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灵这种东西对力量最为敏感,路信一伸手抓的时候,黑龙剑灵感受到了近似神的力量。根本就没有反抗的心情,这世界上最可怕的就是神了。虽然谁都没见过神的真容,但是这种力量是不会欺骗黑龙的。

  史朝天的原因藏在体内,清楚的看见路信的举动后,吓的瑟瑟发抖♀把叫多难伺候,元婴目睹了当初史朝天得到的过程,整整七七四十九天的纠缠,最终才折服了黑龙。现在这个年轻人不过是一伸手,黑龙就怂了,乖乖的顺从,毫无反抗的情绪。

  偏偏路信还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随手丢在戒指里,来了一句:“材料好像是陨铁头或许还用的上!”这是何等的操蛋^真者梦寐以求的法宝,变成了材料还不错。

  路信还不罢休,一脚踩着史朝天的胸膛,伸手轻轻的拍他的脸:“醒一醒,别以为装死就能蒙混过关,在不醒来我拔光你,吊起来示众!”

  史朝天的本体是真的晕了,一口气没缓过来,路信拍了几下就他没反应,恼火的又抽了两个巴掌,发现还没醒,一伸手给人家身上的戒指撸下来,再一伸手,发钗也拔掉。鞋子看着还不错,脱掉。腰带居然是镶满钻石的,摘下。

  这时候史朝天已经醒了,但是不敢正眼,他是真的吓坏了♀年轻人根本就是在扮猪吃老虎啊!打死史朝天都不信,他是个年轻人,没有五六百岁,谁信啊?

  史朝天打定主意,撞死到底。路信一看他没动静,干脆给他拔光算了,就在他准备真的拔光这货示众的时候,面前唰的一声,史朝天又是一个瞬移♀一次他的运气很好,直接飞出去好几十米之外,一手拎着裤子,朝天一跃,脚踩云朵飞驰而去。

  眼看就要逃出生天了,史朝天忘记了一个事情,这里是三门镇。任何人都不得在此施法,就算你是驾云术也不行。所以,当他即将飞出三门镇的范围时,迎面出现一个巨大的巴掌♀一掌比路信打他的可很多了,这是三门镇的护镇大阵启动之后的反应,好在他是瞬息移动和驾云术,没有太大的攻击性。相对的这一巴掌就是个教训的意思,史朝天一时没反应过来,想躲已经来不及了,躲开了脸,肩膀上却狠狠的挨了一下,身子一晃差点掉下去。

  路信没去管史朝天了,这都跑了也追不上,转身之时,一个香喷喷的身子扑了上来。一家伙抱的结结实实,年轻后生火力旺盛,徐杆竖起来很是没面子。齐子晴也鱼不好意思,轻轻地松手,规规矩矩万福:“见过先生!”

  路信笑着摆摆手:“不用客气!”说着丢出一个袋子:“拿去应付差事,我有事找你。”

  齐子晴接过袋子,回去要给掌柜的交差,这家伙死活不肯收,反而陪笑道:“子晴姑娘,以后这里的差事,你就免了。”一边说,一边抬头看外面,生怕那位发飙。别人不知道深浅,他是很清楚的♀个护镇大阵,最多能廓婴期的高手。三个门派没多少资源浪费在这里,惹恼了外面那位,拆掉三门镇也是轻轻松松。史朝天倒霉挨阵法一下,那是他被抽惨了。

  很快齐子晴就出来了,笑眯媚在前面带路,沿街一段,二楼的窗子里露出齐子薇的笑脸:“先生来了么?”说完人不见了,流水般的下楼来看门,见面先道个万福,这才请上楼。

  二楼上很简单,就是两张床,两张台子。齐子薇笑着解释:“简陋了点,怠慢先生了。”

  路信笑了笑,眼神扫了一眼齐子薇故意拉低的领口:“关门关窗,心隔墙有耳。”姐妹俩还误会了,一看这太阳还高高的,这个地方真的合适双修么?脸红红的去关门关窗,回来时齐子薇还好点,齐子晴一只手揪着领口,很是娇羞的低着头。

  没曾想画风变的很快,路信一挥手,面前出现一台灵元渡,这一下姐妹俩都惊呆了≈惊又喜又羞,就说先生不是那样的人嘛。

  “东西收好,以后轮着用。子晴保管灵元渡,子薇保管墨玉。”说话间又摸出两块墨玉递过去,齐子薇收起来,齐子晴也收起灵元渡。路信这才坐下打趣:“茶水都没有一杯么?”

  “哎呀,看我糊涂的!”齐子薇赶紧去端茶水,心里多少鱼遗憾。暗道先生什么都好,就是太过正经。如能与之双修,怕不是要快活的胜似神仙呢。

  坐在椅子上的路信表情随和,看着齐子晴笑了笑:“修真一道,还是要靠修为说话。你们两个,今后要加油啊。袋子里有一千元气石,够你们用一段日子的。回头你们进步神速,门内想来会另眼相看,不用在做这等街边卖笑的勾当。”

  齐子薇端来茶水,奉上之后酗:“先生有所不知,就算我们筑基成功,在门内也是要被压榨的。天灵门内,金丹一级的弟子,才有享受供奉的权利。”

  路信接过茶水,喝了一口:“多谢!”说着放下茶杯,站起道:“我还有事情要办,这就告辞了。你二人今后轮流修炼,同时还要善待同门,争取更多的人加入神族。为安全起见,你二人各领一支,相互间的成员不得泄露给对方。”

  两人点点头,路信开门出去,二人送到楼下门口,齐子晴欲言又止,路信见了回头笑问:“怎么,有话要说?”齐子晴微微欠身:“先生,大恩大德,无以为报,只想让先生知道,姐妹二人,自如神族起,死活都是先生的人。”

  路信怦然心动,小公鸡还是个菜鸟,但还是强忍心动道:“我知道了!”说完走掉,头也不敢回一下。生怕自己压不尊,回头真的留下来,这温柔乡可是**蚀骨的所在啊。

  再说了,这货也不会双修啊b才是他最悲哀的地方,生怕露馅啊。

  出了三门镇的范围,奔着别院走来,路边树林里窜出白虎来,脑袋一顿乱蹭♀货最怕的就是路信丢下它,那真是有一顿没一顿,日子别说多难过了。

  路信翻身上了白虎,缓缓朝别院走去离大门不足百米时,路边蹿出一人,跪地拱手:“见过先生!”路信没见过他,故作高深的摆摆手:“我自进去便是!”

  白虎很配合的嗷一声,吓的黑衣人伏地不起,路信也不去扶他,径自往里去。别院这里与山谷一脉不是一回事,在这个地方全看演技,感情这个东西没啥用。齐乔氏那个女人很现实,跟她谈感情就是瞎子点灯白费蜡。

  不过也不全是不讲感情,可心就不一样了♀小姑娘听到通报,飞也似的跑出来。一个跃起,跳在路信的怀抱内,口中咯咯咯的笑道:“先生先生,我练气二级了,厉害吧?”

  这才几天功夫,这小萝莉就练气二级了,路信不知道修炼之难,继续装:“不要骄傲!”说着想到了黑龙剑,随手拿出来递给可心:“忘记给你带礼物了,这个拿去玩吧?”

  齐乔氏站在门口看的清楚,当时脸色就变了,怎么回事?

  路信下了白虎,交代一句:“小白只吃熟食,弄一头猪来烧熟喂它就行了。”

  下面自然有人牵着,路信又交代一句:“给它洗个澡。”再转身时见齐乔氏面色奇怪,上前拱手:“夫人,有些日子不见,怎么脸色这般难看?”

  齐乔氏伸手抓住路信的手,一手抓纂可心的手,也不说话,飞快的往里走。进了她的房间,这才松了一口气:“先生,怎么能把黑龙剑给可心?她如何能驾驭?”

  路信奇怪了,看看可心手里的黑龙剑,也没啥特别地方:“这是我才到手的,好像是一条黑龙化的飞剑。我觉得也就是一般的玩意,可心拿去用就是了。”

  路信无所谓,齐乔氏可是吓坏了,这是史朝天的飞剑啊。难道说?当下急忙追问:“先生从何处得来此剑?”路信摆摆手很轻松的样子:“今天在街上,看见有个老流氓调戏小姑娘,上去顺手抽他几个耳光,这老东西躺地上装死,我就夺了这把剑,还有一条腰带,对了,这是他的发簪,这是他的戒指。发簪很一般,戒指里的东西我还没看。”

  乔欢儿当时就身子一软,往下一倒,口中呻吟:“天爷!”路信赶紧伸手去扶着她,齐欢儿这才站稳,摆摆手道:“我没事,可心出去等着,剑留下。”

  齐可心不乐意,噘着嘴出去了,乔欢儿关上门,回头时使劲的拍着胸口:“吓死我了,吓死我了。”路信奇怪的问一句:“怎么了这是?”

  乔欢儿目瞪口呆:“先生,您不认识史朝天啊?”路信随口道:“我认识他作甚?”

  “天!”乔欢儿又要晕倒,这次没让扶,自己伸手按住床,坐下了一个媚眼抛来,路信的心肝一阵噗通乱跳。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尊宝娱乐平台App 优乐国际游戏 亚虎app客户端下载 拉斯维加斯在线app下载
澳门娱乐场 各大娛樂城 金马娱乐app下载 新天地棋牌官方下载
扎金花棋牌游戏 铂金城国际娱乐 最新国际足球排名 澳门彩票娱乐大全
都是玛雅的平台 澳门皇冠网址 永利皇宫娱乐网址 老百汇娱乐网址
世界足球国家队排名 扎金花棋牌小游戏 ag平台app 最低分民办大学招生信息
云顶娱乐app 天游娱乐待遇 k彩娱乐登录 速8彩票娱乐平台 稳定彩票平台
彩票注册网 华人娱乐彩票 博猫游戏主管 今朝娱乐彩票平台 彩票注册官网
丰尚娱乐贴吧 圣亚娱乐城 圣亚娱乐平台 天游娱乐待遇 易购娱乐1
98彩票网手机版 欧亿娱乐 AT平台 登录博猫游戏 大神娱乐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