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实话,但是说实话总是没人信。夫妻二人就不信,而是露出敬仰的表情,卞玉上前拜谢:“先生神技,卞玉叹服。前日得先生指点,尚未有所回报,今天又得先生救命之恩,真不知该如何答谢?大恩不言谢,卞玉记下了。”

  “什么神技啊?这就是个……。”路信说到这里的时候,龟灵意念传讯:不要说出这是游戏的真相|要不来这一句,路信习惯性的装逼,肯定会犹豫一下。顶多就是微笑曳,来一句“不足挂齿”。结果这么一说话,路信的逆反心理上来了,你不让我说我非要说。于是,吐出口中的就成了阐述一个事实:“真的就是个游戏!”

  最近一段时间,路信编了不少段子,嘴巴里几乎没有每一完整的真话。这次总算是说了一句不掺水的话,却衍生出一次完美的装逼。

  如果他说“举手之劳,正好路过打酱油”这种话呢,那就是比较低级的装。故作高深微微一笑,那就是高级装,现在说了实话,成就了顶级的完美一装。

  夫妻二人心里就一个念头,这位高人脾气真的古怪,不想别人觉得欠他的情,居然编出这么一个烂俗的理由。想想还真是一个可爱又霸道的高人啊!

  “我明白了,今日之事,我夫妻二人,绝对不会对外人说的。”孙慕仙觉得自己听懂了路信的意思,高人嘛,神龙不见首尾,不想被太多人知道他的存在。了解!

  这下路信懵逼了,你们不能这样啊?怎么能不对外人说呢?我开神族正需要招兵买马的时候,名声真的很重要啊!问题是,他装出了一个完美的形象,再说什么都晚了。真叫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吞啊,哎了,不说就不说了,你们不说,还有别人说。

  路信的哀伤没人能懂Q经无形之中装了一次了,就算亏大了,还得端着架子继续往下装:“二位,就不要跪拜了,都起来吧。当务之急,是赶回山门,免得叛徒再生事端。”

  夫妻二人起来,匆匆告辞离去。路信有气无力的看着他们飞远,拍拍身边的白虎:“你说,为什么说实话,没人相信呢?”白换了一声,龟灵鬼魅般的出现在耳边:“玛德智障!”

  路信歪歪嘴:“有进步,学会挖苦人了。”

  龟灵:“早就让你别说实话,你偏偏不信。这个世界上混的人,说实话的有几个混出来了?”路信……,稍倾:“不是说诚实是一种美德么?”龟灵:“诚实是一种美德,但是对你这种几乎不说真话的人来说,诚实就是一种缺陷。好好的骗子你不做,非要改邪归正。你不是智障,谁是智障?这个世界上,还有比复兴神族这个伟大的事业,更有意义的事情么?”

  “其实,我只是想做个好人!”路信头一次没有气急败坏的反击,而是叹息了一声。

  “你一直是个好人,谁告诉你,一定要诚实才是好人?还有善意的谎言呢?”龟灵语重心长的劝说,路信却突然皱眉,眼神不善的看着它:“我总觉得你这家伙哪里不对,等我想一会先。”龟灵一脸我多么的善良诚恳的表情:“想那么多干啥嘛?”

  路信却突然瞪着眼睛:“好啊,我明白了。什么狗屁善意的谎言,你是在给自己欺骗我找理由!”龟灵一双眼睛非常之真诚:“你看着我的眼睛,我像骗你的样子么?”

  路信道:“你明明告诉我,两个妹纸都在闭关,外面打的天翻地覆是新,影响她们闭关,甚至导致走火入魔才是大事。所以我才决定冒着被发现的微笑,冒着丢出死字的危险,走近了战场,发动了大龟甲术。”

  “没错,以上你说的都是事实!”龟灵还是很真诚的样子,路信抬手一指前方的某个山巅:“既然这样,你看看那边,正在飞过来的两个人是谁?”

  “不用看,你肯定不认识!”龟灵很果断的瞬移,躲开路信的追杀。

  “你这个骗子!我打死你!”山谷中一人一龟,一逃一追。正在飞来的两位妹纸看的傻眼了。“青青,你说信在干啥?追的那个是啥啊?”孙绾绾好奇的问一句,青青看不懂,曳道:“谁知道呢?他的花样多了。绾绾,这次回山里,林鼻个家伙真讨厌,像个苍蝇似得跟在后面,你怎么也能容忍的下来?”

  孙绾绾笑道:“那还能怎么样啊?他是信的朋友,我虽然不喜欢他,也明确的拒绝了他。但是他说,我有拒绝的权利,他有追求的权利。我觉得,他说的有一定道理。”

  “屁的道理,他这家伙就不是什么好人。你可别被他骗了!”孟青青其实也没那么讨厌林薄,只是非常讨厌他追求孙绾绾,毕竟路信喜欢孙绾绾啊。作为“妹妹”,自然要捍卫哥哥的女朋友 管她内心深处,更希望路信忘记自己是妹妹的身份。

  “别追了,她们发现我了。”龟灵一句话,路信就停止了追杀。龟灵唰的一下,躲进了藏魂珠。路信赶紧整理一下衣服,摆出一个潇洒的姿势,面带微协接妹子。

  “你刚才在追什么啊?看着好像一只乌龟!”孙绾绾飞鹤降落,路信上前张开双臂求抱抱:“哈哈,你一定是看错了。要不就是幻觉,来,很久不见,抱一个先。”

  孙绾绾被他无赖的样子搞的没脾气,被他结结实实的抱了一个。孟青青上前来,路信照样抱一下,一点都不带偏心的。“对了,你们俩这是从哪来啊?”

  “从山里回来的,门内的一个师姐过生日,我们悄悄回去了一趟,谁也没告诉。你怎么在这啊?”孙绾绾反射弧比较长,一点都没有发现异常。孟青青则仔细多了,皱着眉头:“信,这里发生了什么?之前在五十里之外,我们都听到了轰鸣声。你看那里,原来有个山头,现在也不见了。还有地上,好像被龙卷风刮过一样。”

  “青青真厉害,刚才这里确实发生了一件大事。”路信竖起大拇指,夸奖了一句。

  “什么大事?”孙绾绾好奇的问,路信一本正经的回答:“有个道友在这里渡劫啊!”

  孟青青一看他的眼珠子在乱转,却始终一脸诚恳的样子,怒喝一声:“路信,你又在胡说八道!”路信一听着话,心说:我的好妹妹,要不要这么聪明啊?你这平白的增加我编段子的难度,往下还怎么聊天啊。

  关键时刻,路信只好召唤龟灵,这锅甩出去再说。你还真别说,龟灵给出了解释。

  路信照本宣科:“青青啊,我知道你很聪明,也很细心。但是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孟青青气他瞎说,冷笑道:“好啊,我读书少,你告诉我,什么是知啊?”

  孙绾绾也一脸的糊涂:“什么知之为知之?你从哪看来的东西,我都没听讲过。”

  “三千世界,你都去过去啊?你不懂的东西多了。”路信一句话,说的孙绾绾也不高兴了,皱眉道:“那行,你告诉我们就好了。那个道友渡劫,怎么渡的?”

  “渡劫呢,其实也是分很多种的。一般意义上的修真者遭遇天劫,你们都知道,电闪雷鸣的,风雨大作。总的来说呢,劫数分为三种,天劫,地劫,人劫。先说这个人劫,就是到人间去走一遭,在红尘中翻滚,生老怖,每个人都要经过很多次。生的时候是渡劫,病的时候也是渡劫,甚至高居人上者,也是在渡劫。”

  “你怎么越说我越糊涂,我现在也怀疑你在骗人了。”孙绾绾表情也不对了,路信叹息一声:“好吧,假定你不是修真者,在人间俗世有钱有势,会不会很开心?”

  “当然开心啊?”孙绾绾理所当然的回答,路信笑道:“你看,错了吧?这其实也是一种劫数,而且高居人上者,人人都在看着他,盯着他的位子。每做一件事情,甚至走路都要心翼翼。为了权利地位带来的风光,他必定会失去别的东西。”

  孙绾绾和孟青青都不说话了,觉得好像很有道理。

  路信一看忽悠过去了,接着笑道:“刚才那位道友,遭遇的是地劫。先是有龙卷风经过,道友躲避山谷之间,不想山体突然裂开塌方,他差点被活埋了,这就是地劫了∴似的情况,还有火山喷发,这个你们一定知道了,还有海啸,这个你们以后也会看见。所谓地劫呢,就是自然之劫了。没有指向性,不像天劫那样,修真者逆天而行,上天以劫数考验他。”

  看着两个妹子若有所思的样子,路信扭头悄悄的擦了擦头上的汗水,心道:一二三四五,骗人好辛苦。龟灵啊龟灵,这都是你搞出来的锅,好在对付过去,不然有你受的。
  
网站地图 七乐app下载 拉斯维加斯国际赌场 欧洲足球国家队排名 拉斯维加斯博彩官网
吉祥坊手机网页版登陆 博天堂博天彩 m88明升app 龙8手机app下载安装
澳门赌盘 小天天娱乐 博天堂 fun 真钱线上斗地主
a8娱乐官网 澳门老百汇网址 12bet手机登录 怎么注册亚博体育
易胜博app下载 金沙城中心app 老虎机打鱼游戏app下载 嘉年华线上娱乐官网
重庆时时两期精准计划 全球最大的彩票平台 亚洲彩票平台注册 百宝彩江西11选5 拉菲娱乐
亚上彩娱乐 天游娱乐手机 秒速赛车开奖结果 官方网678彩票 聚彩彩票网
名人娱乐 拉菲娱乐代理 欧亿娱乐开业 如意娱乐取现 多盈在线彩票
无极娱乐登录 678彩票平台 拉菲娱乐 快乐非凡彩票 678开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