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信很不喜欢那种藏头露尾的行为,总觉得要给他下点药心里才舒服。

  “要不,我们点狗屎丢他头上?看他还藏不藏的住。”路信一本正经的提议,龟灵听了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凝思片刻才给出答案:“理论上来说吧,只要他不怕臭,狗屎无法让人现形。因为他自身带着护盾,可以弹开狗屎。你看那片落叶,被他弹开了。”

  路信费劲的往前看,这隔着好几百米,怎么看见的?想到这里,陡然惊悚:“我说,这么远的距离,你是怎么看清楚的?不对,应该是我怎么看清楚的?”

  龟灵抖了抖肩膀,淡定的笑道:“怎么,现在才发现,是不是晚了一点?”

  “这是?”路信很好奇,自己怎么多了这个能力。龟灵的声音充满了诱惑:“你现在才二级,等你的龟甲术三级了,才知道什么叫神视角!”

  “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真的还是假的?”路信摆明了不信任的态度,龟灵丝毫木有挫折感,反而继续面带微笑的诱惑:“非常之厉害,你站在这里,可以任意转换视角,五百里之内,只要你启动神视角,任何人和生物无所遁形。怎么样,想不想拥有这个能力?”

  “不想!”路信很干脆的拒绝,龟灵一愣:“为什么?”路信道:“因为我怕死说的越美好,就意味着风险越大,我现在已经混的很好了,不想再去冒险。”

  龟灵狠狠的愣住了,呆呆的看着路信来了一句:“很久以前,也有人这么说过。”

  可惜路信没有反问一句,这个人是谁。龟灵准备的下一句,变成了尴尬的等待。

  路信没有搭理他,是因为战场上突然发生了剧变。本来斗嘴斗的好好的,突然齐远山发难了,双手交叉朝天,摆了个奇怪的姿势。口中还喊了一句:“天地寂灭!”

  听起来好像很厉害,实际上也是很厉害♀一招可不同凡响b一战底是个什么样子呢?一把宝藉天而起,直入云端。稍倾,天空中突然亮起无数的光点,笼罩了方圆五百米的范围内。光点急速而下!路信仔细一看,这些光点是一把一把的短剑,带着金光冲下来。

  “这家伙没看出来啊,有绝招啊!”路信赞叹一句,龟灵却歪歪嘴:“这算个屁\久以前我见过一个修真界的高手,一片树叶挥出,一座山都轰的塌。”

  “那是,我有没见过9不随便你怎么说。”路信还是一副不信任的态度,龟灵无语。

  围攻齐远山的七个人,看见这一招全都露出惊慌之色!韦青山一声高呼:“全力防御!”

  韦青山率先祭出一件法宝来,居然是一片菩提树叶,在空中不断快速的变大,遮挡住了方圆五百米之内的天空。另外七个人,则各自拿出压箱底的法宝,一个女的拿出一把琵琶来,端坐在地上,急速的弹奏。声音不大,但是空中平白出现波纹,就像一张无形的网。剩下五个,则不要什么方位了,凑在一起,四个人,手拉着手围成一圈。中间站着一个,放出的法宝是一对钹。剩下四个人,则各出一手,搭在他的背后。

  这对钹在空中也在变大,但是速度较慢,最快的居然是那个女人组成的音波网。

  从天而降的飞疥,不断的落在音波网上,但有接触,飞剑爆炸,溅起无数的火光⊥像正在下一场流星雨!爆炸的飞剑,等于被拦截住了。齐远山见状,面带冷笑,做个稽首的手势,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嘴角溢出一丝鲜血。

  路信这边看的正带劲,突然一个漏网之鱼落下,就砸在他面前不到五米的地方。轰的一声,尘土飞扬。路信躲的很快,藏在一颗大树后面趴下。虽然没有被伤着,但是也弄的一身尘土。爬起来随便擦了擦脸,激动的继续看热闹。

  乔欢儿站在齐远山的身后,眼神里闪动着兴奋,手上的不知何时,多了一根类似峨眉刺的长针。眼神不断的在齐远山的后面逡巡,寻找要害,等待一个击杀的机会♀根针呈蓝黑色,一看就不是简单的东西。搞不好淬了剧毒!

  这女人的目的就是要他们两败俱伤,大家一起完蛋。如果齐远山赢了,她就偷袭干掉他。如果他输了,也不要紧,对面那些人哪里还是即将赶来的相好路信的对手♀笔账很好算!

  铮铮铮>的一声,琵琶弦断!弹琵琶的女子张嘴吐出一口血V中琵琶冒着火星,女子赶紧扔掉,身子已经无法坐正,歪倒在地,生死不明♀个弹琴的女子叫梅玲,天灵门排第三位。也是八骏之中唯一的女性。

  韦青山的菩提树叶,成为了第二道防御,替补了音波网。飞剑落在树叶上,不断地发出噗噗噗的声音⊥像是扎在了棉花堆上。看上去防御奏效了,实际上不是那么回事。韦青山的脸色先是涨红了,接着不断的褪色,最后变得惨白,突然身子也是一歪,一屁股坐在地上。

  随着韦青山的倒地,空帜菩提树叶被洞穿成了筛子,快速的化作飞灰。

  两人先后倒地,也不过花了五六分钟的时间,可见这两人就算全力防御,也抵挡不了多久。现在就看最后这一对钹的防御了♀对钹在空中快速的互相撞击,发出一声雷鸣!

  旁观的路信觉得,这声音就像在耳边炸了个雷,赶紧伸手捂着耳朵。再看现场,两个钹的一次合击,一道一道的蓝色的音波冲天。一把一把的飞剑撞在音波上,竟然被撞的直接爆炸。天空帜飞剑太多了,炸点遮蔽了整个方圆五百米范围内的天空。

  “龙炎!没想到,你们居然练成了合击之术!”齐远山抬手擦了擦嘴角的血,冷笑着发声∮帜高手叫龙炎,在天灵门排名第四,听到这话也不回答,只是遗牙,大喝一声:“雷鸣盾!”两片拨的直径至少五十米,在空中再次重重的合击∽鸣化作蓝光护盾。

  这时候的天空中,无数的飞剑再次落下。齐远山的嘴角,再次溢出血迹,甚至都没去擦一下,血往变成一道血流。“天地寂灭,第二重!”齐远山咬牙切齿的怒吼!

  轰轰轰I剑一层一层的落下,炸点也是一层一层的往上,就像天空中布满了烟花。

  最后一层飞剑撞击在音盾之上,全部炸毁的瞬间,地上的五个人也都纷纷口吐鲜血倒下。

  齐远山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面带狞笑,一手扶着乔欢儿,声嘶力竭的怒吼:“就凭你们几个这点本事,也想杀我?做梦去吧!”

  乔欢儿一手扶着他的腰,一手的长针紧紧的攥着,手心都出汗了,犹豫着是不是要一针对着后心捅进去♀针可不简单,是他从史朝天的戒指里找到的法宝,这叫夺魂灭婴针。专门针对元婴的武器,这玩意捅到元婴上,元婴必死无疑。没了元婴,齐远山想夺舍都很难。

  现在的乔欢儿面临的难题是路信没出现,其次是齐远山的元婴也没有探头。没想到这老不死的这么厉害,不用分身就能打败这七个废物。路信这个冤家还没出现,难道说自己的苦心孤诣的计策要作废?真是不甘心啊!

  这时候,本来已经倒地不起的韦青山站了起来,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倒在地上的梅玲也站了起来,带着胜利者的微笑。两人缓缓的走到一起,并肩站立。

  龙炎等人是真的倒地了,他们根本爬不起来,看见这一幕的时候,五个人都露出惊恐的表情。龙炎挣扎着坐起来,指着这对男女:“你们!”

  韦青山笑道:“你判断的很准确,我们确实没有全力以赴♀确实是我们设的一个局?的,就是让你们两败俱伤,我们俩可以轻松的干掉你们。从此,天灵门就是我们做主了。”

  齐远山也是一脸的惊愕,没想到这里还有一个反转Q经身受重伤的齐远山,扶着乔欢儿,看着韦青山道:“没想到你的处心积虑,竟然设下这么一个局。但是你别忘记了,我还没有失去战斗力。他们五个蠢货,还不至于让我耗惊气。”

  韦青山一点都不在乎,微微一笑:“你说的没错,即便是我们两个联手,也未必能击杀你。但是谁告诉你,我们一定要跟你决战呢?我们两人,只要远远的跟着你就是了。你想安心养伤,我们也要答应不是?”

  齐远山陡然色变,对面的梅玲上前一步,冷笑道:“齐远山,当初你始乱终弃的时候,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吧?”

  齐远山听了这话一愣:“始乱终弃?从何说起?你我之间,明明是一郴易。你的修为出现了瓶颈,希望能有所提高,我与你之间阴阳交合,龙虎相济,助你修为进步,当时说的很清楚,怎么就变成了始乱终弃?”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拉斯维加斯网站赌场 世界足球星排名 豪博娱乐网站 世界杯足球星解
奥门银河 天时娱乐下载 明发娱乐app
太阳娱乐官方网站 天天娱乐官方网站 彩票网站大全 亚博体育登录不了
天天娱乐 亚虎娱乐手机下载 天时娱乐城 澳门百家乐app
网上投注现金网 天时娱乐平台app 新时代现金投注 豪博娱乐平台
日韩一级毛片欧美一级 a片
欧美色色 婷婷五月 韩国r级限制电影2018推荐 中国人体艺术
在线成人 苍井空电影 丁香五月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