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可为我之巢穴!”路信站在出口处回头一望,淡淡的说了一句。乔欢儿听了却毫不犹豫的表示:“整个天灵门都可以给你,何况这个山谷!”说话间,双手奉上门主飞剑。

  “这倒不必,我要来,任何阵法都拦不住!”路信推开飞剑,乔欢儿觉得理所应当的就是这个道理。路信心里却没什么底,还是按照龟灵的意思去说了⌒时候路信会想,如果不是龟灵的存在,自己面对乔欢儿这么一朵娇艳的鲜花,怕是早就下手了吧?

  “我要留在山谷里!”龟灵的传讯内容,路信颇为吃惊:“你不说宗藏魂珠里的么?”

  龟灵传讯:“以前是这样,现在不用了看看手臂上的藏魂珠就知道了。记住,今后没有你的允许,谁都不许进入这个山谷。我不可能一直跟着你,今后很多事情,你要靠自己了。如果你需要我帮助,意念传讯,我就会出现在你身边。”

  “我总觉得,你又在骗我!”路信非常肯定的语气,龟灵却哈哈哈笑起来:“你想多了,绝对想多了。我不是真的离开,只是不跟在你身边而已。你可以随时召唤我,就算你不召唤我,施展大龟甲术的时候,我还是会出现的。难道不觉得,鱼私人的空间比较好么?对你对我,都好嘛。难道你希望总有一双眼睛在看着你?你跟喜欢的女人腻歪时,也喜欢别人偷窥?哇,真的是这样的话,你好变态啊!”

  路信决定无视它的聒噪,低头看手臂上的藏魂珠,发现颜色淡了许多,原来是个黑色的胎记样子,现在淡淡的像一个圆斑,并且还在慢慢的褪色,渐渐的于周边的肤色相同。“这怎么回事?”下意识的传讯,得到的回答是:“藏魂珠本来就是透明无色,其他的以后你就知道了。现在没事,没事不要再传讯,我要睡觉了!”

  居然不给一个明确的答案,这还是头一回啊。路信很不爽T前龟灵在身边,觉得这家伙很讨厌啊,现在不跟着自己了,却变得更加讨厌了。路信突然想哭,不是因为龟灵不在身边,而是因为被自己蠢哭了.前居然还同情这个乌龟人,觉得他在漫长的岁月中太过孤独,这才会显得如此聒噪。现在看来,这不是他孤独造成的,是它的本性如此啊!

  路信沉思的时候,山洞内的井边,龟灵漂岗井口,一脸的沉醉⊥像一个酒鬼睡在酒缸里,又像一只老鼠掉进了米缸。总之就是爽G常的爽!

  醇厚的灵气滋润下,龟灵的躯体慢慢的长大,原来只有一个六七岁孝那么大,现在变成了一个成年人。切断了与路信的联系后,龟灵自言自语:“真舒服啊,很久没有机会无节制的享受如此醇厚的灵气了。杏,加油啊;定要练成五级!拜托了!我会监督你加油!”

  心情不好就需要发泄,几乎被自己蠢哭的路信决定搞一个突然袭击:“乌龟人,你是哪还是女的?”问题很来的很突然,爽的欲死欲仙的龟灵,脸上陡然出现了羞脑之色。在井口浓郁的灵气中打滚,口中大叫:“混蛋啊,为什么要问这个尴尬的问题!”

  没用到答案的路信,还以为自己的突然袭击没有效果,很是不爽的歪歪嘴。

  “路爷,您在想啥呢?”乔欢儿一直在关注他,路信从愚蠢带来的悲愤中转回来,立刻进入了淡定的状态,回了一句:“我在思考,等下出去之后,怎么面对他们♀样吧,你附耳过来,我告诉你怎么跟他们说。”

  走出山谷之时,天灵门的五个高手还在等候。看见两人出来,立刻上前,整齐的鞠躬:“见过门主大人!”乔欢儿坦然承受,有路信在身边,她充满了自信。面对这五个修为远在她之上的高手,照样可以发号司令:“听着,今天开始,路爷就是天灵门的护法{他如见我{的话就是我的话!”

  “见过护法!”“见过路爷!”四个哪称呼为护法,只有郑瑶这个女的,娇滴滴的叫了一声爷。乔欢儿听了也不生气,这女人对她够不成威胁的原因,不是对自己有信心,而是对路信有信心。看看面无表情的路信,觉得真是酷到没边了。

  对于乔欢儿,郑瑶是一点都不服气的,什么叫他的话就是我的话,没有这条大腿迸,分分钟教你这个**做人!

  “各位,你们发现这天灵山内有什么不同没有?”乔欢儿的威严还没树立起来,干脆很随意的说话♀五位四周看看,四个哪曳,只有郑瑶闭上眼睛,仰面呼吸之后,突然惊呼:“天!灵气,灵气变多了!”

  乔欢儿看看路信:“路爷,大恩大德,天灵门上上下下,永世不忘!”

  路信面对一脸虔诚的乔欢儿,还有五个鱼懵逼的元婴期修真者,表情极为淡然的摆摆手:“不过是解开了主灵脉的封印,这点新,不值一提。”不值一提你还提?)

  这下五个高手脸上全都惊呆了,天灵谷里的灵脉被人封印?什么时候的事情?为何历代门主都不知道?或者说他们知道了,为何不想法子解决?为何不跟大家一起商量着来解决?

  “各位,我天灵门一代不如一代的根源找到了,并且由路爷出手解决了。大家如果不信,回到各自的洞府,自然知晓。”乔欢儿这么说,在场的五位不会有任何怀疑。天灵门面临的问题,大家其实都知道。灵脉资源日渐枯竭,修真高手越来越少,修炼的过程中越发的依赖药物♀也是天灵门为何那么重视三门镇的商业利益的缘故。

  “路爷,奴家的府弁在附近的山腰,路爷要是不嫌弃,移步一往。奴家备着好酒好菜,伺候路爷!”郑瑶果断的进行勾搭,这女人和清楚,这里真正说话有用的,还是路信。

  可惜,路信正眼都没看一下她,转头对乔欢儿道:“抓紧时间处理门内的事情,三门大会还要继续召开』能因为门内叛徒搞出的事情,耽误了天灵门的大事。你初任门主,这次大会不但要开,还要开好咯事有我,你只管去做,我先走一步,去三门镇为你打前站,看看其他两个门派的深浅。”

  路信说完这句话,一声唿哨,白虎振翅飞来,滑落在身边。路信上了虎背,留下一句话:“我去也!”白虎如闪电一般迅捷,刹那间已经在视线之外了。

  这一手玩的真是漂亮M是白虎累的够呛,这种急速飞行,很伤体力。

  “小白啊,你辛苦了。回去请你是牛肉,一头随便你吃!”路信很白虎之间的沟通越来越默契,只是微微夹一下虎背,它就知道要急速飞行了♀东西可不是什么乖巧的灵兽,路信才夸它一句,就竖起虎爪来张开,表示要吃五头牛。

  “居然学会了讨价还价?五头牛太多了,最多两头辣么胖,要减肥了!”路信果断拒绝,不能惯它的毛病!白虎收起一根利爪!路信果断的歪楼:“对了,为啥你一个老虎,也是无根利爪呢?”

  这个问题对于白虎来说,难度太大了,果断的被问的懵逼了。至于几头牛的事情,它不提了。白虎落在别院内,路信翻身下来时,一号迎上前来:“主人回来了?”

  “嗯,把它牵下去,弄点热水给它泡澡,煮两头牛给它吃。”交代一句,路信转身走了。回到屋子里洗个澡睡一觉,起来已经是次日清晨。一号带着几个下人伺候梳洗,路信对着镜子精心化妆完毕,交代一号一句,这才不紧不慢的迈着八字步,奔着三门镇走来。

  昊天门总坛内,这一夜又是另外一幅景象。王啸天躺在玉石榻上休息,伤势比史朝天还重。元婴受到重创,对一个修真者来说,实在是太伤了。苏云天坐在边上把脉,史朝天问询也让人给他抬过来了,看着王啸天的样子,不免心中暗喜。

  “我说什么来着?一个一个的鼻子朝天长,根本听不进去我的话,吃亏了吧?”心里这么想,史朝天嘴上还在安慰王啸天:“二师兄,安心养伤吧!”

  王啸天曳,坐起来拉着苏云天的手道:“门主,此人不可急图,需谋定而后动!”

  史朝天道:“没错,我们对他的情况一无所知,以前觉得可能是巧合,现在看来他真的是天灵门找来的高手。我看这个事情啊,真的放一放了。对了,蒙师弟呢?他有消息么?”

  苏云天曳,一脸的疑惑:“奇怪了,就算事情没办成,也该有个消息回来吧?”

  史朝天道:“千机门挺邪气的,看着修为不算很高,但是辅助手段很多。傀儡法宝层出不穷,解决起来可能会很麻烦。”

  苏云天曳:“我总觉得不对劲,蒙老四不会出什么问题了吧?不心话,我亲自出马,走一趟三门镇探探虚实。”

  “这样也好,如果三门大会照迟开,就说明蒙老四也出事了。那句证明,这一次三门大会,本来是我们设的局,因为这个高手的存在,三大门派将计就计,变成了对昊天门的一炒击战。”王啸天做了一个推论,苏云天心里一颤,难道真的是这样么?如果被证实了,这个高人就太可怕了。

  换了一身便装,特意往鞋子上弄点泥巴,路信来到三门镇,刚进镇子就被人认出来了!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亚博体育官网 盈博彩票网 集美国际娱乐场 凤凰平台
娱乐城网 名仕娱乐 金马国际APP 平台 线路检测
世界杯足彩在哪买 天天娱乐平台 凤凰娱乐网 亚博体育网上注册
老版水浒传连环画欣赏 世界杯夺冠最新倍率 天天娱乐官方网站 亚博体育二维码
大发游戏官网 国家足球星级排名 足球全国星数 英雄联盟电子娱乐官网
斗牛娱乐平台 拉菲娱乐平台 如意娱乐彩票 天游娱乐平台 汇丰在线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农场版 欧亿娱乐尚德 快乐非凡彩票 丰尚娱乐登录 拉菲娱乐
至尊彩票 澳利娱乐开户 金亚洲娱乐登入 幸运游艇开奖 斗牛娱乐
亿游娱乐 天游娱乐靠谱 彩平台 四季彩票玩法 江苏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