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我?红烧还是清蒸?”路信不以为然,龟灵很平静的反问:“你说呢?你都翘了!”

  长期工作战斗在娱乐行业的路信,自然明白龟灵话中所指。忍不紫尬笑了笑,这样一来,脸上的冷意消失,取代的是皮笑肉不笑。眼睛也没有直勾勾的看着人家齐乔氏。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居然是熟女控!”龟灵还不消停,路信无视他的挤兑。

  收回眼神,路信恢复自然表情:“我从来没有计较过,只是不想找麻烦!”

  高人的防范,瞬间四溢。龟灵意念狂呼:“俗用这么说,俗事如云过,一一记之,徒增烦恼尔。”路信意念传讯:“闭嘴!”

  “先生,你不喜欢可心了么?”小姑娘眼泪汪汪的上来,迸路信的大腿。

  “下次记得用生姜,辣椒颜色太亮了。”路信笑了笑,可心被识破,收起哭脸,笑嘻嘻的抓住路信的手:“先生果然高明,一眼就看穿的我锌俩。还是先生说话实在,不像门派里的那些长辈,本事不大,却是会装,说话都叫人听不懂。”

  暗暗叫了一声惭愧,路信面无表情,语气淡然:“看来今天走不成了,前面带路。”

  “先生不能留在这里么?我也好日日请教。”齐可心这就是要拜师了,路信哪有什么可以教她的,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装:“我没什么可以教你的,你还是安心的修炼门派绝技吧。”

  齐可心还要撒娇,却被母亲一道眼神制止,随后齐乔氏上前一步万福,轻启红唇:“可心年幼,尚未正式修行,于先生而言,确实没有可教的。”这话的意思就是,一个大学教授去教一个幼儿园的孩子,你说他教的效果,能比幼师好么?

  路信却理解错误,这就是读书少的毛病了,还以为这齐乔氏在挤兑自己。好在辅助修炼的心法,他事先准备了很多,手一翻多了一枚玉简:“拿去,每日先练这个半个时辰,再练本门心法,可起事半功倍之效果。”

  这下齐乔氏眼红了,盯着女儿手里的玉简,路信迎头一盆冷水:“别看了,打基础的辅助心法,对你无用。”齐乔氏讨好的笑了笑,别人没看见路信的威风,她是亲眼所见「笑间破掉了九阴噬魂阵,苏九天一个元婴老怪,御接逸,此人毫无动作,苏九天便撞了山。此刻,丈夫还在为这个事情发愁呢。

  路信大摇大摆的进中门,进入前堂时习惯性的站住,脑中龟灵又传讯:“跟着她走就是。”齐乔氏脚下不停,穿过堂前往后院去,这一下路信有点不淡定了。登堂入室,不合世俗之情理。后院一般住的都是女眷,正常情况闯进去要被人打出来的⊥算是女眷想请,没有男的陪伴,也是极为不妥的事情。

  龟灵又传讯:“站住!”路信站在后院门前,装镊样的四处打量一番,脑子里听龟灵的传讯,复制粘贴:“修行者不拘俗礼,却不可无礼。金仙大道,太上忘情,而非无情‰世修道者,当先入世,人生百味尝遍,才能离世忘情。”

  说完了,很装逼的低头问齐可心:“你能听懂么?”齐可心曳,前方的齐乔氏欢儿,却已经先拜了一拜:“先生之言,如洪钟大吕在耳,奴家多谢先生解惑。”

  实际上这些话,路信自己都不太懂,但是不妨碍他接着往下装。看都不看拜谢自己的齐乔氏,继续对齐可心:“不懂不要紧,记淄行,道理这个东西,还是要自己去领会。说教能明白道理,这世间早就金仙遍地了。”

  齐乔氏是怎么理解的呢?这是一个很辩证的道理。现在的修真者,都是从修炼。路信的意思这是不对的,修炼是需要体察世情的。要忘情,你也要先有情才能忘情不是?人不在红尘中历练一番,见识到生死,又怎么会体味到修真长生的好处呢?

  齐乔氏自幼进山修炼,后被齐远山看上,择为双修伴侣。齐乔氏对齐远山,并没有太多的感情,所以更多的心血,倾注在女儿的身上。路信的一番话,齐乔氏错误理解为,路信看出她的“情”之所在,刻意提醒一句。不要整日沉浸在门内的那些争斗之上,忘掉这些事情,才能在修炼大道上进步更快。

  道理过于艰涩,女儿还小,自然是听不懂的。所以呢,路信才会告诉女儿,不要太过着急,将来经历过了,自然会明白其中的道理。

  总而言之,因为信息不对称,加上龟灵这个老神棍讲的都是云里雾里的道理,路信的形象越发的高大。殊不知,路信说出来这些话,转眼就忘记了。

  至于文绉绉的礼,路信转身就忘在脑后,哈哈哈的大笑三声,迈步进门,走进后院。

  齐乔氏也不觉得他失礼,只是觉得这才是真性情。

  为了讨好刚才“指点”过自己的高人,齐乔氏不用丫鬟动手,亲自拿来毛巾浸湿,拧干后递给路信:“先生一路风尘,擦把脸吧。”

  装过头的路信,忘记了一个事情,就是自己脸上抹了药水,皮肤变黑了。这湿毛巾擦一遍,就像被墨水染过一般,白色的毛巾瞬间变黑。路信浑然不觉,擦几下还不过瘾,走到端着水盆跟前的女弟子跟前,动手洗面,毛巾在脸上擦来擦去,真容暴露。

  等路信放下毛巾回头时,早就发现不对的齐乔氏,彻底的惊呆了。原来的路信因为有点黑,看着就像个干活的粗人,现在擦拭干净了,九次“愈”的效果出来了。眼前的男子,唇红齿白,白玉一般的面容,完全换了一个人。

  之前是路信看着齐乔氏看呆了,现在正好反过来了。齐乔氏一双眼睛溜圆,眼珠子直勾勾的盯着这张完美无瑕的脸,一颗心跳的就像小马达在驱动。恨不得一口把眼前的男子吞下肚子里去,才算心满意足呢。

  别说齐乔氏了,齐可心也看傻眼了,就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端着水盆的女弟子更是神情恍惚,不自觉的手上一松,咣当一声,水盆落地,惊醒众人。

  路信这时候反应过来了,心道:坏了,暴露真面目了。

  齐乔氏一张脸羞红,白颈子烧的发烫,低头暗暗克制。齐可心还小,不懂那么多,就知道惊讶:“哎呀,先生原来长的这么好看啊,就像画里的金仙一般。”

  “再好看,也不过是一副臭皮囊。”路信很洒脱装)的笑了笑,其实是没法子了,既然暴露了,那就接着往下装。结果意外的好,齐乔氏也好,齐可心也罢,还有一干女弟子,心里都是一个念头:“难怪先生要说忘情,他这幅模样儿,爱杀人呢。多少女子闻转,岂不是徒增烦恼么?”

  “还请先生随奴家来换装!”齐乔氏心里砰砰跳,本该是女弟子的活,现在她给抢了。领着路信进了一间屋子,接过女弟子手里捧着的衣衫,这都是之前备下的。

  路信迸既然装了,就要装到底的心思,坦然的抬手,让她伺候着换了外衣。

  衣服换罢,齐乔氏觉得自己腿软的使不上力气了。也不管女弟子还在身边,轻呼一声,身子一倒,给路信的腰薄了口中不管不顾的低声呢喃:“弟子乔欢儿,但求先生垂怜。”

  这时候,路信懵逼了,龟灵再次传旭:“我说过,她想吃了你V在来了吧?”

  换成是以前的路信,自然不会客气,这等娇柔的身躯再怀,自然是要抱床上去干个爽的。其实这货还是个菜鸟!)现在既然要装高人,那就不能这么干了。只是路信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就是了,这时候龟灵及时的传讯,路信及时的转述:“凡事总要讲缘分,你我缘分未到,何苦强求呢?”说着还看看两个女弟子,那意思这里不太好吧?

  齐乔氏也恢复了冷静,盯着两个女弟子,冷笑三声:“刚才的事情,传出去一个字,灭族!”说去捧起一个女弟子手里的金冠,给路信戴上,再次痴迷的看了一会:“恨不相逢未嫁时!”路信一脸淡然,伸手拍拍她的肩膀:“一切随缘!戾气太重,于人不利,于己不利。”

  换成上次,路信这么装,齐乔氏拼死也要抽出宝剑,捅他个三刀六洞∠娘还要你教我怎么管教下属么?这一次则完全不一样了,齐乔氏奉为真理,点点头:“奴家记着了!”

  整个事情说来也简单,齐乔氏认定了路信高人的身份,加上他这么一变脸,比一个绝世美女还好看的脸,还有“真诚的尊重”对这些少妇的杀伤力绝对是核武器级别的。

  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齐可心的灵根成长度是九十,修真天才,差点被埋没了。

  什么齐远山,这时候路信勾勾懈头,齐乔氏都能为他去死,私奔算啥。 L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网络龙虎赌博押注技巧 豪博娱乐网站 亚博注册不了 大奖娱乐城官网
非利滨国际ag真人视讯 皇冠比分网 名仕网上娱乐
拉斯维加斯国际赌场 ag官网App下载 满堂紅游戲 体育开户
吉祥坊网址 app 乐8 亚博体育账号注册
超碰视屏 神途1.90 非利滨国际ag真人视讯 金马国际APP
如意娱乐真假 万博娱乐官网 满堂彩88官网 如意娱乐赢钱 合一亚洲彩票
软件丰尚娱乐 彩宝宝彩票 天空彩票宝典 金砖娱乐手机 天游娱乐直属
天空彩 满堂彩娱乐平台 樱花彩票 杏彩娱乐 丰尚娱乐登陆
万博娱乐城 正点游戏 速彩娱乐用户登录 555彩票网 A彩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