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绾绾在千机门外门弟子中,水准只能算秩偏上♀个水平的弟子,一年下来也未必有一次机会能进灵脉修炼。上一次的内门法逼作大赛,孙绾绾发挥出色,获得第三名≮是有机会进入灵脉修炼一段时间,但是这个事情最终却被门主夫人卞玉阻拦了。

  千机门实际上的话事人是卞玉,而不会门主孙慕仙。本来属于孙绾绾的机会,被否定了。实际上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就过去了,孟青青的成绩也很好,排名第四。因为与孙绾绾关系很好,进入灵脉修心这次机会,也被剥夺了。区别在于,孙绾绾是被卞玉剥夺了机会,孟青青则是被外门总管塞了名额。

  相比之下,制作大赛排名第十的林薄,得到了一个进入灵脉的机会。

  这个事情给孙绾绾和孟青青的打击不小,两人由此消沉了好些天,一直到三天前,门主孙慕仙来到外门,亲自宣布了她们两人进入灵脉修炼的事情。

  后来才知道,门主妇人卞玉闭关了,现在是门主说了算。外门总管为此,还被孙慕仙叫过去臭骂一顿,出来的时候脸上好有耳光的忧≥说,这一次门主夫人顿悟了,要闭关修炼很长时间。卞玉是千机门第一高手,化神期高阶,此次闭关,有望突破,进入化虚境界。

  同为化神期高手的孙慕仙,在修炼方面,却始终落后夫人半步。

  对此,有各种传言,主流说法有二,前者因为惧内,不敢超越。后者则为卞玉资质更高。

  说起千机门的八卦,两女的就没那么严肃了。说到不公的待遇,不免愤愤不平。

  “还好门主公正,不然我和绾绾修炼耽误了。”孟青青说这话的时候,孙绾绾笑的鱼不自然。路信没看见就是了,就算看见也不会多想。至于说到当初在千机门办事处遭遇孙绾绾的事情,千机门经承发现优秀人才,提前进入办事处等待遴堰个过场。

  说完千机门的事情,路信突然一拍大腿,差点忘记一个事情。说着站起来往外走,两女愣住了,孟青青在后面招呼:“等一下,你要出去么?”

  “我把坐骑留在外面了,去叫它进来。”路信回头,狡黠的一笑。

  “此葱阵法,我送你出去吧。”孟青青赶紧跟上来,孙绾绾站起来,犹豫了一下没动。

  孟青青在前面领路,顺便介绍这里的阵法:“这八卦阵,你进来的时候真走运,随便走都能走入生门』然阵法启动,我们发现的晚一点,就得给你收尸。”

  路信吓了一条,什么八卦阵?还有这么个说法?

  “当时我就是顺着山谷的溪流往里走,看见一座桥就过桥进来了。”

  孟青青回头冲他笑笑:“这个阵法挺复杂的,我都没弄清楚。你真是有大运气的人呢!”

  可不是么,随随便便的往里闯都被他走对了?那么真相究竟是什么呢?

  龟灵意念传讯给了答案:“以灵脉为为核心动力的阵法,对天生灵体者无效。天生灵体者,对灵脉有本能的反应,进入类似的阵法,直觉会领着天生灵体者顺利走向灵脉♀阵法没发动是她们的服气,一旦发动了,你陷入困境,只要使用大龟甲术,什么阵法都破个干净。”

  路信觉得这家伙又在骗他,这是把自己往弄死自己的道路上引。

  “神族为何遭到聚灵大陆仙界、修界的联手绞杀,就是因为大龟甲术的无解♀个以后你就知道了!”路信听到这句,直接懵逼了:“你说什么?联合绞杀?上次说是仙界偷袭?”

  “是么?那我忘记告诉你了。放心吧,五千多年都过去了,修界知道这个事情的人,飞升的飞升,挂掉的挂掉,没人知道你的⊥算是仙界,这些年为了排名打生打死,当年的高手估计也死的差不多了。”

  走在前面的孟青青突然站住,回头看着低头“走路”的路信,这货还在跟龟灵交流呢,没注意到前面,眼看一头撞上,下意识的脚下刹车:“你怎么停下了?”

  “你就这么不想理我啊?”孟青青一脸的黑线,严重不爽的表现。心里那个委屈,故意抢着送你出来呢,不就是想多聊几句么?你倒好,低头走路撞哑巴。

  “啊,想点事情呢。”路信可不敢背这个锅,斜候这姑娘挺乖巧挺可爱的,自打胸前长肉后,性格变化不小,发展到后来,就像个刺猬!

  孟青青审视一番:“自觉告诉我,从见到你那一刻起,你都在骗我。”

  女孩子这么聪明真的好么?路信很想问一句,但是怕被孟青青打。

  “来,别说话,看着我的眼睛!”路信很突然的严肃,孟青青触不及防,视线相对之际,在对方的眼睛里,看见的是自己的脸。心跳不自觉的加速,脑子里胡思乱想:他什么意思?难道是想告诉我,他的眼睛里只有我么?这是要表白的前奏么?不是喜欢孙绾绾么?

  “说,看见什么了?”路信的问题来了,孟青青错误理解,扭捏的低头:“你都知道还问?”路信费解的看看她,觉得不太对头,只好接着往下编:“嗯,我相信你也看见了我真诚的眼神,你居然说我骗你,真令人桑心。”

  好吧,这是一个小的误会,孟青青反应过来了,这货根本不是什么眼睛里只有你的意思。当即羞涩消退,恼火往外冒。

  “你骗我骗的还少了?斜候你就骗我。”孟青青心里那股酸劲全都上来了,瞪圆了眼睛,语气不善。路信做贼心虚,强做镇定的辩白:“我骗你啥了?还从协起呢。”

  “你还说没骗我?我八岁那年生日,你打只山鸡炖了,告诉我你不喜欢吃肉,一锅肉全被我吃了。洗锅的时候,我看见你在啃骨头E岁那年春节,你给我买了新衣服回来,我问你钱哪来的,你骗我说路上捡到的。实际上你在码头帮人扛包,晚上背着我在屋子里上药。还有那一次,你。”孟青青不说就算了,这一说,眼泪珠子不停的往下掉。

  路信慌了神,伸手帮忙擦眼泪都来不及,孟青青也不管他的手在脸上擦,还在那“算旧账”。路信赶紧开口:“行了,行了,这么多年前的事情,你都还记得,真是服你了。好好一个大姑娘,还是个修真女侠,哭哭啼啼的不好看呢!”

  最后这句话效果很好,刷的一下,水龙头关上了。孟青青转身,自己猛的擦了几下,再回头时眼神柔和的令人沉醉:“哥,这些年来,我一直欠你一句话,谢谢!”

  “行了P了;家人说这些干啥!”路信话是这么说,心里却也是鱼发酸。赶紧揉了几下眼睛,大步往前:“走,出去给你个惊喜。”

  迈步过桥,前方山谷一览无余,路信指着歇痉:“青青,看仔细咯。”说着对着树林的方向喊了一句:“吃货小白!”

  话音刚落,树林里白虎蹿出来,奔着路信飞奔而来,真的是在飞啊♂膀都张开了,加速之后滑翔了一段,收起翅膀的时候,已经落在路信面前。

  这一下孟青青看呆了,这家伙差点毁了灵脉啊。没想到,居然是路信养的祸害。

  “这是你养的?”孟青青呆呆的问一句,路信得意洋洋的点头:“是啊,我厉害吧?”

  “厉害个屁赔我的汹!我辛辛苦苦,省吃俭用,养了三年白白胖胖的汹狗,被你的白虎也吃了。你赔我,你赔我!”孟青青暴走了,挥拳一顿乱打,路信抱头鼠窜,边跑边喊:“别动手啊Y打我还手了!哎呀,你还打!”

  路信神力在手,要近身肉搏,收拾孟青青也就是一漳事情。可惜,常年生活在孟青青的淫威之下,心里阴影难以消除。只好被动的挨打,偏偏这女孩子打人的方式不叫打,叫掐,叫拧,两根手指捏着软肉,一个加力旋转。

  白虎一脸懵逼,看着在它面前威风凛凛的主人,此刻变成了丧家犬T袋歪着,似乎在琢磨,要不要换个主人。

  总算是孟青青发泄完毕,路信其实一点都不累,但还是要装着跑的很辛苦的样子。

  看着他努力的顺着自己的样子,孟青青的一颗心柔软的要融化了。上前来:“不许跑!”

  “我不跑,你别在动手了,真疼啊!”路信龇牙笑了笑,孟青青上前来伸手,一方绣帕在他的额头上擦拭♀个转折,白虎又看傻了!

  人类,真是无法理解!

  幽香在鼻尖飘荡,路信突然鱼骚动的情绪,想躲开这个亲热的动作,但是孟青青却伸手按的肩膀:“坐下!”路信只好坐在桥的栏杆上,面前很明显的吗,在微微摆动! p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乐虎国际游戏官网 国际足球排名 超碰视屏 现金网
携程商家 百人牛牛下载
扎金花平台排行榜 亚搏app 全世界足球排名 天天娱乐软件
龙城国际线路检测 网上AG 豪博娱乐网站 扑克王APP
百家乐在线app 新天地棋牌下载官网 利澳国际娱乐官网 亚虎国际APP
4480青苹果影院 色五月丁香 678五月丁香亚洲综合网 五月情色 日本成人电影
678五月丁香亚洲综合网 激情图片
青娱乐 日本写真 我爱干b
丁 香 五 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