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堡料中的一幕用是这样的,掌柜的冲出来,揪住路信的领子,声色俱厉的高呼:“谁让你吼的,我受伤了,你快赔钱!”或者吼一句:“本店童叟无欺,诚实经营,你毁我店的声誉,快点赔钱。”反正就是这一类的画面了,林薄不过是个卸喽,这店里的掌柜平时只认钱,怎么会把林薄的面子放在眼里。所以呢,他也不去丢这个人出这个丑了。

  甚至林毖经想好了说辞,将来见到孙绾绾和孟青青,就说路信不知深浅,不听劝阻,强行闯进聚云酒楼,导致掌柜受到惊吓摔伤了,被人扣押下来,自己多番交涉无果云云!

  冲出门口的林薄,听到的却不是怒吼声,而是掌柜的谄媚的语气在说话:“路爷,路爷,您可算是来了,我这做梦都梦见喜鹊叫唤,叫的声还那个大啊。这不是么,一睁眼,果然是贵人登门了。小的给您请安了!”

  做生意的人看见散财童子,那还要什么脸面啊?掌柜的点头哈腰,就差出手搀扶着路信走路了,那画面不要太美了!

  “你少跟我来这套!上次来你这花销不小吧?你是怎么对待客人的?我还以为你只是往酒里掺水,没想到你是往水里掺酒啊!”路信根本不给面子,掌柜的被他说了,却一点不好意思都没有。只是四下看看,没有别的客人了,这才压低嗓门:“路爷,真不是我奸商啊b家店的东家怎么吩咐,我就怎么做不是?我就是一个掌柜的,一家老懈望着我吃饭,我要是每个月该交的钱少交了一个子,我这营生就得砸了。这样,今天我破例了,醇酒伺候您T了,您就一个人来喝酒啊?要不要我给您叫几个凑趣的?时间还早,后面的泻子可都空着呢,妹子要几个有几个,只要您忙的过来。”

  掌柜的一通瞎扯,转移路信的注意力,不让他在酒水的问题上纠缠。路信心知肚明,这一回头招呼林薄,我去,怎么还站在外面啊。“我说你能长点志气么?不就是聚云酒楼的一顿酒席么?至于吓成这样么?”路信忍不住出声埋汰他,都说自己请客了,这杏还这么幸子气。路信真的没注意到林鼻矫健的身法!

  店玄多坏了,站在一边憋的脸都红了,低头忍着笑。见多LOW的,没见过这么LOW的,居然被吓的跳出了酒楼,真可谓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林被张脸已经没法看了,真的是没脸进去了,赶紧丢下一句话:“我还要去见其他门派的人,喝酒的事情中午再说吧。”好吧,比财力是输的一塌糊涂了,输给一个凡人,真不甘心啊!但事实就是这么残酷!

  “那你等会啊!”路信招呼一声,让他站住⊥出混元袋,抓了三把元气石放在桌子上,大大咧咧的表示:“弄几坛酒,打包几个冷菜我带走!”

  一把元气石怎么也有二十枚,三把就是六十枚,那袋子里到底有多少?林臂颈了b杏在做啥啊?这么有钱?难道说,会点技术活,还能挣大钱?还是他在匠镇那一套,搞广告业务?不能啊,这三门镇,也没看见巨大的影石屏幕啊!

  林柄思乱想的时候,掌柜的已经吩咐玄下去准备,店玄没忘记给他一个嫌弃的眼神。然后才去忙活』一会用篮子拎着两坛酒,还有四个纸包出来了。双手奉上:“路爷,您要的酒菜!”路信果然没有令玄失望,伸手抓了一小把元气石,看都没看就丢在桌子上:“爷赏你的!”

  说这一抬手,戒指收取了酒菜,留下一个空篮子。路信这才出来,掌柜的一路相送Z门口还点头哈腰的,这服务态度真是没说了。

  你还真别说,要是有人每一次来都能让掌柜的赚一大笔,跪舔又如何■买卖的人,开口笑容满面,不会是为了多挣几个么?

  “信,这里你炒啊?”林薄的嚣张气焰淡了许多,但还是有一种身份地位上的优越感,还是称呼信。路信不以为意,随便他好了≤归是故交嘛,年轻人要面子,可以理解。两人并行在街上走着,奔着三门镇最大的客栈就来了。

  天灵客栈,一看名字就知道,这是天灵门的买卖。这次大会,东道主天灵门的筹备处△为千机门的弟子打前站,自然是奔着会务筹备处来的。会议期间,也是要宗这里的。

  看了一眼客栈门口站着两个女弟子,还有一个大牌子竖在那里,路信就知道乔欢儿把自己的话当一回事了◎天交代三门大会要继续召开,树立她这个新门主的威信。她还是很在意的b个女人比较有野心不假,做事还是很靠谱的。唯一的担心就是跑掉的两个天灵门叛徒,他们的存在,对于乔欢儿来说,总是不大不小的威胁。

  两人走过去,下意识的路信就走在了前面,搞的林瘪一个根本的∵到大门口,迎接客人的女弟子先是一愣,随即盯着路信看了一会,发现他在不断的眨眼,转身微微一笑,这准备开口呢,林崩上一步。

  怎么回事啊?一个是要面子,发现自己落后像跟班的,林蹦里不爽了。另外一个就是身份,如果路信是个普通人,在酒楼可以拿钱砸掌柜的,在这里拿钱砸未必有用啊。人家都是认身份的,谁管你有多少钱?再说了,普通人太有钱又没有靠山,未必是好事啊。

  “这位师姐请了,在下林薄,千机门前站弟子。敢问!”林辩度翩翩的上前作揖,举手投足透着一股青年垮的潇洒,本以为怎么都能盖过路信很多,换回这女弟子的一个笑脸相迎,总是不难的吧?对上路信,她还笑了呢。回头跟她好好说说话,没准在会议期间,还能发生一段艳遇呢。千机门的女弟子也不少,不过怎么说呢,林贝上的人家不理他,看上林薄的,林薄没兴趣。

  眼前的这一位天灵门女弟子,相貌娇艳,体态婀娜⊥算比起林蹦目中的意中人孙绾绾,也是不遑多让。感觉良好的林薄,自觉相貌气质不差,先留下一个好芋也是好的。

  没曾想刚才还带着自然微笑的女子,看见林薄上来了,顿时脸绷紧了一些,笑容里的假,是个人都能看的出来。“原来是千机门的林师弟,进去吧。大堂里有人负责接待!”

  “如此,也好,这位是我的同伴,他不是千机门的弟子,这个。”林惫打算替路信说话呢,这女弟子已经先开口打断他:“我知道了,你且先进去办手续,看看邹安排的如何,青囊门的弟子已经先到一步,也没见他们废话那么多。”

  这就有点不客气了,齐子晴没法客气。好不容易看见先生了,正准备说两句话见个礼,这位一直在显示存在感,真是讨厌的很。这种金玉其外的货色,齐子晴见的不要太多了。修真界那么多年轻弟子,我认识的过来么?

  林薄被这顿近似抢白的话说的脸上发烫,赶紧回头对路信道:“信,我先进去了。”

  路信笑着点点头:“去吧,等下我去找你喝酒!”一句话,说的齐子晴脸上微微色变,原来他跟路先生是熟人了。立刻脸上的笑容就真实的多了,抬手招呼另外一个女弟子:“你带他进去吧,告诉负责人,给他个人安排的好一点。”

  这个变化太大了,林惫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呢?齐子晴已经微微欠身:“送林师弟!”

  林被好先进去了,路信站在门口苦笑。齐子晴四下看看没人,笑道:“先生这是演的哪一出啊?奴家正有事情,要说与先生知晓。不知先生是否方便借一步说话!”

  路信再次被人认出来,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好点点头:“带路!”

  齐子晴领着他进来,楼下是大堂,也有工人房。两人前后脚进了一个工人房,关上门的瞬间,齐子晴脸上笑容毫不掩饰的灿烂,深深万福:“子晴,见过族长!”

  “行了,神族众,是同志,也是兄弟姐妹,没有那么多礼数。”路信一摆手,示意不要多礼。齐子晴这才低声道:“先生可知道,天灵门内部生乱,出现了剧变∨主都死了!”

  路信点点头:“知道,人还是我去埋的呢!”一句话说完,齐子晴目瞪口呆:“怎么,先生就是门里的护法大人么?”路信点点头:“此事为机密,切记不可外传⊥算在天灵门内相见了,你也要当着不认识我。”

  齐子晴点点头:“奴家记住了,先生要宗这里么?”

  路信曳:“我就是来看看b次事情不小,不单单是天灵门出现了变故,千机门也出现了变故,门主夫妇差点都没了。这次三门大会,怎么看都像一个局!我想搞清楚里面的究竟,这才以现在的面目见人。”

  齐子晴闻言色变:“还有这个事情?”路信沉重的点点有,气氛一下变得有点紧张了!

  下一刻,紧张气氛就由路信亲自打破了:“子晴,我的化妆术,真的很烂么?”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亚博体育无法注册 最新国际足球排名 世界足球国家队排名 奇迹赌场线上娱乐
万博体育平台网址 娱乐城app 亚博体育 澳门百家樂app
天天娱乐平台 欧洲足球国家队排名 新天棋牌官网 永利皇宫
齐发国际 亚虎娱乐网页版登录 世界杯夺冠最新倍率 真人视频斗地主
钱柜娱乐下载 足球星级怎么排名 澳门百家乐线路检测 永利皇宫
六合彩天空彩票与你同行 幸运飞艇计划 百宝彩江西11选5 诺亚娱乐客服 博猫游戏主管
拉菲平台地址 正点游戏 国际娱乐平台 幸运飞艇 开奖 圣亚娱乐
新宝3娱乐平台 万恒娱乐彩票 欧亿娱乐 如意娱乐网站 幸运飞艇团队在线计划
满堂彩时时彩 大富豪彩票网 华人娱乐彩票登录网址 银豹娱乐 新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