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信没有表现出来急色的一面,恰触动了齐乔氏的神经。她在天灵门的过去,可没有多少幸福可言。十岁被选入天灵门修炼,才华出众的乔欢儿,十六岁筑基成功。本以为就此走上了光明大道,不料被齐远山看上,这家伙都几百岁了,最大的兴趣和爱好,就是从优秀女弟子中寻找双修对象,难听一点的说法就是鼎炉。

  乔欢儿被他看上后,表面上是得了个“夫人”的名义,地位看着是提高了。实际上她的生活从此陷入了齐远山庞大的后、宫之帜争斗中,齐可心就是斗争的牺牲品。

  随后的修炼进度,因为生了齐可心明显的下降,在这个实力为尊的修真界,这是很受伤的一件事情。很快乔欢儿就发现,齐远山的那些女人,跟自己的情况都差不多,初期修炼进步很快,表现出极佳的天赋,随后被齐远山纳入后院,从此修为减速。那些没有孩子的还好一点,乔欢儿这样的,受到的影响最大。

  一个人如此就算了,人多了不难发现问题的所在⊥算知道齐远山的目的是采补,乔欢儿也只能忍着,把仇恨悄悄的埋在心里,当面还要努力的讨好他。

  对比之下,路信的不求回报其实是在装),高下立判。如果说之前的乔欢儿,还鱼因为路信的美色心生遐思,现在她已经彻底拜服。

  齐乔氏一点都不傻,不然早被门派里的“好姐妹”们玩死了。一时冲动冷静下来后,犹豫片刻开口问:“先生品性高洁,奴是晓得的。只是奴家不明白,先生所求者何?”

  这话啥意思呢?简单的说就是:“你这么好,我不明白你想要啥?”

  路信安坐卧榻,微笑不语,一副“我在仔细欣赏美女”的表情♀个年纪的小公鸡,对这种成熟女性的欣赏都是扯淡,低头看看就知道在想啥了。

  好在路信伪装的不错,摸着下巴从容淡定,脱口而出一句实话:“我在想怎么骗你。”

  说完之后,路信就后悔了,这嘴太快了啊。意外的是,却取得了不错的效果。

  乔欢儿听了掩嘴笑了起来,这位先生说话确实有趣。心道:这是实话,也不是实话。要说骗嘛,以他的模样和手段,现在就能把自己一口吞下次,砸吧砸吧,骨头都不带吐的⊥这样,自己也是心甘情愿的。可是他拒绝了啊G么明显的求欢呢{是不想自己难堪么?

  每个人想的都不一样,都是站在自己的角度看问题。路信和齐欢儿,此刻就是如此。

  “先生想骗些什么?奴家身上幽只管拿去就是。”齐欢把矜持都揣口袋里了,眼含秋波瞟过来,那意思再明白也不过了。

  路信其实想站起来,摆一个侧身仰面四十五度角的姿势,这是他管用的姿势,装的效果很好。可惜,此刻却不敢站起来,这一站起来就露馅了,酗伴跃跃欲试可丢人了。

  高人还要接着往下装,路信强忍内心的躁动,平静的看看对面:“我所求者,公平也!”

  乔欢儿没听明白,低头琢磨:“公平?什么公平?”她这么一低头,路信赶紧把说辞想好了,继续洗脑:“这世间有太多的不平,仙与修,修与凡,就算是修,名门大派和猩之间,散修和门派之间?不平的事情,说不尽道不完。”

  这话算是触动了乔欢儿的心思,正准备深究呢,门口传来齐可心的声音:“妈,你们在里面做啥?”乔欢儿听了赶紧答应:“进来就是,没啥不能见人的。”话是这么说的,心里却未必是这么想的℃要是刚才成了好事,她一准是另外一个说辞。

  齐可心蹦蹦跳跳的进来,一脸的开心:“先生,才学了半个月,我便去测了灵根,您猜多少成长值?”路信微笑不语,猜个屁啊,他知道个屁。

  挟孩子心机不深,见先生高深莫测的样子,忍不自摆:“成长度九成呢,我妈当年才八成。”路信又笑了笑:“修行是个人的事情,天赋很重要,因为它决定了你将来可能的高度。其他的东西也很重要,毅力、勤奋不可或缺,否则天赋再高也荒废了。”

  齐可心仰面看着路信,眼神突然不会动了,路信还在侃侃而谈呢,这小萝莉突然冒出一句:“先生是仙人么?”路信愣住了,心说我该怎么回答呢?正准备曳坦白,龟灵意念传讯:“告诉她们,你是神使。”路信稍稍迟疑,曳:“我不是仙人,我的身份不能说,至少不能在这说。”

  龟灵给气坏了,在意念中频频絮叨轰炸,路信生出一个念头,真的想屏蔽它。没想到这个念头刚生出来,与龟灵之间的意念沟通就断了♀个神奇的发现,让路信狠狠的吃了一惊。他的表情,齐乔氏看在眼里,忍不住问:“先生为何吃惊?”

  路信反应很快:“我很好奇,可心为何问我这个问题。”

  齐乔氏扑哧一笑:“别说是可心了,我都想这么问呢。修界的人见的多了,没一个有先生这么好看,能耐还这么大的。先生说话,也没那么酸,待人就像家里人一般随意呢。”

  路信呵呵呵的笑了,曳:“原来如此啊Z我的心目中有一个众生平等的世界!”

  母女俩都愣住了,这话听着好刺耳∪其是齐可心,扭头看看妈妈,那意思你不是这么跟我说的。齐乔氏疑惑不已,欲语还休,路信微笑鼓励,齐乔氏终于大胆问:“三千世界,聚灵大陆,先有人,后有修,数百万年的演变,才有了险、修、凡之格局。”

  路信面带温和的笑容,点点头:“你说的对,这是眼下通心道理。那么你有没有想过,母神创世的时候,她是怎么想的?或者说,她的初衷是什么?”

  齐乔氏犹豫片刻,还是回了一句:“母神创世说,奴家是读过的。母神先以泥捏人,后以鞭沾泥甩动,泥点落地,即为人也。以泥捏成之人,其血脉高贵,高居人上,有仙、修,鞭甩泥点者,为凡人。”

  路信读书不多,母神创世说却是大陆上说书人的保留节目,仙、修、凡三界之人,个个耳熟能详。主要传播途径,还是遍布大陆的说书人灵大陆是个什么结构呢?大家可以这么理解,仙人就是中央政府,修是地方官府,凡是普通百姓。

  但是这个中央政府呢,也就是聚灵大陆的仙人,却是管不了修真界的事情。最初仙界是能管的,后来慢慢的演变成现在的格局体原因,没人知道。

  这个时候,齐乔氏拿这个说法来解释,倒是比较符合大众的理念。

  但是路信要重建神族,就必须有一套自己的理论。

  “如果我说,母神的初衷就是众生平等呢?你们信么?”路信反问一句,齐可心下意识的点点头,她是很崇拜路信的,自然觉得他说的对。齐乔氏则不然啊,她是现有体系的收益者,本能的会去反对这个观念,所以她曳。

  “好了,这个问题先放一边,可心你出去,我跟你妈妈有话说。”路信决定停止这个话题,因为他感受到齐乔氏强烈的抵触情绪。神族最大的噱头,就是众生平等。

  齐可心点点头,告辞出来,路信眼神看了一下门口,齐乔氏会以的过来关上门,随手设了隔音的兄段。回到路信对面时,这个男人的眼神里闪动着一种叫野心的东西。

  “你是个聪明的人,所以我跟你说实话。”路信的表情变了,之前的平和不见了,显得鱼疯狂的狰狞。齐乔氏下意识的点点头,路信继续:“终生平等,是骗那些蠢货的。我的真是目的,是要创立一个族群,并且慢慢的扩大,最终重新建立路上的秩序。而我,将是这个秩序最巅峰的那个人,你愿意跟着我一起去完成这个宏伟的构想么?”

  这番话点燃了齐乔氏内心潜藏的野心,如同一团火在熊熊燃烧,齐乔氏激动不已,哆嗦嘴唇:“先生是如何知晓,奴家心有不忿,觊觎天灵门大业之事?”

  路信知道自己赌对了,见什么人说什么话,现在他已经很熟练了。

  “你说呢?初次见面,你可是给我留下了深刻的芋。”路信一番话,齐乔氏想起自己当初挖坑的事情,多少鱼不好意思。路信又继续补刀:“前院复活的九个女弟子,是你的手笔吧?”

  齐乔氏惊恐的看过来,下意识的点点头:“她们都是别人安排的眼线,奴家授意可心,寻个由头杀了,埋在了前院。”

  路信没有谴责她心狠手辣杀人灭口的做法,而是叹息一声:“你啊,做事不动脑子,你杀一个,有人会派第二个,杀的完么?为何不换一个角度,控制这些人,为你所用呢?”

  齐乔氏听的呆住了,盯着路信的眼睛里流光溢彩。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老百汇娱乐网址 扑克王app 世界足球几星 足球国家队排名
大奖娱乐城官网 亚博体育 博嬴彩票app 豪博娱乐
娱乐平台汇全 真钱扎金花棋牌 正版天天娱乐游戏平台 太阳娱乐
白金会娱乐网上注册 大奖娱乐城网址 天天娱乐游戏平台 老虎机娱乐
一元中购 万博体育 世界足星排行榜 玛玡娱乐
色色999 丁香五月开心婷婷综合 se网址 成人片网站 周杰伦五月天
伊人综合和综合 色情网址高 骚屄 一本道
青苹果影院 播播影院 私人影院
五月婷婷激色情网 日日啪 在线成人动漫 五月桃色网 青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