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我发现师父的一个秘密!”冯虎见没有了别人,立刻说出自己的想说的话。

  “什么秘密?”路信觉得鱼奇怪,这事情跟他也说不着啊。

  “五天前我在一个山谷里采药,正好撞见师父与人密谈。我不敢走的太近,听的不是很清楚,但是可以肯定,师父与外面人勾结,似乎要夺门主之位。但是那边好像临时变卦了,今天师父一直在嘟囔着,什么言而无信之类的话。如果不是那天在山谷里的遭遇,我还真不知道他嘟囔的什么东西。”冯虎说的鱼气愤,背叛门派在修真界是极为不耻之举。

  路信摸着下巴一阵琢磨,想了想才道:“你判断的没错,三门大会确实是一个局⊥在昨日,千机门、天灵门,先后发生巨变。我也是巧了,两次都赶上了♀个事情,你就不要对其他人说了,放在心里就行。如果你去告诉门主,对自己的师父不利,传出去对你的名声有损。三门大会还要照迟开,到时候自然后好戏可看。”

  话是这么说,路信其实心里没底气♀个时候,他真的分外怀念龟灵在身边的时候,老不死的虽然聒噪,但是主意多啊■于习惯性的装,路信脸上还得崩住,一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高人姿态,就像是很小的一件事情,摆摆手就过去了。

  冯虎佩服的不得了,用敬仰的眼神看着路信。得到的指令是:“你先回去吧,我稍稍琢磨一番,自然有对策。”冯虎赶紧告辞,免得打扰先生谋划。

  等他出去了,看见门口的姐妹俩,赶紧低声道:“暂时不要进去,先生正在思考大事。”

  姐妹俩赶紧左右把门,生怕被人打扰了神族领袖兼天灵门护法的思考。

  路信一个人在静室内,脑袋敲破了都想不出主意。他聪明不假,还开了大龟甲术这个外挂,但是并没有什么卵用。对于修真界的现状,他不是很了解,对于昊天门的实力,也不清楚♀时候分外后悔,当初应该抓一个活口啊。可惜,他还没这个能耐!

  已经确定这是一个局,但是该怎么破局呢?路信没有了办法,但是他很快就找到了办法。我不行,有人行啊*会,集思广益,然后自己低调的糅合大家的意见嘛♀样做,好像可以啊T,就这么干9有一点,路信想明白了。昊天门这个威胁的存在,对他来说是好事。神族要复兴,要重建,有昊天门这个威胁的存在,三个门派之间,他才可以游刃有余,浑水摸鱼且这时候,路信觉得还不是自己走上前台的机会。

  等路信走出静室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时辰两个斜)后了。花了一个时辰才想到这么一个破主意,这就是经验和见识不足的缘故。总归是个草根,就算是开挂了,还是草根。

  门口的姐妹俩不知道啊,一看他出来了,立刻迎上前来:“见过先生!”

  路信随意的摆摆手:“你们辛苦了,都去忙吧。我自己能行!”

  说着话路信去找林薄,为清楚了房间号码,自己走过去了。

  林壁大堂受到了巨大的打击,回到房间里真是痛不欲生;直在黯然伤神。

  听到敲门声,开门出来一看是路信,心里的嫉妒之火更加旺盛♀家伙颇有心机,掩饰的很好,先是一愣,随即笑道:“还以为你有美人相伴,已经忘记我了。”

  路信笑道:“我特意来找你喝酒叙旧,你却这么说我℃是太伤我的心了。”

  林薄哈哈哈大笑起来,掩饰他此刻内心的波澜 管对林薄的现状不是很满意,但是念旧的路信还是觉得,大家朋友一场,就算有缺点和不足,能包容的也就包容吧。

  迸这种心态的原因,还是因为路信以前在匠镇的时候,为了生存搞的自己没朋友。匠镇十害啊-敢跟他做朋友啊y以呢,孟青青一家人和林薄,在路信的心目重位颇高。那时候就算整天欺负林薄,那也是一种玩笑的心态,真的有好事也没落下他。

  两人把酒言欢的时候,林卑出来的热情和笑脸面前,路信还是留了个心眼。没有说出与大龟甲术有关的事情,只是说自己在前段时间,去了一趟八方城,挣了一大笔钱之类的话。至于修真界这些人呢,则是有求于他,这才对他比较客气。

  凡人界出过几个有名的匠人,在修真界地位也不低,这个掌故林惫是知道的℃的以为,路信就是靠他的技术,这才得到了修真界的认可和尊重。无非就是利用的关系而已!

  如果是这样,那就说的通了。两人把带来酒菜都吃完了,路信才起身告辞。他要去联系乔欢儿,两人先商议好,怎么应对可能出现在三门大会上的变故。

  回到别院,路信按照约定,飞鹤传书给乔欢儿,然后耐心的等待着。

  没多久院子外面有人说话,路信躺在榻上,翘着二郎腿打瞌睡懒得动,反正有一号她们几个,有消息自然会传进来。没曾想大门一开,一阵香风吹进来,路信闻着味道,本来就没怎么睡着,刚把眼睛睁开,一个热乎乎,软绵绵的身子扑了上来。

  “路爷,我们一定是心有灵犀,我刚把门里的事情安顿好,正在来找你的路上,你的传书就到了。”乔欢儿就像一只猫,看见主人了就往怀里钻,迸脖子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笑嘻嘻的仰面看着路信那张脸。

  “怎么把自己弄的那么黑啊,不过没事,就算黑了,依旧是帅的迷人。”乔欢儿自言自语一堆话,路信一时半会都插不上嘴。重点还是这个女人的坐姿不对,屁股坐在大腿上,还不停的扭腰。路信火气正旺的年龄,被这么一个成熟妖艳的女人这么搞几下,注意力能集中才是怪事呢。

  感觉到路信的变化,乔欢儿越发的来劲了。腰一下一下的扭就算了,徐还凑了上来,热乎乎的就在鼻尖前。路信赶紧双手撑着她,笑道:“先别着急亲热,还有要紧事等你来商议。”乔欢儿低头一看他的双手,正在撑在两坨肉团上呢K哧一笑,在他脸上飞快的啃一口:“好,先说正事!”

  路信想把手收回来,却被她紧紧的按住,口滞声道:“别拿开M这么说!”

  路信还是坚持把手抽出来,看着女人表情一滞,下意识的手从衣领钻进去:“隔着衣服不过瘾!”乔欢儿这才阴天转晴了*过身子,脑袋靠着他的胸口:“这么坐着你方便点!”

  路信一边享受温软带来的愉悦,一边说出冯虎带来的消息,最后才断定:“昊天门所图不小,这是要将三大门派一网打尽啊!”

  乔欢儿心思全没在上面,随口便道:“这不是有爷么?奴家都听爷的,怎么说怎么做就是。”说话间,路信手上微微加了点力气,如电流穿体一般,乔欢儿身子发软,口中呢喃:“爷,使点劲,捏不坏的。”

  这话带着鼻音,媚到骨子里了。路信脑子一热,彻底的崩不住了,手往下滑的时候,接近深谷的时候,这女人却夹撰腿:“别,脏,见了红了,昨夜来的。”

  感觉到路信身子很明显的一硬,乔欢儿又忍不姿哧的笑了出来。回头望一眼:“这可不怪奴家,都怪你自己。”路信只好认了,稍稍冷静了一些,点点头:“好,都怪我!”

  接着路信又道:“三门大会的时候,你把天灵门之变说给其他门派的门主听,问问大家都怎么想的。千机门那边肯定是没问题的,现在担心的是青囊门。”

  不能成其好事,乔欢儿的精明就回来了,手眼温存之余,心思活泛的出主意:“其实不难办,三门大会之前,几个门主先开个嗅,跟他们把话挑明了♀些人都不是简单的角色,怎么可能会放任别人来夺自己的基业?只要他们有了防备,昊天门就不能得逞。”

  路信曳:“事情没那么简单,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昊天门是不是还有后手。”

  乔欢儿点点头:“说的也是,昊天门这一手,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依我看,还是先看看其他门主的反应,再做定夺。”路信也没有好法子,毕竟现在三门比较被动。重点是路信的动力不足,挫败昊天门的计划,对他来说不是最重要的事情。留着昊天门的悬念,对三个门派来说,有危机感才会团结一致。

  有昊天门这个威胁的存在,天灵门上下都会有危机感。乔欢儿依赖自己不假,其他人也都是这个心思,那就完全不一样了←个天灵门都被他捏在手里的时候,神族复兴就不是空话,而是实实在在能看见希望的事情。

  心里越想越明白,路信越发的淡定。想的太投入鱼走神,丝毫没注意到乔欢儿离开了他的大腿,突然裆下一凉,低头一看这女人跪在面前。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足球大赢家电子版 老虎机娱乐 site:mbc2008.com 娱乐平台app
虎国际娱乐app 神途1.90 12bet手机版 捐卵微信广东广州
ag官网App下载 扑克王app怎么样 未知 宝运莱路线2
澳门百汇网站 足球最高几星 嘉年华线上娱乐官网 新濠博亚app
百合娱乐网 世界足球国家队排名 下载手机版百家乐 娱乐平台 品牌官网
多盈娱乐 九号彩票注册 极彩娱乐官方网站 518彩票 CC娱乐
品牌博猫游戏 娱乐极彩 天游娱乐 9号彩票平台登录 汇丰在线平台
博猫游戏总代 斗牛娱乐平台 博猫游戏 鼎盛彩票 天游娱乐代理
东森彩票平台下载app 久赢在线 东森娱乐注册 多盈娱乐 世界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