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悬岗空中,结果出来了,游戏结束了』是“死”,路信松了一口气I真不敢出一枚死啊,现成是有乔欢儿在的}死了,自己想复活就不知道会不会玩死自己。没有命骰的日子,真的难过啊I恨的是,“死”字骰不到五级,无法抹掉。

  这枚骰子第一次出现,这枚骰子很有意思。为什么呢?因为很有针对性T于降普通人,“病”骰一出,就得生一场病,好了算完。如果本来就有豺查加重。对于修真者来说,正常情况下生哺乎是不可能的事情,那么就只好是伤了,伤不体嘛!

  这个伤还不是一般的伤,修真者的内丹或者元婴受伤的伤。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元婴比如本体来说比较弱,更容易受伤。总而言之,有元婴的伤元婴,没元婴的伤内丹。“病”骰就是这么霸道T于路信来说,“病”骰几乎没有影响,第一次出现的时候,他也伤了。伤在哪呢?脸上多了个痘痘,还破了!

  这又是为什么呢?因为天生灵体不会生凡夫俗子那种病,偏偏他又是个奇葩,无法修真,没有内丹,也没有元婴。最后的表现方式就是长颗痘痘,毁他的容!

  反正就是长痘痘,毁容*出两颗“病”,就长两个痘痘,丢出一百个,恭喜你,成麻子脸了。路信现在还毫无察觉,心思都在那个逃逸的元婴上头,看着一道红光飞走,脸上微微一疼毫无感觉,感慨一声:“跑这么快?”

  这枚特殊的骰子,带给路信的是痘痘,带给别人的麻烦那可就大了。

  游戏结束的瞬间,夺舍的元婴恢复了自由,唰的一道红光飞起,元婴遁走了。但是这个逃逸付出的代价可不小,因为“病”骰子之下,元婴已经受伤了。按理应该先稳一稳,控制一下伤情再跑。但是王啸天的元婴实在是给吓的太惨了,不顾已经受伤,强行极速逃逸了。自然是伤上加伤,因为联系上了王啸天,元婴伤势沉重,本体也受到了连累。

  这就是为什么,王啸天在联系上元婴之后,又喷了一口血的原因。之前他已经因为元婴失联而受了伤!本体和元婴之间的联系,本来是紧密无间的,但却因为一个游戏,被强行切断了联系♀要不受点伤,也对不起这个霸道的游戏了。

  第二个倒霉蛋是齐远山,本来已经身负重伤了,本体和元婴都伤的快挂掉了。“病”骰一出,雪上加霜,齐远山就剩下一口气了,不死也差不多了∥戏结束,齐远山的身子已经开始不断的抽搐,处在了垂死边缘。

  第三个倒霉蛋就是龙炎了,路信那一巴掌,直接给他扇晕过去,并没有想要他的命。但是怎么说呢?这家伙修为不足,却强行使用打神鞭。元气已经消耗殆尽,元婴极为虚弱的时候,路信这一巴掌让元婴更虚弱了,就剩下一口气了」上最后一刀的是“病”骰,龙炎的元婴直接咽气了。一个修真者的元婴胎死腹中,对于本体的伤害太大了。

  游戏结束,龙炎很明显的坐了起来,大叫一声:“啊!”接着不停的喷血,其中夹带着一块一块的碎肉,这是元婴死亡后,在体内爆炸的结果。

  由此,龙炎也没有抢救的必要了↓非路信良心发现,再来一次大龟甲术,丢出一个“愈”来,否则结局已经注定\明显,路信不会冒着自己和齐欢儿两人生命的危险,再来一次游戏。

  第四个被殃及的,自然是齐欢儿,她的感觉最为直观,已经接近成型的内丹,在这一次遭到了打击。原本还差一步就能练出元婴来,现在等于后退了一步,变成差两步了。

  游戏结束,乔欢儿很明显的哎哟一声,后退三步,饮坠,盘坐在地调息内丹。

  这么奇葩的骰子,对于修真者来说,伤害最大。

  这个游戏不止这四个倒霉蛋,还有另外四个倒霉蛋,也在游戏的作用范围之内。他们本来已经快不行了,元婴和本体因为伤过重而失去了知觉,昏迷在现场。

  游戏结束的瞬间,四个元婴期高手的身体一起炸裂,噗噗噗噗,元婴在体内爆炸的结果,自然是身死魂灭I以说,这四个人很好的诠释了什么叫做炮灰!生前被龙炎利用,做了炮灰,硬抗齐远山的绝招,昏迷之后遭遇大龟甲术,被殃及池鱼。

  红光越飞越远,路信才不舍的收回视线,树下的书生身子僵硬的往下倒,噗通一声。他已经死了!“哎!”叹息一声无辜,路信转过身来,看见一片狼藉的现场,结结实实的吓了一条,后退了三步。到底发生了什么?刚才真没注意啊!

  那个谁,不要再喷血了,赶紧停下来!路信只是这么一想而已,龙炎根本突下来啊。一双死鱼眼睛瞪的溜圆,控制不住的喷血。

  总算是喷血停止了,龙炎瞪着一双眼睛,用最后一点力气指着路信,一字一字的吐出四个字:“隔绝元婴!”然后往下一倒,身死魂灭^真者的灵魂非常强大,元婴不死,则魂魄不散!龙炎是元婴先灭,肉身再忘。

  就算是倒下了,龙炎的一双眼睛也没有闭上!路信走过来,蹲在他身边盯着那双眼睛:“还以为你死不瞑目是不甘心呢,原来是吓的不敢闭眼!”那双眼睛里,充满了恐惧与迷惑b才是龙炎最后一刻的心思{无法明白,一个人是怎么做到隔绝一个修真者的元婴和本体的b个问题,怎么都想不明白,随之而来的是对未知的恐惧!

  “你还没告诉我秘钥,你不能死!”身后传来乔欢儿的叫声,路信转身一看,这个女人没有给老公治疗的意思,而是双手揪着他的衣领,正在大声问话。齐远山还有最后一口气,眼睛死死的盯着路信,怎么都不肯回答齐欢儿的问题。

  路信见状走来,蹲在他身边:“想知道原因是吧?你告诉欢儿秘钥,我告诉你答案!”

  齐远山费劲的抬手,指了指插在地上的飞剑,乔欢儿松开手,拿起飞剑走过来。在手里摆弄了一下,没有任何发现,气急败坏的骂:“老不死的,这时候还骗人?”

  路信看看齐远山一脸的死灰色,就剩下眼睛里还有一点神采,这是撑着想知道答案呢。

  路信俯下身子,在他的耳边低声道:“我相信你没有骗我,秘钥就在斤。你想知道的答案其实很简单,因为我是神使!”路信这个答案,自然不是自己编的,而是龟灵在这个时候传讯告诉他的。

  听到“神使”这个词,齐远山的眼睛里充满了惊喜!路信的声音很小,只有他一个人听到。总算是死了都可以闭眼了,神使现世了且还介入了天灵门的事务n后一刻,齐远山抓住路信的手,用绢后一点力气道:“天灵门,拜托了!”

  “好,我尽力!”路信答应了眼前这垂死之人,因为这个时候,龟灵传讯让他答应。

  “为什么要我答应他?”路信不能不搞清楚这个问题。龟灵意念传讯:“这个人可能非常自私,但是他所做的一切,都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为了天灵门的延续。修真界经过五千年前的一迟难,原先的很多大门派次第凋零。天灵门当年也是排在前五名的修真门派啊!为了这个门派不至于败在他手里,他必须成为一个高手。修真界是讲实力的!没有实力的门派,都在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消亡了。”

  修真界的历史,路信并不清楚。龟灵如此解释,路信就这么听好了。

  “路爷9是没有找到秘钥b老家伙死了还骗人!”乔欢儿很生气的在边上说,她的心思全在天灵门的秘钥上,这是通往安置天灵门历代门主密室的必然条件。

  路信没有责怪乔欢儿的无情,感情这东西是相互的。齐远山以乔欢儿为鼎炉,并且让她生下后代,大大迟滞了她的修为进度♀个举动,就足以让一个修真者刻骨仇恨了。

  “给我吧!”路信伸手接过飞剑,仔细看了看剑身和剑柄,摆弄了一番剑穗。“短剑给我!”路信一伸手,乔欢儿把手里的短剑给他,一脸的好奇。路信用短剑敲打剑身,又敲打剑柄,最终露出微笑。把短剑还给乔欢儿,找到剑鞘,将飞藉回剑鞘之中。拿在手里仔细的看看了,笑了!“他没骗你,这把剑和剑鞘凑一起就是秘钥!”

  乔欢儿完全不理解,盯着剑仔细看了一会:“你怎么看出来的?”路信笑道:“现在跟你说不清楚,带上他的尸体,回天灵门吧。你现在要做的事情,是控制天灵门!”

  “好,我听你的。但是我一个人回去,威望不足,你得陪着我一起啊。”乔欢儿这会聪明劲回来了,刚才她一直盯着秘钥。稍稍盘坐调息,好一点就起来追问秘钥去了。显得太过功利,现在鱼担心路信不喜了。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澳门百家乐app下载 扑克王官网app 12bet手机登录 site:mbc2008.com
新版天天娱乐 亚博体育网上注册 日日博娱乐城 宝盈娱乐客户端下载
曼哈顿娱乐城 游戏机app平台下载 大班bet登陆 都是玛雅的平台
大小不输方法技巧 世界足球国家队排名 AG平台app 万博体育平台网
神途1.90 天天娱乐官方网站 投注现金网 A8吴乐
线上彩票娱乐 如意娱乐如何 同创娱乐 华人娱乐关注平台 天游娱乐怎样
拉菲平台 博猫游戏平台 99彩票娱乐平台登录 汇丰在线 大众娱乐
拉菲开户 天游娱乐 斗牛娱乐平台 云谷彩票 极彩官网
同创娱乐 伯爵2娱乐 秒秒彩娱乐彩票 彩票娱乐网站 丰尚娱乐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