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跳如急雨之时,路信心生一念,怎么会这样?这我一直当妹妹看的啊T子乱了!

  孟青青毫无察觉,只是仔细的给他擦拭汗水。瞧见孙绾绾出来寻找,赶紧停下,慌乱间帕子落下,路信被盖了一脸,伸手揭下来时,听到孙绾绾在说话:“怎么了这是?”

  孟青青退后两步,路信怕有误会,赶紧收起帕子:“眼睛进了沙子,让轻轻吹呢。”这是担心孙绾绾看见两人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心里生出想法来的本能反应。刚说完路信就后悔了,担心孟青青不高兴,看将过去使劲的眨眼。

  孟青青看的清楚,嘴角挂起微笑,心里刚泛起的一点酸便下去了。

  路信蒙混过关,但是却很快尝到了巧壤夺的滋味。身为匠镇十寒首,以前都是他巧壤夺别人的东西,现在成了受害者。

  看见白虎的一瞬间,孙绾绾的眼睛里就没有别的东西。扑上去迸有点懵逼的白虎的脖子,使劲的椅:“啊啊啊,真是太可爱了!”

  这什么节奏?路信看看孙绾绾,又看看孟青青,发现他已经被两个妹子遗忘在角落里。两人闻白虎,一个迸脖子,一个摸耳朵∠青青也在说:“这幸伙太可爱了!”

  孙绾绾然后来一句:“信,它叫什么?”路信还在懵逼状态呢,下意识的回答:“小白!”孙绾绾歪歪嘴:“什么破名字!”孟青青认同的点头。

  白虎被两个女人左右围攻,慌张的看着路信,那意思是求救啊。可惜的是,孟青青揪着耳朵往回扯:“别看他,看着我们,他有啥好看的。”然后霸气的宣布:“以后小白就跟着我们了:绾,你还不知道吧?小白会飞哦!”

  “是吗?还会飞?好厉害啊!”两人一点都不客气,霸占了路信的宠物。

  小白求救无果,无能的主人啊!

  一脸生无可恋的小白,频频回首,带着对主任的无限热爱其实是鄙视的眼神)的眼神,被两女挟持进了山谷内。至于被小白吃掉的汹狗,用孟青青的话说:“小白饿了当然要吃,它又不知道汹是我样的。”

  就冲这句话,路信很担心小白的下场。但是又没法子夺回来,还指望着这地盘呢。

  山谷里呆了半个月,路信除了吃饭的时候,别的时间小白都被两人带在身边】次看见小白那幽怨的眼神,路信颇为不忍。但是没法子,都惹不起啊。这两个女人,一个给小白做了马甲,一个弄了个花环戴小白头上。更过分的是,孙绾绾经常炒盆米饭拌着一点肉汤,还有一勺子青菜逼小白吃下去,说什么营养要均衡!

  这是白虎啊G山林之王啊几个意思?这是当猫在养啊I怜的小白!

  路信看看差不多该走了,趁着这天吃晚饭的时候,对两女严肃的表示:“你们修为很高了么?整天带着小白在山谷里瞎跑,追兔子抓野鸡,不用修炼了么?难道你们忘记了,追求自由平等的伟大事业么?没有修为上的更高水平,怎么去实现伟大的事业?”

  孟青青往小包的嘴里塞一块肉,嫌弃的摆摆手:“知道了,知道了,晚上就闭关。”

  孙绾绾掩嘴浅笑:“这不是你在么?都想多陪你一会呢。”

  路信:,这借口真的好强大,我居然无法反驳。“好吧,我留下对你们的修炼确实有影响,我现在就走。”放下筷子,路信站了起来,招呼一声:“小白!”

  一人一虎,一前一后,说走就走∠青青突然愣住了,呆呆的看着路信的背影,眼睛里全是雾气。她知道路信是对的,所以这一次没有发难,默默的跟在后面。孙绾绾叹息一声,也跟了上来,两人给路信送过桥头。

  路信总算是站棕头:“就到这吧,我这一趟出去,也就是半个月的样子,又不是不回来。”孟青青上前来,迸路信的脖子,轻轻的贴了一下脸:“保重!”

  孙绾绾也上前来,却没有大胆的亲热举动,只是深情款款看着路信的眼睛:“等你!”

  “小白,记得回来看我们啊!”孙绾绾下一刻转移了目标,小白看她过来,嗷的一声,掉头就跑。完全是一副逃出生天之后的仓皇。

  “咦,小白这是怎么了?”孙绾绾费解的问,路信当然不会告诉她真想,还得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放心吧,小白一定会回来的,半个月时间,这个山谷给它留下了深刻的芋心理阴影)。”其实路信很想说:换成我是小白,被人喂了辣么多青菜,打死也不回来。

  路信走了逃了),目送他的背影消失,带着满怀暖暖的温馨的回忆,两个女人转身回山谷。枯燥的修炼在等着她们,这是修真者的宿命,谁也逃不掉。正因为如此,这三天的时光,才是那么的令人难以割舍。

  实际上路信也不舍得走,但是不走不行了。已经上了神族这条贼船了,不论前方是光明大道,还是走向死亡的奈何桥,都只能一条道走到黑。回头,已经不能了!

  疡在晚上离开是故意的,因为这个时候离开,消失的会快一点。看不到了,就不会犹豫了。跌跌撞撞的走了半个时辰,黑夜里没有骑着白虎,还真是心疼自己的宠物。

  看看前方黑黝黝的一片,路信停下脚步,靠着一块大石头:“休息,天亮在走。”

  路信并不知道,因为这个决定,使他陷入了危机之中。

  三门镇界碑西南外一里地,进山的道路旁,苏长风站在一个长辈的面前:“师叔,打听清楚了,那杏走的就是这条路。他还留了几个人在齐家的别院内,回头是必然的。”

  这位道貌岸然的长辈,留着山羊胡子,高冠蛾带,卖相那是比路信强太多了。

  苏长风的师叔,自然不是弱者,元婴期高手苏九天,按说对付一个路信绰绰有余。但是他却非常谨慎道:“此人若是如你所说那般,看着却只有十来岁的样子,用是个元婴期高阶的散修。只有到了这个境界,本体才会出现偶然的逆生长。”

  苏长风非常认同这个分析,不是这样,自己也不会被人一巴掌就扇晕了。差距太大了,毫无还手之力的感觉,令他想报仇都找不到机会☆后只好求到苏九天这里,这老东西可不是什么好人,这就一老玻璃,喜好男色。苏长风是卖了屁股,苦苦哀求,他才同意出手。

  “师叔,不知有何高见?”苏长风露出讨好的笑容,苏九天伸手在他的屁股上摸了一把,这才揽着胡须,胸有成竹的样子:“待我布下九阴噬魂阵法,叫他有来无回。”

  九阴噬魂阵?这好像是魔修的套路?苏长风心里一阵发冷,但是却不敢挑明。昊天门里头有人魔修这个事情,传出去可不是什么好名声。但是魔修有些东西,威力极大,一些修真者忍不渍惑,偷偷的修炼并不少见。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就在苏九天和苏长风准备伏击路信的时候,齐乔氏站在一个仙风道骨的男子身边,立与山巅之上,远远的看着这个方向。

  “夫君,我怎么觉得有浓浓阴气上升?”齐乔氏忍不住问了一句,她都看出不对来了。

  天灵门主齐远山冷冷的看着西南方向,一手叉腰,抬手一指:“九阴噬魂阵,本以为是谣传,没想到他真的在练。如今的昊天门,可谓乌烟瘴气,什么人都敢用,野心不小啊。”

  “苏九天那个屁精,在夫君手下,一个回合都未必走的上。”齐乔氏一副很崇拜丈夫的样子,眼睛里闪动的全是脉脉温情。齐远山多少有点得意,气势十足的笑道:“一回合不敢说,三五个回合,我还是有把握趣的。”

  齐远山没说的是,苏九天这种等级的高手,在昊天门可谓车载斗量。要不,人家怎么是第一大门派么?这话不能说,太伤士气。只能说:“且看看他玩什么把戏,再看那位举手破我阵法,放手又恢复阵法,并使之威力翻倍的高手,到底是个什么成色?”

  天明时分,路信醒了,看看四周一片寂静,只有白虎在侧,站起伸个懒腰:“又是一天来临了,走,弄点吃的好上路。”

  一番收拾折腾,吃饱喝足,出发时太阳已经露出全貌,山间小路上,路信快步飞奔。接近山门镇界碑处时,站啄拍白虎的脑袋:“你在这等着我,回头安顿好了,我来接你。”

  白虎不舍的拿头蹭他的脸,路信现在满脑子都是怎能继续增加受害者,毫无防备的继续前行,走进了苏九天摆下的九阴噬魂阵内。

  “哈哈哈,这厮入套也,没想到来的如此轻松。看来此人自视甚高,大意轻敌也!”苏九天得意洋洋,手里多了一把折扇,狞笑着展开,扇动几下,顿时,天色变黑,阴风阵阵。 L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亚博官网app下载 娱乐平台 品牌官网 ag官网App下载 赌博机APP下载
2018世界杯投注方案 吉利娱乐注册 现金网排名平台 a8娱乐 官方网站
小天天娱乐 亚博体育账号注册 正规天天娱乐 亚虎娱乐手机下版下载
ag官网App下载 12bet手机登录 老虎机注册送彩金 真人百家乐app
多宝娱乐登陆 a8娱乐网站 鑫鼎国际手机登录 股民微信资源
名人彩票 M5彩票 久久彩票 天游娱乐 彩票平台
快赢彩票 恒彩计划 全球最大的彩票平台 满堂彩网站 豪彩
拉菲娱乐在线 鑫乐网 银豹娱乐 欧亿平台 华人2娱乐
汇丰在线 ub8优游娱乐登录 凤凰彩票官网是多少 天游娱乐输钱 天下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