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少妇剪嫩的,轻轻一捏都能出水。路信有点罩不住,四下打量门窗,看看有没有逃跑的路径。乔欢儿一手按着起伏不断的胸,口中甜的发腻:“路爷,您可算把奴家给吓尿咯G可是史朝天啊z怎么揍的他?没弄死他吧?”说着话,红唇微张,那眼神要吃人!

  路信还得接着往下装啊,“淡定自若”的端起茶杯,轻轻地吹了吹茶叶沫子,轻飘飘的来一句:“这不算什么,无非是看他不顺眼而已。只是这厮不经打,几个巴掌就晕了过去。趁我没注意,他施法跑了,我还打算给他拔光了,吊在旗杆上示众来着。”

  乔欢儿已经不行了,眼前这个看上去又嫩又美的男子,简直就是令人犯罪的毒药。史朝天是什么人?被他用巴掌抽的只能装晕,趁机施法逃遁。乔欢儿的理解是装晕)

  这个级别的高手,整个修真界,好像还没有出现吧?看他帅脸轻松的表情,齐欢儿不饮自醉,身子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没有。稍微脑补一下当时的嘲就有点控制不组绪,两腿全力夹紧,免得当惩露了怯,那才叫丢人丢大了。

  “先生!”齐欢儿一声低吟,一手在胸前轻轻拉扯,露出一抹白胸来。

  路信站起来,没有扑上去,反而一本正经的叹息一声:“我知道你的心思,只是眼下不是时候。金丹在即,不要乱了心性。”说话间,路信摸出一个渡劫辅助傀儡递了过去。在心里默默的补充一句:我是一个高尚的人,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其实口水差点掉下来。)

  乔欢儿内心陡然剧震,暗道:果然是高人,竟然一眼看出我的修炼到了关键时刻。

  路信看个屁啊,根本就是龟灵在意念传讯:这女人动情了,想要吃了你。路信下意识的,复述了后面一段话。又补充了一下,拿出个渡劫傀儡来。

  乔欢儿一看这渡劫傀儡,样子很是奇怪,脑门上顶根尖尖长长的针,这是要作甚?

  这女人费解的看过来,路信拿起一尺长的傀儡,往槽子里装了一枚元气石。启动之后,傀儡自动长大,变成一个成人大小的样子,头上的长针,越发的诡异了。

  “渡劫之时,将傀儡启动后放置在附近,到时候你便知道好处了。”路信说完,关上开关,傀儡缩小,恢复一尺长的模样。乔欢儿接过之后,郑重的收起来,这是当真了。

  路信还是有点不甘心,摆在嘴边的肉不能吃,多少有点遗憾,便伸手摸了一把小脸蛋,笑了笑:“来日方长9是要以修为为重!”

  这一次乔欢儿反应没那么激烈了,脸蛋没躲还蹭了蹭手,低声道:“好人,奴家恨不能现在就将你吃进肚子里。”

  路信呵呵呵的笑了三声,维持高深莫测的样子,回到椅子上淡然而坐。

  乔欢儿坐直了身子,媚眼如丝,轻启红唇:“先生给可心的心法,奴家也练了一番。看着不起眼,其实可了不得。”路信继续装,微笑曳不语,那意思不值一提。乔欢儿起身过来,一屁股坐他大腿上,身子挨着,脸贴着脸,仰面呻吟一声:“奴家的修为进步,多亏了这个心法。但凡修炼者,便如一个容器,容器大,一次吸入的灵气便多一些。先生的心法,恰从这点入手,稍稍修炼,拓展经络气海,可不就是把容器扩大了么?”

  路信不敢躲,生怕这女人起疑心,可惜小公鸡就是小公鸡,硬挺的旗杆竖起来。乔欢儿促狭的扭动几下屁股,路信哭笑不得之际,乔欢儿才低声道:“这院子里的女弟子,先生看上了只管去睡。哪个不从,奴家拔光了她,送先生塌上。”

  这女人真是个心狠手辣之辈,不过她对路信的迷恋,也算是泥足深陷了。

  女人其实最好哄骗了,乔欢儿遇人不淑,路信又是一副全心全意为她好的样子,自然被感动的一塌糊涂。此刻口中不停:“奴家自知修为太低,对先生伟业助力不多。不过先生放心,奴家一定加紧修炼,早日进阶,为先生犬马的资格想来也够了。”

  路信呵呵一笑,继续哄骗:“庸脂俗粉,要来作甚?你安心修炼,我这点定力还有。”

  这话别人说,乔欢儿未必信,路信这个时候说出来,她是千信万信的。要说姿色,乔欢儿是顶尖的,修炼多年,看着也就是二十出头,女人最好的时候。她对自己的姿色极为自信,路信这么一说,她心里全是甜蜜。

  说话间,这女人抓着路信的手往胸前按,口中喃喃自语:“先生千万记得,奴家整个身心都是您的。回头待我破关而出,必定坏了齐远山的性命,以后完完全全都是先生的。”

  路信捏的正爽了呢,听到这句,手上微微一颤§上最一副痛心的样子:“不要冒险5在不行,我出手灭了齐远山就是。”

  听到这话,齐欢儿笑嘻嘻的站起身子,不在折磨路信。回头一笑:“老东西还不知道呢,门内几个同门串联起来了,怕是要联手害了他。不必先生出手,等着看戏就行。”

  路信点点头,这事情他确实不关心,想要的不过是这个庄子,作为一个据点,发展一点下线。这时候有人敲门,路信看看门口,乔欢儿不舍的上前,脸上啃了一口,这才红着脸去开门。敲门的是齐可心,乔欢儿见她一脸紧张,笑眯眯的让她进来。

  昊天门,牛人扎堆的门派,修真界听到名字就得绕着走的第一门派。

  苏云天,修真界据说最接近金仙的高手。此刻却紧皱眉头的坐在打坐的蒲团上,他的对面坐着三个同门师兄弟。其中一个就是鼻青脸肿的史朝天!

  从来都是昊天门欺负别人,这一次,昊天门被人欺负了,被欺负的人还是史朝天,四大高手之一。史朝天不敢有任何隐瞒,一五一十的将事情的经过说的很清楚。

  “迄今为止,未见此等高手!”史朝天的终结语非常之沉重,苏云天也是认账的。

  这两人也算知根知底,如果说让苏云天抽史朝天,能在力量上轻松碾压么?

  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但是有人做到了,除非史朝天说谎。但是史朝天没有必要说谎,这是很丢人的事情,夸大对手的实力,并不能让自己增添光彩。

  “看上去只有十六七岁么?”苏云天不动声色的问了一句,史朝天点点头。

  “知道了4人,去把九天叫来!”九天,也就是苏九天,这是另外一个倒霉蛋。前段时间,被天令人的人抬回昊天门,当时大家都觉得这家伙人品太差,一定是在编段子遮掩丑事。现在看来,他回来说的那些话,未必有假。

  苏九天是被抬进来的,他的伤太重了,元婴被怨念深重的阴魂撕咬的遍体鳞伤,阴气深入元婴体内,没有三五年的好不了。

  “九天,上次你遭遇的高手,你仔细说说。”苏云天咳嗽一声,吸引注意力,然后提问。

  躺在担架上的苏九天苦笑叹息:“我知道各位师兄不信我的说的话,既然门主问了,我就重复一次好了。我也不怕丢人,上次在三门镇外十五里铺,出手伏击一个年轻人。原因是我为了一个男宠出气,在必经之路上布下九阴噬魂阵,本以为轻松拿下,没想到中了别人算计。阴极之气,看上去要把那个年轻修真者困死了,却原来只是他的欲擒故纵之计,。”

  苏九天不紧不慢的说着,语气平和,看来这段时间他反思的比较到位。事情经过说的很仔细,当时的每一个细节都没放过。

  “就这样,我一头撞在了山上,猝然之下,晕了过去。此事,确实与天灵门无关。”苏九天说完最后一句,想了想又补充一句:“我看那金色龟甲,确实怪异,竟然使人身体失控,唯一可控者,思维也。想想真是奇哉怪也,这是哪一家的秘术?”

  对比了一下史朝天的遭遇,苏云天也有点搞不明白,唯一能确定的是,那杏修为极高。根本就不是什么年轻人,估计是个前年修炼的老妖怪,化作年轻人的模样才对。

  史朝天突然想到了什么,开口说话:“门主,这会不会是三大门派请来的帮手?”

  苏云天的表情陡然剧变,恶狠狠的看了史朝天一眼,这家伙才知道失言了。现彻有苏九天呢,他可不算门派的核心人物,这等机密的事情,怎么好乱说?

  “抬下去吧,九天,好好休息,我那有上好的疗伤药,等下派人送去。”

  打发了苏九天,苏云天冷夏脸:“朝天,你也不是三岁孝了,说话怎么不带把门的。此等机密之事,怎么可以乱说?”训了一句对自己不太服气的师弟,见他低头认错了,苏云天这才继续说话:“此事,不可能外传⊥算三个门派有人知道了消息,秘密请来高手坐镇,你们以为,他们上哪去请这等高手来?又如何瞒得目?”

  那么,这个高手是哪里冒出来的呢?他的目的何在?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英雄联盟电子娱乐 天天娱乐大厅 澳门百老汇游戏网址 扎金花棋牌游戏
宝运莱国际娱乐城 澳门百汇网站 世界杯投注 龙8-APP下载
百老汇娱乐 大都会娱乐线路检测 亚博体育注册 橙天嘉禾娱乐
研发天天游戏平台 爱拼国际娱乐 天天娱乐电 齐发娱乐游戏
豪博娱乐app 澳门赌场在线 亚美娱乐官方网站 88娱乐网
拉菲彩票登陆平台 幸运彩票 诺亚娱乐 日本中年妇女最新短发型 开心娱乐平台
久赢在线 京城会娱乐 软件丰尚娱乐 圣亚娱乐登录 BA娱乐
678彩票 丰尚娱乐信誉 678彩票网下载 凤凰彩票 天游娱乐靠谱
速8娱彩票网页 同创娱乐地址 丰尚娱乐网 金沙彩票首页 博猫游戏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