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世界上最坚硬的金属,你觉得刻刀能在上面刻字?”龟灵的提醒很及时,路信迟疑了一下,收起了刻刀。表情严肃的样子,摸着下巴似乎在思考,实际上在跟龟灵交流。

  兄弟二人也都屏佐吸,他们也想到了这一点。先生看来是忽略了这个细节。下一刻,路信露出微笑:“谁有天王水?”这一下兄弟俩松了一口气,看来先生不是什么都有。

  冯虎拿出一个瓷瓶奉上:“小的正好有一点。”路信看了一眼笑了笑,伸手摸出一根很普通的缝衣针,就是很一般的钢针。弄一根芯棍,针插在一头:“看着,教你们一手。”

  心翼翼的用针尖粘了一点天王水,路信开始了新一轮的表演。闭上眼睛,完全是凭着感觉,针尖在轻金之上缓缓蠕动。隔一会,又粘了一点。“天王水是这个世界上最霸道的液体,可以融化钢铁之外的任何金属。即便是钢铁,在接触天王水之后,外表也会凝结成壳。”

  路信一边写着,一边口中说话。兄弟二人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当时表情肃然:“拜谢先生赐教!”路信很装的曳微笑:“不必客气,都不是外人。”

  实际上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那就是神力。没有这个,路信粘了天王水在轻金上写字,力度根本就无法把握,毫厘之差,就写坏了。花了半个时辰,路信才完成了在一根牙签粗细的轻金上写字的工作。

  有了第一根的经验,接下来的三根路信的速度就快的多了,一个时辰不到就全部完成。冯熊拿在手里,凝神静气仔细的观察肉眼很难看见的文字。最终叹息一声:“完美!”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分别用四种材料混合好的朱砂,根据不同的字符,用毛笔刷上去∶一块布,粘上一种特殊的溶液,轻轻的在轻金丝上擦一遍,一些朱砂留在的刻好的字里头,多余的被擦掉了。冯熊把四根丝心翼翼的镶嵌在丹炉上的四条槽子内,完成了最后一道工序后聚在手里,口中念着符咒,突然把丹炉往天空中一丢:“赦!”

  天空帜丹炉三次变大之后,透着一种请濛濛的光泽,冯熊再次念咒,丹炉开始旋转,越来越快,停下来的瞬间,光芒四射∴橙黄绿四种颜色的光芒,形成四道光束冲天而上。

  看见这一幕,冯熊不收丹炉,而是对着路信噗通一下跪下了,结结实实的磕头三响:“冯熊叩谢先生成全!从此这条性命就是先生所有。如有违背誓言,天打五雷轰!”

  兄弟二人齐齐跪下发誓,路信发现自己装的太过完美,取得了超出预计的效果。心里很是得意的扶起二人:“你们各自有事,大可去忙碌。今日之事就到这了。”生怕再往下装生出别的变故来,路信赶紧结束今天的事情。

  “先生,我等要去三门镇打前站,说是三门大会要召开。为的是重新分配三门镇的利益♀些修真正派,外面光鲜,里面不知道多脏。青囊门上下不过三百人,却分的好些个派系。我们二人的师父,是个极端自私之人,除了自己的修炼,其他的一概不管。当初我二人入他门下,不过得到几枚玉简,修行全看自身。”冯虎说起这个事情来,脸上带着不忿。

  “不提这些了,今后都是神族兄弟,大家团结起来,互相帮助,互相进步。”路信唱高调越来越熟练了,开始还鱼不好意思,现在则是张嘴就来。

  “如此,我等别过先生。”冯熊拱手告辞,该说的话都说了,没想到的好处也得到了℃是浑身的干劲⊥盼着快点办完门主吩咐的事情,好回去拉拢门内的兄弟,壮大神族。

  送别二人,路信想起了孙绾绾和青青,决定去一趟山谷。

  一声唿哨,召唤白虎,这货在林间戏耍,听到召唤腋下生出双翅来,急速飞来,一个滑翔。路信很装的一个跃起,落在白虎背上的坐垫上,吩咐一声:“去山谷见美女。”

  白虎听了浑身一抖,还是很顺从的飞了过去,只是在距离两里处落地了,四爪紧紧的迸一棵大树不放,死活不肯送上门去被摧残。路信只好随它去了,步行往山谷里走♀才走出不足五十米,就看见山谷口处道路上,有两人正站在那里。

  这两人路信还都认识,一个是千机门的门主孙慕仙,当初遴选的时候,见过他一面。另外一个,则是门主夫人卞玉。两人看上去很激动,正在吵架的样子。

  夫妻二人为何争吵呢?路信没有听到前面,就听到卞玉在不断的骂“喧人”。

  孙慕仙似乎很怕老婆,低声下气的辩解:“你我夫妻百年之久,你自己扪心自问,可尽到一个做妻子的责任。修道之人,也该有个后人传承血脉吧?可是你呢?自结发以来,整日以修炼为重,一百年来二人双修的次数屈指可数不说,你还不愿意生孩子。既然如此,我找个人为我生孩子,传承血脉又有何不可?”

  卞玉声音尖锐:“我有说过不生孩子么?”说话间手点着对面丈夫的鼻子,孙慕仙似乎生气了,陡然昂首道:“你是没说过不生,可是你现在已经元婴后期,逼近化神⊥算你想给我生孩子,你舍得停下修为么?不要骗人了,当初你答应和我结婚,不是为了感情,而是看着我认老实,不会影响你的修炼。也不会影响你和别的男人不清不白。”

  两人吵的很厉害,路信在一边听的也很嗨,不知道何时,肩膀上多了一个龟灵。见这老货一脸的八卦之火在燃烧,路信嫌弃的看看它:“你再把头伸长一点,他们不会发现的。”

  路信藏身之所是一片竹林,蹲在一块大石头后面偷听,不敢露头。龟灵被鄙夷之后,脖子依旧伸的很长继续看热闹,低声回答:“我要不愿意,能看见我的人还没生出来呢⊥你这种菜鸟,人家的阵法都没看出来。要不是你血脉继承人的身份,进入这片竹林就露馅了。”

  没想到还给这个家伙反喷了一脸口水,路信很是不爽♀时候龟灵突然缩回脖子,低声说话:“对面的树林里来了个高手,这里的阵法居然没有被引发报警。”

  “在哪?”路信想站起来看,龟灵来了一句:“嗯,脖子伸长一点,他们看不到你的。”

  被人用自己说的话反击,路信更加不爽,悻悻的坐在地上:“他们吵什么,那个高手来干啥?还有啊,你去看看,绾绾和青青在哪』要被这对夫妻吵架波及了。”

  龟灵曳:“她们没事,在山谷内的,此刻两人正在闭关之中。你刚才没注意听么?那女的来找什么喧人,被哪拦住了,这是在替她们护法呢。”

  “原来是这样,看来那女的说的喧人,是绾绾了。肯定不是青青。绾绾又怎么成了喧人呢?勾搭门主?这个不能,难道说。”路信自言自语的时候,听到卞玉声嘶力竭的在吼:“好啊,你跟别的贱人生下来喧人,藏着掖着就算了⌒进门内,利用门主的权利照顾她就算了,还要倒打一耙,说我勾搭别的男人。”

  “有没有勾搭你自己心里清楚!”孙慕仙的表情狰狞,看着是准备彻底翻脸的架势。

  蒙登天藏身树林内,看着这对夫妻争吵,心里很鄙夷孙慕仙♀家伙怕老婆,整个修真界都是有名的。现在都这个时候了,还在跟老婆吵。等他吵完了,什么都耽误了。

  “二位,能停一下么?”蒙登天信步走出树林来,看见他的出现,孙慕仙陡然色变:“好啊,还说没有勾搭男人,你看看,都找上门来了吧?”

  听到这个话,蒙登天目瞪口呆的站住了,卞玉气的浑身发抖,指着孙慕仙骂:“好啊,你这混蛋胡乱指一个男人做借口,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这附近布了战兵阵法。今天我到这里来,就是想看看你这个家伙到底有多大的能耐⌒本事你弄死我,今后千机门就是你当家。”

  说话间,卞玉一翻手腕,多了一条丝带在手♀是她的兵器o慕仙脚下猛的往后一滑,窜出去十几丈远,双手握着一杆大枪,口中冷笑道:“好啊,我忍你一百多年了,不想再忍了,今天就好好见识一下你的本事。”

  两人都不关心那个闯入的高手,反倒要对打起来♀一下蒙登天也不知道该说啥了♀直接无视自己,他可是带着任务来的。什么任务?自然是擒下这对夫妻,让他们服从昊天门。

  “你们这对门主夫妻是怎么一回事?”蒙登天摸出传音法宝,低声传讯。

  “龚爷不必管他们,让他们去打就好了。”传音法宝里有声音传来,蒙登天哼了一声。

  龟灵很快回到了路信身边,带来另外一个消息:“这附近还有四个修真者,修为都在元婴初期。看上去,好像都是千机门的人。也不知道他们藏起来想干啥?”

  “啥?还有四个人?”路信真的吃惊了,自己藏在这里就算了,还有四个人藏身附近♀帮人都想干啥?还有那个站出来的高手,他又想干啥?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宝运莱国际娱乐城 乐虎国际游戏官网 澳门皇冠 足球俱乐部 杂志
体育开户网站 通宝pt线上娱乐
凤凰官网手机网 金沙城中心app 龙8app下载 凤凰官网手机网
百家乐app迅 扎金花棋牌游戏平台 2018世界杯投注方案 王牌娱乐下载
博赢彩票 博赢彩票 明尼苏达足球世界排名 神州娱乐app
色情五月 加比勒久久综合久久爱 乱伦
亚洲色色
亚洲图片自偷自拍另类 老光棍 6090青苹果影院 天堂影院
成 人影片 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