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具傀儡被劈成了碎片,头顶上那根玄铁打造的长针,现在变成了麻花§劫之威,竟然如此骇人。冯熊咳嗽了两声:“师弟啊,我真是大意了,本以为有丹炉法宝在手,渡劫不难』想到,最后一劫,竟然丹炉被毁,多亏了这个渡劫辅助傀儡救我一命。”

  冯虎不禁感慨:“先生之能,如高山大海,不可窥其全貌也。”

  冯熊则没有时间感慨了,丹炉被毁,筑基成功也是亏了。需要重新炼制一个丹炉,但是他对于制作丹炉坯子并不内行,当初这个丹炉,还是他矢给的。放在以前,自然会去求矢,现在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指路明灯路信。

  兄弟二人一番商议,决定以传音匣子联系路信,发来一条消息,告知渡劫具体情况。

  路信这边,乔欢儿带来了一个消息,原定的天灵门十年一度的内部评定大会推迟举行。原因是青囊门、千机门联合发来消息,要求举行一次三门大会,召开三门商业会盟。

  三门镇这个地方的存在,其重要性不在商业会盟,而在以通过这个商业会盟,三个门派之间隐隐有同盟之意,在不伤及各自利益的前提下,大家共同进退。这一次青囊门和千机门提出,原有的会盟条件,对于两家不是很公平,要求重新商议。

  这个会盟的重要性,自然远比门内的十年评定要重要△为门主的齐远山,必须参加。

  会议地点就在三门镇,时间在十天之后。乔欢儿的意思呢,觉得三年前就开过一次会,按说没有必要这么着急的再开一次。原来的会盟条件很简单,三个门派合作,大家各自做买卖,谁赚了就是谁的。这一次青囊门和千机门则提出,用按货物来分类,决定市场的份额。

  “他们自己生意做不过天灵门,就想歪门邪道。”乔欢儿觉得这个事情不正常,但是又挑不出什么道理来□得不正常的理由很简单,年底评定大会在即,这个事情是不是有关联?

  “天灵门女弟子众多,姿色又占了上风,做生意的时候,确实占了一些便宜。既然他们要谈,那就去看看也好。”路信反正闲着没事,决定去凑一个热闹。

  “那正好,我身边缺个捧法器的携子,那就是你了。”乔欢儿听了笑嘻嘻的出主意,路信却笑着伸手去胸前抓一把:“你见过这样的携子么?我还是扮作一个普通弟子,站一边端茶送水好了。”

  乔欢儿被弄的浑身骨头都软了,身子贴在怀里,口中柔声低语:“让您端茶送水,他们也配?我现在就盼着早日渡劫,只是总觉得还差一层窗户纸没捅破。齐远山这老东西,非要我跟着去出席会盟,耽误修炼他也不管⊥知道在人前拿我做面子。”

  路信笑而不语,手上却是在不断的摆弄,乔欢儿下了水的面条似得,蛇一般的扭动身子:“老东西昨天还要我陪他,被我用修炼到了紧要关头拒绝了。他又不缺鼎炉,哼哼!”

  修真界真污!路信心里暗暗感慨,同时却又在想,将来要是能三妻四妾也挺好!

  突然路信想起了一件事情来了,掏出他从史朝天那弄来的戒指,丢给乔欢儿:“拿去,这些东西对我没用,记得给可心也留几件好东西。可惜了,黑龙剑她不能用,我先替她存着。一干穿戴佩饰,我就留下自己用了。以前也没在意这些东西,现在有现成的就用着。”

  乔欢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没有搞错吧?史朝天的戒指直接给了我?这怎么敢要啊?仔细看看路信的表情,发现他异常真正,顿时心里的火苗就不行了。一个虎扑上来,迸路信没头没脑的一顿啃:“冤家,你就是要了我的命去,我都随你。”

  路信承受了一番,笑着推开她:“好吧,别把持不住,动了心念,对修行不利。”

  这种一门心思为了她好的说法,乔欢儿简直没法抵抗了。拿过戒指走了,心道:“这里头好东西可不少,你就是都给了我,也不敢多拿。我回去翻一翻,眼下能用的上的,我就取了去。用不上的我还留着,还给你收着。我要是带回去了,被人瞧见容易出麻烦。”

  冯氏兄弟没来得及出发,冯熊就让门主叫去了。

  站在大殿内,冯熊还是辣么胖,但是整个人的气度完全不一样了,往那一站,渊渟岳峙!

  走出里门的青囊门主祖昊随意的扫了一眼,明显的怔住了:“冯熊,你筑基成功了?你矢怎么没通报门内其他长辈?”

  冯熊在门内的低级弟子之中,只能算是一个中等待遇。但是现在完全不同了,不到三十岁就筑基成功,满打满算修炼不过二十年便筑基了。这个速度,不可谓不快。

  祖昊今年五百多岁了,当年他筑基成功的记录是四十五岁。

  “回禀门主,弟子今日才渡劫成功9没来得及禀报师尊,门主便派人传讯〈的匆忙,失礼之处,请门主见谅!”冯熊看似恭敬的回答,实际上心里非常不屑的想:老东西,想派我出去干活就直说,你不就是惦记着压制我,让你的内弟子李璠在竞争中获胜门?

  想到这里,冯熊心里那个爽啊9制啊,你压制啊!

  祖昊明显的有点惊讶,这杏居然还是个天才啊b与他五百年的修炼和经验不符!

  这时候门口进来一个男的,看着四十来岁,实际上四百多岁的冯高升。

  “听说门主召唤小弟的弟子冯熊,不知道有何差遣?”冯高升,青囊门第二高手,炼虚级修真者℃昊的主要竞争者。说起来最初的时候,冯熊确实展露出不同寻常的天赋,随后祖昊总是找借口,派他出去出差,影响他的修炼。好几次到了关键时刻,都被打断了。

  对此,冯熊很无奈,冯高升很愤怒,但是每次都会在祖昊给他点叙头之后作罢。

  摊上这么一个实,冯熊也真是倒霉催的。

  本以为今天还是一样,从祖昊这里弄点好处,然后这个弟子就让他自生自灭,个人的修为最要紧。冯高升的自私,从来都不加掩饰,这也是他的修为虽然很好,门下弟子只有两人的原因。别的弟子,知道他的德行,躲都来不及啊。

  “嗯?怎么回事?”冯高升只是随意的扫一眼就呆住了,没有搞错?这家伙,上次见他才练气七级,吃了神仙药了?这就筑基了?

  “你怎么回事?给我说清楚!”冯高升的第一反应,不是什么弟子的才能高,青囊门就没人才能比他好的。这是他的一贯认知a果发现自己的弟子,居然二十来岁就筑基了,这个打击有点大,他筑基都特么的四十岁了。

  “回师尊的话,弟子几个月前有所顿悟,厚积雹,连升两级,进而筑基。”冯熊多少有点得意的回答,冯高升首先想到的不是关心弟子,而是恼火的瞪眼道:“翅膀硬了啊,筑基这么大的事情,也不通报一声。”

  “弟子知罪!”深知矢心思的冯熊,立刻认错。这时候祖昊才看见他的样子有点狼狈,衣服是干净的,这是才还的新衣服。但是头发却乱草一团,脚下的鞋子也没来得及擦拭。

  “好了,师弟。三门镇大会,我本打算让冯熊去打前站,现在看来不必了,他既然已经筑基成功,就让别人去吧。”祖昊一番话,冯高升更不高兴了,眼看到手的好处没了。本来想着勒索点东西,才让冯熊去出差,现在没了。心情当然不好了,当下哼了一声,拂袖而去。也不管自己的弟子了!

  祖昊看着这个师弟,心里暗暗的苦涩,再看冯熊时顺眼多了,摊上这个个实,修炼还能脱颖而出,在年轻一代内弟子之中首先冲上筑基△为门主,他还是很欣慰的,门派实力增强了嘛。既然没法打压,那就不打压好了。人才一个,不如抓在手里,反过来示好。

  看着实离开后,冯熊朝门主躬身:“回门主的话,弟子愿意去一趟三门镇,此番渡劫,丹炉被毁,弟子打算去采购一些材料,重新制作一个丹炉坯子。”

  丹炉是青囊门弟子的最低配置,居然在渡劫之中被毁了℃昊也很吃惊,这家伙渡劫没人护法就算了,凭借一个丹炉就抗住了天劫,这不是一般的人才啊。

  奔向顺手送他一个丹炉,想想觉得亏的慌,这位门主又收起了念头。“你去总管处通报一声,重新登记注册,三门镇的事情,我派别人去办就是。今后可专心修炼,不要枉费了你的才能。”话说的很漂亮,实际好处一根毛都没给,空口白牙就想拉拢人心,做梦吧你!

  冯熊可以昂首挺胸的离开了,冯虎却被抓了壮丁,派到三门镇打前站。但是他挺开心的,能够假公济私见先生一面,还有差旅费报销哦。

  冯熊当即决定,陪着冯虎一起走一趟。兄弟二人收拾收拾,各自驾驶法宝飞行,满怀希望的向着三门镇而来。

  路信在别院内呆着很爽,自然不想动地方,现在有点鸠占鹊巢的意思。

  这日起来看看后院的白虎,这货在这里更嗨了,有专人伺候它吃喝,想吃啥都有人给它弄来。早知道有这样的日子可以过,还当什么灵兽啊骑的!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世界杯下注网 白金会娱乐官方网址 月博国际娱乐城 奥门百汇乐
澳门娱乐场官网 老百汇娱乐城 吉利娱乐注册
兴发娱乐 个国家足球排名 龙虎赌博原理 千嬴国际主页
乘法口诀表打印 天天娱乐app 扎金花棋牌游戏 新濠国际APP
世界杯分析什么app 现金投注网有那几个 天时娱乐平台APP 天时娱乐平台APP
成人色情电影
gav成人网 poronovideos极度另类 gogo欧美人体艺体图片
国产色情 2018偷拍自自拍亚洲 哥哥干
五月天网站 一本首久久综合久久爱 欧美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