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玲听他说完,笑了笑:“没错,我们之间确实是一郴易。但是还有一件事情,你好像没有说吧?因为担心我纠缠你,五长老问你可为鼎炉的时候,你提到的名字是我大概没想到,你跟五长老谈话的时候,我就在一墙之隔。本来是满心欢喜的找你,谁知道却听到了噩耗这个自私自利的小人,以为别人也跟你一样么?”

  齐远山这一次脸上露出了被揭穿的羞怒,狞笑道:“那又如何?这么说来,五长老走火入魔的事情,用是出自你的手笔吧?”

  “没错,那个老不羞,修为难有寸进,就打晚辈的主意。想拿我当鼎炉采补,他没想到的是,有人把他的丹药给换成了九命丹⊥算他有九条命,也难逃一死。他不修炼元婴就算了,一旦修炼,必将毁伤元婴,自己走火入魔,元婴经脉爆炸而亡。”

  齐远山惨笑道:“我明白了,五长老走火入魔之后,一直是你伺候的。想必他的本体之死,也是你的杰作。那个给他换了丹药的人,自然就是韦青山了。”

  韦青山笑道:“大师兄果然是大师兄,一猜就中。可惜,现在知道已经晚了。我们请来的高手,很快就能赶到,你现在的样子,自保有余,留下你的女人,自己逃命去吧。从此天灵门就归我们了,我会好好的替你照顾好你的女人的。哈哈哈!”

  齐远山听到这话,叹息一声:“韦青山啊韦青山,你聪明一辈子,却不知道你那些小聪明,落在明眼人的眼里,就是笑话。还有梅玲,我知道你恨我,但是无所谓。因为你当初找到我的时候,并不存在什么修为停滞。你只是找这个借口,希望跟我合体双修。然后以此为借口,逼着我跟你成亲。”

  “没错,我就是小聪明,那又如何?现在成为丧家犬的人,是你啊!”韦青山得意的大笑,梅玲却没有笑,只是呆呆的看着齐远山:“你说的没错,从入门的那天起,我就喜欢你。但是你呢?只是把我当做玩物吧?当初你答应我的时候,我还以为自己得到了你的心。后来我想明白了,既然得不到你的心,那就毁了你的人。”

  齐远山抬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迹,露出淡淡的微笑,显得非常从容,转头看着龙炎:“龙炎,我没骗你吧?”看着很惨的龙炎,这个时候缓缓的站了起来,似乎根本就没有受伤:“大师兄,你确实没有骗我。”

  这一下脸上色变的是韦青山和梅玲两人了,他们两人联手,耗着齐远山不让他养伤,导致他的伤日益加重并不是什么难事。现在的问题来了,龙炎居然跟齐远山是一伙的。那之前的计划,就变成了笑话了。

  “龙炎,没想到你是个二五仔!”韦青山真的着急了,这一切谋划了很久,没想到还有这个转折。龙炎居然是齐远山的卧底!

  “你们能阴谋作乱,我为何就不能站在门主这一边呢?我怎么就是二五仔?就算有二五仔,也是你们这些欺师灭祖的叛贼在对吧?”龙炎不紧不慢的回答,脸上的笑容有点诡异。

  路信这边看到这里,真是目瞪口呆,这出戏居然意外的精彩。回头看看龟灵道:“乌龟人,你说这些人的脑子都是怎么长的?算计自己人的时候,一个比一个厉害。”

  龟灵意外的没有纠缠在称呼上,而是冷静的告诉他:“记住,这就是人性!”

  “人性?如果成仙了呢?那叫什么性?”路信的思维很有散发性,居然主动歪楼了。龟灵嫌弃的看他一眼:“蠢货,成仙了,那叫仙人!没看见有个人字么?所以,同样适用!”

  “哎。人活在世界上,真是太辛苦了■一个凡人呢,最多一百岁,就翘辫子了。修真呢,可以长寿,运气好的能活个一千年的。可是,你看到了,这些修真者,为了一点利益,打生打死的⊥算成了仙,好像也摆脱不掉打生打死的命运吧?你看看小白就知道了!”路信感慨不已,这个世界怎么会这样呢?人与人之间就不能和睦相处么?

  “想法很好,所以,才会有神族的出现啊!”龟灵这次表示肯定,但是路信听着却露出警惕的表情:“你别想骗我!每次都这样*出一个美好的愿景,然后我一次一次的冒险。你老实交代,我练成五级大龟甲术,对你有啥好处?”

  龟灵摊手:“你说呢?我就是一个灵体,只能生活在藏魂珠中。你吃好的,穿好的,玩妹子的时候,我只能看着好吧!”路信被他说的毫无反驳之力,摸着下巴自言自语:“好像很有道理啊!不对,我什么时候玩妹子了?我是正经人!”

  “好吧,我稍稍修正一下这个说法,你没有玩妹子,你玩的是少妇。”

  路信。

  几百米外的战场,发生了新的变化。再次打了起来,这一次先动手的不是齐远山,而是龙炎。身材高大的龙炎,手里多了一条钢鞭,大声喝道:“逆贼,吃我打神鞭!”

  打神鞭被龙炎抛起来,空中闪现一个虎头长啸的景象。嗷的一声怒吼!打神鞭化作一道光,极速打向韦青山。这厮早有防备,手中一道青光飞起,迎着打神鞭。

  轰的一声,猛烈的撞击!从韦青山手里飞出的青光,发出一阵奇怪的鸣叫声。这一下对战,青光吃了亏,极速落地之后显出了原型。水桶一般的腰身蜷在一起,一个脸盆大的脑袋仰着面对天空,这青光的原形居然是一条巨蛇。盘在地上,就像一座小山。

  “好你个韦青山,居然还偷偷养了一条蛇妖。当年就不该在南疆救下你。”齐远山嘿嘿的冷笑道,韦青山听了却不以为然道:“那是因为你蠢啊不是什么都知道么?这条蛇我养了二百年,你怎么不知道呢?”

  “韦青山,你得意的太早!打神鞭,再去!”龙炎又是一声暴喝,天空中的金光陡然变大,就像一根巨大的柱子,没头没脑的砸下来。

  地上的巨蛇陡然窜起来,脑袋躲开打神鞭,身子绕着打神鞭化作的柱子盘旋,紧紧的缠住打神鞭。却不料这打神鞭唰的一下,变成原来的模样,巨蛇猝不及防,卷了个空,身子往下掉的时候,打神鞭如影随形跟上来,啪的一下,狠狠地砸在巨蛇的脑袋上。

  “哇!”这一下把巨蛇打的不轻,这蛇妖乃是韦青山自幼所养。二百年来修炼出一身铜皮铁骨,今天吃了一这打神鞭,居然承受不住,被打的头破血流,在地上打起滚来了。

  现郴时间乌烟瘴气的,这时候韦青山猛的吹了一声唿哨,拉着梅玲的手,两人一个跃步腾空,脚下踩着的是一把琵琶,发出一阵嗡嗡的鸣叫声,飞行的速度居然很快,一个眨眼就在一里地之外。再看那条蛇妖,化作青光,追了上去,打神鞭居然追之不及。

  “龙炎,你为什么放走他们?”齐远山突然开口问了这一句,龙炎听了笑道:“大师兄,何出此言呢?不是我不想打死他们,而是他们跑的太快。”

  齐远山冷笑道:“你这是欺负我见识少么?打神鞭,五千年前出现过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在修界。古籍上记载,此物威力巨大。无论修、仙,但凡被此物盯上,断无全身而退者,根本就不是你展示出来的这点威力。”

  龙炎听完楞了一下,幽幽的叹息一声:“大师兄不愧见识广博,居然还知道打神鞭的来历。你说的没错,我是手下留情了。但只是看在大家同门一场的情分上。”

  齐远山笑了笑:“是么,没想到你是个重情义的人,我倒是错看你了。”

  龙炎笑着收回打神鞭,信步走向齐远山,眼神看着是对着齐远山,实际上一直在乔欢儿身上转悠。这女人最近不知道吃了什么,显得越发的水灵了,那身段越发的妖娆,剪水嫩。

  “龙师兄真是深藏不露啊!”乔欢儿酗如花的迎上前来,这个龙炎,她吊着有两年了。之前的布局,就是通过他把消息传递过去的,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藏着打神鞭这种大招啊!

  齐远山感觉到乔欢儿的手在他的手臂上轻轻的捏了一下,立刻明白这女人的想法。

  龙炎看见对自己笑的乔欢儿,有点魂不守舍的样子。两人不足三步距离之时,不想乔欢儿突然一伸手,手腕一番,手里多了一把短剑,对着龙炎的胸前捅了过来。齐远山见状,稽首默念口诀,佩剑飞起化作金光来取龙炎首级。

  一个近身偷袭,一个飞剑偷袭,夫妻二人很是默契。龙炎触不及防,眼看就要命丧当场。

  但是在下一刻,乔欢儿呆住了,手里的短剑确实刺中了目标,但是却根本刺不穿!

  齐远山也呆住了,飞剑速度极快,转瞬即至,空中却遭遇阻击,砰的一声,火星四溅。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老虎机注册送38 嘉年华娱乐平台 明尼苏达足球世界排名 安装程序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钢狮折刀有仿品吗 娱乐平台 品牌官网 亿鼎博征途 琪琪色av在线看
雅玛平台 天天娱乐游戏城 明发娱乐客户端下载 娱乐成APP下载
一元中购 正版天天娱乐游戏平台 扑克王app 扑克王app官网
妻子的秘密谢文苏蓝 现金扎金花棋牌游戏 明发娱乐 易胜博 APP下载
拉菲彩票登陆平台 满堂彩官网多少 圣亚娱乐在线 幸运彩票 伯爵2娱乐
新宝娱乐 恒彩计划 拉菲娱乐平台 亿游娱乐咋样 万博娱乐公司
亚洲彩票 银豹娱乐 金亚洲娱乐登入 亚上彩网站 华人2娱乐登录
如意娱乐赢钱 欧亿娱乐平台 利信官方娱乐平台 天游娱乐代理 易彩网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