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一个堰塞湖开了一道口子,洪水奔流而下。路信完成了半次人生的蜕变!

  与此同时,一个看上去三十左右的青衫男子,站在天灵客栈马路对面。

  这个男子怎么形容呢,正在客栈门口负责接待的女弟子,心里是这么想的。

  “看那边有个俏郎君,面白有须,身段挺拔,气宇轩昂。只道是有心上前去打一句话儿,却又心跳如鼓,。”总而言之,这是一个很帅气的男子。符合所有当前审美标准!

  苏云天就这么站在看,没有走过去的意思。他是一个极为自信的人,谋划布局多年,掀翻三大门派是他事业谋划的第一步。本以为这是很轻松的事情,没想到刚开始就遭到了失败。

  苏九天被打成狗屎的时候,苏云天的信心没有动摇,史朝天被按在地上摩擦的时候,苏云天还是充满自信。但是他目睹王啸天吐血,元婴不顾重伤而狂奔逃逸的时候,苏云天的信心出现了动摇。修炼五百年,修界无对手,为了达成初心,他放慢了修炼的进度。

  本以为,当他迈步走进仙界的时候,也是他一统修界之时。真的那样,人生何等绚烂!

  现在这一切,都因为一个意外而终止了b个意外,居然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散修!

  截止目前,他对这个散修的情况知之甚少,就知道他姓路,别人都叫他路爷!

  阳光很好的一个午后,苏云天站在街道边,看见一个少年,从路边的酒馆里出来,喝的醉醺醺的,跌跌撞撞的走到天灵客栈的门口。看的出来他是一个修真者,既然是修真者,喝酒可不是那么容易喝醉的。除非,他自己想醉!

  苏云天的记性很好,只是一眼,他就记住了这个少年。

  “林薄,你怎么喝的醉醺醺的?门主和夫人天黑之前一准到,你就是这么打前站的?”里面出来一个千机门的弟子,抬手指着林鼻斥了一句。

  林薄眯着眼睛看着这个弟子,他是外门总管的侄子。本来两人一起打前站的任务,这家伙找个借口溜掉了,自己去快活,让林被个人来办事。现在事情办好了,他出现了。还以上级的姿态对待林薄,这让林避不爽。这家伙修炼了十年,也不过是个练气四级的垃圾。因为他的叔叔是外门总管,他得到的资源比所有外门弟子都多。

  “魏云,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你是修为比我高啊,还是这里的任务是你完成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一个上午你去干啥了?你的相好叫白莲吧?就宗东边的街口u么样,等门主和夫人到了,我给他们说你都干啥去了好不好?”林比多了,一股热血上头,不管不顾的反驳*知道,平时林痹魏云很客气,总是带着讨好的语气说话。

  打人不打脸!林被番话,等于是在抽魏云的脸。这一下魏云的脸上挂不住了,冷笑三声:“好等着!”说着转身就进去了,一阵风吹来,因为发泄之后心情舒爽的林薄,突然打了个寒颤,精神了许多。看着魏云的背影,暗道这下坏了,这杏是个心眼儿,记仇的很[珠子一阵乱转,担心魏云今后报复他,林薄打定主意,干脆一不做二不休!

  两人之间的这点小冲突,苏云天看在眼里,忍不住微微一笑,缓缓上前!

  一直在注意苏云天的女弟子春心荡漾,希望他站在自己面前,能说上一句话也是好的』曾想,苏云天站在了林薄的身后开口:“这位小哥请了!”

  林饼在琢磨怎么干掉魏云的事情,身后有人说话,顿时吓的不轻。一个转身,做贼心虚的脸上煞白,看家是一个陌生人才稍稍缓和了一些。

  “你有事?”林贝看苏云天,不认识,但是怎么看都是一个高人风范。

  “在下云游散修一名,无意间到此,见小哥器宇不凡,正好打听一点事情。”苏云天一句话,说的林蹦里颇为贴慰≡打进去千机门修炼,他一直表现的很好。在外门弟子中出类拔萃,如果不是外门总管偏心,他去年就用有机会被推荐进去内门,成为某个长辈的内弟子。可惜,外门总管魏宏用魏云顶掉了林薄,让他失去了一个机会。

  今年还有一次机会,林被直在努力讨好魏宏,现在看来机会要失去了,这才动的歹念。

  自认为是个人才,却得不到赏识和机会的林薄,对苏云天的感官自然非常好。当即笑道:“在下林薄,千机门弟子,先生有话只管问,只要我知道的,没有不能说的。”

  苏云天四周看看,指着前方一面酒馆的幡道:“那边有一家酒馆,小哥可还能喝点?”

  林逼劲散了一些,曳道:“喝酒就算了,我还有事情,先生就在这个问吧。”

  苏云天微微一笑:“既然如此,那就等小哥把事情办完了,我们再找机会把酒言欢。”说着话递过来一张符,林庇过笑道:“这是何意?”苏云天道:“等你不忙了,想找人喝酒,烧掉这张符,我自然就能找到你。”

  两人对话的时候,门口的女弟子眼神无比哀怨,没想到是个好男风的,真是可惜了!

  为了给林薄留下一个深刻的芋,苏云天不顾三门镇的防卫大阵,跃起驾云就走。这里是禁飞区,天空中但凡有人在飞,都会遭到防卫大阵的打击。

  苏云天也不例外,刚刚飞起,就见一个巴掌从天而降,还有一个声音:“下来!”

  林贝他要被揍下来,赶紧叫了一嗓子:“先生心。”苏云天哈哈哈大笑三声:“米粒之珠,也放光华!”抬手轻轻一挥,同样是一个巨大的巴掌迎上去,两下里一个对扇。

  “轰”的一声,防卫大阵的发出的攻击,被这一巴掌直接扇飞了不算,天灵客栈的后院内,突然一阵地震,激起一道烟尘柱腾空而起。

  客栈内一阵鸡飞狗跳,林薄赶紧往后面跑,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同时心里有一种隐隐的期待,这个高人难道是看上了自己么?

  一阵疾走,赶到后院,发现门口已经围了很多人在指指点点。齐子晴和齐子薇也在其中,她们也是一头雾水的§灵客栈的后院,有一个单独的院子,平时除了这里的掌柜,谁都不让进去。院子里有个两层小楼,此刻毫无缘由的轰然倒塌了。

  三门大会在即,居然发生这种事情,负责接待的任务的是个筑基期的长辈,看见倒塌的小楼,目瞪口呆,发出一声惊呼:“该死,有人搞事。”

  洗个澡,换一身衣服,去掉那没用的化妆术,白玉一般的少年唐僧肉路信又回来了。乔欢儿大胆的举动,给路信打开了一个新世界。以前都是被碧玉楼那些姐儿调戏,听了一耳朵路信脸红的荤话。今天总算是品味到个中的滋味!果然很爽,真个**!

  一号在伺候路信穿戴,顺便汇报一些别院的事情。路信把这当一个窝点来经营,最放心的自然是被他复活的这挟弟子。

  “可心秀最近勤加修炼,一直在闭关,估计再有一两个月,就能有所突破。”

  路信很随意的听着,双手抬起,任凭她给自己系腰带的时候,在前院处理事务的乔欢儿急匆匆的进来。“你出去,我有事与先生说!”一号退下,路信见她一脸焦虑,不禁问:“出什么事情了,火急火燎的?”

  “确实出了大事,三门镇的护镇大阵,机关总枢纽被毁了。也不知道从哪来的一个高手,只是一挥手,就破了三门镇的防卫阵法。爷,是不是有人不甘心,前来挑衅了?打算以此立威,破坏三门大会的顺利召开?”乔欢儿初为门主,底气不足。现在摊上这么大的事情,自然会心里惊慌。路信也有点慌,龟灵不在身边,他也没人去打听这一类的阵法。

  好在路信装的惯性已经深入骨髓,面对这种事情,心里发慌,脸上却极为镇定,淡淡的摆摆手:“不要担心!不就是一个阵法么?我要看那个阵法不顺眼,分分钟也破了去。”

  路信现在就是乔欢儿心中的定海神针,他这个反应,乔欢儿就踏实了。上前来个他整理衣衫,忍不踪脸上又啃一口,这才笑道:“那边管事的师兄来了,还有一个目击女弟子也带来了。当事的几个女弟子,也一道来了。先生见还是不见。”

  路信点点头:“那就见一见,搞清楚事情的过程,有利于判断这个高手的目的。”

  乔欢儿伸手在裆下掏了一把,笑嘻嘻的低声道:“奴家的手段,爷可还满意。不会嫌弃奴家低贱吧?”她做了那个事情,心里还是有点紧张的,生怕路信嫌弃她套路太深,是个老司机。男人都这个德行,要求女人在家是荡妇,出门是贵妇。但你真要做了荡妇呢,这男人很快又喜新厌旧。乔欢儿一颗心死死的绑在他身上的,自然很在乎他的想法。

  路信自然不会嫌弃,甚至有点遗憾,没有真刀真枪的干一场。当下伸手从领口里钻进去,轻车熟路的一番揉捏,笑道:“怎么会不满意,只是有点小的遗憾。”

  乔欢儿知道他的意思,笑道:“日子还长着呢,将来就怕爷玩几次就腻味了。”

  路信果断的否认:“不可能下女人多了,你这样的尤物,凤毛麟角。我上哪去找比你更好的女人?”乔欢儿笑道:“那可不一定,奴家人老珠黄了,可比不了那些小**。”

  一看要歪楼,路信赶紧道:“你去让他们进来吧!”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老虎机开户手机验证送 天天娱乐官方网站 天天娱乐软件 财神娱乐靠谱平台
云顶国际官网 澳门娱乐场 万博体育app
ag官网App下载 利澳国际彩票平台一 龙虎和的规律技巧 扑克王APP
吉利娱乐注册 手机验证送21彩金 ag平台官网下载 下载百家乐
大奖娱樂城 亚博体育平台注册 拉斯维加斯赌场网址 大发国际娱乐APP
拉菲II娱乐 诺亚娱乐平台 斗牛娱乐平台注册链接 幸运彩票网 圣亚娱乐
天游娱乐计划 A彩娱乐 拉菲娱乐 聚鑫娱乐 亿宝在线注册
凤凰彩票网 鼎博网址 凤凰娱乐平台登录 如意娱乐提款 丰尚娱乐
新生娱乐彩票登陆平台 AT平台 678彩票网网址是 亚上彩是真的吗 盈彩网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