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剑嵌入一竖之中,乔欢儿还有点不太自信的看着眼前的山谷。咋看就是一条蜿蜒的小路,一直向山谷之中延伸。视线中小路的痉,是一片树林,然后就再也看不到道路。

  嵌入宝剑的瞬间,巨石发出淡淡的绿光,缓缓的绿光汇聚在一处,最终成为一道光束,照在了那条深入山谷的小路上。这一瞬间,整个山谷里的情景为之一遍』有小路,只有一条青石板铺成的大道,平直的通向前方的一座山。站在这里,能看见道路的痉,是山体上的一个巨大的石门。

  乔欢儿面带喜悦的回头一望,路信微微点头,率先迈步往里走。乔欢儿赶紧用戒指收起齐远山的尸体跟上,两人前后进入迈上青石板道路的瞬间,飞剑弹出“秘”字,落在了青石板道路上,发出的一声。

  路信上前捡起剑递给乔欢儿:“走吧!安置好他的尸首,你还要面对门内那么多人。”

  “路爷,不如您来当这个门主吧?我心里不踏实!”乔欢儿一看没有了外人,脸上百媚横生,整个人也贴了上来,迸手臂蹭了几下。路信心里暗暗为齐远山感到遗憾,一个男人做到这一步,也是太失败了。

  “这不是你的追求么?你安心做这个门主,有困难只管传讯给我就是。好了,别耽误工夫,我们进去看看再说。”路信很好奇,这里面到底有些什么?

  乔欢儿没看出路信有什么不悦,这才安心作罢。

  二人沿着青石道路往前走,开始觉得就几百步的距离,几分钟就能到。但是走了几分钟,眼看来到了石门前,突然面前的景致又是一变。山还是那座山,石门还是那个石门,但是却在面前一座山的半山腰上。两人站在山脚下,还得沿着青石带路往上爬在这座山不算太高,两人沿着石阶往上走了一段,见路边有一块石碑,上书:“莫回头”三个字。乔欢儿没忍住,回头一看,顿时惊呼:“路爷!”

  路信一回头,才发现身后发生了变化,回去的道路不见了,来的路上云雾缭绕,什么都看不到。路信这才警醒,这个秘境可能不是什么好地方啊。

  “欢儿,你对这里知道多少?”路信心里慌了,脸上却显得很镇定!

  “知之甚少!我就知道,天灵密境以前是一个山谷,三千年前,天灵上人在此开宗立派,取名为天灵门。五百年后,天灵上人证道成仙,羽化登天而去。”乔欢儿则非常的紧张,抓紧了路信的手,哆哆嗦嗦的解释。换成谁都害怕啊,好好的走进来,一回头路都不见了。

  路信再回头,看着前方的道路,同样也不见了,山峰在云雾中隐约,低头蹲下检查脚下,还是青石板道路。云雾太浓了,三步之外就看不到路了。

  变故来的极为突然,乔欢儿拉着他的手道:“路爷,怎么办啊,难道我们要死在这里么?”

  路信极为镇定的看着前方,其实是在意念传讯给龟灵:乌龟人,怎么回事?

  龟灵回答的很干脆:人为制造的幻境,用来考验人的心志是否坚定!当然了,,运气不好的话,掉进了陷阱,估计会死人的。不过你不用担心,大龟甲术能搞定一切!

  龟灵的语气有点欢呼雀跃的意思,路信暗自苦涩,艰难的笑了笑,拉着乔欢儿的手道:“别害怕,我们来玩游戏吧。”

  “玩游戏?”乔欢儿一听他这么说,脸上一片迷茫,心道:路爷,不要这么高深莫测啊!

  “对,玩游戏!”路信咬牙切齿,一字一字的念了出来:“手握乾坤定生死!”

  话音刚落,龟灵跳了出来,悬岗空中一阵愉快的翻滚。金光闪闪的龟甲出现了,两人并肩站立,乔欢儿是被动的,但是她以为路信是主动的。

  “二位,欢迎你们参加这个游戏!”龟灵这次又冒出新台词了,脸上的笑容让路信想揍它一顿。可惜,路信根本动不了,就想想着骂它一句,脱口而出:“闭嘴,别废话!”

  说完之后,路信就傻逼了,怎么回事?说好的不能动,不能说话呢?我怎么能说话了?

  就在他还想说的时候,却发现又说不了话了。这会龟灵意念传讯:你浪费了一次说话的机会k记住,每次游戏,你只有一次说话的机会。

  “现在,请疡抹掉的骰子!”龟灵笑着说话,路信无法还嘴了,只好意念传讯:去掉衰b玩意打死我都不想再来一次!

  游戏开始,八枚骰子高速转动,最终又一枚骰子掉出来,路信看清楚后松了一口气。这一次,是“愈”,真是太幸福了,又逃过一劫。更幸福的事情还在后面,眼前的一切幻觉都消失了,眼前云开雾散。令人惊讶的是,两人其实就站在石门前,什么山腰啊,什么道路啊,都特么的是假的。那么这两人为何走了那么久呢?

  路信再次回头,这一次山谷里的一切一目了然,就像他在山谷外看见的一样。这就是一条青石小路,不是什么大道。也没有什么树林,青石小路两边都是杂乱灌木。唯一令人奇怪的是,青石道路很久没有人走了,上面不长青苔就算了,道路两边三步之内,也是寸草不生。真不知道,当初天灵门的前辈是怎么做到的。

  就在路信惊讶的时候,乔欢儿突然又一声惊叫:“路爷,我伤全好了b是怎么回事?”

  之前那一次掉一个“病”,现在掉一个“愈”,不好才怪呢。但是路信没封释啊,只好面带微笑,平静的看着她不说话。乔欢儿被看的心跳加速,近似呢喃:“路爷!”

  “好了,飞剑拿出来吧,现在可以开门了!”这女人低头呢喃,眼神迷离的样子,路信真心招架不住,差点就动了一个念头,在这里先办了好事再说别的。好在路信还算有点克制力,一转身看一眼石门,收起了那点遐思。

  再次完美的装了一次之后,路信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刚才大龟甲术施展的时候,这里的阵法是被破掉了不假,但是为何没有破掉阵法带来的动静呢?也就是说,这个阵法是没有伤害属性的4应过来之后,路信再次意念传讯:“乌龟人,你又骗我!”

  乔欢儿多少有点遗憾,眼前没有别人,正是亲热的好光景。可惜,路爷似乎没有心情。

  取出飞剑,拿在手里,盯着石门一阵打量,却没看出任何端倪来。只好扭头对正在微笑看着石门的路信娇声道:“路爷!”

  路信这才从意念传讯中出来,赶紧仔细观察石门,很快他发现了石门上有个模糊的图案,仔细盯着一阵观察,这图案像一个门。再仔细一看,门上还有有一个眼,伸手去捅了一下,真的是眼,而不是视觉欺骗的图案,路信赶紧指着眼道:“插进去!”

  乔欢儿依言而为,飞剑插入,不大不小,正好合适。接下来该做什么呢?路信还在想的时候,石门却一阵椅,一阵轰鸣声响起。轰轰轰,石门缓缓升起,开了!

  石门之内是一条通道,到底有多长也看不到底。一股阴森森的气息迎面扑来,对比外面的温度,石门内就像是另外一个季节。路信仗着有龟甲术和今天的运气不错,咬牙迈步往里走且脸上还要带着微笑,大有迷之自信一般的神采b是给乔欢儿看的呢!

  实际上心里却在想,大不了再出什么妖怪,劳资再赌一把就是。反正运气好嘛!

  两人手桥手往里走,这一次没有什么怪事出现了。唯一令人奇怪的就是,每走二十步,洞壁上就会有个套,上面放着一枚夜明珠,发出幽幽的光芒。

  路信仔细的看看地上,非常干燥,没有一般的山洞里阴冷潮湿的感觉。再看石壁,刀砍斧削的痕迹犹在,这个山洞是人工开凿出来的么?这得多大的工程啊?

  两人一直在走,路信在心里默默的数数,一共是三百八十八步的时候,前方有个弯道,转过这个弯道之后,眼前豁然开朗E下是一道套,大约二十步的样子。下面是一个广郴般平整的底部。这是一个巨大的山洞,到底有多大呢?路信大概目测了一下,长约二百步,宽约百步。高度则不好估算,因为顶部不规则,有无数石笋倒立,各种形状,千奇百怪,蔚为壮观。这就是天灵门最大的秘密么?路信心里这么想,眼睛却没停,四处观察起来,没着急往下走。

  乔欢儿先是一阵紧张的四处张望,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的时候,发出一声欢呼:“总算到了痉!”说着动步要往前走下套,却被路信住道:“等一下!”

  “怎么了?路爷!”乔欢儿费解的问了一句,路信指着身边的石壁:“你自己看!”

  乔欢儿仔细一看,发出一声惊呼:“上面有字4不清楚啊,写的啥啊?”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噢利国际娱乐 娱乐彩票大平台 澳门真人大赌场app 龙城国际线路检测
博狗导航 玛雅娱乐 英雄联盟博彩娱乐
邮箱 金马国际娱乐app 大都会娱乐场网址 弘润欲乐
大都会娱乐场网址 琪琪色AV在线观看 博盈娱乐官方网站app 12博手机网址
盈丰娱乐国际 天天娱乐平台 王牌娱乐app下载 bodog备用网址
天易娱乐登录 利信官方娱乐平台 一号彩票会员注册 宏发彩票 如意娱乐
易购娱乐 恒彩网 免费幸运飞艇4码计划 一号彩票是不是正规的 多彩彩票网
聚鑫娱乐 欧亿娱乐 登入亚彩会 欧亿娱乐登录 58彩票
幸运彩票 满堂彩58599官网 万博娱乐官方 腾讯分分彩登录 博天下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