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位极帅的……,那个男子,看着三十来岁,站在马路对面有一会了。后来拦谆个千机门的弟子,叫做林薄的,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然后便跃起而去……。”目击者女弟子,说话语无伦次的,脑子里还惦记着大帅哥的同时,眼睛盯着路信不会转了。

  问她长相,就知道说“极帅的”三个字,真不知道当时在干啥。

  路信微微曳,挥手打发了她下去。乔欢儿在一边听着,脸色铁青的不说话。回头收拾那个兴蹄子,让你站门口接待,却一门心思看帅哥。

  接着又进来两个女子,这俩低着头,眼睛却在不断的悄悄的偷看路信。乔欢儿眼睛多毒啊,心道又是两个春心荡漾的小**C吧,天灵门的女弟子较多,尤其是外门弟子,男女比例是一比三。一群青春正年少的女子,怎能不怀春?尤其是那些修炼几年,却没有太大进步的女弟子,更是想着找个如意郎君,双宿双飞的快活,比修真的枯燥生活强多了。

  齐子晴和齐子薇可不是那种想着找个如意郎君的女子,她们见过路信最帅的一面,哪里还看的进去别的男子?路信丢出九个“愈”,相貌修正已经到了完美无缺的地步。可想而知,帅成妖孽了!

  “回禀门主,当时弟子正在忙碌接待事宜。突然听到一阵巨响,抬头看去,天空中一道烟尘柱子。这才知道是后院出了事情,赶过去一看,一座两层小楼塌了』止何故!”

  齐子晴的回答就有条理多了,乔欢儿听了不说话,先看看路信的反应。

  “好了,你们都下去吧。”路信没有表情,也没说话。乔欢儿抬手打发了众人。屋子里就剩下两个人的时候,路信露出思索的表情,良久方道:“假设有人不希望三门大会顺利召开,出手毁了阵法机关总枢纽。那么作为我们来说,就应该朝着他不希望的方向去做。越是如此,这一次三门大会越要开好。你把门下的弟子都撒出去,挨家挨户的搜查,出现陌生面孔,必须能证明来历』相干的修真者,请他们离开,不要留在三门镇了。”

  “我记下了,还有什么?”乔欢儿一一记下,又问一句。路信看见她眼神里的敬慕,暗自得意。看来,这又是一次完美的演出!

  确实是这样,三门镇护镇大阵被毁,这事情给乔欢儿带来的震惊不小。这个阵法可没那么简单,是三个门派的前辈高手联手打造,针对的就是那些在天上飞的修真者。乔欢儿修为不高,又做了门主的位置,出现这种事情自然是慌张不已,不知道如何应对。

  路信很成功的扮演了一个高人的形象,淡定自若,发号司令,乔欢儿一下就有了主心骨。看着她的眼神,路信在心里琢磨,如何给这次演出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呢?

  嗯,有了!路信缓缓起身,语气淡然:“你去天灵客栈坐镇大局,两个门派的门主来了,你去跟他们密谈。嗯,分开谈,看他们的反应。告诉他们天灵门发生的事情,还有昊天门这个幕后黑手的事情。”

  乔欢儿点点头,见他要走便问:“爷,您去哪啊?”路信等着就是这一句。

  “我?呵呵,我知道他一定在附近审视着三门镇,所以,我去会一会他。”

  路信留给乔欢儿的是一个飘逸挺拔的背影,乔欢儿面红耳赤,呼吸急促目送他的离开。

  “真是帅的让人受不了啊!”乔欢儿低声呢喃!

  那个高手到底在不在外面,路信起身是瞎猜的。他懂个屁的心理学啊M知道现在他得做点什么,才能安抚乔欢儿不安的心。只要他出去了,随便找个地方呆到天黑,再去天灵客栈就是了。到时候问起来,就说没有遇见那个高手。

  完美的形象留住了,还不用担负太多的风险,我真是太机智了。

  问题是,他该去哪呢?一个唿哨,白虎过来了,路信翻身上去:“小白,去兜风!”

  这个时候路信有点想念龟灵了,但他还是有点不服气,不能离开龟灵,自己就什么都做不好了吧?现在看来,自己做的还是不错的。可是,为何心里那么没底气呢?

  小白忠实的执行路信的命令,主要是他吃了两头牛,现在一身的力气。

  离开别院不久,习惯了白虎飞行的路信,总算是有闲心看看风景。远远地的看见一座山巅,形状秀美,路信抬手一指:“去那!”白虎急速飞过去,落在山巅上,路信下了虎背,站在一处平台上,双手背立,浏览眼前的大好河山。

  山风吹动他的衣袂,远远的看着,真个叫飘飘欲仙。实际上这个时候路信心在嘟囔:“怎么找了这么一个破地方啊g辣么大,吹的脸上都疼。”就在他准备结束这次习惯性的装逼时,耳边传来了琴声,仙翁I翁!

  “谁这么会装?居然在这种地方弹琴?”顺着琴音,路信沿着蜿蜒的山路往下走,在下面不远处的一块巨石上,一个男子正在盘坐,琴摆在腿上,一下一下的弹着。

  这是什么曲子,路信肯缎不上来的,就是觉得挺好听,而且还带着一点难以束缚的雄心。站在这个人的背后,路信安静的听了一会他弹琴,忍不爪道:“先生既然有雄心壮志,那就去实现吧。何必在这里吹冷风?”

  啪Y弦断了U云天吓出了一身冷汗T他的修为,这满山的草木,但凡有灵者,皆可以为眼。断断不会出现一个人出现在他身后,他居然毫无察觉的事情。但是现在这个事情就是发生了,而且两者之间的距离,不超过二十米!

  这个人是何等的修为?怎么能将气息收敛至自己都毫无察觉的地步?怎么回事呢?天地万物皆有灵气,有灵气就有浊气,只要接近苏云天一万米之内,他都能感觉到万物的浊气⊥算你是个修真者,修为没有达到登仙之时,也不免有浊气。苏云天就是靠着对浊气的体察,才能洞察万物。

  可惜,他遇见一个奇葩,这个人天生灵体,就算他吃五谷杂粮,也不会带有一丝浊气。加上一头灵兽,也是自带天赋的家伙。两者之间的结合,导致了路信找到苏云天,而他却毫无察觉。一个高手,一个最多还有一百年,就能证道成仙的高手,被人摸到了身后却没有丝毫的察觉,你说他心里会怎么想?

  还有一点就是,路信一番话,也说到了他的心头。别看路信不懂这是什么曲子,但是他能听的出来弹奏者要表达的意思。所以啊,这一番话,补上了最后一环。

  苏云天缓缓而起,慢慢的转身,看见路信的时候,忍不宗心里暗暗赞叹一声。修真者自带颜值修正的功能,只要不是底子太差,基本上都是帅哥美女。但是眼前这个人,相貌上已经毫无瑕疵了。符合所有流行审美的观念!

  “在下苏云天,阁下是哪位高人?”苏云天缓缓拱手,路信站在十几米之外,笑着摆摆手:“我是路过的,听你谈的好听,胡说八道了一句。你接着弹你的琴吧,真不好意思。”

  好吧,路信就不知道苏云天是谁啊,这家伙神经太大了。你想啊,知道昊天门,你居然不知道苏云天这个名字?这是整个修真界任何一个人都不会犯的错误啊。

  偏偏他这个反应,苏云天认为才是最正常的。这个人肯定是高手,而且是绝顶高手,修为甚至还在自己之上啊。既然不知道自己是谁,站在身后一语道破琴中之语,这是知音啊。而且他没有恶意啊!如果有恶意,发起偷袭正当其时不是?

  正所谓知音难求,既然对方没恶意,那就结实一番好了。这个人应该是个散修高人。孙苏云天就是这么想的,所以赶紧再开口:“阁下没有胡说,曲中之意,一语道静』如留下个名号,做个朋友!”

  路信已经转身走人了,举起右手摇摆几下:“一切随缘吧!如果有缘,自然会再见。在下姓路,这地方风大,你当心着凉。”这就是胡扯淡了,修真界第一高手会着凉?你开玩笑能找个好点的套路么?

  但是苏云天却听的脸色骤然生变,呆呆的看着路信上了小白的虎背,振翅高飞远去之后。依旧站在原地,喃喃自语:“果然是他,难道是英雄惜英雄么?呵呵,这里风大,你是想警告我吧?好,真好。你光明磊落,不屑于背后偷袭,苏某人也不是下三滥。既然是对手,那就堂堂正正的斗一场!”

  这就是不在一个频道上的坏处了!路信纯粹就是一个外行,他对修真界知之甚少,怎么修炼,会有怎么样的好处,根本就不懂啊。刚才一番话,就是随口说说。

  也就是苏云天,经历了被他之前惊骇的事情后,才会产生这样的联想。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集美娱乐国际 龙虎赌博的规律技巧 凤凰娱乐平台登录 金沙城APP
亚博官网app下载 手机验证码送21彩金 海王星国际娱乐网 真人博彩app
国足世界排名最新 凤凰娱乐移动客户端 宝盈线路测试 世界杯足球排名
神途1.90 博嬴彩票app 亚博国际登录 必兆娱乐
拉斯维加斯赌场网址 新濠天地娱乐平台 足球星排名 足球世界排名最新
美女xoxo又黄动态图 伊人大查蕉久草 一本道色综合手机久久
日本色情网 免费色情 艳情五月天
亚洲区图片 草久久爱久久 成人 三级 看a片的网站
成人视频网 gav成人网 青娱乐视频分类精品免费 情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