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龟人,为什么我会产生一种不好的感觉?”每次路信开口称呼乌龟人的时候,说明他对龟灵的信心出现了动摇!“什么不好的感觉?”龟灵面无表情,实际上这家伙在绝大多数的情况下,都是没有表情的。

  望着前方带路的乔欢儿的背影,路信再次提问:“我总觉得吧,你这家伙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龟灵开始飙演技,一脸无辜的摊手:“我对你的感觉深感遗憾I惜,我无法证明自己,就像我无法证明,我是我。”

  “乌龟人,每次你开始东拉西扯的时候,就说明你在意图歪楼X答我的问题,为什么要我自称神使?”路信装出凶狠的样子,可惜他的眼神里,看不到任何威胁性。

  “神使不好么?你不觉得这名字很拉轰么?再说了,名字不过是个代号,叫什么不是叫呢?既然叫什么都行,为何不起一个听起来比较高档的名字呢?”

  “呃像很有道理的样子,为什么我这心里,还是不踏实呢?总觉得你又在骗我!”

  “幻觉,绝对是幻觉!我一直是你最忠实的朋友!”

  因为需要面对天灵门的人,乔欢儿不好黏在路信的身边。在前面驭器飞行之时,频频回首。一直在担心一个问题,路信会不会觉得自己太过功利了?自己年龄上没优势,又生过孩子,天灵门的谢砸辣么多r一他看上哪个又动了感情捏?

  前方云端出现两个人的时候,乔欢儿停了下来,使劲揉了几下眼睛,搓了搓脸,一个刚刚失去丈夫,满腹痛苦的妻子形象出现了。

  齐远山在前往三门大会时遭遇叛徒伏击丧命一事,立刻传遍了天灵门上下§灵门人数众多,但是高手却很少。除了一个炼虚期的齐远山,剩下的都在元婴期。这也是为什么七个人围殴,也没能干的过齐远山,并导致四人重伤的缘故。其实七个人真的全力以赴,齐远山就算拼命也是个拉着大家一起死的结果。

  排名靠前的八骏,现在就剩下两个,还特么的叛逃了。这个消息对于天灵门上下来说,真是晴天霹雳一般。这门派还有前途么?也不知道多少弟子,连夜收拾行李跑路。

  乔欢儿带着齐远山的尸体,直接奔着天灵谷而来,这地方以前是个灵脉,现在灵脉枯竭了,改成了一个禁地,历代门主的尸骸存放在此。进入这个地方,需要所谓的秘钥。

  天灵门剩下的六个元婴期的高手,都在山谷之外看着。他们要证明一个问题,那就是齐远山把秘钥告诉了乔欢儿,否则乔欢儿说的事情就不靠谱了。到时候,大家就可以觊觎一下门主的位置,而不是按照乔欢儿说的那样,她得到了齐远山的遗嘱,接任门主一职。

  至于那个白衣飘飘的少年,大家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来头。乔欢儿也没有解释的意思!

  乔欢儿不着急进入山谷,而是先对路信万福行礼道:“路先生,未亡人重孝在身,不能全礼。”这女人开始飙演技,路信的演技也不差,摆摆手随意的样子:“你只管做你的事情,但凡有人不服,我自会出手疵。”

  “嗤D来的楔孩?毛都没长齐吧?”说话的是个红衣女人,看来是沉不坐了。

  乔欢儿听她说话,立刻一脸狠厉的看过来:“郑瑶,有什么话冲我来,别怠慢了贵客!”

  “养一头白虎就是贵客么?”这红衣女人丝毫不惧,她的修为在乔欢儿之上呢。其他五个人也都不说话,面无表情的看着。这时候只要路信稍稍有点软弱,他们会毫不犹豫的扑上去。撕烂这对男女,管你门主的遗嘱不遗嘱,门主的位子,怎么都不会服气由乔欢儿接任。

  路信笑了笑,缓缓的走到红衣女人的面前,酗子长的太帅了,这是一个笑容,郑瑶的眼神就有点迷乱,一想到门主这个位置,郑瑶又恢复了正常,狠狠的瞪回来。

  “大家都别激动,动刀动枪的回死人,这点大家看看齐远山就知道了⊥为了一个门主的位子,一帮人不折手段,最后落了个跑的跑,死的死的下场。这样吧,我跟各位玩个小把戏,我呢,伸手去抓人,你们其中任何一位,只要能挡住,我掉头立刻就走。”

  这个条件开出来,这六位听着就是个笑话。伸手抓人,就算站在面前,做好准备的话,挡住不是分分钟的事情么?郑瑶这女人看上去跟个少女似得,长的也很好看。实际年龄至少三百岁!名副其实的老家伙。但是在修真界,这算年轻的了。

  郑瑶笑了,上前一步道:“好了,既然要玩,那就从我开始吧。效哥,你想怎玩?”

  其他人听她声音带着魔性,都赶紧低头念咒,这女人最擅长的就是迷惑男人了。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加上声音的配合,就像一根钩子来抓男人的心神。

  面对她的笑容,路信似乎着了道。缓缓的抬手伸出,抓向胸前。乔欢儿见了心中不禁冷笑,要说姿色,她能碾压这个郑瑶。路信在她投怀送抱的时候,都能忍的住,何况这点兄段乎?对路信充满信心的乔欢儿,嘴角带着不屑,也笑了。

  “哎哟,你怎么抓人家的前胸啊!”郑瑶笑的更荡漾了,眼看路信的手缓缓伸到胸前时,抬起自己的手去抓他的手腕⊥在这一瞬间,路信伸出去的手闪电般的一抖手腕,抓住了她的手腕不说,使劲往前一拽。

  郑瑶其实做好了一切的准备,根本不像看上去那样随意。但就算她准备的十足,路信的一抓一拉,她还是没能承受的住。脚下的定山咒没有发生任何作用,看上去路信只是轻轻的一拽,她就站不稳了,身子往前去。

  郑瑶心中大骇,这是怎么回事?他的力量怎么会大成这样,要知道定山咒施展之后,脚下生根,如同山岳一般沉稳⊥算是修为如齐远山,也别想拉动她半步。

  身子往前冲的时候,郑瑶脸上的笑容已经不见了,换成了一脸的惊恐。一双眼睛瞪的溜圆,看着一个巴掌狠狠的扇了过来,自己想躲却因为往前冲的劲太大,如同把脸送上去给他抽一般。啪的一声脆响#瑶被扇的原地转了一个圈不说,随即一翻白眼,椅着身子倒下。

  神力b就是神力的威力!路信可以随心所欲,只要近身接触之后,管你什么修为,都得被按在地上摩擦。问题是,其他五个人亲眼看到这一幕之后,吓的是魂不附体。郑瑶别看她是女的,修为在这六个人里头,其实是排第一的。不然她吃饱撑着了跳出来啊?就是希望通过打击乔欢儿来树立自己的威望,达到夺取门主位子的目的。

  现实是如此的残酷,这个“年轻人”,只是一拉一掌,郑瑶就被扇晕过去了。大家都是内行,能看的出来,这不是装晕,这是元婴期高手,不是市井俗人。这一巴掌连元婴一块捎带进去了,都给扇晕过去了。这是何等的修为?这一手可谓前所未闻!

  五个人吓傻了,呆呆的看着路信。对于路信来说,又到了装逼时刻。蹲下身子,从郑瑶胸前抽出一条丝巾,擦了擦手,把丝巾丢在她的脸上,站起来后淡淡道:“还有谁不服?”

  五个人都不用路信看过来,全都把头低下了。这一手太吓人了,这简直是实力碾压啊!

  乔欢儿如果不是老公的尸体就在地上躺着,她都笑出来了。这一刻,也只能强忍笑意,面带悲戚道:“路爷,何苦跟她一般见识?在您的眼里,蝼蚁一般的人物,脏了手啊。留她一条命吧,奴家今后还需要有人帮衬。”

  “好啊,你说留她就留着吧,我无所谓,就是抬抬手的事情。”路信的语气云淡风轻,就像抬手掸灰尘一般轻松,缓缓的站在一边,抱手不语。

  天灵门的禁地,自然有阵法保护。想要进去,就得打开生门。擅自闯入者,必将遭到阵法的攻击,难逃一死。这就是秘钥的重要性,没有秘钥,你就打不开生门。

  怎么打开生门呢?谁也不知道,只有门主知道。这时候乔欢儿手里拿着齐远山留下的宝剑,站在一块巨大的石头跟前。这石头上刻着四个大字:天灵秘境!

  按照路信的交代,乔欢儿抬头仰望这四个大字,寻找最像一把宝剑的笔画☆终被她发现了一个“秘”字,左边的“禾”,中间的那一竖,就像一把宝剑的形状。

  乔欢儿回头看了一眼,用眼神告诉路信,她发现了安放秘钥的位置。路信扫了一圈五个元婴期高手:“自觉一点,转过身去,别让我动手一个一个的扇晕过去。”

  唰,五个人整齐划一,转身背对山谷入口。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a8娱乐app 天天娱乐国际 新天地棋牌官方下载 天时娱乐平台
明发娱乐 下载 万博体育平台 ag真人视讯网站
宝盈线路测试 凯发k8官网下载 钱柜娱乐下载 娱乐国际平台彩金网址
真人888 app 英雄联盟娱乐电子 澳门百家乐线路检测 齐发国际
亚虎app官方下载 龙虎和的规律技巧 新濠博亚下载网站 凯发sport.k8
快3走势图江苏 华人2娱乐平台注册 华人娱乐平台 杏彩娱乐 一号彩票
彩吧2娱乐 全天时时计划 正点游戏 聚鑫娱乐 银豹娱乐登陆
亿皇娱乐官网 东森娱乐平台 欧亿娱乐 天游娱乐在线 彩票网
新世纪博彩 满堂彩58599官网 汀苏快三走势图 怀念长发的句子 1号庄彩票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