挡咨剑的自然是打神鞭,乔欢儿的短剑,使劲又捅了一下却毫无寸进,急忙退后。

  “大师兄,乔欢儿,没想到吧?”龙炎得意洋洋的抬手掸了一下胸前。天空直的一声,齐远山的飞剑被砸中之后,落在地上,扎在土中,剑穗在风中曳。

  “怎么会这样?这就是打神鞭的威力么?”齐远山陡然色变,他的修为在龙炎之上,但是打神鞭却是一种可以无视一定修为差距的法宝。

  “准确的说,打神鞭打不了神,但是一切有灵之物或者人,都能打的飞叫灵,被打之后自然首创落地,毫无反抗能力。至于乔欢儿的那一剑,坦白讲我真的没有想到你这么势利的女人,这个时候会主动出手。如果不是天蚕甲,差点就让你得逞了。”

  龙炎的解释充满了胜利者的高姿态,乔欢儿呆滞了一下:“天蚕甲?”

  龙炎点点头:“没错,就是天蚕甲,别说你短兵相接,就是飞剑之芒来袭,照样伤不得我分毫♀就是天蚕甲,五十年前机缘巧合之下,我进了一处高人修炼的遗址,得到了这两件宝贝。可惜啊,那个高人死的太久了,没有留下任何心法。”

  路信这边看见这一幕,也是目瞪口呆,意念问询:乌龟人,这两件宝贝你见过么?

  龟灵挠挠头:“记不清了,过去那么久了,哪里记得住。”这家伙的记忆果然不靠谱,路信严重怀疑,这家伙只能记浊些女的,记不啄。比如那对孪生姐妹,它就记住了。

  “问你也白问,还是继续看戏吧。你说那个隐身的家伙,为何还是不现身呢?都打成这样了,他怎么还有耐心?”路信摸着下巴,一副沉思的样子。龟灵嫌弃的看他一眼:“别想了,我觉得你也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不会聊天就不要说话!”路信恼火不已,注意力转移到现场,自言自语:“难道说,那个人藏在那里,不是为了对付齐远山?”龟灵回答的很快:“永理,那个人修为很高,这时候还不出现,很可能目的不是齐远山,而是别的。”

  “那会是谁呢?这家伙不现身,我不好上前啊!”路信颇为郁闷。

  这个时候最郁闷的要数乔欢儿了,没想到路信迟迟不到,难道说,他被别的事情耽搁了?还是说他心里根本没有自己?仔细一想也不对啊,一定是别的原因造成他来晚了♀个该死的龙炎,手段还不少,坏了老娘的大事。

  大概是以为自己胜券在握了,龙炎没有下一步的动作,而是得意洋洋居高临下的看着齐远山:“大师兄,你这就不厚道了,我帮你打跑了叛逆,你居然偷袭我。”

  齐远山擦了一下嘴角的血,咳嗽了几声,又咳出血来,再次擦拭后,冷冷的看着他道:“一共五个人,其中四个人在我天地寂灭之下,肉身和元婴都被重创,至今昏迷不醒。你利用他们四个,自己毫无损伤♀是你的第一步!然后在韦青山和梅玲以为胜利的时候,站出来打跑他们,这是第二步。第三步,假装殷勤的照顾我,得到天灵门主的秘钥,顺理成章的继承门主的位置。第四步,大概就是欢儿吧,你觊觎她已经很久了。”

  龙炎听了哈哈哈大笑三声:“师兄说的都对,哪又如何呢?现在师兄就算不拿出秘钥来,我也有至少一百种办法,让你交出秘钥。至于欢儿,我的好师兄,要不这样,你交出秘钥,我留你一命,我与他成其好事,鱼水之欢时,让你旁观如何?哈哈哈,可怜的大师兄,你的脸色别这么难看嘛。你真的以为这个女人,就一定对你忠心耿耿么?不怕实话告诉你,今天你的路线,就是她通知的我,不然我们如何能伏击你呢?”

  齐远山闻言色变,扭头看了一眼乔欢儿,这女人却一脸的平静,带着怜悯回视。

  “你I恶!”齐远山突然一个侧身,身形急速后退,但是却已经晚了。龙炎手持打神鞭,高高跃起,当头砸了下来。

  这时候龟灵来了一句:我明白了,他的修为不足,已经无法以真气驾驭打神鞭了。难怪他没有趁胜追击!路信听了一拍大腿:“对啊!”

  这时候现逞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齐远山躲开脑袋,却没有躲开肩膀,被狠狠地一鞭子砸中,顿时仰面到底,口中喷出一道血。

  龙炎哈哈哈的大笑起来,手里拎着打神鞭,得意的高声道:“大师兄,打神鞭的滋味如何?元婴最怕的,就是打神鞭啊!但凡被打中,元婴直接昏迷,你的本体,已经真气耗尽了。”

  齐远山费劲的抬头看他一眼,再喷一口血,脑袋一歪,昏迷过去了。龙炎忘乎所以,仰面哈哈哈大笑:“天灵门从此就是我的了,大师兄,你那些女人,我会替你照顾好的。”

  对面的乔欢儿,面对龙炎,表情却显得鱼诡异,眼神里闪动的不是恐惧,而是喜悦。

  龙炎心里一惊,暗道怎么回事?难道她还有后招?就在此刻,听到有人在身后说话:“别的女人你随意,但是她,不行}是我的!”

  龙炎第一个反应就是转身,第二个反应是打神鞭砸过去,第三个动作则是后退。三个动作很连贯,但是并没有什么用;个手掌握住了打神鞭,往回一抽,龙炎舍不得宝贝,自然伸手往回抽,没想到根本不是一个等量级的较量。

  路信左手抓住打神鞭梢,往回一扯,右手一个巴掌,狠狠的扇了过去。龙炎怎么都没想到,因为自己没有松手,被拽的往回扑,一张脸就像主动送到了巴掌跟前。啪的一声,真是又脆又响v仅是一个回合,龙炎就被一巴掌扇的晕过去了。

  这就是神力的威力,一旦进入近战,绝无对手!

  那么,路信是怎么悄无声息的摸上来的呢?其实他也不明白。完全是按照龟灵的吩咐,只是坐上白虎直接飞过来的。那会龙炎正在得意忘形之中呢4便是得意忘形,龙炎的修为,也应该能感觉到有人过来,除非这个人的修为比他高很多。

  就像那个隐身的高手,他的存在,天灵门的这帮师兄弟们,意外的毫无察觉。

  路信是高手么?答案是否定的,他只是个开了挂的游戏的玩家。

  乔欢儿一声欢呼扑上来,却被路信抬手制止:“别着急,好戏还在后面。”这一下乔欢儿愣住了,呆呆的看着他,这什么意思?四周瞧一瞧,也没别人了。

  “怎么了?我做错事情了?”乔欢儿第一反应就是问一句,路信曳:“不是你的事情,龙炎交给你了,把他身上的牛黄狗宝搜干净。”说着话,路信笑眯媚往前走,前方有一颗大叔,此刻正是正午时分,树荫最小的时候。

  乔欢儿呆住了,还是本能的服从他的意思。上前去将龙炎身上的东西搜干净,再弄一根绳子捆结实咯,抬手在他身上做法,制可能突然施法跑走的可能性。做完这一切,再看路信,就跟一个傻子一样,站在大树前,盯着看也不知道回头。

  现彻有昏迷的齐远山,还有其他四个师兄,乔欢儿也顾不上了。盯着路信看他到底要做什么。路信面带微笑的对着大树说话:“你害怕了对吧?既然是在等我,为何我来了,你又不敢现身。你真的以为,你能逃过我的眼睛么?”

  乔欢儿听到这个话,吓的毛骨悚然,真的有人么?为何自己却看不见。难道说,刚才一长战的时候,那个人一直都在看戏。如果真有人,这个人的修为何等可怕,居然能瞒过现场的那么多高手。

  路信又说话了:“其实,我挺佩服你,这个时候还有自信能躲过我的眼睛。”

  大树下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如果路信不是听到龟灵在跟他说:他在发抖,吓坏了。也真的会怀疑自己是不是看走眼了,树下根本就没有人。

  “他在默念口诀,准备发起偷袭。快用大龟甲术I以破掉范围内一切法术”龟灵在脑子里一催,路信再次中招,毫无防备之下,念了一句口诀:手握乾坤定生死!

  口诀出,龟甲现,龟灵这个家伙飘飘忽忽的闪亮登场,再次玩出了新花样。手里举着一道横幅,上面写着口诀:手握乾坤定生死!

  乔欢儿再次看见龟甲术,却发现了新的不同。那就是多了个龟灵不说,地上躺着的六个人,哪怕是被困成粽子似得龙炎,也都站了起来。昏迷者的眼睛都张开了,呆滞的看着天空中金光四射的龟甲,行注目礼。

  还有一个问题,路信说的那个人呢?乔欢儿脑子里这么一想的时候,大树之下出现了变化。一个人缓缓的现出真身来,这是一个书生打扮的人,带着方巾,面色惊恐,双手并立,同样也在对着龟甲行注目礼。

  路信没想到的是,眼前这个人的脑子里正在想的是:他怎么发现我的存在,并且破了我的隐身术?就算是苏云天,以前也试验过,他也没有这个能力发现我的存在。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2018世界杯在那投注 白金信誉娱乐网 卫生纸福利怎么没了 宝龙棋牌
金沙网站 玛雅娱乐 易发棋牌app
铂金城百家乐 亚搏app 朴克王app 拉斯维加斯赌场网址
亚博体育二维码 万博体育平台网址 足球全国星数 齐发娱乐
大奖娱乐城线路 嘉年华线上娱乐 吉利文娱 天时平台
五月花开 五月色 色姑娘棕色姑娘综合站
人体色图 欧美群交 青娱乐青青草草9 青青草视频免费观看
一本道色综合手机久久 4480青苹果影院
4480青苹果影院免费 六月丁香 日本三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