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发了九人,路信躺在床上,浑身一点力气都没了,自言自语的嘟囔:“整天带着面具骗人,真的好累啊。有时候我在想,万一齐乔氏和她的人发现了我的底细,会不会弄死我。”

  龟灵又出现了,这家伙平时都在藏魂珠内,出现的时候越来越神出鬼没的。嗖的一下,就站在路信的身边,低头俯视:“你有大龟甲术,没人能在你有准备的前提下弄好你。”

  路信坐起来冷笑道:“你说的轻松,大龟甲术会弄死人的,万一丢一个‘死’,会死很多的人的。我这个人坏事做的多了,就是不喜欢杀人放火。”

  “她们要是对你没恶意,怎么会有死的可能呢?”龟灵又来了一句,路信觉得他在狡辩,懒得理他,闷头大睡。以前路信坑蒙拐骗的目的,是为了生存。现在骗人,则是为了所谓的神族复兴大业,两者之间没法相提并论。路信很不喜欢这种感觉,尽管现在看来,路信没有亏待过疡追随他的人,但是一想到他们她们)可能会因为自己而死,心里就非常的不舒服。所谓的神族复兴,在路信看来,并没有那么重要。

  “成大事者不拘汹,你这样的心性,将来是要吃亏的,搞不好还要搭上性命。”龟灵在一边继续念经,路信权当没听到,枕头盖着脑袋,眼前黑暗,脑子里却非常清晰。

  “杏,既然已经做了,那就走到最好吧。”龟灵的絮絮叨叨还没停。

  黄昏时分,一号在门口喊话:“主人!”连着喊了三声,路信这才醒来▲起来的起床气还没消,没好气的来一句:“进来。”一号进来,低着头心翼翼的请示:“主人,可需要沐浴?此葱天然的温灵泉浴。”

  路信看看四周没见龟灵,知道它又躲起来了。从床上下来时,一号已经跪在地上,双手捧着鞋子给穿上。“你去准备吧!”路信刚说话,一号便恭敬的回答:“主人,直接去就是了,那边什么都是齐全的。”

  路信一挥手:“前面带路!”跟着一号在回廊里走了几十米便停下,一个四方的建筑,门口有厚厚的帘子,二号三号站在门口等着,见他来了抬手打帘子。

  汉白玉砌成的池子里热气腾腾,墙上有龙头吐水,伸手一触是温热水,泡澡正合适。一号上前来,伸手给路信脱衣,这货很不自在,打算阻止,但是龟灵意念传讯:“你想露馅么?”路信这才作罢,被三人脱的光溜溜,身上就剩一枚空间戒指。故作镇定的裸奔入水,路信心里暗暗咒骂龟灵这个混蛋,怎么不早点提醒自己,还有这种事情会发生。

  龟灵意念传讯:你要适应这一切,而不是逃避。等你适应了,会发现很爽的!

  真的很爽么?路信脑子里这么想的时候,一号作势要下水。路信见状急道:“你们都出去候着吧,需要的时候再叫你们。”三人脸上明显露出失望之色,还是很顺从的退出去。

  “你用留下她们的,你这样她们会很失望,以为得不到你的信任。”龟灵意念传讯,路信冷笑回答:“你这种思维方式我接受不了,就算她们是因为我而复活的,我也没想过把它们当做玩物。”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龟灵冒出这么一句,路信不屑的歪歪嘴:“少跟我说这些屁话,她们首先是个人。我要不把她们当人看,我又算什么?我可以骗乔欢儿,那是因为她有野心,要做人上人的野心。但是我不会骗那些真心信服我的人,我会带着她们往前走。”

  龟灵沉默半晌,幽幽传讯:“也许,你是对的。”

  不论是非对错,路信泡澡真的很爽。尤其是灵泉来的,不会在池内泡多久,都不会气闷。起来之后,路信还没开口召唤呢,一号她们进来了。路信微微犹豫,还是让她们伺候穿戴整齐了,这才淡淡的嘉许一句:“你们很不错P的事情,你们不要想歪了!”

  这句话她们能不能理解,路信也不想去管了。回到独居泻内,四到六号在门口等着,时间到来换班的。路信叫转走的一号她们几个:“晚上我睡下了,你们商议一下,推举一个头目,今后这里的事情,由头目做主安排吧。实在大家说不拢,不记名投票产生吧。对了,让子旖准备一头肥猪,煮熟了备着。”

  一番话说的几个人面面相觑,什么时候轮到她们做主了?但是路信说完就进去了,这些人死过一次的,对路信的话自然是绝对的服从。欣上摆了酒菜,按说修真之人有辟谷之术,吃喝什么都不重要。路信是个例外,一天三顿,吃喝一点都不耽误,哪有修真高人的风采。但是大家就是服气,这或许才这位是高人的本来面目吧?

  红尘虽苦,恋栈不去!

  这里的酒菜,路信当然不肯错过一顿,材料来自天灵门内部,米饭都是灵谷磨成的米煮的。他在匠镇吃的饭菜,那都是猪食啊。当个骗子容易么?在不吃个够本,对得起谁?

  胡吃海塞一通,路信在院子里散步,身后跟着三个女弟子,从不主动说话⊥那么冷峻的面孔从头到尾,回来时只是淡淡的交代一句:“晚上我要出去,你们去把子旖叫来。”

  子旖奉命而来,双手扶跨万福:“见过先生,不知有何吩咐?”

  路信面无表情:“吩咐你准备的肉食,都备下了么?”子旖恭敬回答:“事情太急,刚下的锅,先生怕是要等一会。”

  路信摆摆手:“好,你去备车,好了通报一声。我走之后,你负责监督可心修炼,切记不可懈怠。夫人回来了,你告诉她,我出去半点时,三五天就回来。”

  路信丝毫不客气的嘴脸,没有引起任何的不满。似乎这是天经地义的,不能不说,这样的威风能让人迷醉。不自觉之间,路信都有点喜欢这种生活了。

  马车咿咿呀呀的在路上走的时候,龟灵安静的出现了,站在路信的面前:“你要知道,只要是人类社会,结构就一定是金字塔的形状。你要想想清楚,是在塔尖呆着,还是在底层。”

  路信笑了笑:“我跟你最大的区别就是,我也喜欢呆在塔尖,但是我会拿底层当人看。”

  龟灵冷笑:“你会后悔的,人心没有痉的付出,未必能得到回报。”

  路信陷入沉思,久久不语,马车在大道上晃悠,天空中一弯新月。

  心有灵犀的小白在山间发出虎啸声,路信被惊醒的时候,月光下一道白影飞奔而来。

  路信正打算跟它亲热一会,这货却直接奔着车厢后面去了,一头猪煮好的,这货一口咬掉四分之一,就惦记吃了。说好的灵兽不喜欢吃人间俗食呢?

  “它的前主人不是大罗金仙么?难道也喂它吃凡间的肉食?”路信不解的问了一句,龟灵的翻译很及时,白虎一声吼,它便道:“在仙界的时候,它都是吃素的。一头老虎吃素,亏前主人想的到∮出仙界后,自己捕食,吃出好来了。”

  路信笑着踹了白虎一脚:“我看出来了,这就是灵兽界的败类!别的灵兽都惦记着吃点灵气充足的食物,它倒好,就知道吃肉。”

  “有人跟着你很久了,就在五十步之外。”龟灵突然消失,意念传讯。

  “你说话不算话!”路信在心里怒吼,龟灵却回答:“她们对你没威胁,还是助力。”

  路信没心思计较了,故作高深,缓缓回头:“你们既然跟来了,为何不出来?”

  黑暗中出现的自然是齐子晴和齐子薇两个,她们快速上前,三步之外便齐齐跪下,口称:“奴家齐子晴齐子薇),求先生收留。但求在先生身边,做点洒水扫地的杂事。”

  路信沉默不语,其实是在跟龟灵交流:“最后一次b是最后一次!”路信如果能说出来,一定是在声嘶力竭的怒吼。龟灵稍稍过了一会才回答:“好吧,我知道了!”

  路信的沉默,姐妹俩完全理解错误了,齐子晴很不安的低声道:“先生,奴家没有奢望,但求先生收留。”齐子薇赶紧跟上,路信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们,还在跟龟灵交流:“她们能有什么用处?”龟灵传讯:“可以接近并监视齐乔氏。”

  “你这样做人,这世界上还有谁可以信任?”路信心里冷笑,语气不善。龟灵很干脆的传讯回答:“你跟齐乔氏之间,是利益关系。当得到的利益够大,她会毫不犹豫的出卖你。”

  “你这么说,我还真的不服气,要不我们打个赌,齐乔氏会不会出卖我?”

  “这个赌没法打,因为暂时看不到她出卖你的理由。”

  跪在地上的姐妹俩,根本不知道路信在干啥,唯一的感觉就是不安,强烈的不安。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求万博体育官网 天时娱乐城 亚洲城电脑版登录 豪博娱乐网址
亚博体育官网 安博娱乐注册网址 豪博娱乐下载
平台 线路检测 白金国际娱乐网 天天中娱乐app 皇浦国际
乐虎国际娱乐下载 海安白金会 兴发娱乐pT 博盈彩票赛车游戏
大神棋牌官网下载 天天娱乐软件 明发娱乐app sunbetAPP下载
4480青苹果影院 a片无限看 av色情 成人综合网 射精图片
俺也去我也去五月停停 激情综合网 美女视频
av色情 成人a片 色?五月 神马午夜
色欲天天天影视综合网 色撸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