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天门,当今修真第一门派!代表人物是昊天四杰V别是苏云天、王啸天、史朝天、蒙登天,他们四个。”刚开个头呢,路信就出声打断人家,很不礼貌。但是这几位都没在意,路信在他们心目重位太高了,打断讲话算个啥?

  “你们见过苏云天么?”路信很认真的问,那是因为他遭遇过一个比他还会装逼的家伙!路信不过是在山巅看风景,人家直接在山上弹琴,逼格高出好几层楼呢。

  坦白讲,路信当时汪闷的,居然装输了,这个鱼不爽!

  “此人行事飘忽,神龙见首不见尾,千机门上下,还真的没人见过他。”孙慕仙如是说,卞玉却不以为然道:“未必,那几个叛徒,也许就见过苏云天』然的话,怎么打动他们。”

  乔欢儿补充一句:“贵门派有个弟子,还真的见过他,不但见过,还说了几句话。”

  “还有这事?这个弟子叫什么?”孙慕仙惊讶的发问,乔欢儿道:“我门下弟子禀报说,他叫林薄。是千机门派来打前站的弟子。”卞玉皱眉道:“不对啊,外门总管说,派出来打前站的弟子,叫做魏云啊。”

  “该死的,怎么回事?去,把魏云和林毙过来,我要问问清楚。”孙慕仙觉得鱼不对劲,感觉到自己似乎被人欺骗了。孙绾绾接令出去,没一会就回来:“回禀门主、夫人,两人都是单间,魏云宗隔壁。我敲门一点反应都没有,对面屋子里出来两个弟子,告知林比多了,还是他们送回来了,正在屋子里睡觉。他们还看见魏云天还没黑就出去了。”

  “这两个混蛋,我回去一定好好收拾他们!”孙慕仙气急败坏,卞玉却笑道:“都是外门总管的差事,你激动什么。也不怕路爷笑话!”

  路信摆摆手:“不要紧,他们来不来无所谓。我们接着往下聊,你们知道多少就说多少。”孙慕仙接着往下说:“再说这个王啸天,我倒是见过一面,此人在查探消息方面很有一套,擅长一个叫天眼的阵法。此阵法可大可小,甚至可以移动侦查,很难察觉。他找过我,交流道具制作方面的心得,被我随意几句打发了。此人深居简出,认识他的人也不多。再说史朝天,此人性格暴戾,行事乖张。昊天四杰里头,他是最喜欢在外面走动的一位,见过他的人很多。最后一个叫蒙登天,同样也没什么人见过他。修真者动不动闭关一年半载的,见不到也是很正常的事情。那天在山谷之外伏击我夫妻二人的,就是蒙登天带的队。路爷自然是见过他的,在路爷面前,此人自然不算高手。”

  乔欢儿笑道:“史朝天也被路爷揍过一顿,就在三门镇。一身行头都被扒了个干净,也就是路爷心软了,不然他还能逃的掉么?”乔欢儿是想当然,其实路信面对逃跑的史朝天,根本没有办法♀么明目张胆的夸路信,大家全都相信了倒是真的。

  路信心里其实挺尴尬的,那天真的是没注意,被他跑掉了。早知道就一巴掌扇晕他!

  “说这个干啥?不值一提的星色。”路信还只能顺着这个套路往下装!边上的孙绾绾听到这个事情,心里倒是一点都不吃惊。因为路信告诉过她和孟青青,还弄了一身衣服。

  “孙门主提到天眼阵法,奴家倒是想明白了一个事情。那天夺舍的元婴,负伤后逃逸,应该就是王啸天的元婴了。此人行事阴毒,凡人被他夺舍,就算不死,也要变成傻子。”乔欢儿反应很快,她毕竟是修真者,修为还凑合。那天四周不断爆炸的嘲,她可是记得的。

  “呵呵,那天总觉得有眼睛在看自己,随手破掉了,没想到是王啸天布下的侦查阵法。”路信果断的抓会接着装,换来的自然是大家崇拜的眼神。

  众人还在崇拜的看着他时,路信又笑道:“这么说来,昊天四杰,我倒是都见过』过如此啊!”乔欢儿奇怪道:“路爷,您什么时候见过的苏云天?”

  路信笑道:“就是今天下午,我出去走了走,在山上遇见一个人对着群山弹琴。我见他琴音杀伐之气甚弄,走到他身后听了一会,后来忍不祖口提了一句。没想到他就是苏云天,早知道当时跟他好好谈谈。”

  路信实话实说,但是孙慕仙夫妇却听出来可怕之处。一个大乘期的高手啊,居然被人摸到身后还没察觉,想起来就毛骨悚然的好吧?路爷到底是人啊,还是仙啊♀等修为,何其恐怖啊。可以肯定的是,当时路信肯定不是元婴逼近啊,不然一开口说话惊动了苏云天,那不是让元婴去找死么?

  路信浑然不觉,他的理解是自己的脚步轻,苏云天不知道也很正常。殊不知,这对夫妻的腥都在抖了,感情这一位都快真仙了*不怎么理解他能瞒过苏云天的感知,摸到身后去听他弹琴这个事情呢?

  正说着呢,门口有人哎呀一声Z人听着顿时都站起来了,只有路信反应慢,坐着没动。可是别人都站起来吧,他再跟着站起来,那不是很没有面子的事情么?心里这么一想,脸上立刻一副淡然的表情,抬手轻轻的下压:“都坐下,没什么大不了的。想听就进来听嘛,躲在门口面,别人看见了也不好。”

  一句话,门开了,进来两个人,一个是祖昊,一个是冯高升♀俩啥时候到的,大家都不知道,不过除了路信以外的人呢,都觉得路信早就知道了,只是不想点破而已。苏云天都被他瞒过了,外面这两个还能比苏云天强一些?还想瞒过路爷的感知?

  这么一闹,路信的形象又高大了许多。大家都紧张的站起来了,他老人家则是不动如山。谁也不会想到,他不是不想动,而是反应慢一拍。

  这俩进来之后,不免一脸尴尬。乔欢儿心情不爽的讽刺一句:“这不是祖门主么?怎么在门口站着啊,回头有人说我天灵门待客不周呢。”

  祖昊一脸的尴尬,冯高升还好一点♀俩都不敢跑,这要真的跑了,激怒了高人,鬼知道会是什么后果啊?路信伸手端起茶杯,笑眯媚看了一眼这两位,很突然的来一句:“这位是冯高升道友吧?”

  冯高升没想到对着自己来了,下意识的回答:“是我。”路信淡淡道:“几天前,我在一个山谷里闲逛,听到有两个人对话,大概意思是什么争一下门主的位置。你看我这记性不好,记不浊两个人长什么样子了。”

  冯高升听了这话当时就不行了,腿一软就坐地上了,这可是一个炼虚期的高手啊。被人这么一句话,说的站不住了。为啥啊?做贼心虚呗,而且眼前这位路爷,强大到心里生不出抵抗之心啊。现在被他点破自己心里的龌龊事,吓的魂飞魄散了好吧。

  祖昊立刻眼睛一瞪师弟:“怎么,冯师弟想当青囊门主,怎么不跟我说啊∮然找外人商量,这就不合适了吧?”祖昊修为高出很多,加上路信在这里,更不怕他反噬。

  不曾想路信站起,语气淡然:“你们门内的事情我不想管,但是这三门大会,我不希望受到任何影响的正迟开。我对各门派的家务事也没啥兴趣,我就不留在这里了,你们自己看着办就是了。欢儿,我们走!”

  “路爷,大会的事情只管放心,有什么吩咐只管交代下来。”孙慕仙立刻表态了,卞玉跟着站起来表态:“我们夫妻自然没二话!”路信笑了笑,缓缓步出,经过冯高升身边时,伸手按了一下他的肩膀:“别着急起来啊,坐着说话不舒服,你可以跪着说嘛。”

  看似轻轻一拍,冯高升炼虚期的修为,居然无法抗租一下,腰都弓着了也没坐直,身子往前一趴,直接扑在地上。路信冲祖昊笑了笑:“幽事情呢,不要迁怒他人为好。青囊门人少,没必要搞株连的一套。”

  祖昊一听这话,心里一惊,暗道他怎么猜到我的想法来着?本来正在想着,今天解决了冯高升,明天就要收拾他的门人。没想到路信一句话,点破了他的心思。仔细一琢磨,自己大度一点,冯高升的内弟子就两个,而且对他们还不好,回头稍稍施加一点恩惠,本该惩罚的没有惩罚,还落了好处,他们自然就会感激自己,进而收其心,为己所用。

  “多谢路爷提醒,在下受教了!”祖昊拱手致意,路信依旧是笑着摆摆手,非常潇洒的走了。孙慕仙、卞玉、孙绾绾三人送到院子门口,路信站棕头笑了笑:“留步!”

  这时候对上了孙绾绾的眼神,这丫头已经鱼控制不组绪的意思了。

  今天晚上这一幕,路信实在表现的太优秀了♀一对眼神,路信促狭的挤一下眼角,孙绾绾赶紧低头,心跳加速,暗道:也不知道他跟那个女的什么关系?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a8娱乐官网 多宝平台网址 必兆娱乐 a8 娱乐
利澳国际娱乐官网 澳门百家樂app 天天娱乐2官方平台 澳门码开奖结果
龙虎赌博 888真人app 天天平台下载 天时娱乐平台app
明升娱乐平台 天天娱乐官方网站 大都会娱乐场官网 现金投注网有那几个
新利棋牌官网 大发国际软件下载 澳门皇冠 合乐888app
98彩票网手机版 彩票娱乐 天游娱乐佣金 合盛娱乐时时彩 重庆时时计划
诺亚娱乐 多盈娱乐 汇丰在线 国际娱乐平台 万博娱乐城
新世纪彩票 秒速赛车开奖结果 圣亚娱乐官网 牛彩彩票注册 重庆辛运农场走势图
幸运游艇开奖 如意娱乐登陆 67彩票官网平台 彩票娱乐 亚洲会彩票网站