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绾绾也是爱杀了这件裙子,笑道:“这裙子颇为神奇的地方是初看还觉得鱼大,穿上之后却妥帖的很,好像裙子会自动调整大谢般。”说着话,下意识的身形一转,口诀也没念一个,却有意想不到的神奇发现。白色的裙摆极为顺滑,转动身子之时,裙摆飘了起来,就像一朵雪花的形状♀还不算,孙绾绾周身寒气顿生,自己却感觉不到任何寒冷。

  路信站的近,被狠狠的冷了一下,忍不住打个哆嗦:“真奇怪,你再来转一个。”

  孙绾绾奇怪的看看他,又打了一个转,路信这一次直接打个喷嚏,忍不左退三步:“再转一次!”孙绾绾第三次转圈,路信终于看清楚了,转犬时,阳光下的裙摆上显出一道彩虹来♀是怎么一回事?路信赶紧意念传讯给龟灵。

  答案很快就有了,但是不等路信来得及说,变化又出现了♀个时候的孙绾绾,处在一个透明的冰罩之中,神奇的是丝毫不影响她的行动。

  龟灵又发来消息,路信转述道:“青青,拿剑去刺绾绾。”孟青青奇怪道:“路信,你疯了么?”孙绾绾听了先是微微皱眉,随即便道:“青青,按照信说的去做。”

  孟青青抽出腰间的短剑,轻轻的往前伸,手上一阵冰凉,忍不撞打了个寒战:“真是奇怪,怎么回事,五步之内,气温骤降。”知道结果的路信忍不装逼:“你往前刺,更神奇的还在后面。我差点没认出来这是件什么宝贝。”

  孟青青忍着寒冷继续往前刺,短酵像在刺空气,毫无阻力,但是却发现自己就算把手伸到最长,脚下还往前进,剑尖距离孙绾绾始终有一步的距离♀是怎么回事?

  “绾绾,你反着转三下。”路信又开口了,孙绾绾之前是顺时针,现在是逆时针的转了三犬后,一切恢复了正常。空气帜冷意全无,路信长出一口气:“果不其然!”

  这家伙很会吊人胃口,孙绾绾果然上当,上前来问:“怎么讲?”孟青青也被吸引了,走进了看着他,等着他报出答案♀货趁机双手张来,一手屡一个,揩油的都辣么自然。

  “这个事情说来话长了!大概五六千年前吧,有一堆孪生姐妹,同时修炼成仙。一个叫彩衣,一个叫雪衣。当时这个大陆上发生了一崇变,仙界排名前一百的大罗金仙,集体出动去跟人打仗≥说这一百个金仙,最终获得惨胜,大陆上的修真门派更惨了,好多门派的高手陨落,许多秘技断了传承♀个事情具体的也不清楚,就知道这对姐妹穿的衣服,就是你们两个现在穿的这一身。也不知道史朝天从哪得来的这两件宝贝,这家伙有眼无珠!当做一般的好看的衣服丢在戒指里,现在便宜了你们。可惜的是,你们的修为太低,还不足以发挥这两件宝贝威力的万一。”

  路信感慨的时候,孟青青却被惊着了,拉着他的手问:“等一下,你刚才说啥?史朝天?昊天四杰!”路信奇怪道:“怎么了?史朝天很牛么?”孟青青不说话,孙绾绾也不说话,两人的表情很明显,都被吓着了。

  “不管他多牛,都被哥抓住吊着打C了他的戒指,夺了他的黑龙剑,正准备扒光他吊在旗杆上晒两天,然后找头母猪陪他睡觉的时候,这家伙居然会瞬移,跑了!”路信完全沉浸在装逼的世界中,殊不知他这次装的太大了,两个妹子都吓傻了。

  “哎哟!”所谓乐极生悲,说的就是路信了。装的太投入,一只手不知道怎么的往下滑,落在孟青青的翘臀上♀斜椒可不是孙绾绾,被路信的手上下滑动只能憋红脸。被吓着了归被吓着了,但是要紧地方遭到攻击,本能的反应就是拿着剑鞘打上去。

  啪的一声,路信疼的跳脚,左手捂着右手痛处:“我说青青,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啊?”

  孟青青见他这样,反倒笑了:“让你的爪子不规矩,下次再乱摸,直接给你剁掉。”

  孙绾绾得到了解放,笑着上前道:“给我看看!”路信一伸手:“你看,都打红了。晚上就变青,明天这手拿筷子都不行了。”孟青青也知道自己那一下没把握轻重,完全是本能的反应,不好意思的上前来看一眼:“没事,手没断就行。我说你也是的,现在是堂堂的神族组长了,怎么一点正经都没有。”

  路信心说:你还要单纯了,不知道这个世界的本来面目。

  孙绾绾倒是很护着路信,看了一眼孟青青道:“你还说他不正经,一点上下都没有。私下里,他算是你哥,神族之内,他是首领。你怎么也要尊重一点他吧?”

  孟青青被说的低了头,却不是很服气』过提到神族的事情,这丫头的斗志又来了。

  “对了,信,那个族长。”孟青青遭到孙绾绾的白眼,赶紧改口。孙绾绾这才放过她,收回了眼神,拿出药膏给路信的手上抹。孟青青道:“这次我们回山门,私下里联络了一些弟子⌒些弟子的才具不错,就是没用到太多的修炼资源。我们打算联合这些同门,建立一个千机门分舵。”

  路信心说千机门现在的情况更复杂了,今天这辰斗你们是没看见。脸上却是很肯定她的工作:“很好,不要着急,先培养几个人品过关的骨干,然后以骨干为基础,慢慢的发展起来就是了。千万不要着急,性急吃不了热豆腐。对了,林敝在如何?”

  提到林薄,孟青青的表情鱼难看道:“不提这个人了,功利心太重了←天就知道闻外门总管身边转,拍他的马屁,就为了多拿几枚丹药,一点尊严都不要了。”

  听她这么说,孙绾绾想欲言又止,孟青青的看法在她认为,过于偏激了。只是这个时候,不想抹她的面子。孟青青又道:“还有,他一直想接近绾绾,好几次没事就往跟前凑,都被我挡回去了。我看啊,他未必是真的喜欢绾绾,而是看上了绾绾得到了门主的赏识。”

  这句话说的孙绾绾脸色微微一变,她很门主的关系,知道的人很少。没想到,朝夕相处的孟青青都看出端倪来了。孟青青还要说,路信已经笑道:“好了,青青』要这么说林薄。你呢,没有经历过那种绝望的时刻。从胸,再苦的时候,你都有父母可以依靠。林必?我知道他经历过什么事情♀个人鱼自私,这点我很清楚。但是你要这么想,人自私一点是正常的。他一个人,无依无靠的在千机门,想上进又没人帮衬,只好靠自己咯。所以啊,他表现的比较功利也好,自私也罢,其实也是无奈之举。”

  孙绾绾笑道:“信说的永理,我觉得吧,可以理解为上进心比较强。别的门派我不知道,千机门里头,比林薄更过分的人多了。我认为,我们要从帮助那些被人欺负,需要帮助的同门入手。林蔽尝不是被人欺负,需要帮助的同门呢?”

  两人一番说,孟青青苦笑道:“好,我说不过你们,我还是坚持自己的看法。信,我以你义妹的身份告诫你,最好防着他一点,不然将来必受其害∧人本质真的是天性。比如你吧,在匠镇的时候,什么苦没吃过?但你的天性呢?从没改变吧?匠镇十害,你是唯一没有做过大恶的一个,你只是让人觉得你很可怕。”

  通过这一番话,路信发现孟青青真的长大了。但是他还是不愿意听人的一面之词,就否定林薄。“好了,不说这个了。你们这身衣服呢,现在的威力无法全部发挥,建议你们先收起来,以免招人眼热,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这一次两人对路信的意见表示接受,三人进了山谷,还是路信下厨做了一顿饭。一起吃饭的时候,孙绾绾和孟青青提到了修为的进度。最近两人的修为进步很快,孟青青已经突破练气七级,进入了高阶状态。孙绾绾已经逼近八级,再有一年半载的,就要准备渡劫筑基了♀个进度,真是怎么都想不到的,这主要归冠灵元渡的特殊作用。

  饭后,孟青青拿出制定好的神族章程,一条一条的念给路信听,解释清楚这些章程的意义↓如路信忽悠的一样,神族的最终目的,是建立一个仙、修、人三界平等的世界。要做到这点,就要先从修界开始。神族确立了以路信族长为核心的领导层,暂时只有左右护法,还有三个分舵体内容很多,就不一一介绍了。

  路信对孟青青制定章程很满意,最终拍板决定:“暂时先这样吧,将来有什么发现,觉得不合适了,再改就是。神族这个团体,必须是一个充满生命力团体。等级森严可以,但绝对不能以上凌下,走各个修真门派的老路。”

  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利记娱乐网网址 必兆娱乐平台 亚虎娱乐客户端 贵族娱乐网站
77电玩城官网 万博是现金网吗 必胜pt游戏 最新射手珍藏区
博赢娱乐平台 ca88国际娱乐城 天天娱乐注册 龙虎赌博原理
皇浦国际中文版 必博娱乐官方网站 龙8苹果手机APP 嘉年华线上娱乐
合乐888app 铂金城百家乐 万博是现金网吗 永利皇宫
华人娱乐彩票登录地址 丰尚娱乐主管 丰尚娱乐平台 幸运飞艇六码在线计划 华人娱乐官方彩票登录网站
幸运飞艇网页计划 软件丰尚娱乐 如意娱乐赢钱 旺彩娱乐 银豹娱乐
人工在线计划 如意娱乐qq 华人娱乐登陆网站 拉菲娱乐在线 丰尚娱乐
登录博猫游戏 万达娱乐手机平台下 彩客网彩票电脑版 银丰娱乐 满堂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