工坊狗腿官网 申博太阳城线路检测中心
金世豪客户端下载 龙8官方网站 天时娱乐下载 衡水内画值钱吗
玛雅娱乐官方登录 A8吴乐 拉斯维加斯在线app下载 乐8娱乐帐户注册
老虎机注册送彩金 澳门百家乐线路检测 齐发娱乐国际 股民微信资源
娱乐注册 246天天好彩 丰尚娱乐彩票 新宝娱乐 丰尚娱乐游
彩名堂 鑫乐网 诺亚娱乐代理 麒麟网 金亚洲娱乐平台
澳彩 幸运飞艇官方直播网址 凤凰彩票官网 欧亿娱乐登录 银豹娱乐
678彩票网 cg彩票接口 凤凰娱乐平台登录 兆彩票注册 亿游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