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完正事后,路信趁着孟青青不注意,悄悄地塞给了孙绾绾一个拳头大小的玩偶。孙绾绾接过一看,发现这分明是个缩小版的路信,雕刻得惟妙惟肖,一看就是出自绝顶高人之手。

  “这是什么?”孙绾绾好奇地问道。路信低声道:“生日礼物啊c迟了,你别介意。”

  “不要,你拿回去!”孙绾绾推了回来。路信鱼尴尬,接过之后低声问道:“不喜欢啊?我还以为你会喜欢呢,还打算当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让它代替我陪伴你。”

  孙绾绾面带娇羞,低声道:“喜欢,只是这个,难道不该是一对的吗?”

  “唉!”路信一拍脑门笑道,“我真是糊涂了,确实应该是一对♀样吧,这礼物就当是你已经收下了,回去我再做一个,等凑成你我一对之后,我再送给你。”

  孙绾绾轻轻地点了点头,道:“嗯,其实你也不必只考虑我一个,青青也是很喜欢你的。”

  路信听了歪歪嘴道:“这丫头,还是算了,那么凶,我惹不起。”

  接着,他举起手里的玩偶笑道:“我还是演示给你看一下,这玩偶挺好玩的。”说着,他便打开了玩偶底部的一个盖子,往里面塞子一枚元气石,盖上盖子后,将玩偶放在地上。玩偶随即开始向上长,直到长到了人膝盖的高度才停下。孙绾绾没想到,这居然还是个楔器。

  “给这位美女请安了!我是路信,你喜欢我吗?你一定喜欢,来,亲一个吧。”这玩偶居然会说话,声音也不知道是怎么弄的,竟跟路信的声音一模一样♀一下,孙绾绾不禁眼睛一亮,看着这玩偶,又看着路信,道:“流氓!”

  玩偶路信又是鞠躬又是作揖,之后又做了个叹息的样子道:“哎呀,你不喜欢我吗?我唱歌给你听吧,再跳个舞给你看!”接着,它便椅晃地动起来,还真的唱了一首歌,接着又跳了一个看起来非常滑稽的舞蹈,完全就是在乱扭乱摆,唱歌也是五音不全。

  这一下逗得孙绾绾笑得不行,忍不拽手乱打路信的肩膀:“你真会逗人笑。”路信饼的腰,低头将额头顶在她的脑门上,低声道:“这都是我的心声,我虽然唱歌不好听,跳舞也很难看,但贵在真诚。还记得那一年我送货的情景吗?那一刻,我就喜欢上你了。”

  孙绾绾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下,挣扎无果,便默认了他搂腰的举动,口滞声道:‘我知道,我也喜次你。”

  脚步声响起,惊动了这一对人儿,两人赶紧分开。原来是孟青青走了过来,她一看见地上的玩偶便惊呼道:“这是你做的吗?真是太像了T了,怎么就一个啊?我也要一个。”

  路信听了笑道:“这只是个样品,还没最后定型呢。”说着,他赶紧将玩偶收了起来。孟青青不舍地青看他道:“不管啊,我要一个。”路信只得点头答应,孟青青又道:“信哥,说点正经事。”路小恴回道:“你说。”

  “我用传音法器联络过齐子晴,听她说她在天灵门发展得很不错,已经有七八个弟子接受了她们的邀请,愿意跟大家团结起来,守望相助。只是不知道青囊门那边发展得如何了,冯氏兄弟也没传个消息过来。我觉得呢,不如这样,咱们找个好日子,开一个神族的成立大会,这样显得正式一点。在这个大会上,你来宣扬我们的志向,鼓励大家一起进步。另外,我觉得每个分部的兄弟姐妹,都应该有机会轮流使用灵元渡。”

  孟青青这一番话,路信觉得颇永理,于是点点头道:“现在灵元渡的数量还少,回头我再制作一些,争取让每个分部都有两个,这样一来大家就可以轮流使用,相当于每个分部都有两个移动灵脉。”

  孙绾绾笑道:“何止是移动灵脉?而且还是便携式加强版的。只是这个东西的材料很难凑齐吧?”路信点点头:“我准备了很久,才做出那么几个』着急,我再去找材料就是。”

  孙绾绾道:“也不能你一个人去找啊,大家一起找就是,你列个单子来。”

  孟青青出声附和,路信倒觉得是多此一举,他要的东西,让这些普通弟子上哪里去找呢?就算他们找得到,也没有足够的经费啊。现在看来,还是要先想法子赚钱才行。

  “这事情你们就不要操心了,你们只要抓紧修炼,眷筑基,给大家做个榜样。”路信做了决定。两个姑娘互相看了看,而后并肩站立,躬身答道:“是,族长!”这举动一看就很有默契,肯定是事先商量好的。路信心里觉得挺别扭的,但仔细一想,凡事还是要有个规矩,便默认了她们的举动。

  这时候,一只折叠纸鹌飞来,落在路信面前后瞬间变小。路信抬手接过一看,脸色微微一变,只墜上面就几个字一一“有变,速来!”

  飞鹤传书,这是路信和乔欢儿约定好的联络方式。看到这份传书后,路小忹立刻起身告辞。两个姑娘不舍地将路信送到门口,路信召唤来白虎,翻身上去,腾空而起。

  两个姑娘望着白虎消失在空中,正准备转身回去时,天上有东西飞了过来,原来是飞行法器。她们二人仔细一看,发现那是一只飞鹰。飞鹰在空中盘旋了几圈后急速落下,随后便见林薄从飞鹰上翻身下来,口中急道:“门内有变,快点回去。门主正在召集门人,说有要紧事情要宣布。”

  “怎么是你来通知?”孟青青比较提防他,特意问了一句。林狈上都结了霜,这一路飞得很急,没来得及擦拭。他答道:“自然是我主动请缨的,门内弟子中,也就我跟你们比较熟嘛。”

  “是吗?那你先走一步,我们随后就到。”孟青青还是带着防备心理。林薄无奈地看看她,又看看孙绾绾,发现孙绾绾也没吭声,便掉头回了飞鹰之上。没一会儿,乇鹰蹿起,消失在空中后,孙绾绾这才开口道:“青青,你对他成见太深了。”

  孟青青道:“我承认,但并不打算改变。你想知道原因吗?”孙绾绾的确很好奇:“你是个颇为理性的人,我就没见过你这么讨厌哪个人。”孟青青笑遒:“你还记得当初的遴选吗?遴选的报名费是一笔巨大的开销。我们都是寻常人家的孩子,只有林薄出身倒是不错,他身上有一块贴身的玉佩.价值几何我不知道,但是卖了换报名费肯定够了,这还是信帮他从乞丐手里夺回来的。可是他呢?在信只准备了两份报名费的前提下,他还是没有主动拿出那块玉佩,后来还是信想了法子,辛辛苦苦地做了一个月事,做得手部裂开了,这才替他凑齐了报名费。”

  听孟青青说完这段往事后,孙绾绾沉默了♀件事情,看来对孟青青的影响很大,以前她不说,不等于忘记了。“也许那块玉佩对他很重要呢?”孙绾绾的解释鱼无力。

  孟青青冷笑道:“小恴跟他是什么关系?一不沾亲,二不带故,就因为信把他从悬崖边上救了下来,就该豁出去一切帮他?一个人自私可以理解,但是丝毫没有感恩之心,我无酚受!”

  这一次,孙绾绾也无话可说了。孟青青说得太对了,不管怎么说,参加遴鸭是林痹己的事情,凭什么让路信不顾一秦去帮他?哪儿都没这个道理吧?重点是,他自己也不是没有能力解决这个问题,却坐视路信去辛苦地挣钱。

  路信并不知道孟青青原来是这么想的,其实他并不在乎这件事,当时他知造林毙这么一块玉佩,是林薄的父亲留下的,他就没想过让林薄去卖玉佩¨难,在路信眼里就是用来克服的。

  白虎的速度很快,裹着熊皮大氅,路信这次没有被冻成冰棍儿,反而显得风度翩翩。白虎落在庄子里后.路信一跃而下,等在门口的可心立马扑了上来,兴奋地道:’先生,我可把你等来了。”路信看见这芯头,顿时心里一惊:“你娘呢?”

  可心急忙道:“事情太急了,我娘先走了。她让我告诉你,直接去阴风谷。”

  阴风谷?那是从三门镇前往天灵门的必经之路,那里常年刮着阴森森的风,故而叫阴风谷。

  “一号,你来带路!”路信招呼一声,里头一个蒙面的女弟子便奔了出来,跪下道:’弟子领命。”路小怤对可心道:“看好家,我去看看就回来。”说着抓起一号放在白虎背上,自己踉着翻身而上,打开了大氅将一号也包裹在内。背上又多了一人,白虎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5o里地转瞬即至,在10里之外,路信就看见了空中有人在搏杀。定睛一看,与乔欢儿在一起的是一名男子,他们的周围还有七个人,正各自使出手段攻击这两人。

  “先生,这围攻的七位我认识,都是天灵门里辈分比较高的长辈,他们几人加上门主,号称天灵八骏。”一号的声音不大,但路信听得清楚,心道,千机门有四大高手,造反了;天灵门有八骏,现在七个打一个。

  两个门派发生的事情看似毫无关联,实际上,背后必然有一只黑手在作祟。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大奖娱乐城官网 齐发国际 正版天天娱乐游戏平台 新天地app登录
美高梅在线登录网址 利澳国际娱乐官网 龙8手机app下载安装
愽天堂 龙8官网app下载安装 扎金花棋牌游戏 a8娱乐
天时娱乐城 亚博体育二维码 大都会娱乐线路检测 真人百家乐app
天时娱乐 玛雅娱乐平台 凯发k8官网 扑克王app
五洲彩票下载 丰尚娱乐直属 聚富彩票网手机怎么登陆 必发彩票注册 豪客彩娱乐
富豪彩票官网 大富豪彩票网 丰尚娱乐合法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农场版 百彩网
如意娱乐 胜利彩票网址 娱乐平台注册 圣亚娱乐在线 银豹娱乐总代
银豹娱乐 多盈在线彩票 幸运飞艇开奖 博天下娱乐 同创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