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有人在身后喊了一声,路信心中一颤,难道我的化妆术这么烂?被人一眼就看出来了?心中暗暗吃惊,缓缓转身,看清楚是林壁冲他招手的时候,这才算放心了。

  路信现在的打扮,跟他在匠镇时差不多,相貌上变化不大,肤色弄黑了一点。不熟的人,见到他这个打扮,也不会信他就是那个高人。这样子跟高人也不沾边。

  “原来是你啊,呵呵,有日子没见了。”路信多少有点意外,林敝在的样子看上去很精神。一身青衫,头戴玉冠,腰间挂着一把宝剑,脚踩鹿皮靴,身形挺拔,神采飞扬u么看都是个有为青年啊。反观路信,刻意打扮的很落魄,看着就像个盲流民工。

  “信,你到这来找事情做啊?”林贝上去很兴奋,眼睛里闪动着异彩。路信对于他称呼上的改变,心里感慨不已。以前跟在自己后面叫路携来着,现在直呼其名了。

  “啊G啊,出来挣点钱!”因为称谓的变化,路信懒得解释,随他去想好了。

  “你怎么搞成这样啊?”林避“关心”的问一句,路信笑问:“我这样怎么了?”

  “看着太落魄了,你看你的鞋子,上面的泥巴也不擦一擦。再看看你的发簪,是跟木头的,也太能对付了。还有这身衣服,我记得上次在匠镇,你穿的就是这一身吧?洗的都发白了,怎么也不知道换一身新的?”林被番指摘,路信一口气差点没缓过来。这就没法跟他解释啊,子上的泥巴,那是因为刚才自己故意弄上去的,头上戴的发簪是史朝天头上拔下来的,你确定这是对付?最后就剩下这一身衣服了,这是以前在匠镇的时候,干娘一针一线做出来的,路信视如珍宝,就算不穿的时候,也会心收藏好。

  “我觉得这样挺好,不说我了,你呢?看起来混的很不错嘛。怎么没见绾绾和青青?”路信其实挺奇怪的,千机门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这家伙怎么还能在这里逍遥快活?

  听到这两个名字,林薄神情微微一黯,随即又自信的笑了笑:“她们要明天才到!我是奉外门总管之命,前来三门镇,为明日门主夫妇二人到此开会打前站!三门大会,你知道么?不知道是吧?我猜你肯定不知道!”

  路信实在不忍心打击他的自信心,只好平静的微笑面对。林丙他平静微笑,还以为他真的不知道,继续得意地笑:“天灵门,青囊门,千机门,这三个门派有盟约。其中一条,就是设草市互通有无,以前这里就是一片荒凉的山谷,后来因为开市,这才慢慢的发展起来b都是三百五十年前的事情了,那会还没有你呢。”

  “说的好像有你一样!”路信翻了翻白眼忍不茁槽5着往路边靠了靠:“我们还是靠边说话吧!挡着人家的车马了!”一辆马车走进,赶车的男子先是扫了路信和林被眼,转头之后没当一回事,突然狠狠的一愣,赶紧转头盯着路信看。

  “呵呵,我就是那么一说嘛,你的心眼还是那么小。这也不怪你,遴选没过,对你今后的人生影响确实很大。”林被开口,路信真的没酚他这个话了,难度太大了。这家伙根本就是高高在上的心态啊,他哪来的自信啊?

  路信的无语,再次被理解为默认!林苯发的得意,优越感爆棚。

  “进入千机门之后,外门总管刘大人对我比较赏识,加上我自己的努力。这次出来之前,总算是进入了练气七级的水准。不过四年的时间,在千机门也算是罕有的现象了。这次总管刘大人委以重任,让我来打前站,没想到还能遇到你啊。真是巧啊!”林惫在聒噪,路信却在冲赶车的车夫眨眼睛,示意他不要招呼自己。

  赶车的是冯虎,车上是他矢,认出路信之后,冯虎很是感慨,高人前辈,果然不走寻常路。刚才跟他说话的那个,是千机门的后生小辈吧?竟敢站在先生面前夸夸其谈,贻笑大方啊k虎心里这么想,林鄙没这么认为。

  在匠镇的时光,林被直视为屈辱的日子。那时候不单单是来自路信的指手画脚,还有匠镇那些凡夫俗子鄙夷的眼光。上次回匠镇,林蓖像显摆来着,因为孙绾绾和孟青青,他也没个机会显摆。差点憋出内伤来了,这一次逮着机会,自然不肯错过。

  “刚才那个马车你看见了没有?”林敝来了,路信点点头:“看见了?怎么说?”

  “马车的车壁上有一块青色葫芦的徽章,那是青囊门的标志。看来车上是个青囊门的高人,不然马车上也不会有这个徽章。”林扁一次卖弄,路信还真不知道还有这茬。头一回比较认可的点点头:“哦,青色的葫芦,这是青囊门的徽章,千机门的徽章是啥样的?”

  “外行了吧?千机门和天灵门都没有徽章,这种徽章只有一些古老的门派才有啊。青囊门实力一般,但是历史很长≥说是有修道的门派之初,就已经有青囊门了。不过这些古老的门派,实力都很一般,真是很奇怪。按说历史越长,积淀越深才对啊。”林薄感慨一句,路信看看站在路边也不是个事情啊,招呼一声:“走,去喝一杯,叙叙旧。”

  “好,先说好啊,我请客!我现在已经练气七级了,一个月拿修真补贴就是五十个元气石呢。”林避算是豪爽了一回,以前在匠镇,吃的喝的穿的,都是路信提供的。“走!去聚云酒楼!”路信在前面快步走了,林壁后面风中凌乱了!

  聚云酒楼b是一个坑人的名词!三大门派的寻常弟子都知道,这地方男的进去了,吃完喝完,出来就得当裤子。女的进去了,不是去兼职卖笑唱曲的,就是有人请客去蹭吃的。

  林被年的门派修炼补贴,也吃不起聚云酒楼的两桌子酒席啊。

  “信,别闹行么?”林壁后面叫了一句,路信站棕头,费解的问:“怎么了?”

  “我知道我刚才说话不太客气,但你也不能宰我啊?路边随便找一家馆子吧,哪里喝酒不是喝?非要进去被宰一刀干啥?大家都不宽裕!”林鼻真的怂了,就他身上的钱,站着进去,能不能出来就不好说了。搞不好要留下来卖屁股还账的!

  “我说你这个人,没意思了吧?不就是聚云酒楼么?我请客行了吧?”路信一摆手,恍如当年!林被阵恍惚,心道这家伙做啥工作啊?这么有钱?难道说,我都是修真人士了,在他面前还是要抬不起头?这个打击不算太大,但是也不小啊。他一个千机门的外门弟子,每个月的修真补贴也就是五十元气石。

  路信已经迈步进了酒楼大堂,林薄无奈的只好跟上,心里打定主意,真的要是没钱付账,自己偷偷走掉,留下这杏在这里卖屁股抵账!

  门口玄笑脸相迎,丝毫不在意路信的打扮,没有狗眼看人低的意思。实在是修真界,各种癖好都有。穷逼才喜欢把全部家当都穿在身上,显摆自己如何有钱。有钱人喜欢扮猪吃老虎,穿出个性,穿出脑洞的多了去了4到这里的男人,穿戴光鲜的一身名牌,不一定是有钱人,还有可能是来这里卖屁股的。打扮入时潮流的女人,十有**是来唱曲卖身的。

  时间还是早了点,聚云酒楼的生意却很一般,掌柜的在柜台里打瞌睡,补上早起的睡眠。路信走到柜台跟前敲了敲桌子,大喝一声:“掌柜的,别家的酒楼是往酒里掺水,你家的酒楼,却是往水里掺酒。你的良知呢?”

  掌柜的被吓醒了,直接从凳子上掉下去。林薄跟在后面进来,看的清楚,心里一惊。这要是把掌柜的摔坏了,怎么赔的起啊?这个路信,行事如此鲁莽?下意识的,落后了好几步,准备情况不对,自己先跑路。

  掌柜的从地上爬起来,没冲客人发火,而是先瞪了一眼玄:“怎么搞的?惹客人生气了?”然后这才转头,对路信笑容满面的拱手:“这位爷,玩笑了吧?!”说话间,掌柜的脸色凝固了,盯着路信看了好一会不说话。

  林丙状,心道大事不好,悄悄的又后退了一步,测算了一下距离,心道等一下逃走的时候,这个距离正好一步就可以跳出门去。

  “哎呀妈呀!”掌柜的看着满面笑容的路信,猛的双手一拍屁股,跳了起来。林比上绷紧,准备逃跑的时候,掌柜的高速冲出柜台,扑向路信!林贝的清楚,掌柜的表情因为激动,已经露出狰狞之像!当即毫不犹豫的脚下使劲,身子快如闪电,窜了出了酒楼大门。真个是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大赢家比分 最新国际足球排名 嘉年华线上娱乐官网 全讯新2网址
足球俱乐部 杂志 英雄联盟电子娱乐官网 亚博注册 日博客户端
足彩比分直播 现金扎金花棋牌游戏 龙8官方网站下载 扎金花平台排行榜
site:lhqczm.com 龙8苹果手机APP 新濠国际APP 扎金花棋牌游戏
名仕网上娱乐 亚虎娱乐客户端 澳门皇冠网址 豪博娱乐平台
246天天好彩 彩吧2娱乐平台注册 幸运飞艇开奖 聚鑫娱乐 欧亿娱乐
多盈娱乐 丰尚娱乐游戏 全球最大的彩票平台 吉利彩票注册网址 大神娱乐注册
易彩娱乐官网 久赢娱乐 彩票娱乐平台 金砖彩票 优博彩票ub8
圣亚娱乐合法 丰尚娱乐吧 天下彩新网站 如意娱乐登录 拉菲平台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