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信怕被发现,不敢靠的太近,早早示意白虎减速,在一处山巅上停下。远远的看着这超门之间的搏杀。因为知己知彼,这乘杀看着并不那么激烈,实际上却更为残酷。任何技巧,都难以制自手,只能是拼硬实力的战斗,往往最为残酷。

  这时候路信接到龟灵传讯:“还有一个高手在场,你得心一点,就当是看热闹的。”

  路信真的没想到,另外有人在场藏着,出于安全考虑,对一号道:“你先回去吧,这里太危险,免得被殃及。”一号蒙着面,看不出表情,只是胸前起伏明显,呼吸急促。最后还是恭敬的行礼道:“如此,奴婢先回去等候先生的佳讯。”

  一号的飞行法宝是个小船,速度不算太快,放出来后飞的不高,在山林之间穿行,很快消失。路信这才安心的让龟灵出来,问:“那个高手再哪?我怎么看不见。”

  “你看不见,是因为他隐身了。我看到他是因为感觉到他的元气在波动。你注意看,那七个人的站位,根本就是八卦的方位。但是兑位是空着的,而那个高手,就站在兑位上。”

  “八卦?”路信反问一句,龟灵点点头:“没错,八卦的方位。”路信笑道:“我不懂啊说仔细一点?”龟灵的眼珠子立刻停住了,不会转动的那种停。本来这家伙最大的特点,就是眼珠子特别灵活。这真是太尴尬了!

  “我想掐死你!”龟灵总算是冒出一句话来了。路信耸肩:“来吧,生又何欢,死又何苦!”这个时候还不忘记装,真是装的精神深入骨髓了。

  “你要好好说话,我们还能继续聊天。”龟灵伸手扶额,路信拍拍他的肩膀:“好了,开个玩笑嘛,做人要有点幽默感』就是八卦么?我不懂就说不懂,你看我骄傲了么?多么坦诚的一个年轻人啊!”龟灵:泥奏凯!

  花了五分钟,总算是大概的把八卦解释清楚了。路信还是很聪明的,点点头道:“你早这么解释不就完了么?不就是八个方位么?还扯那么多卦,还扯什么运势。”

  说完路信盯着现炒半天,一共八人在战斗,乔欢儿并没有出手,而是站在了齐远山的身后看热闹。她倒是一直在观察四周,自然是在找路信。这次战斗,乔欢儿提前知道了。所谓的天灵八骏,根本就不是一条心,其他七个人不爽齐远山已经很久了。商量好了大家一起出手做掉他,然后重新排排坐分果果。

  问题来了,总要有个机会吧?三门大会就是个机会。这次三门大会的东道主,齐远山决定提前一天去,做好准备工作,接待好其他两个们门派,免得他们挑刺。临时紧急召唤乔欢儿一起出发,这女人可不是释灯,她把消息悄悄告诉了其他人。然后,这七位就等到机会了,提前在这里设伏。

  乔欢儿多坏啊,还没到阴风谷呢,提前叫破了埋伏,告诉齐远山,她觉得不对劲。

  齐远山生性多疑,没有直接继续往前走,停下来观察一番,这一下发现了不对。立刻摆出准备逃跑的架势,这七个人立刻现身,将他包围起来。于是这一辰斗打响了。齐远山的武器是一把剑,天灵门威力最大的还是剑修。齐远山就是一个剑修,面对七个同门,也不废话,直接动手,上来就是一招“天崩地裂”。

  这一招威力巨大,可以群攻,两把巨大的宝剑,一把从天而降,一把破地而出。这边早有准备,知道他这一招的厉害,各自释放法宝,联手挡租一招。齐远山立刻换了一招,两把巨剑分成无数把校,漫天穿梭,想躲根本不可能。这七个人也是高手,各自用手里的法宝,挡住了这一招密集的饱和攻击。但是也挺狼狈的,有三个人衣服都破了好些个洞。这充分说明了这一招的威力巨大。

  “齐远山,天崩地裂之后是流星火雨,现在一无所获,黔驴技穷了吧?老实说,你很强,但是我们七人联手,你讨不到好去。投降吧,我们留你全尸。”一个男子站到前方来,一手在前稽首,一手在背后持剑。这是天灵门的二号人物,韦青山!

  不等齐远山说话,乔欢儿已经冲上前,指着韦青山破口大骂:“呸,你这个欺师灭祖的叛徒。当年要不是门主把你从南疆带回来,你有机会进天灵门么?没想到你恩将仇报!”

  这事情大家都知道,韦青山出身南疆蛮夷之地,还是一个筑基期高手的齐远山,远赴南疆历练。遇见一个魔修以婴儿的精血和魂魄为材料,炼制一种歹毒的法宝。齐远山年轻气盛,出手偷袭了这个魔修,救下了即将被送上祭坛的韦青山。带回门内才发现,这杏是个修真天才。于是推荐给了师门长辈,与齐远山成为了师兄弟。

  “乔欢儿,不要逞口舌之利。天灵门是个什么情况,你比我清楚。三百年来,我在天灵门辛苦经营,何曾有过抱怨辛苦的话?我今天的一切,都是靠自己的努力得到的。没错,齐远山是救了我,但是我已经用三百年的辛苦报答他了。可是他呢?为了自己门主的地位,强行修改门规,逼迫门内的新秀弟子,必须跟着他姓齐就算了。天灵门那么多资源,他全都把持在手里。我们这些师兄弟,分到的资源不足三成。别的不说,你一个后辈女子,得到的资源比我都多,哪个门派都没有这个规矩。”韦青山大声反驳,乔欢儿却已经退了回去。

  齐远山咳嗽一声,上前说话:“就因为这个,你们要杀我?你们有没有想过,如果没有我,天灵门谁来带着聚灵大陆立足?就凭你一个元婴期中阶的水准么?让你当这个门主,天灵门早就不存在了。”

  路信看的正爽呢,发现大家不打了,改成斗嘴,很是不爽道:“怎么不打了?”

  龟灵冷笑道:“打什么打?这七个人叠一起,跟那个人打,也是个两败俱伤的局面。他们不是不打,而是不想拼个你死我活,现在打了一会,等着那个高手出招呢。”、

  路信望了一会:“那家伙到底在哪,我怎么看不见了?”龟灵道:“他的隐身术比较低级,不能行动,他在等一个合适的机会,突然致命一击。”

  “那我该怎么做啊?”路信又没招了,看热闹可以,进雏就外行了。龟灵看看,嫌弃的转移视线:“你才二级龟甲术,这么大的阵仗,你就不要进去送死了。等着看吧,找个机会再说,现在不是时候。”

  路信想了想:“那个乔欢儿还是很重要的,她对神族的发展有很大的帮助。我想救她!”

  龟灵上下打量一番这家伙,吐出一句直奔本质的话:“你是想睡她吧?”

  “胡说,我们之间是纯洁的!”路信绝对不认账,乔欢儿对他确实很有吸引力。这不是孙绾绾还没到手么?别到时候在乔欢儿身上锻炼出一个老司机,再去开车的话,习惯性的露馅了,暴露自己不纯洁的过去,那就可能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行了,你就是个有贼心没贼胆的家伙。接着看戏吧,那个隐藏的高手很厉害。自身水平都在齐远山之上。他隐身偷袭的举动,看上去很高明,实际上正好充分说明了一个问题。这个人喜欢投机壬,对自己的智慧过于高看。一个修真者,本身就是逆天而行,总是喜欢壬的话,难成大器。”龟灵的评价,路信表示认同。

  苦难这个东西,哪个行业都不可避免,如果不能知难而上,而是喜欢走捷径,将来面对更大的苦难呢?所以啊,不管任何困难,都应该直面。只要你躲避一次,采取了壬的办法,下一次还时不会有面对困难的勇气。

  一个高手,明明水准比齐远山都高,明明齐远山还在七个同门的包围之中,他却在耐心的等待着机会偷袭。路信很不以为然,眼睛瞪圆了仔细观察,还是没有发现那个家伙。

  双方还在对峙,路信也没心思看同门之间的对喷。仔细的观察,希望凭借自己的能力,找出那个家伙来。已经知道了方位,那么隐身术有什么特点呢?心里这么想的时候,龟灵先给了他答案:“怕光,阳光之下,隐身者无所遁形。”

  “不对啊,现在就是大白天,太阳正当空呢。”路信反驳了一句,龟灵冷笑道:“蠢货,光线是无法穿透人体的。”一句话,路信立刻被点破了窗户纸,盯着一颗大叔下的阴影处,仔细的看了一会,终于有所发现:“我知道他在哪了,他利用树荫,隐藏他的影子。”

  龟灵点头赞许:“没错,你的观察很仔细。看见没有,那个位置并不合适发起隐蔽攻击。必须要等齐远山主动后退,还得从他的正前方经过,他才有机会致命一击。”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澳门大赌场下载 皇浦国际网站 a8娱乐官方网站 澳门百家樂app
真人博彩app 亚博体育注册不了 优乐彩彩票 天天娱乐检测
金赞娱乐场 天天中娱乐 体育开户网 ag平台app
真人888 app 优乐国际网页版 亚博国际登录 明发娱乐app
顶级娱乐客服 邮箱 如意坊app 优乐2
博天下娱乐城 久久彩网 亿游娱乐平台 名人彩票 万博娱乐城
多彩网彩票 华人娱乐官方彩票登录网站 拉菲平台登录 玩家汇注册 大神娱乐注册
汇丰在线 幸运彩票 聚富彩票代理 如意娱乐彩票 博天下娱乐场
如意娱乐总代 杏彩彩票登录地址 诺亚娱乐集团 拉菲平台地址 圣亚娱乐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