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信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悄无声息摸到他们的身后,你让他怎么解释?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路信还懵逼中,当时他已经无计可施,只好问计于龟灵♀老家伙告诉他,让白虎去叼来孙慕仙的尸体,然后直接从后面走过去就是了,保证不会在走进大龟甲术作用范围内之前被发现。路信本不想冒险,于是让龟灵去侦查一下,两个女的在干啥。龟灵真是快去快回,汇报称:“两个姑娘都在闭关,外面辣么吵,我担心她们走火入魔啊。”

  路信硬着头皮就上了,还给他得逞了。路信觉得不可思议,这几位则完全是另外一种感受。在场的最差的修真者都是个元婴初期,对周围环境非常之敏感,多了一个大活人还有一个白虎在身后三步远的距离,如果不是卞玉的表情不对,他们根本没发现啊。

  这可太吓人了!刚才他们还在洋洋得意,展示胜利者的高傲姿态。下一刻则被吓的毛骨悚然b个看上去很嫩的嘘轻,到底是个什么修为不管了,走到大家的身后,被发现后笑眯媚来一句:夏无聊,找几个人一起玩游戏。

  玩你妹啊b是战场啊,刚才还打出人命来了,你这么逗逼你妈妈知道么?

  可惜,没人这么吐槽!大家心里都是一个念头,这是一个决定高手,他出现的目的就是为了戏弄大家。问题是,孙慕仙的尸体搬过来干啥?

  看看众人呆若木鸡的表情,路信笑道:“既然大家都没意见,那么游戏开始吧。”

  也不给众人说话的机会,路信双手背着,四十五角仰望天空的姿势摆好了,口中不紧不慢的念了一句:“手握乾坤定生死。”

  话音刚落,金光闪,龟甲现,龟灵笑嘻嘻的飘在空中:“请决定去掉的骰子。”

  现在所有人都发现了异常,但是已经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包括躺在地上的孙慕仙的尸体在内,都立正站好,瞪着一双眼睛看着天空帜龟甲。区别是,别人的脑子里可以胡思乱想,尸体的脑子里不会。

  这就更吓人了Q经死掉的人都站了起来,龟甲术到了二级,更加的霸道不讲理了』管你是死的活的,只要大龟甲术一启动,都得给我立正站好,行注目礼。

  蒙登天是此刻最为惊悚的主,他听苏九天说过这么一个事情,当时很不以为然□得吧,肯定是苏九天的修为太低,才为人所制。以他的修为,谁能让他站着不动?可以说,蒙登天所幽信心在这一刻崩溃了!

  这个陌生的年轻人,同样是仰面看着龟甲,但人家是事先摆好姿势的。当时觉得这个姿势可笑的很,现在才发现人家不是在装,是真的牛。

  “大家这么配合,那就去掉一个衰吧,这东西太坑人了,上次有个高手被搞的撞了山。”路信还在说话,也是现场唯一能说话的人♀一说话吧,坐实了他是自由的。别人都是受限制的♀一下把蒙登天等人的混都吓掉了,唯一开心的自然是卞玉。看见丈夫的尸体也站了起来,她也吓的不轻,但是这个年轻人她知道是那个脾气古怪的高手。谁知道他搞到后来会怎么疵这里的事情呢?只要有他来了,就有希望翻盘。

  一个“衰”字被去掉,龟甲之内只有八个骰子,龟灵笑嘻嘻的开口:“游戏开始!”

  八枚骰子开始高速旋转,围绕着中间的太极旋转的同时,高速的自传。唯一不用闻太极转动的是中间的“和”字n终会掉出什么一个骰子呢?路信心里这么想!

  其他人心里则不知道该想什么了,这特么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是个什么坑人的游戏?怎么念了一句口诀,大家都不能动了,话也不能说了,就脑子里还能思想。还有这个龟甲是从哪来的,那些骰子又是什么鬼?这一切都没封释T子里全都浆糊的同时,恐惧感则越来越强烈。如果不是被制住了不能动,这几位都得浑身冰凉,瑟瑟发抖。

  啪嗒,没有太多时间给大家胡思乱想,一枚骰子掉落/岗空帜居然是“生”。

  路信感慨不已,孙慕仙真是好命,直接复活了;是不知道他的修为,能不能回到原来的水平L暂的三五秒之后,“生”字刷的一下,回到了龟甲之中。

  龟灵道:“是生,这一次游戏结束了!”这家伙居然成了主持人,越来越跳了!

  话音刚落,刚才还金灿灿的龟甲,凭空消失了,金光也没了,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但是更惊人的一幕出现了,孙慕仙以元婴精血化作的巨人,在失去脑袋后轰然倒地,化作一个山包。此刻平静的山包上,出现了一片红光,一滴滴的精血从泥土中升起,在空中凝聚,一点又一点,一点又一点,最终化作一个小人,这就是孙慕仙的元婴。得到复活的元婴,唰的一下飞了过来,化作一道青烟,从孙慕仙的口中钻进去。

  再看孙慕仙这个本已经死去的人,此刻瞪着一双眼睛,呆滞的眼珠有了神采。看清楚对面站着的人时,发出怒吼声:“就算魂飞魄散,我孙慕仙也要战斗到底。”

  还战个屁啊V复自由的众人,以蒙登天为首,第一个反应就是跑啊♀家伙还算靠谱,跑之前拉着李红袖一道,一个跃步,脚踩云朵,急速逃逸。其他四人,也都是同样的反应,两个跃起,驾着各自的飞行法宝逃生,一个直接往地下一钻,借助挖掘傀儡土遁了。

  五个人分着四个方向跑路,路信没有去拦着的意思,只是叹息一声道:“哎,不就是玩游戏么?何必吓成这样?”这句话听着很平淡,实际上跑路的也好,留在原地的夫妻二人也罢,听到之后都一个想法:您还是自己玩吧,我们怕了你了,行么?

  蒙登天一个急速飞行,瞬息就是十里地之外,跑的不能说不快了。头都不敢回一下啊z边路信的余音犹在,心里更加恐惧,二话不说,又是一个全速飞行。唰唰唰的竭尽全力的飞出去上百里,这才稍稍减速。再看手里抓着的李红袖,这女人脸白的都吓人。

  手脚冰凉,浑身发抖,就像生了一场大病;个元婴期的高手生病,这事情听着都新鲜。但是她的状态,就是这样,浑身冰凉的,没有一丝热气。

  蒙登天赶紧伸手给她注入元气,好一会这女人才缓过一口气来,口中徐徐道:“吓死我了!”蒙登天身为男人,还是她姘头,自然要有多担当:“我也吓的不轻,不过那位高手,好像没有取我们性命的意思。没准,真是找人玩游戏。”

  “行了,你也别安慰我了♀次事情功败垂成,接下来该怎么办啊?千机门是回不去了,几个师弟从此也要变成散修。”这时候李红袖想起来了这个,蒙登天呆呆的看着前方,鱼茫然道:“是啊,接下来去哪呢?昊天门暂时不能回去,事情没办成是新,我担心的是那个高手,没准在路上等着我们呢♀样吧,我们找个地方先藏一阵子,看看风声再说。”

  蒙登天拿了主意,李红袖点点头:“好,我听你的』过还是要个昊天门去个消息才好,免得将来事情平息了,你回去后面子上过不去。”

  蒙登天点点头,屡女人的腰道:“红袖,我知道你是为我好』过这个消息,还真的不能传,为什么呢?那个高手有鬼神莫测之手段,玩意他从传讯道具的线索找到我们呢?我倒是新,你生的好看,他真的动了别的心思,你说我该怎么办?再说了,昊天门呆了这么多年,也到了我离开一阵子的时候了。”

  李红袖看上去很是感动,实际上心里很清楚男人的意思』就是惦记着,万一这高手去了昊天门,找大家玩游戏呢?想到那个游戏,她有发抖了。蒙登天距离大乘也就是一步的水平,居然被制住了,一动不动,话都不能说,这是何等的神通?

  游戏现场,龟甲出现的时候,卞玉身上的束缚自然消失。四条铁链落地,跑路的时候谁都没想起来带走。卞玉得到自由的瞬间,激动的扑向丈夫,丙嚎啕大哭:“孙慕仙,你傻啊*婴化血都用上了。”

  路信看见这一幕,多少鱼感动,这对夫妻确实挺刚烈的≮是安静的站在一边,等着他们完事。孙慕仙笨手笨脚的给妻子擦眼泪:“今天的事情,开始是我对不起你。其实,我就是想有个后人而已,。”

  “你别说了,这个事情我不怪你。修真界那么多门主,哪个女人不是成群结队。如果不是我,你也不用守着我一个人,想要个孩子还得偷偷摸摸。你要真想要孩子,我们也可以生一个。”卞玉激动的说着话,彻底的原谅了丈夫。

  路信见状,微微咳嗽一声。卞玉听到之后,才想起来现彻有这位…着丈夫的手,一起跪下磕头:“孙慕仙)卞玉多谢高人活命之恩。”

  路信笑道:“别谢我,是你们的运气好。”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名仕网上娱乐 2017世界杯足球星排名 神州娱乐app 明发国际平台官网
衡水内画艺术博物馆 玛雅娱乐平台创始人 扑克王app官网
足彩比分直播 娱乐国际平台彩金网址 足彩比分直播 盈丰国际
凯发K8娱乐软件下载 2018世界杯在那投注 下载百家乐app 皇浦国际中文版
世界杯彩票玩法 国际娱乐平台线路检测 世界杯星级排名 亚博国际网上赌博
得得撸 婷停五月深爱五月 插菊花 五月丁香花开网 婷婷五月色综合人妻
2018偷拍自自拍亚洲 成人天堂 伊人成人网
色姑娘棕色姑娘综合站 人体色图
亚洲色情网 玖玖资源站 色噜噜狠狠综合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