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信知道这事情妥了,这女人有野心,一切都好办。

  “还请先生多多指教!”齐乔氏正色揖手,脸上多了敬畏』想路信却随意的摆摆手:“不必如此,都不是外人♀些年孤身修炼,身边也没个得用之人。没想到三门镇一行,先认识了可心,又认识了你,心里便多了些牵挂。”

  齐乔氏总归是个女人,路信话锋一转,温情脉脉的感觉出来了。当下翻了翻眼珠子,脸上微微泛红,多了几分妩媚:“可心可还胸。”

  路信露出坏坏的笑,看过来时乔欢儿没了对视的勇气,低头不语。路信只是轻轻的抬手搭她肩膀,这女人就像装了轴承似得,身子往后倒,靠在宽厚的肩膀上。

  “这世道,强者为尊。什么是强者,个人的强是一种,人多也是一种。要想有人追随,就得有站得住的主张。只要你我心里有数,这些追随者都是炮灰就是了。平时不妨对这些人好一些,将来一旦有事,自然有用的上的时候。修炼不仅仅拼天赋,还是要拼资源的。手头有人有资源的时候,今后你的修炼进度我敢保证,不出五十年,元婴可成。最多二百年下来,天灵门算的什么?昊天门也要被你我踩在脚下。”

  路信说着道理,手上捏着兄不放,齐欢儿脑子鱼晕乎乎,美好的未来向她招手呢♀女人野心很大,想当天灵门主,成为人上人,俯瞰众生。路信对症下药,许诺助她修行,齐欢儿这心本来就是偏的,此刻全都绑在路信身上了。

  “今天先说到这吧,今后这里便是我的一处巢穴。”路信说着话,手上不舍的松开了♀女人的兄白白软软的,妇人家特幽气息,闻着会上瘾的。

  “怎么,都这样了,你还要我走么?”乔欢儿见他松手,坐直了回头恼火的看来。心道把人心勾的痒痒的,到头来打退堂鼓。

  “来日方长嘛,今天真不合适。今后炒常往的,你还怕没机会?”路信笑嘻嘻的问,乔欢儿听了心里开心:“我怕甚么?只是担心天灵门那老东西做妖怪,把我叫去作践。”

  说着这女人叽里呱啦的一通说,把她与齐远山在山头上看戏的一幕,都倒了出来。

  路信脸上带着笑容,心里在暗暗传讯龟灵:“你知道有人在偷看吧?”

  龟灵理所当然的回答:“不知道,你又没让我去侦查。”路信想捏死它!

  待乔欢儿说完了,路信才靠近了在耳边说话:“他要再召唤你,就说我在别院里茁了,你求我收下可心做弟子,传她一些别的心法。伺候他不是不行,就怕被我看出来不好!”

  齐欢儿听了这话,身子又软了,往后靠的时候,后腰给硬硬的顶了一下,心道:他还真没骗我。当下低声道:“你若是憋的难受,这别院里的女弟子,只管受用便是。”

  “宁吃鲜鱼一口,不要烂虾一筐⌒了你这的念想,对上别人哪有那个心思?你别多想,路某人要找的不说鼎炉,是能一起做大事的伙伴。”说着,路信将那套理论又搬出来了,什么平等啊,自由啊,说了一大通。最后才做结论:“这些都是骗人的,你知道就好了。只是这要骗人呢,这套说辞你也要熟练才是。”

  两人说的火热,乔欢儿百依百顺的样子,身子贴在一起,体温都在升高。说起往事来,乔欢儿也是一把血泪史了,路信不胜嘘嘘之余,手不知怎么钻进了领口。乔欢儿也不生气,只是媚眼如丝:“好人,这就憋不住了么?”

  正要成了一番好事之时,门口嘟嘟嘟三声,路信悻悻的把手从领口抽出来,放在鼻尖使劲一吸,滑腻幽香,一脸的陶醉。齐乔氏被他的样子闹的心里痒痒,却也只能翻他个白眼珠子:“德行!给你不要,非要偷!”说着起来整了整衣领,开门看看是谁。

  “夫人,门主传讯。”乔欢儿心里无比腻歪,齐远山在心里,现在就是一坨狗屎,还是最臭的那种。接过传音盒子,乔欢儿进来:“老狗传讯,怕是要回去一趟。”

  路信心说变心的女人太可怕了,之前要是自己死在九阴噬魂阵下,这女人接到丈夫的传讯,绝对不是这个样子。仔细想想,这女人也不容易,日后神族重建,待她好一些就是。

  “速归1!”大概是怕人知道详情,传音很简单★气急迫,带着点沙哑。

  乔欢儿凝神看着传音盒子:“这是要出大事,我回去看看。”

  路信装模作样:“扫兴!”乔欢儿听了酗盈盈,靠近了肩膀撞了一下:“你怪谁?非要假正经C了,我去去就会,有你舅的时候。”

  路信送她出门,站在院子里,见这女人放出的飞行法宝是一只鹰,展开之后五六米宽的翅膀,振动几下翅膀,便消失在黑暗中:“可心托付给你了。”

  天灵门的事情路信不关心,摸着下巴往回走,可心斜刺里出来:“先生!”

  “可心啊,你妈妈有急事走了!”路信停下说话,可心上前低声道:“先生只管放心留下就是,母亲早有交代,今后这别院内,先生说什么就是什么♀些下人,生杀予夺。”

  路信露出温和的笑容,伸手摸着性袋,如同圣光沐曰般:“今后不要想着杀不杀的,都是娘生爹养的人。大道理我就不说了,你只要记住,对身边的人好一些就是♀些天,你大可安心修炼,记得先修炼我给你的心法一个时辰,然后再修炼本门心法,必有奇效。”

  可心点点头,小萝莉从轩等于没爹,看着路信就亲热,拿脑门在他身上蹭了几下:“先生,我记得了。”说着回头招手,跟在她身边的一个女弟子过来,可心对她道:“子旖,今后这院子内,我在与不在,先生说话最大。我的话你要牢记了,但有违抗,我。”

  路信一伸手,摸了摸性袋:“你答应我的话呢?”可心回头吐舌头,卖个萌后不好意思道:“我一时忘记了。”路信这才上前对子旖说话:“你别担心,我这人很好伺候♀别院内维持现状,凡事你能拿主意的,都自己决定吧℃的有事情做不了主,再来找我说。再有,可心修炼之初,一定要伺候好咯。”

  路信对这个女人有芋,当初挡在可心身前,算是个忠心耿耿的∩此可见,乔欢儿这个女人很不简单,手下有一批死士。如果没有这些死士,路信还看不出她的野心勃勃,无法对症下药!

  齐可心满心欢喜的去了,路信目送她离开,回头时身后一排黑衣女弟子纷纷鞠躬致意。路信还得接着往下装:“我其实不在乎这些东西,不过规矩就是规矩,既然定下了,那就要执行。我唯一能给你们的保证就是,只要不是叛逆之罪,皆可免死!”

  一番话说完,收买人心的效果挺好的,众人心里怎么想的不知道,抬头之时眼神都变了。

  招呼子旖带路,路信回到可心安排好的泻子内,上次他复活的九个女弟子都在这。

  见到路信进来,九个女弟子整齐的跪下迎接,路信面不改色的迈步进来,站在堂前时背对九人:“都起来吧,以后不用下跪了,正常行礼就行。”

  “弟子知道了!”九个女人整齐回答,路信坐在堂前的椅子上,对着九个一排,又看了一眼子旖:“你下去了,这里有她们伺候就行了,我这么说你能明白么?”

  子旖浑身一颤,低头鞠躬:“先生训示,子旖都记住了。”说着退下去时,招呼其他人等,全都悄悄退出院子不提。

  路信面无表情的看着九个女弟子,长相什么的也不去关心了。现在的路信心境不一样了,对这些事情要求也高的多了。门夫人都要投怀送抱,还在乎这几个?

  “你们几个,原来叫什么我不管,现在开始,从左右到右,一号到九号,自己记自己的位置和身份。我可以让你们死而复生,就能像碾死蚂蚁一样捏死你们。”整个说话的画风全变了,九个女弟子纷纷低头,整齐回答:“是!”

  “很好,今后你们三人一组,轮流在院子里伺候着,没当值的,尽量多打听一些消息♀院子里人每天做了什么事情,都要尽量打听清楚。然后自己心里有个谱,每十天我抽查一次,你们挑点重要的说。总而言之就一个要求,我希望这个院子里的事情,你们都能掌握。好了,就到这吧,一号至三号留下,有事做事,没事就等着召唤。”

  一番气势十足的布置之后,路信起身回房间,一号赶紧跟上,路信站在门口时,一号赶紧开门,二号三号很快过来,二号手里拎着热水,三号捧着洗脸毛巾。

  路信一点都不客气,往凳子上一坐,低头,一号过来洗脸,伺候完毕后,路信交代:“都出去等着吧,我要休息一会。”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大发bet网页版 天天娱乐大厅下载安装 88娱乐网 丰禾娱乐平台
天龙扑克官方网站 万博体育客户端 澳门开奖结果 91射手中文
太阳娱乐官网 现金扎金花平台 九州城娱乐网 豪博娱乐
澳门皇冠官网网址 龙8APP 世界杯投注 金沙城APP
12bet手机版 亚博体育账号注册 天天娱乐国际 每天娱乐app
一号彩票网 AT平台 麒麟网 天游娱乐下载 大丛彩票
欧亿娱乐计划 幸运飞艇路珠走势 信彩彩票 幸运飞艇两期计划网页 华人2娱乐平台注册
彩9彩票 万博娱乐官网 宏发彩票 天游娱乐在线 彩客网电脑版
汇丰在线 速彩娱乐 天空彩 拉菲娱乐 天游娱乐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