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还是起来吧,我不收弟子的。”路信说着话做个手势,两女互相看看,缓缓起来。不收弟子,不等于不收随从吧?

  “你们都是聪明人,用知道,美色事人,不可久也。”这句有点狠,就像箭穿心而过。这俩打的都是这个算盘,爬上高人的床,然后从此薄大腿。

  看着两人都把头低下去了,路信叹息一声:“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你们用在修行方面努力,而不是想着走捷径。修行是没有捷径的!”

  “先生何出此言?您给我的心法,不就是修行的捷径么?”齐子晴壮胆问一句,心里害怕他生气,声音很低。路信听了却没生气,而是笑着摆摆手:“给你的心法,只是在练气阶段有用,等你到了筑基期,就没有任何壬的办法了。要说壬,无非就是在资源上。”

  齐子晴现在对路信拜服的五体投地,听他这么说,自然就信了。上前微微欠身万福:“先生金玉良言,奴家记住了。如果不是先生,奴家在练气期想有寸进,也是艰难的很。先生大恩大德,奴家无以为报,但求在先生的身边,谋一个端茶送水差事。”

  路信故作为难之色,久久沉吟才叹息道:“我有大事要办,跟着我耽误你们修行。”

  齐子晴很聪明,听他的意思不是拒绝,暗暗高兴,异常坚定的表示:“奴家愿意追随先生,矢志不渝。”齐子薇稍稍犹豫,也跟着表态:“奴家也愿意。”

  路信突然冷下脸道:“我给你们最后一个离开的机会,不然我再开口说出话来,你们想走都走不成了。”齐子晴毫不犹豫的跪下,齐子薇慢了半步也跪下了:“奴家谨遵先生训示。”

  路信这才重重的叹息一声:“都起来吧,在我这里,不用跪啊拜的。这时间有太多的不平,认为的将人分成三六九等,我看在眼里,不平之气日升。”

  路信开口又是那一套,平等、自由、各等级互相尊重的论调。姐妹俩先是听着瞠目结舌,后来渐渐的眼睛发亮,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一个地方,人与人之间互相尊重,就算修为不同,也是平等的么?路信还在洗脑:“经过我长期的观察发现,母神创世之初,大陆上人类生活艰难,这才传授世人各种技能,还有一些天赋之人,可以迈步进入修真大道。我以为,母神这么做的目的,不是要分出人类之间的等级,初衷是让那些杰出之人,带领凡人一起建设家园。不然的活,为什么每个人生下来都是**裸的,死的时候都一样埋在地里?仙人固然可以长生不老,但是却被禁锢在仙界不能离开,尘世的繁华与他们无关了。”

  这货就是在单纯的胡说八道,但是姐妹俩听的很认真。

  “多年以前,这个世界上是有乐土的,但是后来不知道为何消失了。这片乐土,叫做神族,哪里的人互相平等,他们认为自己受到了神的庇佑。我说的大事,就是寻找这片乐土,但是我一直没找到,所以我决定,要建立一片乐土。我坚信,这样的大事,神会保佑的。”

  路信一番话,说的两人眼睛里流露出向往之色。眼前的世界,等级森严⊥算在修真门派内,她们这些资质一般,又没有靠山的弟子,也是别人压榨的对象。外门总管对这些弟子呼来喝去的,那些有背景的弟子,话都不愿意跟她们这些普通弟子说一句。

  “你需要一套誓词了!神族,总归是见不得光的东西。”龟灵意念传讯,路信狠狠一愣:“现在才几个人被骗,要什么誓词嘛。”

  “不懂了吧?专业,一定要专业。要看起来想那么会事,才能骗到更多的人相信你。”

  “好像也是啊?”路信动摇了:“让我好好想想再说。”

  不管怎么说,路信又多了两个追随者。带着她们赶了一阵夜路,来到了山谷之外。

  “这里是千机门的一处灵脉,今后你们要修炼的时候,可以到这里来。我们所最求的事业固然伟大,但是个人能力的提升,也不该耽误。我尽量做到平等,如果有做不到的地方,你们可以指出来,我尽聊正。”路信一番话,直接把两女的给说跪下了。

  “先生,何至于此?您就算有万般的不是,也是奴家做的不好的缘故。”齐子晴是最感动的,因为她得了好处,还没见路信要求回报啊。带着她们来灵脉,让她们修行提速,还是没有提到回报的事情。这两个女的,有啥可回报先生的呢?

  路信描绘了一个世界,在这个尔虞我诈,唯利是图的世界里,无法想象。但是现在,似乎触手可及,就在面前。在姐妹俩的心目中,路信的形象无限拔高了。

  “走吧,这里有我们的同志!”路信不是随口冒出这个词,而是龟灵告诉他的。路信并没有意识到,龟灵这个家伙絮絮叨叨的潜移默化中,他也发生了变化。尤其是看见姐妹俩眼神中的向往之时,心里也会生出自豪感和满足感。

  山谷里很安静,旧地重游的路信,迈过木桥之后,眼前豁然开朗。竹林间隐约可见的草庐,那里有他记挂的人儿。也许是心有灵犀的缘故,正在草庐中修炼的孟青青,突然睁开了眼睛站起来,走到窗前往外看。

  视线中出现路信的身影,孟青青心里欢喜,蹑手蹑脚的出来,生怕惊动了隔壁的孙绾绾。谁料孙绾绾也有感觉,突然站了起来,看了一眼窗外,脸上的笑容如同花朵绽放。

  “这个混蛋,到处沾花惹草!”看见姐妹俩,孟青青骂了一句,孙绾绾听的清楚,微笑扭头:“吃醋了?你要对他有信心,他这样的人,身边有几个丫鬟不是很正炒?”

  路信上前来,张开双臂,满面笑容。孙绾绾一点都不在意别人的眼光,上来抱个满怀,路信又对着孟青青,这位别扭了一下,这才上前来抱了抱。并且拉着这俩到一边,仔细的说明为何带着两人来到这里。再三交代,不要泄露路信之前的身份,免得坏了大事。

  再出来,简单介绍后,众人在草堂端坐。路信一脸正色:“今后大家就是同志了,为了同一个目标,一起努力奋斗者。除了你们之外,还有两个青囊门的同志,现在我们就这么点人,但是我坚信,有这么一个伟大的目标,我们这个团体会不断的壮大。”

  得知姐妹俩的身份,孟青青和孙绾绾也是很吃惊,没想到路信这么快就拉来两个人。按照之前商量好的说辞,孟青青拱手正色道:“族长,我辈受您的感召,投身神族的伟大事业。所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特请今后每一位同志加入之时,行宣誓之举。”

  孟青青的提议,得到了众人的响应,路信故作沉吟:“这样的话,我仔细想想看。”这个世界,发誓不是闹着玩的,是会灵验的。所以呢,孟青青的“提议”,还是很有道理的。

  但是路信仔细想想,觉得不要发毒誓为好,这货读书不多,只好求助龟灵。很快龟灵传讯一道誓词,路信仔细琢磨很有道理,决定采用。

  “我志愿加入神族,共建乐土,至死不渝!”没有什么天打五雷轰,没有什么乱箭穿心之类的誓言来约束。但是在场的众人,却都感觉另外一种不一样的心情□得这个誓言,重如神女贡山。看着众人激动的眼神,路信第一次发现,自己正在做的事情,似乎也没那么糟糕,至少从这几位的反应来看,这个世界确实有太多的不平等。

  “龟灵,我真的能改变这个世界的不平等么?”路信怀着沉重的疑问,意念传讯。这是他第一次,郑重的称呼龟灵,而不是叫什么乌龟人。

  “就算是神也不能做到绝对的平等,你要做的事情,就是绢大的努力去做到公平。”

  这是龟灵的答案,路信这一次没有被骗的感觉,而是隐隐的期待着,也许这个世界,真的能在自己的手里,发生一些改变。

  空间戒指发烫的感觉,惊醒了沉思中的路信,仔细一看,是传音盒子在闪。拿出来一看是冯熊和冯虎发来的消息:“先生,法宝炼成了,何时何地再见。”

  路信要了这里的名字,回信:“三日之后,翠竹谷口相见。”

  三天的时间飞逝而去,山谷入口处,路信领着四人在等待。这是他重建神族的核心班底,路信相信包括冯氏兄弟俩在内的所有人,对自己是忠诚的。

  天际微微发白的时候,冯家兄弟很快出现在天边,看见路信和身边的白虎,急速飞来,落地后两人一个翻滚,跪地拱手:“冯熊冯虎)见过先生,幸不辱命。”

  说话间,冯熊捧着手里一个背包,路信对他们的成绩也很期待,伸手拿起这个空间包,取出第一个法宝的瞬间,眼前是一片青色的光芒。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虎国际娱乐app 娱乐平台 城乡水务平台下载 必博娱乐官方网站
玛雅娱乐官方登录 趣赢娱乐 尊宝娱乐平台 App
盈丰国际网站 齐发国际 扑克王app怎么样 扎金花棋牌游戏官网
爱拼国际娱乐 m1军刺长版的 英雄联盟电子娱乐 携程酒店后台
亚博app 远博娱乐下载 神州娱乐棋牌 最新国际足球排名
新宝娱乐 凤凰彩票版权所有 无限娱乐平台官网 如意娱乐 快彩代理平台
天下彩网址香港 鸿运彩票网官方网站 天游娱乐玩法 天下彩与你同行 8天游娱乐
聚鑫娱乐平台官网 重庆时时计划专业计划 华人2娱乐注册 幸运飞艇 彩吧娱乐平台
9号彩票平台 帝豪2彩票的二维码 华裔娱乐 同创娱乐登陆 天易娱乐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